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清澈和深沉的湖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8674
  • 开博时间:2004-03-08
  • 博客排名:第23331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陶渊明:归田园居(其一)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
  户庭无杂尘,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沃尔特·惠特曼:《在那永远摇荡着的摇篮里》

从前,在巴曼诺克
当紫丁香的芬芳在空中缭绕、五月的草在生长的时候,
在这海岸上某处的荆棘丛中,
有两位来自阿拉巴马的客人,双宿双飞。
还有小巢和四枚浅绿色带棕色斑点的小蛋,
每天雄鸟在近处来回飞翔,
每天雌鸟伏在她的窝里,悄悄地眨着晶亮的双眼,
每天我—— 一个好奇的男孩,从不过于接近,从不打扰它们,
小心的窥伺着,琢磨着,解释着这些情景。
照耀吧!照耀吧!照耀吧!
把你的温暖泼下,伟大的太阳!
让我们一起暴晒、我们俩。

我们俩在一起呀!
风吹向南方,风吹向北方。
白天白了,黑夜黑了,
故乡,从故乡来的河流与山岗,
一直在歌唱,忘记了时光,
而我们总是在一起,我们俩。

直到突然之间,她大概被杀害了,但她的伙伴并不知道,
一天上午,那只雌鸟没有伏在窝里,
下午也没有回来,第二天仍没有回来,
接着再也没有出现。

随后的整个夏天,在海涛声中,
晚上天气平静时在皎洁的月光下,
海面波翻浪涌,
或者白天,从一个荆棘丛飞向另一个荆棘丛,
我不时看见和听到剩下的那只雄鸟
那个来自阿拉巴马的孤独的客人。

吹吧,吹吧,吹吧!
海风啊,沿着巴曼诺克的海岸;
我等着,等着,直到你把我的伙伴吹回到身边!

是的,当星星闪闪发亮的时候,
整个夜晚,在那长满苔藓的木桩上,
几乎就在砰砰拍击的浪涛中,
停栖着那个孤独而奇妙的催人泪下的歌手。

他呼叫着他的伙伴,
倾诉着只有我才能了解的心绪。
……抚爱着,抚爱着,抚爱着!
紧跟着后浪抚爱着前浪,
后面又一个浪头出现,拥抱,拍打,一个接一个,
但是我的爱人不来抚爱我,不会来抚爱我了。

月亮低悬,它升得很晚,
它姗姗慢行,我想它是背着爱的重负,爱的重负。

哦,海浪疯狂地向陆地冲来,
满怀着爱,满怀着爱。

啊,黑夜,莫非我看见了我的爱人在海涛中翻飞?
我看见的白浪中那小小的黑色东西是什么呢?

大声些!大声些!大声些!
我大声呼唤着你,我的爱侣!

我高高地清晰地把我的声音投进海空,
你应知道谁在这里,在这里,
你必然知道我是谁,我的爱侣。

低悬的月亮啊!
你那棕黄色中的黑点是什么?
啊,它是那形体,我的伙伴的形体!
啊,月亮,请别阻留她不能回到我这里。

陆地!陆地!啊,陆地!
无论我转向哪里,啊,我想你能够把我的伙伴送还
我,只要你愿意。
因为我几乎确信我依稀看见了她,
无论我朝哪个方向望去。

啊,正在上升的星星!
也许我渴望的那一颗会上升,会同你们中的几颗
上升到天空,
啊,歌喉!颤抖的歌喉!

请在大气中唱得更响亮吧,
穿透树林,响遍大地。
在某个地方谛听着的你必定是我想望的那一位。

扬起歌声吧,
在寂寞的这里,黑夜的歌声!
孤独的爱的歌声,死亡的歌声!
在那缓步慢行的黄色残月下的歌声!
啊,在那个月亮下,她几乎要落到海里去了!
啊,不顾一切的绝望的歌声!

吵哑的海涛啊,请停一停,
请你柔和些,放低声音,
如让我只细语喁喁,
因为我相信我听见我的伙伴在某处回答我,
那么轻微,我必须安静,必须谛听,
可是又不能完全静寂,因为那样她就不会立刻来临。

到这里来吧,我的爱人!
我在这里,在这里,
以这个刚能维持的声音向你宣布我自己,
这个轻柔的呼唤是给你的,我的爱人啊,给你。

不要被误引到别的地方去啊,
那是风的呼啸,不是我的声音,
那是浪花在飞扑,在飞扑啊,
那些都是树叶的阴影。

啊,黑暗!啊,空想!
啊,我是多么痛苦和悲伤!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沃尔特·惠特曼:《在那永远摇荡着的摇篮里》

从前,在巴曼诺克
当紫丁香的芬芳在空中缭绕、五月的草在生长的时候,
在这海岸上某处的荆棘丛中,
有两位来自阿拉巴马的客人,双宿双飞。
还有小巢和四枚浅绿色带棕色斑点的小蛋,
每天雄鸟在近处来回飞翔,
每天雌鸟伏在她的窝里,悄悄地眨着晶亮的双眼,
每天我—— 一个好奇的男孩,从不过于接近,从不
打扰它们。
小心地窥伺着,琢磨着,解释着这些情景。
照耀吧

(一首叫人流泪的诗。没打完,明天继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关马头琴

马头琴,蒙古族拉弦乐器。蒙语称莫林胡兀尔。流行于内蒙古自治区、辽宁、吉林、黑龙江、甘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地。

从唐宋时期拉弦乐器奚琴发展演变而来。成吉思汗时(1155—1227)已流传民间。据《马可波罗游记》载,十二世纪鞑靼人(蒙古族前身)中流行一种二弦琴,可能是其前身。明清时期用于宫廷乐队。

琴杆用梨木、红木制,大者全长124、小者全长70厘米。音箱呈正梯形或倒梯形,也有六方或八方形。框板用硬木制,两面蒙马皮、牛皮或羊皮,并绘有图案。也有背面蒙松木薄板的。两侧开有出音孔。琴杆上部左右各置一弦轴。弓用藤条作杆拴以马尾。张两条马尾弦。正反四度或五度定弦。

本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改革制成数种马头琴。一种全长100厘米。蟒皮蒙面或木板面,张尼龙弦。反四度定弦d1、a,音域a—a3。另一种全长128厘米,音箱膜板结合,面板中央挖椭圆形洞框,蒙以蟒皮。增置弧面指板,张三条金属弦。定弦A、d、a。音域A—c2。

演奏时坐姿,音箱夹于两腿中间,琴杆偏向左侧。左手持琴按弦,右手执马尾弓在弦外拉奏。按弦法颇为独特,食指和中指伸入弦下用指甲顶弦,无名指用指尖按弦,小指用指尖顶弦。有颤指、滑音、双音、拨弦、揉弦、泛音等技巧。右手有顿弓、击弓、碎弓、抖弓、跳弓等技巧。

传统乐曲有《朱色烈》、《阿斯尔》、《走马》、《四季》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成湖

风成湖是因沙漠中沙丘间的洼地低于潜水面,由四周沙丘汇集洼地而成。这类风成湖泊都是些不流动的死水湖,而且面积小,水浅而无出口,湖形亦多变,常是冬春积水,夏季干涸或成为草地。风成湖泊由于其变幻莫测,常被称为神出鬼没的湖泊。例如,非洲的摩纳哥柯萨培卡沙漠的东部高地上有一个“鬼湖”,变幻变测。晚上,明明是水深几百米的大湖,一旦天亮后,不仅湖水消失,而且还会变成百米高的大沙丘。

其实,不是鬼在作怪,而是地下可能有一条巨大的伏流,有时(一般在晚上)地层变动,地下大河(伏流)便涌溢上来,成了大湖。有时(一般在白天)刮起大风沙时,风沙又把它填满而形成沙丘,湖则消失了。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迟子建:一匹马两个人

一匹马拉着两个人,朝二道河子方向走。

马是瘦马,且有些老了,走起路来就难免慢慢腾腾的。而它拉着的两个人,也不催它走快。他们在几年前就停止在它身上动用鞭子了,一则是这马善解人意,它不会故意偷懒;二则是因为它们和它都老了,马经不起鞭子的抽打,而他们也丧失了抽打一匹马的勇气了。

老马拉着的两个老人,是一对夫妻。男的跟老马一样瘦,女的则像个大树墩一样胖。他们不像马有那么英气逼人的眼睛,他们都是小眼睛,是那种懒得睁开的、老是处在半梦半醒间的小眼睛。瘦脸上长着一双小眼睛,这眼睛就给人一种镶嵌上去的感觉,看上去比它本身显得大些;而生在胖脸上的小眼睛,则让人觉得像是掉进了豆腐渣里的两颗石子,你只能凭借着点点窝痕判断它的藏身之所。因而有的时候,马觉得老太婆是没长眼睛的人。

二道河子离他们居住的村庄有二十里路。那里没有人家,有的是一条曲曲弯弯的河、开阔的原野和田地。当然,山也是有的,不过它在河的对岸,看上去影影绰绰的,不太容易走近。马曾经想,那山一定是座很大很大的房屋,只是它猜不透里面都住着些什么动物,也许是黑熊、狼或者兔子?马见过这些动物,它觉得它们比命好,不用听人吆喝,也不用被套上绳索埋头拉车,直到拉得老眼昏花、吃不下草料为止。不过,有的时候马猜想那山里住着的未见得是动物,也许是些云彩。在马的心目中,云彩是有生命的,它们应该有居住之所。大地上离云最近的,就是山了,云彩住在里面是最方便的了。

同以往一样,坐在车辕的男人垂着头袖着手打盹儿,车尾的女人则躺着睡觉。他们不用担心马会走错路,因为去二道河子只这一条路;他们也不用担心马会受惊,因为这个季节没有其他的车辆过来,能使马小惊一下的,也不过是横穿路面的小松鼠。马呢,它知道两个人都在迷迷糊糊地睡,所以它若遇见笔直的路段时,也抽空打一下盹儿,它老是觉得累,看来真是老了。

马走得有板有眼的,一对老夫妻也就安然地在湿润而清香四溢的晨曦中继续他们未完的美梦。偶尔能让他们醒一刻的,是原野上嘹亮的鸟鸣。

马拉着的除了两个人,还有粮食和农具。他们在二道河子有一个窝棚。夏天时,每隔一周他们都要来一次,每回来都要住上三五天。人住在窝棚里,而马则宿在野地里。到了秋天,不管天气多么恶劣,他们也得呆在这里,因为鸟群会来糟蹋麦子,仅仅靠稻草人的威慑是无济于事的,他们就只有赤膊上阵了。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苏利-普吕多姆:天鹅

湖水深邃平静如一面明镜,
天鹅双蹼划浪,无声地滑行。
它两侧的绒毛啊,像阳春四月
阳光下将融未融的白雪;
巨大乳白的翅膀在微风里颤,
带着它漂游如一艘缓航的船。
它高举美丽的长颈,超出芦苇,
时而浸入湖水,或在水面低回,
又弯成曲线,像浮雕花纹般优雅,
把黑的喙藏在皎洁的颈下。
它游过黑暗宁静的松林边缘,
风度雍容又忧郁哀怨,
芊芊芳草啊都落在它的后方,
宛如一头青丝在身后荡漾。
那岩洞,诗人在此听它的感受,
那泉水哀哭着永远失去的朋友,
都使天鹅恋恋,它在这儿留连。
静静落下的柳叶擦过它的素肩。
接着,它又远离森林的幽暗,
昂着头,驶向一片空阔的蔚蓝。
为了庆祝白色——这是它所崇尚,
它选中太阳照镜的灿烂之乡。
等到湖岸沉入一片朦胧,
一切轮廓化为晦冥的幽灵,
地平线暗了,只剩红光一道,
灯心草和菖兰花都纹丝不摇。
雨蛙们在宁静的空气中奏乐,
一点萤火在月光下闪闪烁烁。
于是天鹅在黑暗的湖中入睡,
湖水映着乳白青紫的夜的光辉;
像万点钻石当中的一个银盏。
它头藏翼下,睡在两重天空之间。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苏利-普吕多姆:碎瓶

花瓶被扇子敲开罅隙,
马鞭草正在瓶中萎蔫,
这一击仅仅是轻轻触及,
无声无息,没有人听见。

但是这个微小的创伤,
使透明的晶体日渐磨损;
它以看不见的坚定进程,
慢慢波及了花瓶的周身。

清澈的水一滴滴流溢,
瓶中的花朵日益憔悴;
任何人都还没有觉察,
别去碰它吧,瓶已破碎。

爱人的手掌拂过心灵,
往往也可能造成痛苦;
于是心灵便自行开裂,
爱的花朵也逐渐萎枯。

在世人眼中完好如前,
心上伤口却加深扩大;
请让这个人暗自哭泣,
心已破碎,可别去碰它。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荒山

有个寿麻国。南岳娶州山女为妻,州山女名女虔。女虔生下季格,季格生下寿麻。寿麻直立的时候,看不到他的影子,大声呼叫的时候,听不到他的声音。寿麻国非常炎热,热得人们无法前往。

有个人没有头,他持着戈和盾站立着,他名叫夏耕尸。当初商汤在章山讨伐夏桀,并战胜了他。商汤还斩了夏耕的头。夏耕虽然没有头了,但还能站立起来,为了逃避自己的灾祸,就逃隐到了巫山。

有个人名叫吴回,只有一只左臂,没有右臂。

有个盖山国。国中有一种树,红色的树皮、红色的枝干,青色的树叶,树名叫朱木。

有一种只有一只手臂的人。

大荒之中,有一座山,山名大荒山,是太阳和月亮降落的地方。

有一种人有三张脸,这种人是颛顼的后裔,虽然有三张脸但只有一只手臂,三张脸的人长生不老。这个地方叫大荒野。

西南海的外边,赤水的南面,流沙的西面,有个人耳朵贯穿着两条青蛇,乘坐着九条龙,他名叫夏后启。夏后启三次上天做客,得到《九辩》和《九歌》之后就下降到人间。这天穆野,在高两千仞的地方,夏后启才开始演奏《九招》。

有个互人国。炎帝的孙子名叫灵恝,灵恝生了互人,互人能往来于天地之间。

有条鱼半身不遂,鱼名叫鱼妇。颛顼死后马上复活。风从北面而来,上天就降下大水像泉水暴溢而出,有一条蛇便随它化为鱼。这条鱼就叫作鱼妇。它是颛顼死后的化身。

有种青鸟,身毛黄色,红色的脚,有六个头,鸟名叫(蜀)鸟。

有座大巫山。有座金山。西南面,大荒中部的一角,有偏勾山、常羊山。

《山海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博尔赫斯:书籍保管人

那里有花园、庙宇和庙宇的考证,
乐谱和词源,
八封的六十四爻,
上苍给人们的唯一智慧——礼仪,
有那位皇帝的尊严,
世界是他的镜子,
反映了他的宁静,
以致田野结出果实,
江河不会泛滥,
独角兽受伤归来标志着终结,
隐秘的永恒法则,
世界的和谐;
我守护的塔楼里的书籍
包含那一切或者它们的记忆。

鞑靼人骑着长鬃小马
从北方进犯;
天子派去征讨的军队
被他们消灭殆尽,
他们燃起连天兵火,
嗜杀成性,不分良莠,
杀死锁在门口看守的奴隶,
奸淫妇女,然后弃若敝履,
他们向南方挺进,
像猛兽一样没有理性,
像刀一样残忍。
在犹豫不决的黎明,
我父亲的父亲抢救了那些书籍。
把它们藏在我目前所在的塔楼,
我回忆着别人的日子,
与我无关的那些古老的日子。

我没有日子的概念。
书架很高,不是我的年岁所能及。
几里格的尘土和梦幻包围着塔楼。
我何必欺骗自己?
事实是我根本不识字,
但是对一个饱经沧桑,
看到城市沧为荒漠的人来说,
想像和过去的事物已无差别,
想到这里,我觉得宽慰。
有什么能阻止我梦想:
有朝一日我能破译智慧,
用勤奋的手画出那些符号?
我姓向。我是书籍保管人,
那些书或许是硕果仅存,
因为我们对帝国
和天子一无所知。
这里有高高的书架,
近在咫尺而又远在天际,
像星辰一样隐秘而又可见。
这里有花园、庙宇。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