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的花香

兰珊的博客ShanLan’sBlogEmail:greensun0608@qq.com本博客部分文字已发表于文学期刊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63696
  • 开博时间:2005-10-14
  • 博客排名:第356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西海岸

分类:如梦令 | 评论:5 | 浏览:9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归





  又一次,飞机掠过了国际日期变更线,带我来到北美。钟点做加法,日子做减法,到达时间在出发时间之前,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我想起了美国人爱读的科幻小说,《时间旅行者的妻子》(The Time Traveler's Wife)。隐约觉得,我的飞行,仿佛是穿越时光的梦幻旅程的小小演习。
  就这么回来了,前些天的北京和长沙之旅的温度仍然留在我的心里。奥运会之后的北京变成了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只觉得告别那个京味十足的皇城根还没有几日,再见到这座京城的时候,我竟然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触。在北大听东方文学的课,难得有闲,我与昔日的同窗好友携手共游北京的博物馆。古代文人的书画笔墨,精细的青白瓷器,庄重的青铜饕餮,又将我带回了关于北中国的历史记忆里。习惯了学校的我,对于书本中记载过的历史似乎更加熟悉,然而,面对这座城市的高楼大厦,聆听着车水马龙的喧嚣与来自五湖四海的市声,我印象中的京味就变得淡了,而历史的光与色,也在默默淡去。我并未失望,我却开始兴奋了。比起值得骄傲的传统,我更期待看到属于这个城市的新气象。我知道,明天,未来,我会看到。长沙,我从车窗里品尝了这个城市的夜色,毛家菜的飘香,和湘江的水气。长沙的夜是精彩的,五色五味,乱人眼目,让我的感官为之激动。一起为英语Summer Camp工作的小姑娘对我说,让她感到自豪的湖南,有着敢为天下先的媒体文化。这是我所接触到的今天的长沙。逃开了不夜城的烟火,我选了个清晨前去湖南大学,探访古老的岳麓书院。青山掩映之下,这座理学与经学的宗庙仍然散发出浓浓的书卷气。秀丽的亭台楼阁,青砖石瓦的院落,那
分类:水风散 | 评论:4 | 浏览:9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卷书

《五卷书》梵文:पञ्चतन्त्र;英文:Panchatantra




(季羡林先生去世的那一天,我刚好在北大旁听东方文学。一位老师谈到《沙恭达罗》、《五卷书》、《罗摩衍那》等书的翻译。那时,我还没听到当日的新闻,却忍不住小声地问坐在旁边的朋友:季老先生以后还会有讲座吗?第二天,我想了想,季羡林的一生,的确是做了许多他真正想做的事。这么一想,我也就并不觉得悲伤了。--legendsinger)

《五卷书》(转载zz)
黄宝生:“《五卷书》在世界故事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它曾经通过《卡里来和笛木乃》周游世界。早在六世纪,波斯一位名叫白尔才的医生奉国王艾努·施尔旺(531—579年在位)之命,将《五卷书》译成巴列维语(中古波斯语)。这个巴列维语译本早已失传,但根据这个译本转译的六世纪下半叶的古叙利亚语译本(残本)和八世纪中叶的阿拉伯语译本得以留存。这三种译本的书名都叫做《卡里来和笛木乃》。”(季羡林主编《印度古代文学史》第314页)

季羡林:“在国外,通过了六世纪译成的一个帕荷里维语的本子,《五卷书》传到了欧洲和阿拉伯国家。……在一九一四年,有人算过一笔账:《五卷书》共译成了十五种印度语言、十五种其他亚洲语言、两种非洲语言、二十二种欧洲语言。而且很多语言还并不是只有一个译本,英文、德文、法文都有十种以上的本子。”(季羡林《五卷书·译本序》,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
分类:首日封 | 评论:5 | 浏览:1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Osaka, sweet night







May 7th 2009
分类:首日封 | 评论:7 | 浏览:1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触摸飞鸟的影子

我常常触摸飞鸟的影子,却从未找到它们歇脚的那一片绿洲。
这个世界上,许多人行走,追寻,或者书写,或者从不记录。他们的生命音符却从未消逝,只是欢跃地淌在时间的洪流里。逝水的声音悄然经过我的脚前。
当记忆的水花积蓄成为海洋,物质所栖居的陆地就显得渺小了。
我是一棵树,栖居在自己的妄想里。
飞鸟也许从未来过。不是夏天在窗前唱歌的飞鸟,我没有看到莎丽般绚烂的翎毛。
山气日夕佳,采菊隐者等候的飞鸟尚未归来。
也不是高飞远翥的那一群,孤云去了,留下独坐的诗人为盼。
我是一棵树,我有些寂寞,期待被写进书里。我不想变成一页纸,却想生长成一个故事。
终于有一天,故事的幻影在我身上筑了巢。
在它们飘落以前,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讲述。
分类:水风散 | 评论:2 | 浏览:7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花瓷:我不是易碎品

稍小一些年纪的时候,别人看我是贵重的宝物,我也以为自己真的是个瓷娃娃,掉在地上就会碎得一塌糊涂。
没想到我完全错了。大地并不可怕,我被摔打了来回,却还好好的。我有些惊讶,却发觉自己好结实。生命的韧性这么强,常常都超出想象。
如果我是瓷器,恐怕是不会碎的那一种。所谓的伤痕,所谓的裂缝,就自顾自地绽放为青色花。它们很淡然。只是静静地开着。
感谢神。让我经历这些,好让我更明白自己。
原来我真的不是易碎品。在水里火里,风里雨里,都没关系。
  


  
分类:水风散 | 评论:7 | 浏览:10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Chicago: Windy City

  

  
  

  
  
分类:首日封 | 评论:9 | 浏览:10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Boston: The Freedom Trail



  
  

  
  

  
  
分类:首日封 | 评论:4 | 浏览:8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闻一多:祈祷 (转载zz)

  (“请告诉我这民族的伟大,轻轻的告诉我,不要喧哗!”闻一多的诗句,像是我今日的心情。--legendsinger)
  
  祈祷
  
  请告诉我谁是中国人,
  启示我,如何把记忆抱紧;
  请告诉我这民族的伟大,
  轻轻的告诉我,不要喧哗!
  
  请告诉我谁是中国人,
  谁的心里有尧舜的心,
  谁的血是荆轲聂政的血,
  谁是神农黄帝的遗孽。
  
  告诉我那智慧来得离奇,
  说是河马献来的馈礼;
  还告诉我这歌声的节奏,
  原是九苞凤凰的传授。
  
  请告诉我戈壁的沉默,
  和五岳的庄严?又告诉我
  泰山的石霤还滴着忍耐,
  大江黄河又流着和谐?
  
  再告诉我,那一滴清泪
  是孔子吊唁死麟的伤悲?
  那狂笑也得告诉我才好,——
  庄周,淳于髡,东方朔的笑。
  
  请告诉我谁是中国人,
  启示我,如何把记忆抱紧;
  请告诉我这民族的伟大,
  轻轻的告诉我,不要喧哗!
  
  注:闻一多(1899-1946),名亦多,字友三,亦字友山,家族排行叫家骅。后改名多,又改名一多。
分类:捡石子 | 评论:5 | 浏览:1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I have a dream 梦想

  I have a dream. I may not have it spoken out, but it always rests heavy on my mind. I can see its image, even though its beautiful color is out of this world.
  
  Just like the wind, just like the snow, its lightness shed light on me. My heart was touched by the very moment. However, believe it or not, my dream lives in the real world.
  
  It is strong, although I am weak. It is joyful, even during my sad times. It has much to do with freedom, peace, and courage to love. I am too blind to see it, yet, I dream of it every day.



  
  My friends, never give up on your dreams. Never, never, never give up.
分类:水风散 | 评论:13 | 浏览:2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庸 Jin Yong in English

(兰虽然从小就喜欢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也算是看着影视中的金庸故事长大的,如今,却还是惊讶于金庸在海外华人中深广的影响。有华人处,就有金庸小说的影子,此言绝对不虚。对第一、第二代华人移民来说,金庸的剑客侠女传说紧紧系着他们心中的文化乡愁;对许多亚裔欧美人以及亚洲国家的华人后代来说,金庸笔下的江湖奇想对他们的吸引力,则相似于欧美影视中的现代神话史诗对于新一代年轻人的感召力。传统被解缚之后,文化便自觉地寻找新的自我认知,新传统就这样应运而生。现代武侠,在世界的华语文学里,也像是这样的文化寓言。并且,在武侠上,金庸又是别人比不得的。华山论剑,只争第一,不记第二。有这个影响的,似乎只能是金庸。这个使得“有华人处,便有武侠”的人,是金庸,便不是古龙、黄易、梁羽生、卧龙生、温瑞安、萧逸,或者别的谁。--legendsinger)




Picture:Cover of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Book and the Sword" published by th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 2005

  Jin Yong in English (转载zz)
  
  In the last few years, Jin Yong's novels have been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The books currently available are:
分类:捡石子 | 评论:6 | 浏览:10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Ovid 奥维德

(谁是奥维德?也许我认得他,如果那些断简残篇,真是他所写下的。他的书,除了记录神话,便是谈论爱情。这样的文体,在当时的罗马,应该是不合音乐的。不过,他仍然被称作诗人。
也许,我认得很多作者。或者,我认识的只是那些书,只是那些文字罢了。--legendsinger)

  奥维德(转载zz)
(Publius Ovidius Naso,20 March 43 BC – AD 17 or 18),古罗马诗人,与贺拉斯、卡图鲁斯和维吉尔齐名。代表作有《变形记》,《爱的艺术》和《爱情三论》。


  作品:
  
  Amores,《爱情三论》五卷
  Heroides 或 Epistulae Heroidum,《女杰书简》,二十一封书信
  Ars armatoria,《爱的艺术》或《爱经》三卷
  Remedium Amoris,一卷
  Medicamina Faciei Feminae,现存一百行
  Medea,现已失传
  Metamorphoses,《变形记》,15卷
  Fasti,六卷
  Tristia,《哀怨集》一卷
  Epistulae ex Ponto,四卷
  Ibis,诗一首




Photo: Ovid's statue in Constanţa/Tomis, the city where he died
(Sourse: Wikipedia)
分类:捡石子 | 评论:0 | 浏览:1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沈红: 湿湿的想念

(这些日子我认识了一些正在研究中国少数民族文化的访问学者。不少人在做云南和湘西的研究。而苗族、瑶族、土家族都是备受关注的。我在念大学的时候曾经去过湘西,也曾经喜欢读沈从文的文章。虽然当时的那个文学女青年,现在已经把关注的兴趣转移到民族志和人类学的方面了,然而,那秀美的水边风景,那动人心弦的文字,总让我深深怀念。--legendsinger)




Photo taken in Phoenix Town by: legendsinger

湿湿的想念──写给爷爷(转载zz)

沈红


  七十年前,爷爷沿着一条沅水,走出山外,走进那所无法毕业的人生学校,读那本未必都能看懂的大书。后来,因为肚子的困窘和头脑的困惑,他也写了许多本未必都能看得懂的小书大书,里面有许多很美的文字和用文字作的很美的画卷,这些文字与画托举的永远是一个沅水边形成的理想或梦想。七十年后,我第一次跑到湘西山地,寻回到沅水上游的沱江边,寻找爷爷一生都离不开的故
分类:捡石子 | 评论:2 | 浏览:19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East-West Center 东西中心



  
  我喜欢住在东西中心,透过窗子,看城市,看绿的山,看蓝的海。我在十二楼。


分类:首日封 | 评论:2 | 浏览:8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吧,朋友

有些事,说起来话就长了。
我的方式常常是往事略去千万言,一切尽在不言中。
也许,我在偷懒。
我的忘年交朋友,文森特先生,是个言语比思维还要来得敏捷的人。起初,我是在一次中国学会的聚会上认识了他,随后我们又常常遇见,就问声好,就一起讨论些思想和文化的话题。
文森特去过中国,曾经在华东师大的历史系任教了一段时间,他对中国学的兴致至今不减。不仅是中国,他还去过亚洲、欧洲的不少国家,最让我佩服的是,他是个语言的天才。希腊语、拉丁文、法语、德文、斯拉夫语、中文、日语、越南语,等等,他都或多或少懂得一些。打开他的网站,他看到不同语言,就能读出来,就能即刻翻译出来。也就因着学语言的关系,他对这许许多多不同的文化发生了兴趣,其中,尤其偏好亚洲文明。我是知道自己的,我对第二第三外语的热情总归是及不上对第一语言的牵念的。中文是中文,其他便是其他。因为这个缘故,我就更羡慕他。
或许他看出我在偷懒,就批评我说,学语言不能总是彬彬有礼,要敢于跟人争论,敢于提出自己的意见。除了多说,多说,多说之外,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提高对一门语言的运用能力的了。直言
分类:水风散 | 评论:9 | 浏览:8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2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