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的移动城堡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48144
  • 开博时间:2005-10-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yangboy202

2016-09-12

hsr0619

2016-08-1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这十年

最近遭遇了很多的十年。

青春版《牡丹亭》十年,向老师在席间唏嘘感叹:青春版《牡丹亭》从第一次进北大到现在十年了,我们从20多岁到30多岁。

郑老师随即也凑热闹:我啊,是40多到50多。

白老师在旁边听到,也展颜一笑:啊哈哈哈,我是从60多到70多!

我顿时笑了,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白老师从60多到70多,还能做出并推广一台这么棒的戏,能在北大做这门课,能挽救一个剧团,推动一个剧种,我们到了60多岁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

恰逢本科毕业十年,我有时也会回想,这十年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又变了多少。

我很想告诉你们,虽然我还是那么胆小、虚伪、纠结、怯懦,可是我也已经坚定了许多,真实了许多,快乐了许多,放下了许多。我一直在成长,从那个04年突然有了自我意识的我,到现在。有时候觉得别人一定无法理解,我经历的这十年,可转念一想,谁又能理解谁,又需要谁的理解呢。

自己知道长大了,便好了。

分类:武装的倔强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13,得14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年会发生什么,你也同样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潜力。

2013,昆曲项目和新年论坛项目全部成了由我独立操盘完成,做的时候不觉得,甚至还有点轻松,做完了才发现,曾经让我觉得遥不可及的能力,竟然这么轻松就到了我的手里。

与日益飞涨的工作能力相对的,是身边的极品给予我的警示。同样是双子座的极品女,其虚伪无耻让人瞠目,看着这样的人,自己也出了一身冷汗,我若是放任了我自己的星座天性,是不是也要发展成这样?话说那些她太过在意的,太矫情的地方,回想一下,曾经有段时间我也多少是有的,虽然不到她这样的程度,但也有这个端倪。不禁又感叹这是上天派来警醒我的人,让我随时反省自身,切勿放纵了自己的贪嗔痴念。

同学们大抵都开始抱怨自己进入了最艰难的十年,夫妻关系不在有当初的热络与温情。大概是还没有小孩的缘故,sheldon与我的日子过的还算舒适优雅,婚姻就像一所大学,我觉得我在其中学到的,是sheldon的率真带领我抛去虚伪;而sheldon所成长的,是我的坚定帮他脱去颓鸷。

总之,我们都在悄悄的改变着。

分类:武装的倔强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面具

一个我挺喜欢的小姑娘坐在我对面,跟我抱怨着她起伏的大学生活。

“我觉得我上中学的时候挺会伪装自己的,”她说,“我的天性都被自己压抑了,现在才开始慢慢恢复。”

我想着她越来越犯二的历程,也不禁乐了。

我好像读书时候也挺会伪装自己的,后来我回想。人生前二十年在象牙塔里的日子,其实是一层层戴上面具的过程,把自己朝自己希望的形象上靠近。伪装的顶点是大学,现在想起那时候的自己,都还觉得造作得有些过了,多么淑女,多么端庄,多么矜持,多么得体,以及,多么无知。

那时候的“装”自己是体会不到的,因为那就是理解中的自己。

反而工作以后,是一个逐步卸下面具的过程。把那些厚重的外壳一层一层的脱下来,剥出那个新鲜强劲的自己放到北方的烈日下烤着,回过头去,被脱下的躯壳干涩得已经失去了水份,显得那么的陌生。记得是谁写过,“那已经倒伏在地上的“过去”,你觉得它是多么好笑,自己原来是借着它的庇护,装疯卖傻过,无知无畏过,一厢情愿过,自作多情过,爱得不得体过,恋一次虚无过。”

前几天不经意又碰见电视里演《征婚启事》,曾经那么喜欢的奶茶,慢慢的也被尘封了好多年。看到电视里的她,突然又想起那时候的那个我,很“装”的我。

有时候觉得很后悔那个我,觉得如果是现在的我,大概表现会好很多,会真实很多,会强大很多。

可是,没有那时那个很“装”的我,又何来现在这个我呢。

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

而这个陈迹,亦是良药。

 

分类:突然的自我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佛度火取舍利》

丹霞禅师尝到洛东慧林寺,值天寒,遂于殿中取木佛烧而向火。 

 

院主偶见而呵责云:“云何得烧我木佛?” 

 

师以杖拨灰曰:“吾烧取舍利。” 

 

主云:“木佛安有舍利?” 

 

师云:“既无舍利,更请两尊,再取烧之。” 

 

院主自眉须堕落。 

 

——《五灯会元·丹霞天然禅师》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在KTV中语言优势的讨论

某天和同事们唱歌,大家唱到high处,纷纷根据自己的语言优势拿出绝活。某会日语的同事唱了日语版的《我只在乎你》,学俄语的同事唱《喀秋莎》,韩国的小金《江南style》……

苏主席:你们记得欧阳吧?

大家:记得啊。

苏主席:他以前是学蒙语的,这时候只能唱《吉祥三宝》……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嗻语 - 木心

  

别的,不是我最渴望的得到的,我要尼采那一分用过少些而尚且完整的温柔。 

 

李商隐活在十九世纪,他一定精通法文,常在马拉美家谈到夜深人静,喝棕榈酒。 

 

莎士比亚吗,他全无所谓,随随便便就得了第一名。幸亏艺术上是没有第一名的。 

 

吴文青的艺术年龄很长,悄悄地绿到现代,珍奇的文学青苔。 

 

拜伦死得其所死得其时,鸡皮鹤发的拜伦影响世界文学史的美观。 

 

过多的才华是一种危险的病,害死很多人。差点儿害死李白。 

 

竟是如此高尚其事,荷马一句也不写他自己。先前是不谈荷马而读荷马,后来是不读荷马而谈荷马。 

 

如果抽掉杜甫的作品,一部《全唐诗》会不会有塌下来的样子。 

 

但丁真好,又是艺术,又是象征。除了好的艺术,是还要有人作好的象征。有的人也象征了,不好。 

 

歌德是丰饶的半高原,这半高原有一带沼泽,我不能视而不见,能见而不视。 

 

嵇康的才调、风骨、仪态,是“典型”吗?我听到“典型”二字,便恶心。 

 

在我的印象中,有的人只写,不说话,例如大贤大德的居斯塔夫·福楼拜。永恒的单身汉。 

 

我试图分析哈代的《苔丝》的文学魅力,结果是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听见自己在太息。 

 

在决定邀请的名单中,普洛佩斯·梅里美也必不可少,还可以请他谈谈各种美食。 

 

纪德是法兰西的明智和风雅,有人说他不自然,我一笑。何止是不自然…… 

 

津津乐道列夫·托尔斯泰矛盾复杂的人,他自己一定并不复杂矛盾。 

 

《老人与海》是杰作,其中的小孩是海明威的一大败笔。 

 

许多人骂狄更斯不懂艺术——难怪托尔斯泰钟情于狄更斯,我也来不及似的赞美狄更斯。 

 

还有,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那种诚恳,只有陀思妥耶夫斯基才有。 

 

庄周悲伤得受不了,踉跄去见李聃,李聃哽咽道:亲爱的,我之悲伤更甚于尔。 

 

如果法兰西终年是白夜,就不会有普鲁斯特。 

 

睿智的耶稣,俊美的耶稣,我爱他爱得老是忘了他是众人的基督。 

 

如果说风景很美,那必是有山有水,亚里士多德是智慧的山智慧的水。 

 

蒙田,最后还是请神父到床前来,我无法劝阻,相去四百年之遥的憾事。 

 

论悲恸中之坚强,何止在汉朝,在中国,在全世界从古到今恐怕也该首推司马迁。 

 

如果必得两边都有邻居,一边先定了吧,那安安静静的孟德斯鸠先生。 

 

塞万提斯的高名,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也出乎我的意料,低一点点才好。 

 

勃拉姆斯的脸,是沉思的脸,发脾气的脸。在音乐中沉思,脾气发的大极了。 

 

时常苦劝自己饮食,睡眠。列奥纳多·达·芬奇。 

 

康德是个榜样,人,终生住在一个地方,单凭头脑,做出非同小可的大事来。 

 

真想不到俄罗斯人会这样的可爱,这了不起的狗崽子兔崽子普希金。 

 

别再提柴可夫斯基了,他的死……使我们感到大家都是对不起他的。 

 

阮嗣宗口不臧否人物,笔不臧否人物——这等于入睡在罐里,罐塞在瓮里,翁锁在屋子里。下大雨。 

 

在西贝柳斯的音乐中,听不出芬兰的税率、教育法、罚款条例、谁执政、有无死刑。艺术家的爱国主义都是别具心肠的。 

 

老巴赫,音乐建筑的大工程师,他自我完美,几乎把别人也完美进去了。 

 

“所以嵇中散,至死薄殷周”,晋代最光晔的大陨星,到宋朝又因一位济南女史而亮了亮,李清照不仅是人比黄花瘦。 

 

莫扎特除了天才之外,实在没有什么。 

 

莫扎特的智慧是“全息智慧”。 

 

贝多芬在第九交响乐中所作的规劝和祝愿,人类哪里就担当得起。 

 

他的琴声一起,空气清新,万象透明,他与残暴卑污正相反,肖邦至今还是异乎寻常者中的异乎寻常者。 

 

海明威的意思是:有的作家一生,就是为后来另一作家的某个句子作准备。我想:说对了的,甚至类同于约翰与耶稣的关系。 

 

本该是“想象力”最自由,“现实主义”起来之后,想象力死了似的。加西亚·马尔克斯又使想象力复活——我们孤寂了何止百年。 

 

当爱因斯坦赞起罗曼·罗兰来时,我只好掩口避到走廊一角去吸烟。 

 

有朋友约我同事托马斯·阿奎纳的《神学大全》的研究,我问了他的年龄,又问了他有否作了人寿保险。 

 

唯其善,顾其有害无益的性质,很难指陈,例如一度不知怎的会号称法国文坛导师的罗曼·罗兰。 

 

那天,司汤达与梅里美谈“女人”,司汤达占上风,说梅里美压根儿不会写女人。然而单一个《卡门》,够热,大热特热到现在,怎么样?米兰老兄阿里哥·贝尔先生。 

 

《源氏物语》的笔调,滋润柔媚得似乎可以不要故事也写得下去——没有故事,紫式部搁笔了。 

 

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他们好像真的在思想,用肉体用精神来思想,后来的,一代代下来的哲学家,似乎是在调解民事纠纷,或者,准备申请发明专利权。 

 

第一批设计乌托邦的人,是有心人……到近代,那是反乌托邦主义者才是有心人了。 

 

“崇拜”,是宗教的用词,人与人,不可能有“崇拜者”和“被崇拜者”的关系——居然会接受别人的崇拜,必是个卑劣狂妄的家伙,去崇拜这种家伙? 

 

反人文主义者是用鼻子吃面包,还是要使面包到肚子里去。 

 

当“良心”“灵魂”这种称谓加之于某个文学家的头上时,可知那里已经糟得不堪不堪了。 

 

希腊神话是一大笔美丽得发昏的糊涂账,这样糊涂这样发昏才这样美丽。 

 

四个使徒四种说法,《新约》真够意思。耶稣对自己的言行记录采取旁观者的态度。 

 

俄罗斯一阵又一阵的文学暴风雪,没有其他的词好用了,就用“暴风雪”来形容。 

 

真太无知于奴隶的生、奴隶的死、奴隶的梦了,“敦煌”的莫高窟,是许多奴隶共成的一个奇艳的梦结。 

 

“三百篇”中的男和女,我个个都爱,该我回去,他和她向我走来就不可爱了。 

 

我去德国考察空气中的音乐成分,结果德国没有空气,只有音乐。 

 

意大利的电影不对了,出了事了,人道主义发狂了,人道主义超凡入圣了。 

 

我一开始就不相信甘地有什么神圣,到一九八四年,伪装终于剥掉,我正在佩服自己的眼力还真不错哩。 

 

断代史不断,通史不通,史学家多半是二流文学家,三流思想家。 

 

凡是爱才若命的人,都围在那里大谈其拿破仑。 

 

希特勒才是一把铁梳子,除了脊背,其他全是牙齿。 

 

“自为”是怎样的呢,是这样——恺撒对大风大浪中的水手说:“镇静,有恺撒坐在你船上。” 

 

“自在”是怎样的呢,是这样——船翻了,恺撒和水手不见了。 

 

鹤立鸡群,不是好景观——岂非同时要看到许多鸡吗。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意浓

秋意浓

又到秋天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鼻炎治疗手册

  

2005年的十一,我在床上躺了一周,当时一场重感冒让我几乎毫无招架之力,所幸是研二刚开始,并无太大的学业压力,除了吃饭昏睡,就是下床写写论文。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绵延的重感冒最终化成了鼻炎,鼻子开始不通气,头昏脑胀,且日益严重。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感冒没有全好,所以继续吃了一段时间的感冒药,却发现症状越来越严重,这时候才意识到,是以前从未重视的鼻炎加重了。于是开始尝试用一些喷剂,喷剂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喷过之后,鼻子马上就通了,但当时的鼻炎来势汹汹,小小的喷剂根本不能抵抗凶猛的病毒,不到十分钟,马上又堵得死死的。

于是……

于是我经历了长达两个月的大学毕业之前最严重的鼻炎病症时期,那是东二舍留给我的最后的也是最阴冷残酷的印象。就是我整夜整夜地坐在东二舍的床上,不能睡,也睡不着,一躺下两边鼻子就会堵得死死的,而长久的用嘴呼吸,也势必将连环引发咽炎。我只能坐着,用有限的鼻腔通道呼吸宝贵的空气。对于我这种每晚10点必须睡觉的人来说,那段时间简直就是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困倦像潮水一样包围着我,我却不能躺下好好享受一整晚的好眠。

连续的失眠造成的是身体和精神上的迅速滑坡。

记得11月,有一次去西门外,豆子看见我吓了一大跳,说你最近是不是没睡好,眼睛都是青的。

我不是没睡好,是压根就没办法入睡。

对一个必须每天10点上床,且睡足8小时的人来说,失眠是什么概念,你知道么?

那会往往到了后半夜,就开始亢奋,要么索性爬起来写论文,要么看电影,到了天空发白,还能兴致勃勃抱着书去图书馆继续。

 

毕竟是年轻啊。

我现在想,倘若让现在的我试试连续几个晚上不睡觉,我大概是要发疯的。

 

这一切的噩梦止于2005年12月25日,圣诞节。

我在那一年的12月底到了北京,住在表姐家。她们家在顶层,暖气充盈着整个屋子。她们家有只小狗,叫小雨,每天四五点就会跳到我旁边挨着我,犬类高高的体温常常哄得我的胳膊暖暖的。就这样过了一周,折磨我两个月的鼻炎的症状,神奇地消失了。

那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也许困扰我的鼻炎,最主要的就是来自于两个原因,寒冷和潮湿。

 

但是得瑟了没多久,2006年春天,北京有一场范围很广的流行性感冒,我和优优那时候住在广安门,不幸中招。对北京的空气毫无防备的我们,得了一场前所未见的流感,并迅速引发了咽炎和鼻炎。半夜里我们俩咳嗽得死去活来,优优好死不死的还问我一句,我们两个不会客死异乡吧?

 

从那之后,每年春季一次秋季一次是必犯的,有时候冬季也少不了,被它折磨久了,我开始注意到引发鼻炎的几个因素,不外乎是感冒、换季、冷空气之类。而对付它的方法,基本的也差不多就这么几类:

1、戴口罩。因为受寒是鼻炎病毒的培养皿,也因此我养成了冬天戴口罩的习惯,基本上冬天只要不得感冒,戴上口罩是绝对不会引发鼻炎的;

2、喝姜茶。这个效果不明显,但是喝了反正也对肠胃有好处的;

3、烫脚。治感冒的好方法;

4、鼻炎康。半颗就见效,但是副作用是会想睡觉,所以白天不能喝,而且喝多了对身体没好处。有两年我是一有鼻炎的症状就吃半颗,吃2天就不吃了;

下面是最有效的三个方法:

5、慢跑。自从我办了健身卡,身体素质就有缓慢提升,鼻炎的犯病频率也由一年至少2次减少到了一年1次;

6、睡觉。这个是和sheldon在一起后发现的,哥们平时很少吃药,不管什么病,对付的方法就是一个——睡觉。睡足睡饱了以后,哥们的病往往都不治而愈。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神奇,到后来却发现这真的是个特别有效的办法。尤其鼻炎犯了以后头昏脑胀,做什么事都做不下去,这时候睡个一天,神清气爽;

7、冷水洗鼻子。这是上昆的当家花旦沈佚丽姐姐教我的方法,试了一年以后就开始出现成效,鼻子里面舒服多了,一旦犯起病来也好的特别快。

 

以上。虽然今年秋天因为小感冒的关系,鼻炎又复发了两天,但是相比于前几年,已经好了太多。就此记录下我迄今为止对抗鼻炎的过程,也静待我完全治愈的那一天。

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的。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心就如同这张面孔——卓别林

To 乌娜 

 

我的心就如同这张面孔, 

一半纯白,一半阴影。 

我可以选择让你看见, 

也可以坚持不让你看见, 

世界就像是个巨大的马戏团, 

它让你兴奋,却让我惶恐, 

因为我知道散场后永远是—— 

有限温存,无限辛酸。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便成为什么样的人

  

      卞之琳追求张充和的诗歌“百转千回都不能与你讲,水有愁,水自哀,水愿意载你”——这首诗打动了无数读者,只可惜没有打动它要打动的那个人,张充和认为卞之琳喜欢卖弄,流于肤浅。倒是人人都施以白眼的刘文典,充和很欣赏他的不羁。充和最沉溺的艺术是书法和昆曲,她说这两种艺术的极境,就是“隔”,书法的悬腕“心忘于笔,手忘于书”,昆曲的“演员和角色之间的悬隔”——我真的被这个女人迷倒了,她活在内心的藩篱里,隐于云端。然而她又活泼入世,社交丰富,之前看到过很多西方作品里自转不息的女性,但我第一次看到中国式,闺秀式的强大自我,很美。

      闺秀们并不骄矜,她们也不失传统女性的持家妇德——张兆和嫁了沈从文,对方一向活在精神小桃源里,世俗杂务得靠妻子,他还拒收兆和陪嫁,他的高姿态,要靠张允和多方筹措,勤俭持家才一点点补足。对此兆和一直保持缄默,直到编写从文文集的时候才略有微词。她承重的背影如此优雅。陈寅恪的太太唐筠,贵为台湾总督的后人,下嫁陈寅恪后,事事以丈夫为重,避居村野,为了给体弱的陈补身,还养羊挤奶。她们简直是能屈能伸,有次在《西南联大往事》里读到,杨步伟(是她么?),也就是校长夫人,身为留美医学家,因为没有教职安排,只能从事副业,好在她留学多年,擅长西点,居然摆起了蛋糕摊!

      我之前接触的假道学,太多,所以对很多传统的东西有点不信任。现在发现,那些东西,气质纯正的,是极美的。闺秀们基本都婚姻幸福,夫妻恩爱,儿女成才,而她们恪守的那个体系,就是国学里最好的那块东西。而且被营养了——人是这样,如果发乎内心,那么就是滋养,反之就是虚耗。

 

                                                                                                                               ——百合深渊《闺秀的气质》

 

      “人是这样,如果发乎内心,那么就是滋养,反之就是虚耗”。想起年轻时候看的一段话,大抵是说,人生最可怕的不是生老病死,而是美丽的主妇在做了几年主妇之后,脸上有恶狠狠的表情。

      我一直拿这段话来提醒我自己,若有一天我变得“恶狠狠”,变得抱怨我的家庭,我的丈夫,我的亲人,那么一定是什么地方不对了。生活是用来享受的,发乎内心才能得到滋养,这话说的一点没错。若像有些女子一样,苦痛不堪得强作贤妇,的确还不如做荡妇算了。

     叶老师讲过冯友兰年轻时去找蔡元培,推开校长室的门,便觉得一种“光风霁月”的气象。平和大气的内心,必是有光的。

分类:武装的倔强 | 评论:0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梵音】 郑愁予

云游了三千岁月 

终将云履脱在最西的峰上 

而门掩着 兽环有指音错落 

是谁归来 在前阶 

是谁沿着每颗星托钵归来 

乃闻一腔苍古的男声 

在引罄的丁零中响起 

 

反正已还山门 且迟些个进去 

且念一些渡 一些饮 一些啄 

且返身再观照 

那六乘以七的世界 

(啊 钟鼓 四十二字妙陀罗) 

首日的晚课在拈香中开始 

随木鱼游出舌底的莲花 

我的灵魂 

不即不离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萌翻全场

  

萌翻全场

演出结束,大幕拉开,演员们上前谢幕。

白先生笑着走上台,伸手拉起扮演武大郎的丑角演员阿发,碎步走到台前鞠躬。

瞬间萌翻全场。

分类:裙摆摇摇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春谁似我

  

终于过去的“全年最忙月”,和尚不算辜负的春光。

惊春谁似我惊春谁似我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要保持最低程度的潇洒(摘抄)

  

中国只有零零碎碎的莎士比亚。

乾隆时期的文字狱,主要和重要的文人都未受累。明朝文字狱才叫厉害,让文人不敢写,故晚明尽出小品。

艺术家知道什么该留下,什么该带走,死了算了。

大艺术家都有深厚的自我背景。

天才幼年只有信心,没有计划。天才第一特征乃是信心,信心就是快乐。

成也好,败也好,我们的阵地在书斋。

中国的公园,许多人在那里弄气功,抱住树,晃头。那是怕死,没有别的意思,穷凶极恶地怕死。

说到底,还是贵族出身有骨气。小市民一得势,如狼似虎,一倒霉,猫狗不如。

诽谤我的人,拔了我一根羽毛,插头上也不是,插尾巴上也不是,原来那是一根天鹅羽毛。

西方就有这样的好处,有《简爱》、《茶花女》、《少年维特之烦恼》这样的爱情教科书。中国,要么道德教训,要么淫书,要么帝王将相画,要么春宫图。

托尔斯泰说:忧来无方,窗外下雨,坐沙发,吃巧克力,读狄更斯,心

分类:八宝箱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逝去的江湖

  

有的人拍片子,会实实在在的给你讲一个故事,比如冯小刚;有的人拍片子,会给你造一个梦境,比如王家卫。


这个梦境不是人人都能得到催眠,于是,被催眠的人安然地享受了这个梦,未被催眠的人置身梦境之外,认为被欺骗了感情与金钱。


我清楚地还记得多少年前,第一次在家找到《东邪西毒》碟片的情形。


电影还可以这样拍,我当时想。


那叫一个黄沙漫天,那叫一个茕茕孑立。一个背影就道尽了武林的孤独。


后来我才知道,《东邪西毒》上映之初,票房惨淡到无以复加,被非武侠迷们骂,也被金庸武侠迷们骂,说这这这拍的什么东西,欧阳锋成了主角,还有个莫名其妙的盲剑客,黄药师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王家卫依然故我。


《花样年华》以后,王家卫开始被关注,再到《2046》,评价又是两个极端,爱看的说是《花样年华》的续篇,不爱看的说是导演拍了一堆镜头,然后抓阄拼凑到一起。


也许真像他在《一代宗师》里说的,火候不到,众口难调。


有个同学,看了《一代宗师》后气愤愤地说,梁朝伟怎么和章子怡打了一架就开始暧昧了,他不是还有老婆吗!他们为什么不去打日本人?


这……


我无法回答。


姑娘,你做梦的时候,梦里的情节,是可以深究的吗?


有人说张震的太莫名其妙,可是在我看来,《一代宗师》里张震的线索,是王家卫所有影片中,故事最完整、最有呼应的支线。否则你看,《东邪西毒》里的盲剑客,你看看《2046》里的鼓手、LULU,《重庆森林》和《堕落天使》干脆就分了两个故事;也有人说,《一代宗师》讲的是宫二,不是叶问,可是王家卫的叙事一向如此,不以戏份定主配,不然,你看看《阿飞正传》,刘德华可以说是后半部分的主角,《春光乍泄》后半部分变成了张震在推动整个故事,《2046》后面干脆换了一个时空场景……而《一代宗师》,张震同学饰演的一线天,从对日本人的暗杀,到亡命到香港,在香港摆脱桎梏,慢慢有了安身立命之地,开了理发店,又收了徒。这岂不是一个完整的线索?而且,张震的线索,完全可以再拍一个一线天番外篇,他有什么样的过去,又有什么样的情感经历,引人无限遐想。就好像古惑仔里,那些隐藏在香港街头的隐退的江湖大哥,在他们苍老的身形背后,是曾经的嚣张跋扈、刀光剑影、热血燃烧。


叶问带着咏春到了香港,开的不是武馆,而是工会,与宫二见了最后一面以后,叶问与曾经的武林彻底的告别,选择了在香港安然地传艺下去,这是他的眼前路。他说回头无岸,是因为曾经在大陆的武林时代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这场景与《东邪西毒》里有些相似,东邪西毒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欧阳锋只能选择远行。


“我踏出这一步的时候,我以为有一天我还会回来。想不到那次是最后一面,从此我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事,回头无岸。 ”


白老师的小说《游园惊梦》里,恰也有这么一种情绪。夜上海的纸醉金迷不再有,遥望那个遥远的大陆,都和那个时代一同离我远去了。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梦里不知身是客。


 


 

分类:武装的倔强 | 评论:0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6页/53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