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5
  • 总访问量:1704992
  • 开博时间:2004-03-09
  • 博客排名:第75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风吟烟雨楼

2019-01-16

三笑酱油

2019-01-16

helenxu122..

2019-01-16

粗手不烦

2019-01-16

阿莲1666

2019-01-15

冷艳孤影

2019-01-13

点玉

2019-01-09

清清淡淡ABC

2019-01-08

感觉乱了

2019-01-07

心依山

2019-01-05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为2019年开个篇吧

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是不是还有,欠债多了,脸皮就厚了的说法呢?

 

其实一直挺想写博的,实际上也有不少可写的素材,但,出于某些原因,我的博客就这样一天一天荒芜下去……曾想过要写下来的事件、感想,堆了一堆,最终成了身上一个又一个的虱子,既然抓不过来,就不抓了吧。

 

近一年比较悲催,围绕着一本手册和几个程序,翻来覆去地修改着。

 

我那么追求写生动、有趣、有意义的文字的人,却不得不每天对着这些看N遍都无法进入脑子的枯燥条文。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跟同一战壕上的经理(男)合作一直比较顺畅;而跟隔壁战壕的,已让无数人翻脸的女经理,也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虽然她经常提出一些前后互相矛盾的修改建议,但因我们始终以十足的耐心应对,她还没有给我们太多的难看。

 

我想,自己这辈子应该还真算挺幸运,挺顺利的吧,没遇到什么恶人,或什么特别难的事。

 

分类:天马行空 | 评论:3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当变幻时(校周年庆有感)

如果说,因为要备考而未能去参加本科就读学校的校庆,理由还算说得过去的话,那么,上周六,我没有任何非当天做不可的事,却没有去参加中师/大专就读学校的校庆,自己也觉得难以解释。

 

路程,时间,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想不想。

 

早在暑假时,中师同学群就将此事提上议题——可能因为是相隔十周年的大庆,学校方面早早就已经开始动作了;身兼同学、老乡,师弟多重身份的老白,也问过我几次,回不回去。我想自己就在本城,坐地铁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所以从来都不觉得这是件需要计划的事。

 

只是,神奇的是,越到临近,越觉得没劲,越没有回去的热情和动力。跟几个好朋友私底下聊,彼此都是这种感觉。虽然,我们对自己曾经挥洒过青春和热血的地方充满了回忆,充满了感情,然而周年大庆的热闹不属于我们,与我们毫无关系,反倒映衬出青春已逝的落寞来。我想象了一下自己站在全陌生或半陌生的人堆里,聊着不咸不淡的话,那种情状……让人想想就不寒而栗……一直觉得,一个人的孤独不可怕,可怕的是,站在人堆里而被孤独包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23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负隅顽抗的“老母亲”

一转眼,又是近一个月。

想写可写的事其实不少,但写博的心情却是起了又灭,灭了又起,最终还是直到今天才动手----因为收到一位博友的私信,再次感动有人惦记着我,注意到曾经活跃的我,已经沉寂了太久。

 

11月中,因为要备考,没回母校参加85周年校庆,看到刚成立的年级同学群里不断发出的照片,最大的感触便是,同学间见面便说的那句:“你还跟当年一个样,一点都没变”,那简直、完完全全就是睁眼说瞎话啊!之前还一度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挺年轻的,然而看了同龄人的照片,想想别人眼里,自己跟她们估计也是相差无几了,顿时一阵悲痛涌上心头……

 

给儿子看了几张他们的合照,请他发表看法。儿子很吃惊地说,这些都是跟你同年级的?看起来都不像是一辈人啊!有些二十多,有些三十多,有些四十多,有些五十多……我仔细再看看,可不是嘛……我要求也不高,看起来能像自己真实年龄就不错了。

 

偶尔在博客里,朋友圈里,看到同龄人自称“老母亲”,每次看到这一称谓,都有点心惊,一股说不出

分类:羽毛球,耶!羽毛球 | 评论:12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语症患者的自我恢复

再不更新,我的博,也快从日记,变成月记了。

 

这次应该是在并无外出的情况下,停博最久的一次吧。

 

过去,每天访问天涯N次,看博写博均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我以为会持续到永远的习惯,然而,像所有其它事物一样,很多你以为永远不会变的东西,说变,也就变了。

 

其实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事,一些我觉得应该记录的事,但是,却没有了写的冲动,颇有点得了失语症的感觉。

 

今天,终于有点空闲下来,写点东西,就当是失语症患者的自我恢复吧。

 

------------------------------------叙事的分隔线-------------------------------

 

11月15日晚,不想做饭,想等着牛魔王下班回来一起出去吃。

 

他回到家之后,却说自己不舒服,从下午两点左

分类:我和那口子的故事 | 评论:25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送,还是不送?广州好妈妈也为难了

 

 

之前说过,偶尔接到红孩儿主动打来的电话,但凡开场白是:妈妈,我跟你说件事哈……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咯噔一下,不知道他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了……又忘什么东西,丢什么东西了……

 

之前,他曾经试过把网球拍忘在车上,我们找到后连夜给他送过去了,怕他体育课马上要用(结果据他说,现在都没用过)。当时,我就威胁他,下次再有这种事,我们不会给他送了;

 

两周前的周日,刚下晚自习的他发现忘了带第二天一早升旗仪式必须穿的礼仪裤……

这里有一点小故事……那一周正好是夏装换秋装,老师之前在群里通知说已把秋装发给孩子们,从下周开始全部要求穿秋装。但是在洗他从学校带回来的衣服时,却没有发现秋装,红孩儿说,他没拿回来(因为他想不到新衣服要洗了才能穿)……

事已至此,也只能让他周一直接穿没洗过的衣服了。

 

但问题是,我并不知道秋装只发了上衣,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学校里有一整套新的秋季礼仪服,并不知道裤

分类:有儿常乐 | 评论:27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全广州排名前一百的父母

红孩儿周五回到家,吃饭时照例如召开记者招待会般,回答我们的一连串问题。

 

我问,现在你们宿舍同学聊天,会聊自己的父母什么的吗?有没有人觉得自己的父母特别好,或是特别凶,特别不好的?

 

记得刚开学不久时,他曾经说过,大家通过接家长们的来电,对几位家长似乎有过一番比较和看法。

譬如,有一位同学的妈妈,每次打电话都没有称呼,语气也很生硬,直接就一句:叫某某某来听电话!之后连个谢字都没有。有一次,她打过来,同学A接听时,被同学B恶作剧按断了,她再次打进来时,劈头盖脸就把再次接听电话的同学A

分类:有儿常乐 | 评论:14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救命的直觉

前两天下午,在走廊上巧遇一位孩子也刚刚上初中的同事。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们曾经就孩子的升学问题进行密切而广泛的交流。

 

最初,红孩儿跟她孩子Z同时拿到了G校的票,后来,红孩儿又拿到了现在这间Y校的票,我们权衡之下选择了后者,而Z同学因为没有再拿到其它更好的票,不得不选择了G校。

 

当时在做选择时,也曾经有过犹豫,也为一些声音而摇摆过。但现在想想,我内心始终是抗拒G校的,虽然坊间评论,这间学校比较适合理科好的男生,而且管理严格,成绩连年呈上升趋势,势头很猛……但是,我只要一想到那个第一次通知家长开会,就从晚上七点扯到十点半,第二次则从上午10点扯到1点多,巨能说的校长,一想到红孩儿今后三年,都将忍受这么一位校长的折磨,我就感到心都在滴血,一万个不乐意。

 

最终拒绝G的原因有很多,但我认为,我之所以会寻找出N个拒绝它的原因,起因还是来自于对校长本能的排斥。而有时这些本能的东西,恰恰就是最真实,最准确的。

 

听这

分类:天马行空 | 评论:10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得意不得意,都须尽欢

今年是本科就读学校建校85周年,中师及大专就读学校建校40周年,校庆时间分别在11月和12月。同时,今年也是我们大学毕业二十周年,所以,这段时间,时不时就有不同阶段的同学朋友微信来问:回去否?

 

由于就在本城,抬脚就能回去,所以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需要去计划的事,主要是看心情了。虽然当年的优等生,现在只混了个normal,一事无成,但是……没准normal已经是我人生的巅峰,这次再不回去,以后更不好意思回去了……想到这里,我想十有八九,应该还是会去凑凑热闹的吧。

 

本来,毕业二十周年,本科同学群几次有人提出应该聚聚的,毕竟,人生还有几个十年,二十年?奈何,如我和C同学这样的热情人士,现在也觉得无心无力去牵头组织了,所以,至今,快到年底了,还没有过任何行动。

 

上周末,宿舍群(当年我们宿舍是由三个不同班级的成员组成的)里有人说起十一月初就是校庆,加上毕业二十周年,是不是应该搞个大的聚会,建个年级群什么的。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15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借钱

10月9日,牛魔王陪我去医院拍完X光之后,已是五点多,决定不回家做饭了,就近找了家饭店吃。

 

刚坐下不久,发现有个未接来电,是初中同学DX打来的。

 

关于他,先后写过很多篇博文了。

 

到这年纪了,我想可以直接点了——简单扼要地说,在初中一年,中师三年里,我曾经对他是有过朦胧好感的。

 

后来我们失联了很多很多年,直到2016年,初中同学毕业25周年聚会前夕,他才重新回到大家的视线里(之前,连他当年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他的去向)。

 

之后从各种直接间接的渠道了解到,他现在过得不太如意。大概去年,他送侄子去外地上大学时路过,我曾经接待过他,请他一行三人和他的一位小学同学吃了顿饭(相关博文:相见不如怀念)。从种种迹象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18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爆粗

九月时,上司曾让我帮国内某知名大学的一位教授申请过我们公司的出入证,下周他马上又要过来,这次还要带多一两个博士生同来,需要再次申请出入证。

 

为这件事,上司建了一个小群。

 

平日里大家本就都属于斯文人(虽然上司经常在办公室里爆粗口),面对的又是大学教授级别的访客,自然更是彬彬有礼,每个人都是客客气气,张口您,闭口谢的。

 

今天下午,我把某教授提供的一张学生照片截图发在群里,说了句:这张照片好像像素不太够

 

还没等我把照片的具体要求打出来,这位教授飞快地回复了一句:我操!这样的像素还不够?

 

我立马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这风格转变得太快了吧?呃呃呃……

 

还没等我想好该怎么回应,那条信息又被火速撤回了……

 

分类:天马行空 | 评论:6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坏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昨天红孩儿回校前,很是忙乱了一会。

 

校车六点半开,六点多一点就得出门,而五点时,他还澡没洗,饭没吃,书包没收拾,衣服没装箱,要带去的厚被子也还没装好。

 

快五点半,我终于坐不住了,起身帮忙收拾他的衣服和被子。然后发现还差一条礼仪裤(要不是我发现,今天他又该被老师K了)。

 

之前好几次送孩子回校,牛魔王都不在家,都是我一个人张罗的,井然有序,从没这么忙乱过,怎么换他就成这样了呢。

 

后来他见我气急败坏的样子,还说,实在不行咱们就不坐校车,我送他回校好了,八点才出发,那时间就很充裕了。

 

我的天哪,他连儿子要八点回教室晚修都不知道!

 

打战一样地把他们父子俩送出门之后,我真是长出了一口气。

 

很庆幸红孩儿住校了,否则……以我这暴脾气,母慈子孝,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分类:有儿常乐 | 评论:4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感

因伤休假一周,感慨良多。

 

1、当你随时都可以睡觉的时候,就不想睡了。

 

2、很多时候,我们没有去做某件事,不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没有做这件事的心情或决心。

 

3、生病时,心理真的会特别脆弱,特别脆弱,特别脆弱……弱……弱……

 

4、前天晚上,牛魔王没回来,而婆婆的冠心病发作了两次,我撑着拐杖去给她倒水,拿药,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喘气,感觉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样子,很是吓人!可是她坚持不用去医院,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我俩老弱病残的,实在是凄凉。

 

5、最近,身边的朋友,唱吧的歌友,好几个身体抱恙。再次深感健康的重要,写博,唱歌,聊天,谈情说爱,都需要有一个健康的体魄。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22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病急乱投医

这次扭伤,最心急的人,自然是我妈。

 

开始前三天,每天都至少打两个电话,问怎么样了?消肿了吗?能走了吗?疼吗?用的什么药?等等等等,恨不得我立马就能站起来走路,去上班。 

 

在用红花油还是活络油的问题上,她很坚决地表示,要用红花油,比较有效果;活络油没有效果——可是,我有一个朋友强烈推荐黄道益的活络油,说那个效果非常好,恰好我家里也有。

 

于是我就主用红花油,偶尔用一两次活络油。

 

但妈妈还是心急火燎地,非要把家里一瓶之前别人给的私藏药酒给我寄过来。

 

一开始我说不用了,我这什么药都有,擦几天就好了——在我看来,我的脚所需要的只是时间。

 

结果她就索命连环call,不停念叨,要给我寄,说上次你大姐脚扭伤了,很久很久都好不了,后来擦了这种药酒,第二天就说不疼了云云。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18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什么是爱

人在生病的时候,心理总是特别脆弱的吧,人一脆弱呢,就容易感慨,就容易思绪万千。

 

我现在不算是生病,只是受了外伤。但是,这比生病还要恐怖,更容易思绪万千。

 

因为生病可能导致精神不振,犯困,头脑不清醒,没功夫去想任何需要烧脑的深奥问题。

 

然而我现在除了一只脚不能走,其它部位毫无问题,头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23 | 浏览:1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受伤了

10月5日晚七时许。

 

跟红孩儿一起拎了行李下楼,准备去朋友家跟她回合,坐她的车回广州。

 

我打头,红孩儿在后面跟着,跟我叨叨着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个世界,到底是最近才变得这么纷乱(因为他从九月份住校后,每天都看新闻台了),充满各种争斗、战火和硝烟,还是一直以来就如此?

 

前一天看了一条新闻,俄罗斯派军队到叙利亚杀了十万名恐怖分子,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不是比恐怖分子还恐怖吗?

 

只听他在后面说了句,叙利亚……然后,我就毫无征兆地,踏空了一级台阶,整个人连同手里的拉杆箱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当时还很天真地以为我马上就可以站起来继续走了,结果发现右脚完全不能动弹(想必是因为摔倒之前我完全没意识到危险,一点自我保护的本能反应都没有,所以才摔得那么严重),在地上坐了好几分钟,才慢慢开始感觉到剧痛,冷汗也下来了。

 

有了十年

分类:天马行空 | 评论:22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1页/18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