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1
  • 总访问量:1663882
  • 开博时间:2004-03-09
  • 博客排名:第79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天天笑ing

2017-04-26

海箫圻

2017-04-26

粗手不烦

2017-04-26

_忘记_

2017-04-26

三笑酱油

2017-04-25

水色阑珊

2017-04-25

无语20122012

2017-04-25

changyh081..

2017-04-25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红孩儿很忙

 

清明放假三天,红孩儿考了两个试,一是教育机构组织的360学能综合评定(据说六年级的这个测试成绩,可以成为民校招生时的参考);二是外研社举办的一个英语竞赛。

 

这个英语竞赛,是自愿报名的。当时我在家长群里看到老师发出的学生们填写的报名表(就是有同学填写父母职业时,两人都写“老板”那次),见没有红孩儿的,就问了一下他怎么没报?结果老师就直接把红孩儿找来,让他填表报名了……

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弱弱地问了句:他会不会很不乐意啊?

接着就收到家长群里,红孩儿发出的语音信息:很乐意……

我心想,怕是老师这么问,他不敢说不乐意吧。

 

但那天回到家,红孩儿居然第一时间跟我澄清,他那句“很乐意”并非迫不得已,他之前没报,是因为以为只有参加了外面的英语培训班的才可以报名。

 

不管怎么说,他居然肯去参加英语竞赛,已经是一大进步了。

前两周,得知他进入复赛了。

分类:有儿常乐 | 评论:18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冤得雪

上周五,跟刚进公司时的部门同事小聚。

 

在久远的2001年,我曾跟其中的几位男同事共处一室,每天各种段子和笑料不断,过着神仙般的快乐生活。现在回想起来,这应该是整个职业生涯,最开心快乐的一段时光了。而每次重聚,都感觉又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里。

 

上一次跟他们聚会,已经是2013年了,博客里有记。

那一次,我特别生气的是,T当众爆料说,他看过我和牛魔王用公司内网的聊天记录。

当时我真是对他失望透顶,也想不通他为什么做了这样的事,并且还要说出来,不觉得自己龌蹉、恶心?

所以,这次,当得知他要来时,我一度犹豫要不要去(虽然,作为核心且活跃的人物,他不来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后来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能因为有他在,我就不去见别的人吧。咱要有胸怀,有气度不是?

 

那天晚上,气氛很好,很热烈。大家都比较无所顾忌,甚至可以说是放肆。毕竟,都是熟透了的中年男女了。

 

分类:往事如风 | 评论:16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个小段子

段子一,来自每次路过,都必须跟我打一番嘴仗才会走的H(在通知我周末有个小聚会之后):

 

如果你想一个人开心,那就做梦;

如果你想一家人开心,那就做饭;

如果你想一群人开心,那就做东;

 

我一边听,一边赞许地点头。

 

然后,他继续:如果你想两个人开心……该做什么……,我就不说了哈。

……

这家伙,直接给他翻个大白眼了。

 

 

段子二。

昨晚,打完球,一身运动装束回到家。

牛魔王好像第一次见似的,热情地跑上来,对我上下打量一番,说:看看,咱老婆,这身打扮,那真叫一个英姿飒爽!

我白他一眼:又不是第一次见,至于吗?

 

没想到,还真至于……

临睡前,人家又在那表白:别说,老婆把头发一扎,穿套运动服,看起来就跟二十多似的…

分类:我和那口子的故事 | 评论:24 | 浏览: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好的爱

啊,好久没写博文了。

 

说了要争取不评判别人,自夸又夸得差不多了,也没啥旧可再怀……日常生活吧,又平淡如水……还有啥可写的呢?真是好生为难啊……吼吼吼吼

 

还是自夸吧,这个我比较擅长,信手拈来。。。。。

 

最近心情比较平和,不长痘,不上火,能吃能睡……还不长胖。

当然,原因是,我打着“陪”牛魔王减肥的旗号,每天散步一小时,步行4公里左右。明明是自己也受益的事,我非要说成是为了他——然后就标榜,你上哪找那么好的老婆啊!哪个老婆会自己不用减肥的情况下,还陪老公来减肥的啊!哈哈哈

 

跟婆婆的相处,继续维持“目中无人”模式。

 

如果要在:

A、两人都不开心;

B、她开心,我不开心;

C、她不开心,我开心。

以上三者之间选择,我毫不犹豫地选择C。

你说能不能两人都开心?对不起,没

分类:有儿常乐 | 评论:26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评判

好吧,我承认,上一篇,确实不太厚道。

 

我又犯了90%的人都会犯的错误,认为自己付出的都是真爱,别人都是狗男女——这也是一年前我自己某篇博文的标题。

 

前几天,看了严歌苓的《补玉山居》,这部小说以一家民俗客栈为背景,写了四对男女的故事:

一位美到搅乱了整个军营,并让一名战士无辜冤死的女军医和意志力惊人,却依然无法抗拒女军医诱惑的男连长;

一位曾经叱咤风云,却因车祸高位截瘫的亿万富翁,和相貌平凡普通的全国散打冠军女保镖;

一对老年精神病患者;

还有一对制毒贩毒的夫妻。

 

都不是寻常人。而最让我动容的是,作者对笔下每个人物的理解、仁慈和包容。

 

我想,我也该学着理解、仁慈、和包容一点了。

 

不轻易评判别人(Don't judge) 。

 

此后省略三千字……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24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一个卦

翻查了一下往年同期的博文,似乎,每年清明之后,都有很多很多可写的。

 

今年本来也不例外的。听了不少八卦事,也亲历了一些事。但,好像没有了写的欲望。

也许,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心情低落,不想说话。

 

但,更不想做事。。。。。

两害相权取其轻,那,我还是说说听来的八卦吧:)

 

一个堂哥,公务员,目前是小镇一小单位一把手。

老婆长得挺漂亮,至少看着很舒服,为人也伶俐。

嫁给他时,他一无所有,还是个临时工。

两人生有一女,十几岁了。

随着他仕途的越来越顺,也许女人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

 

听说,前年,还没开放二胎时,她曾经偷偷地怀过一个孩子。七个月时,确定是女孩,于是去做引产手术。

结果,孩子半天也没被“引”下来,于是剖腹取出(可能是再不下来,就要危及产妇的生命了吧)。

这故事听得我,简直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36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车情结

去年的年假还剩两天,按照公司规定,必须在三月底之前休完。恰巧今年妈妈的生日落在月底,且跟清明假期相连,于是早早就预谋把剩余的假期留到最后两天。

 

先前跟项目经理提及时,他对于那么多中国同事都还有上一年度的假期没休,表示很不可思议。因为他当年的假期肯定当年就休完了,而且,由于在他本国时,每年有三十个工作日的年假,现在减少了十天,更觉得假期少得没法安排,岂有留到下一年的可能!

 

对比公司的中外高层领导,风格真是截然不同!外方领导从来都是该休假就休假,假期一天也不会贡献给公司。而中方领导,别说最高层了,连个别中层,都是N年没有休过一次年假的。公司真的这么离不开他们吗?离开他们就不转了?显然不是,真的搞不懂这是什么传统,什么思维,也不知道他们的家人都怎么过的。

 

反正,每次听谁说,想休假不能休,走不开,我就很庆幸自己只是个江湖废人,说走就走,呵呵。

 

由于这次回家的时间较长,而红孩儿不但要上学,三天假期里居然有两场

分类:往事如风 | 评论:33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经官能症”及“人格分裂症”双重病患者

好久没有写唱吧的事了。

 

昨天跟朋友说起,自己实在是太懒,完全的不务正业,其实蛮惭愧的。

对方却说,你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啊。

她这么一说,我马上就又释然了,好像又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务正业了。

确实,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很难一直在那呆两年半而热情不减吧。

有多少人,来了又走,一拨又一拨的。就如天涯一样。大浪淘沙,最后能剩下来一直陪伴左右的,也不过是寥寥数个而已。

 

前段时间关注了一个女歌友。声音跟我颇有些类似,属于低沉的女中音,从她的歌序和歌声来看,似乎有些故事,听起来挺有味道的。

有段时间,她因为嗓子不舒服,很久都不能唱歌,但可能又不甘寂寞,就断续发了好些库存出来,并一再表示大家不用送礼,听听就好。

其实评论本就是没话找话说嘛,所以我随便回复了一句:发库存也没什么啊,反正都是没有发过的。

结果她反应很大,连连说自己好笨,之前都不知道原来“库存”指的是没有发过的歌曲,她现在发的其实都是以前

分类:天马行空 | 评论:19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被睡服了吗?

看电影《驴得水》,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幕,是铜匠不愿意配合学校,扮演那不存在的“吕得水”老师,然后女教师张一曼沉着而霸气地走上前,对校长说:你出去,我来睡服他。

 

然后……铜匠就被睡服了。

 

作为一名资深的睡眠爱好者,我觉得很多东西确实都是可以被睡服的。一睡治百病,一睡解千愁,这个真的可以有。

不夸张地说,睡眠就是我的第二生命。但凡哪天没睡好,没睡够,第二天铁定就跟没了半条命一样。

 

这不,前两天感冒发烧,我没打针没吃药,只蒙头昏睡了十五小时,就被我硬生生给睡服了。

身边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问我烧到几度?居然可以不吃药?

最高烧到几度我真不知道,只知道睡了几小时,感觉烧退了不少之后,量出的温度是38。

然而再一睡醒来,我就又是一条好汉了。

 

前段时间跟老白闲聊,不知说起啥,他跟了句:找到你这样的人做老婆真好。

嗯,男人嘛,老婆都

分类:天马行空 | 评论:25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千万不要让牛魔王知道!

突如其来地遭遇了N年不遇的重感冒,头昏脑重,浑身酸痛,什么也不想做。

 

于是,决定写写前几天的一些感受。

 

培训是周五下午结束,而我特地订了周六的机票,因为北京的闺蜜邀我去她家住一晚,叙叙旧。

 

她在地铁口接上我,到她家时,已经六点多了。

 

她老公因为单位效益不好,两年前就听她说员工从几千人裁到只剩十分之一了。所以,他基本不用回公司,每天过着晨昏颠倒的生活。

 

然而回到家,一副灶冷锅冷的景象,连菜都是闺蜜顺路买回来的,做饭时,他连下手都不打。闺蜜淡定从容地慢慢做着饭,吃上饭时,已经快八点了。

洗碗擦灶台,拖厨房,依然是闺蜜的事。

 

不到十点,他跟我打了个招呼,说明天要送儿子去上兴趣班(因为闺蜜要送我去机场),所以他先上楼睡觉了。

 

第二天,我和闺蜜、她儿子三人齐

分类:我和那口子的故事 | 评论:18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穷养富养都不如用爱养

前天晚上,正在小区散步,突然听到后方传来清晰有力的一句怒骂声:去你妈的B!

 

我一惊,本能地回头看了一眼,但马上又转回来了,装作没看见。

 

因为,骂人那位居然是曾经的一位同事,现在也住我们小区,而被骂的,是她女儿,正啜泣着。

 

我想,前同事应该不会想在这样的时候,被熟人撞见吧,所以,我装看不见,听不见,应该是最明智的。

我甚至加快了脚步,希望她没有看到前面是我,好让双方不要那么尴尬。

当时真有如芒刺在背,好像是自己震怒失控的样子被别人看到了一样,浑身发热。

 

之所以震惊,还有一个原因,是那位同事之前给我的感觉一直是性情非常温和的,完全没想到她会对自己的女儿爆这样的粗口。

 

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吧。

就如,在年少的我心目中,接近完美的,温和友善的爸爸,也偶尔会对妈妈爆粗口。而每当那时候,我的心都难过得要爆炸。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45 | 浏览:2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花公子与出差

上周在北京培训一周,与两年前同一地点,也几乎是同一时间。

且好玩的是,这次培训机会是抛硬币得来的,搞笑吧。

 

刚在洗澡时,突然灵光一闪(莫非洗澡时特别适合思考?这种情况发生N次了)想起关于出差与“男女之事”之间的某些关联,觉得有点意思,赶紧连夜写下来。

 

记得以前没出差机会的时候,特别羡慕那些经常出差的朋友或同事,做梦都想自己也能有这样的机会。

所以,第一次出差新疆时,别提有多兴奋了。整个过程都在博客里做了详尽的记录。

第二次出差,就是两年前去北京。虽然之前自己去过两次北京,但,由于是第一次到外地培训,而且长达两周,所以依然是很兴奋和期待的。

而这次,所有的情绪都大打折扣。甚至暗暗遗憾——哎,又是北京!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34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主家也没余粮,只有狗粮

 

刚才在点玉那看到她跟她家猴兄秀恩爱撒狗粮的事,也想起自己跟牛魔王的一些趣事。

 

“要背背”应该是情侣之间最喜欢玩的把戏之一吧。

 

记得俺还是单身狗的时候,最让我羡慕的就是别的女孩撒娇让男朋友背的情景。也曾一度纳闷,为什么那么多女孩都跟我一样,喜欢来这手呢?许是因为,这能让人回到小时候,靠在爸爸宽厚的背上那种特别安全,特别踏实,好像拥有了全世界的感觉吧。

 

所以,哼哼!等到咱也有男朋友的时候,还能放过他吗?!自然是一言不合就“要背背”。

 

十六年前,牛魔王第一次去我家过年。

有次在河边散步时,见四下无人,我又要背背。

但牛魔王却史无前例地提出了一个新玩法:先猜拳,输者背,而且,背的步数每次按倍数增长。比如,第一次输,背2步,第二次4,第三次8……

我心想,反正猜拳,大家输赢的几率是一样的,何惧之有?

但我忽略了一个事

分类:我和那口子的故事 | 评论:31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越不来领红包我越要发红包

 

 

上午收到某关注的基金公司推送的文章,标题:你越不来领红包我越要发红包。

不禁哑然失笑。

 

说起来,微信红包也是经历了一段曲折的发展历程的。

 

据推算,微信红包应该出现在2014吧(因我是2013年开始用微信的)。

 

最初,大家都不知“红包”为何物,偶尔有走在时代前沿的人在群里甩出那么个奇怪的物件,大家就像现在看朋友圈里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海浪般的广告一样,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在心里嘀咕几句:

这都是啥啊?——红包?

天上会掉馅饼吗?——不会。

万一掉了呢?——掉了也不会砸我头上吧!

要真砸我头上了呢?——那也不知道咋用啊!

 

总之,稳妥起见,还是不要碰。

 

所以,那时曾经有红包,放到过期还没人抢。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24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喝了一袋洗衣粉

上周五晚,做了个好奇怪的梦。

 

我回到毕业后第一个工作单位,那间曾经住过的宿舍,然后打电话给当年一起分配来的两位女同事,想跟她们一起吃个饭,叙叙旧。她们俩,其中一个比我晚一两年也辞职走了,另一个还在那个单位。

 

结果,她们俩都拒绝了。已辞职那位说,她后来跟单位大多数人关系都搞得很僵了,不想再回去;另一位,我不记得她怎么说的,总之,也是不来了。

 

对于这个结果,我有点失落,但似乎也在预料之中。毕竟,我们很多年都没有联系了,当年再怎么亲密,也已经是过眼云烟。况且,我们不过是因为同一批分进来,才显得稍微亲近一些,说到底,也就是同事,并没有投契到特别的程度。

 

对于梦的这一部分,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我觉得很好理解。对于旧情的一种怀念,失去朋友的一种落寞。

 

然而接下来的部分,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她们都说不来之后,我还没走,继续呆在我曾住过,而如今是别人宿舍的地方。我看到

分类:天马行空 | 评论:27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1页/16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