江伟民天涯名博

江伟民,安徽歙县人,安徽省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新安江畔》、《赤脚医生》等;中篇小说《土铳》等;散文集《徽州往事》等。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5
  • 总访问量:309843
  • 开博时间:2005-10-20
  • 博客排名:第5306位
最近访客

一心先生

2017-03-26

cungenkong

2017-03-21

利津财金

2017-03-21

以后该干哈

2017-03-21

三生三生丶

2017-03-21

持剑画思念

2017-03-21

Szq1106

2017-03-21

奇遇蜗牛

2017-03-21

剑胆琴魄

2017-03-21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行走春天:几夜屯溪桥下梦

行走春天:几夜屯溪桥下梦

渐江竹筏

行走春天:几夜屯溪桥下梦

篁墩,破败得只能从当地村民手绘的纸上去感受这一“徽州宗族的圣地”

 

几夜屯溪桥下梦

江伟民/文

 

我们是在“最是一年春好处、徽州烟雨润如酥”的春分时节,来到屯溪的。新安江溯源之行,我们的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休宁,也涉猎了祁门、黟县的部分乡镇,饱览了一个春天源头的复苏景况,犹如打开了一卷卷山水画轴,一山一石,一草一木,一溪一涧,还有那些充盈着历史厚重感的掌故传说,无不显示出应有的生机和活力,都成了一路探寻的绝佳风景。我们选择春雨如注的日子来到屯溪。这里是率水、横江的交汇处。发源于六股尖的率水和发源于白顶山的横江,独自孤寂地奔腾了数十、上百公里,终于会师了。怕是也有着 “一杯浊酒喜相逢”的概叹吧。

 “新安江水碧悠悠,两岸人家散若舟。几夜屯溪桥下梦,断肠春色似扬州。”诗句出自民国才子郁达夫的《屯溪夜泊记》。诗人是“斜依着枕头,合着船篷上的雨韵,哼哼唧唧,在朦胧的梦里念成了一首。”文章写于1934年,至今已有80余年。而这样的文章,在今人看来,无疑就是翻看历史的考据了。我们只须看看文章的开头,就能重温80年前屯溪的样子。“屯溪是安徽休宁县属的一个市镇,虽然居民不多,人口大约最多也不过一二万,工厂也没有,物产也并不丰富,但因为地处在婺源,祁门,黟县,休宁等县的众水汇聚之乡,下流成新安江,从前陆路交通不便的时候,徽州府西北几县的物产,全要从这屯溪出去,所以这个小镇居然也成了一个皖南的大码头,所以它也就有了小上海的别名。”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短短数十年时间,屯溪由一渔乡小镇,发展为黄山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占据 “地利”之说,当是可信的。见证这一切的,除了郁文的表述,还有一座被当地人称之为“老大桥” 的镇海桥,以及连着桥头的屯溪老街。

镇海桥始建于明嘉靖15年,六墩七孔石拱桥,宽6米,高10米,长133米,至今已有480多年历史。镇海桥横垮于横江口上,东西贯穿老街与黎阳。该桥拱脚、拱圈均用褐红麻条石交错砌筑,桥面桥栏以茶园石铺设,桥身质地坚实,气势雄浑。在当地还有“嫁女桥”之说。相传戴家有女初长成,欲嫁横江对岸夫家。戴家为显示尊荣富贵,便造桥相连。百多年后被江水冲毁,程家两次出资修复。一条江带来的商贸云集、富甲四方,成就了一条桥的前世今生。

镇海桥下50米距离,率水、横江交汇,始称渐江,江面更为广阔雄浑,屯溪也就成了渐江的始发地。

历史车轮的滚动中,一种文明取代了另一种

分类:徽州人家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人花

女人花

女人花     江伟民/文

 

在一幅幅灵动的壁画前

站成有模有样的姿态

凝聚成新的画作

用力一摁

就成了他人风景

 

一山的苍翠和金黄

就是一个春天

一半的火焰

带动了一山宁静

那颗呼之欲出的心哟

跳动的频率

是那么率真

那么迷人                   2017.3.20日。

 

分类:伟民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春天:横江春水拍江流

行走春天:横江春水拍江流

 

 

 

行走春天:横江春水拍江流

横江春水拍江流

江伟民/文

 

休宁县境内有两条主要河流,一为率水,一为横江。如果说作为新安江主源的率水,走的是平民路线,达则兼济众生,哺育了一个个村村寨寨的文明,那么作为她的最大的支流——横江,却与一座道教名山,一个有着1700多年的古城、古镇、古街、古埠口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从这一层面上看,横江或许就“反客为主”了一回,占尽了富贵和尊荣。                  

    横江发源于黟县白顶山,经黟县渔亭,折向东南始称横江,后进入休宁,至屯溪与率水汇合,全长65.2公里。流域面积997平方公里,占安徽省境内新安江流域面积的15.4%。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前,木船可由屯溪溯横江通达渔亭,现因河床淤积而停航。由此可见,在历史进程中,当一个陆路交通还处在萌芽阶段时,横江的水路交通就已经十分繁华了。

我们是在一个春花烂漫时节走进横江的。横江的美,却不仅仅属于一个春天。作为生命和文明的起源,又拥着一座道教名山的横江,是不屑于争宠的。她犹如一位仁者,或闭目养神,或捋须含笑,万事万物起起落落,分分合合,又有谁能逃脱那双睿智的眼睛哩。

站在海拔500多米的齐云山上眺望,一条碧绿的彩带,在金灿灿的油菜花中,在一幢幢的古民居中,呈S形穿登封桥而过,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太极图案。这样的审视,包括一座古桥的兴建。在4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登封桥一直是众多香客、墨客,进出全国四大道教名山之一的齐云山的唯一通道。走在登封桥上,那些光着膀子、喊叫号子“杭唷杭唷”的建造者身影,似真如幻般跳入眼帘。登封桥八墩九孔,桥长147米,由大小不同、凿迹光洁的青石砌成,在一个纯手工年代,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当是难以计数了。兴建此桥的就是当时的徽州知府古之贤。登,有登峰造极之意;封,有封候拜相之寓。自然,这样的桥名由来是少不了故事的。为了方便齐云山山脚两岸百姓的生产生活,方便登山朝拜的香客,古之贤多方筹资兴建,为当地百姓所敬仰。正值竣工之时,古之贤履新升迁,当地百姓遂将此桥命名为登封桥,希望他们的父母官能够步步高升。

我们在齐云山象鼻崖的茶亭里见到了汪美红。这位齐云山上最后的挑夫,以一双柔弱肩膀为三个儿女撑起一个家的中国好人,业已卸下了肩上的重担,开起了茶馆。汪美红的家就在齐云山下,喝着横江水长大,如果说,齐云山锤炼了她坚挺的筋骨,那么横江水赋予她的就是不屈的灵魂了。    

阀行碧波上,人在画图中。春分时节,虽说春雨不断,气温偏低,但江风吹拂下,已有春的气息和暖意。横江水碧波荡

分类:清丽新安江文本 | 评论:0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春天:借得快马走五城

行走春天:借得快马走五城

 

五城:菜花地里的招牌  五城豆干

行走春天:借得快马走五城

五城鸟瞰图:颜公河与率水交汇后,奔向下游屯溪。

 

借得快马走五城

江伟民/文

 

我们探寻新安源的脚步,终究快不过一个艳丽的春天。只是一阵风,一场雨,一缕阳光,大地的色彩,便在一个乍暖还寒的率水两岸恣肆渲染。早开的油菜花,在惊蛰前后,便已黄得耀眼、绚目,袭人的香气,带着庄稼人的朴实和憨厚,把一个个山村、集镇装扮成了人间天堂。我们的主角,新安江源头水——率水,以清澈和幽碧做成的丝带,只一悬挂颈项,春,便活泛了。

在五城镇龙湾公园,我们再次和率水不期而遇。与源头的涓涓细流相比,率水在这里俨然成了一个孔武有力的青年。百米对身的河面上波光粼粼,三百年的枫杨树横生江面,欢送着率水奔向远方。自然,我们的探源之行,是少不了皖浙赣三省交汇重镇——休宁五城的。

乍一听五城之名,或被其名所惊,或生不解之心,都是极其自然的。把镇名、村名叫作“城”,已是僭越,还一喊喊成五城,那得是个多大的村子昵?若想着在最短时间里一睹风采,或许真要借上一匹快马,才能在一个日出日落里,走马观花一回。由此激起的,便是对地名由来的好奇了。

五城因五座城门而得名。可惜的是,五座城楼,仅西头“楼瞰玉京”楼保存尚好。村中“江夏名宗”石匾,嵌在遗址处的新楼墙体之上,多少失了古韵。五城老街上那些曾经的麻石长条,在千年风雨的踩踏下,早已不再复存。间或敞门的一家农妇,从她纳着的千层底上,依稀还能找回为“十三四岁、往外一丢”的徽州儿郎赶制“包袱”的况味。

宋罗愿在所著《新安志》中道:五城村,古之大镇也。五城之历史可追溯至唐,距今已有1300余年,元朝时设 “五城务”,明清时设 “五城铺”,自古便是休宁县南部商贸中心、集贸重镇。之所以有“大镇”之名,大抵在于水的缘故。古时候,颜公河与率水交汇处,停满了大大小小船只,婺源等周边百姓的生产生活用品、农家生产的茶叶等特产的进出交流,都要依赖屯溪、歙县、杭州这一黄金水道。

黄氏为五城大姓,始居湖北江厦郡,唐安史之乱迁篁墩,再移西涌(村名),后过颜公溪定居五城,逐渐发展为五城的名门望族。历史长河演变中,黄氏不仅创下了一个叫得响亮的村名,还从江夏带来了民俗“将军会”。为的是纪念唐平叛安史之乱而殉国的忠靖王张巡。每年农历七月二十四日,自创的“得胜鼓”敲得震天响,参会的各地客商、戏班、民众数以万计。现在,庙会已演变成一年一度的商品交易会。

五城识得家乡味,借来快马逛一回。一个千年古镇,叫得响的除了民俗,还有特产。行走五城,我们的怀古柔情,是被不时飘入的米酒的芬芳拽回的。那是儿时的味道,母亲的味道。在五城的历史上,家家户户都会酿造米酒,智慧的五城人利用穿境而过的一江率水,再加上传统的制酒工艺,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美好而又芬芳的徽州记忆。

分类:清丽新安江文本 | 评论:1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留假逃遁:大妈再添新标签

留假逃遁:大妈再添新标签

             江伟民/文

3月9日,江海明珠网一则《骑车女子撞倒老人,留下假号码后离开》的图片新闻甚嚣尘上,引发多方关注。图片共有五幅,留下了骑车女子送老人回家的较不清晰的照片。从骑车女子留下来的假地址假电话上看,字迹流利漂亮,当是一个文化之一。这一报道之所以引人注目,无外乎两个方面,其一是留下假地址电话离开这一情节;其二,是50多岁中国大妈和77岁中国大妈的故事。

在350多条议论中,针对报道所称的撞人者——50多岁的中国大妈,有谴责骑车女子无德无良的,有赞其字写得流利漂亮的,更有赞其机智聪明的……而对于被撞的老人,77岁的何吉英老人,舆论却并非一边倒:网友认为这可能是被撞者的一面之词,另外何老人体型较胖,真要撞出了问题,怕是一个女子无法带其回家,既然能带其回家,就说明没什么大事。更有网友认为,这女子为什么“机智脱身”,可能在送其回家途中,分明感受到了会被讹诈的风险……更有人认为,没有被撞画面,事实究竟如何,现在下断语不免为时过早云云。

说实话,我们的网友真是卧虎藏龙,从各个层面去分析判断事件发生的所有可能,而这样的分析和判断,都不亚于办案民警。目前,何老人已报了警,有监控帮忙,必能找到当事人,事件的经过也会逐渐浮出水面,我们所需要的,只是静心等待。

在这等待的漫长过程中,笔者只想就此事谈一点个人体会。其一,何老人被撞后,为什么没有让骑车女子送她进医院?或许被撞当时没有身体不适,而何老人心眼好,也不想把小事弄大,这是一位善良的好大妈。其二,骑车女子为什么要留假地址假电话假姓名?一个是怕这一不大的交通事故引祸上身,会在经后的日子里没完没了地被牵连拖累;一个是在送何老人回家或到家的时候,老人说话中言及身体哪里不对哪 里痛,有出言要补偿、医药费的倾向,而骑车女子却从个人的分析中认为老人并未受伤,不愿支付这一费用而选择用欺骗的手段脱身。骑车女子毕竟也是大妈,这样的“套路”必是熟谙于心的。既然要玩,不凡就玩玩,借机来一个金蝉脱壳了事。

笔者认为,50岁大妈撞了人后,并没有肇事逃逸,而是选择送老人回家,这是值得肯定的。至少可以看出,她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愿意对自己所犯的错负责的。这样的推断,是建立在报道真实性基础上的。但不得不指出,这“年轻”大妈还是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没有及时报警。无论何老人是自己撞的,还是别人撞的,你选择弥补也好,选择做好事也罢,总得报个警,有了第三方介入,自己就不至于“说不清楚”,更不至于留下一手漂亮字的假信息。如此一来,即便老人没什么大事,也会让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

或许,从多年的事例上看,中国大妈碰瓷、讹诈的事例不胜枚举,但无论如何,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我是从那手漂亮字上猜想的——不能从臆断出发,以别人可能要有不利于自己的事情的发生,而一跑了事。古人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年轻”大妈这一跑,无论你是否占理,必将如跳进黄河一般,再也洗不清了。充其量,只是为大妈标签贴上一个新符号:不仅碰瓷,还会逃遁。

分类:文学评论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春天:落霞孤鹜共长天

行走春天:落霞孤鹜共长天                江伟民/文

 

这里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高级谋臣朱升故里,这里有着灿烂的历史人文,而这一切都将随着当地一座水库的修建而沉入水底……这一次的探源新安江之旅,注定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题记

 

人取水,以求生息;水育人,因人获名。新安江自六股尖发源之后,在崇山峻岭之间,环绕奔流,留下了移步易景的秀丽山水,也留下了唇齿留香的灿烂人文。陈霞,在一个外来者眼中,落日长虹天霞满,率水东去有行舟。倒是应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经典了。

陈霞乡素有“朱升故里、霞雨之乡”之美誉。我们把首站定在了朱升故里回溪村。引路的车子过了回溪,停在了数里外的一个叫台子上的小村子前。一问正在休闲的几个农人,方知回溪是行政村,确属朱升故里,但台子上才是这一明代著名谋士出生的地方。

台子上是个不足百人的小村子,率水最大的支流回溪河穿村而过。一个深山幽静的村子,却因了朱升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九字策而被载入史册,为当地村民津津乐道。相传元末时,朱元璋率军在鄱阳湖久攻不下时,曾携军师刘伯温三次来到台子上,拜访朱升,讨取安帮定国大计。朱升为之献上定国九字策,被朱元璋采纳后统一了江山,为明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九字策,在相隔600多年后的1972年12 月,又被一代伟人毛泽东活用成“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如此一来,朱升不仅成就了一个村子的威名,更为一个古老徽州的骄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朱升之子朱同,明礼部右侍郎,后坐蓝玉案,赐自缢。回溪、回岭一带村民得知朱同的死讯后悲痛万分,就从山上采来黄花和艾叶,用糯米和粳米磨成粉,加上猪肠猪肚,表达家乡人们对朱同的牵肠挂肚之情。    

陈霞人文底蕴丰厚,有五里一潭溪,十里三贤子之美称。这三贤子就是指朱升、陈栎(陈太儒)、倪士进。在古代,陈霞有七省通衢之称,是当时新安江闻名的水运码头之一,现存的牌楼口码头仿佛还在诉说昔日徽商的辉煌。水是生命之源,也是文明之源。那块陈列在陈霞村道口上、字迹大抵遗佚的“奉宪禁碑”,就是一个村子的文明见证。    

分类:清丽新安江文本 | 评论:0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伯父:20年祭

忆伯父: 20年祭  江伟民/文

  

  一.  

    说起来,真有一丝口拙。作为黄山人,我只去过两次黄山。第一次是在30多年前。

    那个时候,伯父在县人民银行干门卫保安一类的工作。伯父去过朝鲜,给上过战场的志愿军演出过快板。伯父从战场上下来后,就回了家,不会务农,或者说懒得下地下田,只上过两年小学,也就别无他长,一家人三个读书,伯母一个人劳作,自然穷得叮当响。生产队时,欠了队里一千多块钱,直到包产到户的时候才被免掉账务。伯父落魄半辈子,到了儿女成群的时候还时常疯癫,赤了身子头发散乱地满山坡跑,口中喊道:打倒美帝国主义!打倒蒋家王朝!冲啊!杀啊!然后,把用木头做成给堂弟玩的“手枪”往头顶一挥,继续他的“冲锋陷阵”。伯母便哭着跑来叫上父亲和两个叔叔,“快点,快点,你们老大又犯邪了!”

    父亲跟着爷爷学过几天医,诊断说,犯疯病了,肝肾失交邪火上升哩。好不容易把大伯背下山来,帮他穿上衣服,大伯也就因为失力过多而瘫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的同时,口中白沫横流。说来也怪,自从他被落实政策分到县银行工作后,便从此没再犯病。父亲说,有了工作,有了工资,生活上了档次,哪还有犯病的道理?看来父亲的说法是对的。可是好几家邻居却说伯父又犯了另一种病,这种病名叫“轻骨头”。当时我不能理解“轻骨头”是什么意思,现在看来大抵和摆谱、摆架子差不多。伯父“轻骨头”的时间,多数在正月。那时,他家里会有几群从城里来拜年的同事。招待城里人,自然不能马虎。伯父家要准备好大一桌子菜,除了常见的肉啊鱼啊粉丝海带之类以外,餐桌上还会有一些乡下人没看见过的小吃点。乡下人叫不出名字。不时出门的父亲也叫不全菜名。这是让伯父非常高兴和感兴趣的。当他把城里拜年的客人送走后,就会请来邻居们,一双筷子从一个盘子点到另一个盘子。

    “试试看,这个你们没有看见过的。”

    “来,尝尝,这可是城里人也不常吃的。”

    “……”

     这时,即便被伯父的描绘惹得垂涎欲滴的乡下人的眼睛的余光,也能看到他眉飞色舞的神态之中,唾沫四溅的奇观。

    “老大有些卖弄哩,看他骨头轻的。”

    “你这乡巴佬,吃口水哩,城里人的‘下巴餐’(吃剩下来的),又再加上一遍口水,竟然还吃得那么快活?”

     邻家几个女人一坐下,一边数落自家丈夫,一边不屑起来。

     在一次回乡欲返城的暑期,伯父决定带我到城里去玩。

     “你可要听好了,今天去城里,明天就让你上黄山。”

     伯父没有食言。

分类:乡村往事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春天:率水流口始出发

 行走春天:率水流口始出发

率水流口始出发

江伟民/文

 

一个村庄在鸡鸣、犬吠中睁开了眼。随后的捣衣声,或踩着鼓点节奏,或在激昂中注入沉闷,随着性儿在透满初春寒气的水埠口响起。初升的阳光,把浣洗女的影子斜印在清碧的溪流里,一晃一晃的,怎么也冲不走。村庄醒了,街巷热闹起来,勤快与慵懒并存,以自我的原始方式,迎来新的一天。

休宁县流口镇流口村村头,两股流水在此汇合。右侧就是六股尖瀑布流出来的新安江主源头大源河,左侧就是汪村镇流出的小源河。水惟向下方成海,山不矜高自极天。作为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三江之源的探源者,任何一条叫不出名字的细流,都会引起我们的注意,更何况这小源水,自是比想象丰盈很多了。有着老区之称的汪村镇石屋坑山巅就是小源水和发源地之一。这样的水当是红色的。

若是为了方便,拟或不求甚解,从六股尖起,至浙江建德梅城,可统称为新安江。这样的一个大概念,叫起来是无可挑剔的。真要较真一次,那么这样一条干流长373公里、流域面积达11047平方公里的新安江,在不同的流域却有不同的叫法。习惯上,鹤城以上称冯村河,鹤城至流口称大源河,流口至屯溪称率水,屯溪至歙县浦口称浙江,浦口至建德梅城方称新安江。如此一来,流口镇就成了率水的始发地。大源小源奔流急,率水流口始出发

流口镇地处三江源头三个乡镇的下游,西高东低的走势,在这里变得舒缓,水聚成潭多了,那份幽静里凸显的碧绿,玛瑙似的,任谁一见,都会惊不自禁、心生爱怜了。流口,朴实无华的名字,挺好的,与源头水的清澈见底一般清亮。

史载,元代时,为避战乱,中原不同地方逃难而来的的难民,有孙、黄、程、谢等八姓,会于流口,休养生息。至明成化年间,李吴两姓后来居上,人丁兴旺,一跃成为流口两大世族,随后其他姓氏逐步迁移他地安家。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李吴两姓不时因山高少地等生产资料原因,引发诸多纷争。适时,村中有一个叫李华的秀才,年长辈高,看不过两姓纷争之状,遂著文《李吴劝和议》,入木三分地剖析了“怒邻不义”、“幸灾不祥”之道理,提出“连檐而处,异姓而成天亲”之设想,得到李吴两姓族人认同,自此后,李吴两姓互通姻亲,亲如一家,引得当时的休宁知县欧阳旦(成化十七年,即1481年任休宁知县)题诗而赞,其中两句为:“济济青衿吴李子,一村两姓古朱陈。”县令看到的是济济一堂的李、吴两姓读书人,合在一起就读的盛况,因姻亲而成“朱陈之好”,十分难得。

在一个古老徽州,往往是一个村一个大姓,其间或夹数个小姓,而像流口村一般两个大姓聚首而居。,如此和睦的,当不多见了。

在率水之滨的流口镇游走,为之增色的还有横陈溪流之中的竹排。数杆青竹烧成炭黑色,并排捆扎一处,闲暇时可当埠头,供村人洗涤之用,一到农忙季节,就成了最原始的渡江劳作工具。  

在流口村下游的茗洲村,上至耄耋老者,下至垂髫小儿,人人都是撑排好手。一个村庄的近八成茶园都在河对岸,而撑排渡江技能就成了村人必备技艺。在与茗洲村民闲聊时得知,茗洲撑排有近600年历史。一年四季中,惟梅雨山洪暴发时节最为凶险。数百年来,当地村民不时遇上大水冲翻竹排,亦有落水身亡事件发生。

分类:徽州人家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泰坦尼克号:我们还剩下多少美好

泰坦尼克号:我们还剩下多少美好

           泰坦尼克号:我们还剩下多少美好

                      江伟民/文

 

 

理想总是美好,事实依然残酷。今天挂在网上的一段视频,让留存心中的美好,顷刻之间得以瓦解。那件华丽的外套被剥开,随处可见欢蹦乱跳的虱子。

泰坦尼克号,这艘永不沉没之轮上,所承载的爱情之美好,已然刻进太多观影人的记忆,并作为爱情的一个符号,为地球人所津津乐道。而一段题为《泰坦尼克号电报:富人尸体带回,穷人弃海》的视频,终究让人唏嘘:事实之残酷,美好之短暂,经典之难经火炼。1912年4月10日,承载着民众万千希望的豪华游轮泰坦尼克号鸣着震耳欲聋的汽笛,由英国南安普顿驶向了大洋彼岸的纽约。这艘号称上帝也无法让之沉没之船,最终在触冰之后沉没,整艘船上2208名船员和旅客,只有705人生还……

这是一起谁也不愿看到的人间悲剧,1500多条生命葬身大洋。在其后的救援工作中,无论是生者还是逝者都应得到救护和尊重。而这份“弃穷者尸身于大海”的善后密电,就像一根沉重的铁棒,狠狠地敲击着了解这段历史的所有人的良心。

105年过去了,我们直到今天才知道答案。这答案又来得如此迅猛和残酷,甚至没了人性、伦理和道德。或可断言,在其后的很长时间里,这艘不沉之船必将再次成为舆论焦点,引发众人关注。在笔者看来,这样的答案,更希望还是没有的好,不知道的好,这种击碎美好的答案,让我们的心再次为之一紧,久久难以松弛。这种揪心之痛,更会像一场永远无法摆脱的梦魇,伴随事发百年之后的我们而不去。

作为一个思维正常的人,对于电影《泰坦尼克号》上的爱情表演,尽管知道不会是真,所赚取的眼泪大抵来自于导演、演员们的高超演技,但我们依旧愿意去相信,蕴涵其中的人间真爱。更为出事发后,船上管理者从救护妇女儿童为先的至真至诚的大爱而感动。只是我们在感动的同时,更需要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即便这一妇孺优先的救援中,亦存在着严重的贫富之分。

根据“泰坦尼克号”的伤亡记载,头等舱中的妇女143人中死了4个人(其中3个人志愿留在船上),二等舱的妇女93人中死了15人,而三等舱的妇女179人中死了81位。但是在小孩方面,虽然二等舱的30位幼童中只有一位小孩子葬身海底,但三等舱的76名小孩中却有53个人死亡……

这其间,还有4名头等舱的男乘客,偷偷穿上女人的衣服,才终于等上了救生艇而逃脱……这种男扮女装的行为,只是为了逃生,或许可以被原谅,但难以保证他们的面子的确有些大,要不然,他们又不是神仙妖怪,怎么就能让管理救生艇的船员们雌雄莫辨呢?毕竟还有那么多的儿童还没来得及救护。

分类:文学评论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丽新安江 率水流口始出发

 

                 率水流口始出发

                         撰稿 江伟民

(制作创意:鸡叫,狗叫,村庄由黑缓慢转明,5秒)

一个村庄,在鸡鸣、犬吠中睁开了眼。随后的捣衣声,踩着鼓点节奏,随着性儿,在透满初春寒气的水埠口响起。初升的阳光,把浣洗女的影子斜印在清碧的溪流里,一晃一晃的,怎么也冲不走。村庄醒了,街巷热闹起来,勤快与慵懒并存着,以自我的原始方式,迎来新的一天制作提醒:洗菜、交流画面

出镜  程雨涵  这里就是休宁县的流口镇流口村。在我的左手边就是六股尖瀑布流出来的新安江主源头——率水。而我的右手边呢,就是汪村镇的小源河,两股流水在这里交汇,开启一段新的征程。

若是为了方便,拟或不求甚解,从六股尖起,至浙江建德梅城,这样一条长373公里、流域面积达11047平方公里的干流,可统称为新安江。可要挑剔和较真一次,新安江在不同的流域却有不同的叫法。习惯上,鹤城以上称冯村河,鹤城至流口称大源河,流口至屯溪称率水,屯溪至歙县浦口称浙江,浦口至建德梅城方称新安江。如此一来,流口就成了率水的始发地。大源小源奔流急,率水流口始出发(字幕)。(建议画图制作)

流口镇地处三江源头三个乡镇的下游,西高东低的走势,在这里变得舒缓,水聚成潭多了,那份幽静里凸显的碧绿,玛瑙似的,任谁一见,都会惊不自禁、心生爱怜了。

    同期  休宁县地志办主任 汪顺生 这个水流,这两条水流汇合的口子上所以就叫流口,就是这么来的。这个可以讲是从唐宋开始就有这种叫法了,后来一些文人雅士,看了这两条河在这里交汇啊,两条河美称为双溪。

流口,朴实无华的名字,挺好的,与源头水的清澈见底一般清亮。

史载,元代时,为避战乱,中原不同地方逃难而来的的难民,有孙、黄、程、谢等八姓,会于流口,休养生息。至明成化年间,李吴两姓后来居上,人丁兴旺,一跃成为流口两大世族。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李吴两姓不时因山高少地等生产资料原因,引发诸多纷争。适时,村中有一个叫李华的秀才,年长辈高,看不过两姓纷争之状,遂著文《李吴劝和议》,入木三分地剖析了“怒邻不义”、“幸灾不祥”之道理,提出“连檐而处,异姓而成天亲”之设想,得到李吴两姓族人认同,自此后,李吴两姓互通姻亲,亲如一家,引得当时的休宁知县欧阳旦(成化十七年,即1481年任休宁知县)题诗而赞,其中两句为:“济济青衿吴李子,一村两姓古朱陈。”县令看到的是济济一堂的李、吴两姓读书人,合在一起就读的盛况,因姻亲而效“朱陈之好”,十分难得。

同期

分类:清丽新安江文本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 徽州民俗抬汪公

要有多少的虔诚赋予

才能浸入骨髓

矢志不移

要有多少的希冀叠加

才能奉为神明

传承千年……

 

                 徽州民俗抬汪公

                                 江伟民/文

在徽州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一些村落至今沿袭着抬汪公的民俗,尽管这样的沿袭,受到了斗转星移的时空消磨,经历了破旧立新、物资匮乏的困难时期,让人庆幸的是,今天的人们还能目睹着这样的传承:在一支支行进的队伍中,一炷炷飘摇的香火上,一个个或跪地或弯腰虔诚叩拜的身影里,以一种固化的模式,刻进亲历见证者的思维光驱。

汪公就是汪华(公元587-649年),歙州歙县登源里人,隋末天下大乱之际,汪华为保境安民,起兵统领了歙州、宣州、杭州、饶州、睦洲、婺州等六州,建立吴国,自称吴王,实施仁政,促进了当地各民族之间融合。武德四年,主动放弃王位,率土归唐。唐高祖李渊授予上柱国、越国公。在一个大乱之年,能保一方太平,又能不计得失,促进国家统一,汪华之大智大勇,确非常人可及。自唐代至清朝,历代帝王多次下诏,视为忠君爱国、勤政安民、维护华夏统一典范予以表彰。江南六州百姓奉其为神,拜为“汪公大帝”、“太阳菩萨”、“太平之主”,建祠立庙七十余座,四时祭祀,千年不辍。有联赞曰:乱世据六州,保境安民,煌煌功绩重千古;治平朝帝阙,忠君爱国,赫赫英名满神州。

丁酉正月十三,在歙县富堨镇承狮村丰瑞里上演了民俗抬汪公。丰瑞里只是个不足300人的小村子,而抬汪公习俗已有数百年历史。村田西北处建有汪公庙基,古庙虽在历史战乱中多次焚毁,但不同原委的每一次焚毁之后,当地村民都会自发地在其遗址之上重建庙宇,重塑金身,完成着祖辈遗承的庄严仪式。

(现场3秒)

在数杆写着“五谷丰登”、“保国安民”等字样的旗幡后,就是三个轿台,其一为五谷神,中间为汪公,后面紧随着汪公夫人。一支30多人的队伍,从庙基处把汪公等塑像请入轿内,在锣鼓、鞭炮声中,沿村道至村东南观音庙折返,意为向观音拜年。随后抬着汪公再进入村庄,途经各家各户赐福保平安。

分类:岁月文本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 汪邵文: 皖花保种二十年

皖南花猪,简称“皖花”,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徽州农村家家饲养皖南花猪。作为皖花的种源地——歙县杞梓里镇唐里村已有500多年的养殖历史。九十年代初期,受外来猪种二元、三元猪的冲击,皖花存量一度式微,濒临灭种……1996年,歙县杞梓里镇唐里村村民汪邵文站了出来,开启了漫漫皖花保种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传奇。

 

汪邵文: 皖花保种二十年

                      撰稿 江伟民

      

春节刚过,记者一行走进皖花种源地唐里村,见到汪邵文时,他正在猪场里忙碌着。这几天,数头母猪相继产崽,一个皖花家族平添了200多头新成员,把个“猪倌”乐得合不拢嘴。而在20多年前,唐里这一历史上的皖花种源地,却经历了濒临灭种的危机。那个时候,汪邵文才高中毕业,首次接触皖花,他就当上了经纪人。

同期声 汪邵文 89年我(学校)出来刚好那个时候,杭州临平一个老板过来收这个猪,就是这个肥猪(皖花),他当时到这里来没有找到人,经纪人没找到,他找到我,我当时帮他搞了一车,那个时候是搞了18头。当时还没有一个人搞这个猪,当时我是最早的,第一个做这个生意的。

几年的经纪人下来,汪邵文掘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可做着做着,村民们的猪圈里大都换成了外来的白猪,当地花猪数量逐年锐减,几近绝种。

同期声 汪邵文  到96年,因为皖南花猪生产慢,效益不行,大家当时都是二元杂交,当时还没有出现三元杂交猪。什么外三元内三元,这个猪还没出现,当时我养了一批(皖花),养了一批呢也没有赚到多少钱,后来呢我又等于是96年过后我又出去到外面去跑了一下,看看到了96年,我们这个皖南花猪当时时候几乎没有了,连老百姓都不养了。

一个农村,几年下来就很难见到当地的花猪身影,这让汪邵文受到了极大刺激。汪邵文自称,自己虽然算不上美食家,但特别钟爱当地的花猪猪肉。刚开始走上皖花保种路时,他只是为了能在过年时吃上一顿花猪肉。为了保种皖花,保护好种公猪则尤为重要。汪邵文是个有心人,当年他把唐里及金川乡仅有的两头种公猪收购了下来。

同期声 汪邵文 这当时也是皖南花猪我们一年只配个几头,我也是自己过年拿来吃,当时我们反正养出来也卖不掉,当时皖南花猪比这个二元猪还便宜,便宜一块钱卖,这个三元猪卖七块八块,我们只卖六块,当时我讲,反正二元杂交三元杂交它的肉质吃起来感觉就是没有我们土猪的味道,猪肉的味道,所以我呢就对这个猪种等于也是不舍得把它放掉,所以我一直慢慢保留。

从那时起,26岁的汪邵文走上了皖花保种之路。皖花生长慢,周

分类:岁月文本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丽新安江 之 这里就是新安源

 

这里就是新安源   

                                            江伟民/文                   

外面已经春暖枝长、繁花似锦了,锁在海拔千米之巅的六股尖,依旧沉睡着,像个喧闹了一整天的孩子般沉睡着。随着车子一路往西,过黟县渔亭,祁门袅峰,经休宁流口往右一拐,我们来到了鹤城乡新安源村。这里就是新安源,也是富春江、钱塘江的源头,俗称三江源。

出镜 歙县台记者 程雨涵 我现在是在皖赣交界的休宁县,三江源头的六股尖瀑布,我身后的这条瀑布就是从1629米的山巅汇集而成,凌空而下。正所谓是山环瀑,瀑抱山,瀑山交融,绿树成荫,如诗如画,相得益彰,本期的清丽新安江栏目,就让我们以前去探寻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的源头。

    与沉睡的六股尖相比,六股尖瀑布只是打了个盹,则又睁开了眼。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来了,春天的气息一阵接一阵的,携着温馨的问候,由山外传至山脚,由山脚传至山巅,谁还能无动于衷哩。长年不息的水流,在群山中环绕聚集,沿着眼前的百米石壁倾泻而下,一条涓涓细流,沿途邀集着过往的兄弟姐妹,一个都不能少地来一次奔腾入海的旅行。

同期 休宁县鹤城乡新安源村党总支书记  李发权 这个是六股尖,这个山总共海拔有1600多米,这个塘又叫龙井塘瀑布,又叫六股尖瀑布,为什么叫龙井塘呢?因为这个塘很深,以前都是讲里面有龙,这个山脉是讲植被很丰富,有参天大树,还有这个香榧,红豆杉,还有我们华东地区的滑沙松,有分布在这一块儿,其他地方都没有的,这里生态保护得相当好。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如果说,初春的六股尖瀑布显得温婉,如一及笄少女,那么初夏时节,在梅雨的催促下,便会摇身一变,如一丰腴少妇,携着一山丰沛的流水,龙吟虎啸般倾注而下,那气势,只一见便铭刻于心了。

同期  休宁县鹤城乡乡干  盛红兵  它这个好就是晴天有晴天的味道,雨天有雨天的味道,特别是梅雨季节,虽然路是不好走 ,但是来的话是很震撼的,那可以讲有时候相机都不能拿出来,那个云雾水雾是很大的,但是现在我们有手机,手机也很好的。

乱云飞渡仍从容, 无限风光在险峰。 一座山若只是抬头仰望而缺失了“我亦登临”的过程,终究留有遗憾。而我们的遗憾似乎不能弥补了。因为景区尚未开发,山上野兽多,狗熊出没频繁,登山风险极大。

现场声  休宁县鹤城乡乡干  盛红兵  

分类:清丽新安江文本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逼购事件”说开去

               从“逼购事件”说开去

                                   江伟民/文

 

    据《人民日报》报道,在一家旅游购物商店,陈舜和其他游客遭遇“一对一”服务,游客购物达不到一定金额,就不能走出店门,“团里有老有小的,这种事商家也干得出!”

    分管旅游的副省长陈舜被逼购一时成为热议。之所以被逼购,那是因为陈副省长真正化身成了平民百姓,成了一名普通游客,逼购者不识庐山真面目,才上演的一场闹剧。

    近期以来,云南丽江旅游事态频发,怪事不断,在此不再一一赘述。或许是基于种种原因,引起了云南高层的关注。作为副部级高官和普通游客一样遭遇逼购,也从另一个侧面看出,该地旅游乱象之乱已超出众人想象。

    那么副省长被逼购就有了诸多意义。笔者认为,其中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只有化身平民才能深刻了解一个真实的社会。

    在国人眼里,领导出行,就算轻车简从,至少也要带上秘书、司机,或其他随行人员,就算领导想着微服私访一回,保不齐随行者也早已通过发达的通信工具泄露了行踪。如此一来,领导所能看到的,听到的,大抵经过了“包装”,至少也不完全是真实的存在。譬如,街道通畅了,标语亮丽了,窗明几净了,这些都只是小儿科,一个地方只要早上半小时做准备,就能完成这些手头工作。而要是早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就连领导要问的人,被问人要表达的意思,都被“标准化”了。领导再高瞻远瞩,再高屋建瓴,再英明神武,再世事洞察,怕是也会被自己看到的假象所蒙蔽。

    更有甚者,就是明打明所规定的暗访,也时常会有信息泄露的,被暗访的区县、乡镇、社区,也能在短时间内做好功课。与其练基本功,反倒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倒不如这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上下“团结”,粉饰太平来得容易得多。

    其实领导在化身普通百姓,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现在的资讯过于发达,领导头像天天挂在电视上,报纸上,网站上,人们只须稍稍留神一下,就能把一个地或的领导认得八九不离十。而一些领导,在外出时,走路说话都带着官架官腔,眼神好一点的人,略一交流就能分辨个大概。那种非富即贵的形象,也让这样的领导不可能做得了微服暗访的工作。

    康熙、乾隆祖孙俩都是微服私访的高手,自然当时没有电视报纸,就算是皇上,认得他们的也只是身边的大监宫女,王公大臣,一般的如七官县令般大小的官员怕是难见龙颜一回的。这祖孙俩一路下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惩处贪官污吏,恶霸劣绅。拍成电视剧,让现在的观众津津乐道。笔者在想,观众乐道的不仅仅因为他们是皇帝,为百姓干了一两件好事,善事,乐道的是他们以九五之尊却甘愿化身平民百姓,真实了解所治社会,认清社会弊端,为决策做好前期调查的繁琐工作。

    自然,我泱泱中华,地大人众,私访工作不能依赖省部级领导来完成。政府所组成部门,特别是相关的职能部门的领导同志,负责同志,以及这些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执法人员,乡镇、社区工作人员,要切实做好这一工作。更为重要的是,要敢于撕破脸皮,当管就管,当罚则罚,更要敢于揭自家丑,做到“家丑”就要外扬。只要肯下大力气,大决心,不护短,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就没有管不好的理。旅游市场如此,其他工作亦然。

分类:文学评论 | 评论:2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征召”到“邀请”看“姚明时代”

从“征召”到“邀请”看“姚明时代”

              江伟民/文

今天的体育媒体也好,娱乐媒体也罢,无不为新一届篮协主席的产生而话题多样。在中国篮球协会第九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姚明全票当选,这也宣告着篮协“姚明时代”的到来。

从媒体报道上看,80后姚明一上任,就会有大动作,其中最让人看好的一项就是之后的国家队组建,要从原来的“征召”转变成“邀请”。

这“征召”和“邀请”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呢?首先让我们来学习一下两个词的词解。征召有五个解释,征求召集;征兵入伍;响应征召;授官职;调用等。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这里面的行政命令成份。其一义为征求召集,是拆字释义法,从官面上看也有协商的意思,毕竟前提是“征求”。其二、三义,征兵入伍,就有义务在里面,服兵役是每个适龄青年的光荣义务。而响应征召,讲的是觉悟,国家需要,作为公民就应该有义务去响应。其四义为授官职,被授者虽说也有拒授的可能,但这是统治阶级或上级部门通过集体研究讨论之后,对被授者的承认和肯定,一般是不允许有反对意见的,即便有也只能作为个别意见保留。其五义调用,这其间的命令性就更为明显。因此综上所述,这征召说到底就是一纸命令,被征召者若敢不听指令,可能会被扣上不听调度,不爱国,不顾大局等“帽子”,轻者批评教育,封杀,雪藏,重者则会上纲上线到“犯上”的程度,为国人所唾弃。因此可见,这征召是惹不起的,凡被征召者,必老实听话,方可万事大吉。

而邀请就好理解多了。其意为“请人出席或参加;正式请求人到自己的地方来或去约定的地方,或是做某件事。”有个什么事,搞个什么活动,发个邀请函,意思是如果有空有兴趣,则不凡参加一下吧。即便人家没空没兴趣,或者找个理由,就能把邀请一事搪塞过去,而不会惹祸上身,充其量,也就是邀请者心里不舒服一阵子了事。譬如说,甲结婚,邀请乙参加,而乙没有去参加甲的婚礼,甲也不能拿乙怎么样,最多闹个不愉快罢了。

姚明持掌篮协之后,提出把“征召”改为“邀请”,笔者不由得为他拍手叫好。这里面的民主意识,与姚在美NBA征战多年有关。美国篮球明星众多,可人家是完全自由的,即便像奥运会这一级别的国际赛事,谁谁说不参加就不参加了,甚至不必作更多解释。这里面自然也因其国家篮球人才众多,少了谁也能打个世界第一,虽然其中也会由于一些重量级的明星拒赛而让整个夺冠过程险象环生。在美国多年的姚明是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的。就算被你征召来了,可人家总是一股“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地软对抗,来了人而丢了魂,这样的队员来了倒不如不来,弄不好还会带坏一个队,起到反面作用。

    也许,姚明在做出“邀请”决定的时候,必定会有一些人会担心,如此一来,万一谁谁借故不来了怎么办?国家队实力下降了怎么办?拿不到预期名次达不到预期效果怎么办?等等一系列问题。

我想姚明既然敢这样做,就必有其信心和勇气。笔者不凡在此分析一二。其一,为国家队出力,是每一个队员至高无上的荣誉,不仅不会不来,甚至会挤着头皮往里拱。运动员的名气怎么来?得为国家效力,在国际赛场上有所建树才会有。而也正是有了这些名气,才会有广告商找你代言,才能更好的名利双收。毕竟进入国家队,是一个必然的甚至是最便捷的渠道。其二、只要掌门人做事公平公正公开,一碗水端得平,必会得道多助。而真要有人不愿进国家队,吵着嚷着要离开国家队,作为领导者也必定要去思考自己的功过得失了。而一个自信的人,敢除邪扶正的人,是不会害怕这些情况发生的。或许姚明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才敢变征召为邀请吧。更何况邀请二字,是那么的彬彬有理,那么的气度大方,一种至高无上的行政命令,摇身一变成为兄弟朋友般的有事协商着办,任谁都会卖这个面子的。

分类:文学评论 | 评论:0 | 浏览:10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2页/77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