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7
  • 总访问量:1170533
  • 开博时间:2004-03-08
  • 博客排名:第130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19

                     19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孤独一人,像个游魂似的出现在网络上,听着空中补给乐队的《与爱绝缘》,在黑暗中摸索前行,有如在弯曲的隧道里看不到一点光明。

      十几年前上网,还是一种小众行为,文青扎堆,什么都缺,就不缺才子。我担任了网上社区家乡版块的版主,起五更爬半夜盯贼一样照看版子,当亲生姑娘似的爱护着,生怕一不留神让人糟蹋了还没处说理。网上有类人纯粹就是造粪机,怎么恶心怎么来,不过我还是由衷喜爱网络的自由表达和信息共享,它原本也是因此而诞生的,三观已毁,请祖国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17

17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坦克又找到了我妹妹。嘴馋逼浪,早晚上当,两个人勾勾搭搭、明里暗里保持联系,谭炣查到的网上聊天记录,正是他们两个。我妹妹以为,谭炣死后,她就可以和坦克重续旧情、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她觉得谭家人的阻挠毫无道理,以为现在真的是穷人的天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却不料人家穿着皮鞋不嫌麻烦,专踩她脚。谭炣的家人不冲她来,满世界找人要给坦克松松皮子,把坦克吓得跑到外地再不敢露面。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担当,谁都有自己承受不了的压力。

      我妹妹从谭家净身出户,暂时搬到我这里住。有一天我上厕所,推开门差点被呛死,满屋全是烟,白色马桶熏得焦黄,显然是我妹妹在这儿刚烧过东西。

      我打开窗户,烟雾旋着卷儿从铝合金护栏的宽阔缝隙中蹿出去。妹妹倚着护栏,凝视窗外。这幅画面很像电影《绝代艳后》的结尾:男人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16

               16

 

      谭炣死了。

      倒霉孩子从小到大别提有多坎坷,上个学把脚崴了,踢个球把牙磕掉半拉,参加工作发现排尿不畅,肾积水,当成膀胱癌治了半年,后来人家大夫说是肚子上板油太厚压迫了尿路造成的,腰子都快给治废了告诉他没事。

      邻居说,谭炣跳楼之前,放了一晚上音响,有个女声反复在唱我们这里还忧郁,他就是得忧郁症死的。得了这种病的人,活着没有一点滋味,见不了光、听不了大动静,锥心裂骨、坐卧不宁,真的是生不如死。

      单位里给谭炣举办了追悼会,同事朋友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15

                    15

 

       八个人在小屋里分成四班,每班六小时,开始修理轮训谭大少。每班有两个陌生人审他,窗户糊上报纸,眼前的强光灯直射着他脸,看他打瞌睡就突然对他大吼,后来嫌喊得太累,找来一只铜锣贴在耳朵边上用力敲。昼夜不停讯问,甚至连上厕所的时间也不放过,大便的时候脸对脸,蹲在对面给他讲监狱里边犯人是怎么修理犯人的,以及为人夫为人子应该如何孝敬亲人爱怜同志,牺牲你一个、幸福一大群。

      刚开始没多久,谭炣就想给组织的人跪下,向组织求饶。后来又琢磨着自己能扛过去,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还是嘴严点好。同事朋友弟兄们都在外面,还不知道情况,知道了随便活动活动,不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14

                        14

 

      许多人认为,要赢得他人的忠诚,最好的办法是给其恩惠。其实,这是对人性的误解。在现实中,真正对你忠诚的,都是曾经给过你恩惠的人。(摘自《谁是最忠诚的人》)

      谭炣的顶头上司以前是煤炭运销公司的业务员,至多算一土财主式的小混混,后来通过关系巴上了某位大领导,摇身一变成了公务员,空降到谭炣他们单位担任个小头目,正管着谭炣。

      他们俩天生犯相、见面就堵,外表看着一团和气,心里都存着劲儿。其实也就是俩孩子,都年轻,互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6页/63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