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195198
  • 开博时间:2009-09-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讨工钱》获一等奖

   今日收到《小说选刊》杂志社寄来“获奖通知暨邀请函”我的小小说《讨工钱》获“《小说选刊》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小小说一等奖。将于今年12月23日—27日在北京昆泰嘉禾大酒店隆重举行颁奖典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于丹《趣品人生》

  
   (元稹《茶》)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于丹释:
  
   顶上破题,“茶”。最好的茶是“香叶”是“嫩芽”。
  
   这样的茶,文人爱它,僧人也喜欢。
  
   用白玉碾子碾茶,碾碎后用红纱织的细罗筛,然后才可以入水。
  
   用铫子煎茶。茶铫子里嫩嫩的黄 泛出青浅得颜色,冲到茶碗里面,泛起明亮的汤花。
  
   这样的茶,入夜可以邀约明月。醒来时可面对朝霞。这样一杯茶,洗尽古今,常喝不倦;那一抹香气,醉了人心,醉了静好的岁月
分类:札记 | 评论:0 | 浏览:9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萝卜响”

   在咸菜里我最爱吃的是“萝卜响”这是我们合肥老家管“五香萝卜干”的叫法。叫“萝卜响”有一定道理,“萝卜响”嚼起来总是发出干巴脆的响声。
  
   前几年老伴总是从超市里给我买从南方进的“五香萝卜干”,这两年可能是买的人少,超市里不进货了,我也就断了萝卜响。
  
   今年秋后,老伴那天从市场上买来不少小萝卜头,她切成条晾干后对我说,你不是爱吃“萝卜响”吗?你查一查网上是怎么做法,自己做吧!
  
   我便在网上查起来,查不到“萝卜响”,但是有“五香萝卜干”的做法。我想,只是叫法不同,就按“五香萝卜干”的做法试试看吧!
  
   我便按照网上介绍的办法将干萝卜盐渍、用自制的五香粉擦搓装罐放在阴凉干燥处,20天后,当我打开罐盖,一股久违的“萝卜响”特殊香味扑鼻而来。我拿一起一根已经被五香粉染成淡黄色的“萝卜响”嚼了嚼,咳!蛮正宗,那味,那脆爽劲都与在超是里买的不差上下。
  
   别小看了这小小的“萝卜响”,真是温馨又开心。你想呀!老伴为了我能吃上青睐的“萝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棵皂角树

   前天早上进公园后,在假山那,看到一个妇女在一棵树下捡什么,过去一看是捡从这棵树上掉下来的皂荚,一问才知道,这个妇女不知道听谁说,皂荚泡水可以治脚痒症,她正患有此症。我在公园里转了一圈,公园里树种不少,皂荚树只此一棵。昨天,有好几人在那棵皂荚树下捡皂荚,有人嫌在地下捡不过瘾,抄起棍子往树上扔去打那树杆使皂荚更多地掉下来,今天再去看,那棵惟一的皂荚树上只剩下星星点点的皂荚了,地上落下的皂荚被检的干干净净。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皂荚确实是药材,其药理作用还不少,亦治痈肿疥癣。
  
   皂荚树生长5年以上才能开花结果,一棵几十年树龄的皂荚树价值好几万元。
  
   我想当初公园里绝对不会仅仅栽种这么一棵,因为,皂角树是有雌雄之分的,只有雌树开花长皂荚,不知为什么只剩下了这么一棵,现在,有人知道了它是个宝,那还不都寻摸它呀!公园又开放了,敞开了进人,这棵惟一的皂荚树可别哪天被人偷走了,以后可就再也捡不到皂荚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9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腹式呼吸好

   困扰我几十年的失眠症终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靠的不是保健品,也不是一般的锻炼,更不是安眠药,是“腹式呼吸”。
  
   我开始运用“腹式呼吸”,是从“绿春五谷经络操”上学来的。每天早晨晨练时,第一节就是“腹式呼吸”,练到一个月,身体丹田部位便有发热的感觉,让我很是兴奋和新奇。在老年大学上推拿课时,老师向我们介绍了国家级名老中医祝总骧教授《312经络锻炼法》个中的“1”就是“腹式呼吸”,这就更加坚定了我对腹式呼吸的信心。
  
   我的失眠症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吃过许多药(包括进口药)、保健品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严重时只有靠吃安眠药。自从做腹式呼吸以来,我现在不仅躺下能睡得着,而且不像过去即使服安定也只能睡3个多小时,现在一般都是5、6个小时。
  
   我现在是一天做两次“腹式呼吸”,一次是晨练时,站着做,一次是晚上睡觉前,躺在床上做。刚开始时,我躺在床上先做腹式呼吸,再做腹部按摩,然后慢慢地睡去,现在不等腹式呼吸做完便睡着了,我只好将腹部按摩调整到先做。
  
   其实,腹式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其所同,敬其所异

   陈立夫是国民党政治家,一个大半生纵横政坛, “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 历经几十年流浪生活的他活到了101岁,可谓长寿,也让人惊奇。问起他的长寿秘诀,在他谈的“四老”里,一老便是对老伴的:“爱其所同,敬其所异”。让人颇有感触。
  
   影响人一生的无非是社会与家庭,包含着政治命运、生活境况、身体心境、夫妻关系……抛开其它的不说,就说说这“老伴”吧!
  
   古话说:“少来夫妻,老来伴”。说的是俩口子年轻的时候是夫妻,因爱情而结合,以性为基础;老了,就是一个伴,称为老伴.更多的是一种相濡以沫的亲情。相濡以沫的亲情对老人来说是多么重要呀!
  
   “老小孩”事多,老俩口朝夕相处“磕磕碰碰”的总是会有的,因为,即使是俩口子,总还是有个人的生活习惯,性格爱好等的诧异,难免相互间不发生矛盾。我们周围不乏这样的实例,一对老夫妻共同生活了几十年,到头来,正是需要伴时,却为了一点小事闹掰,离异。
  
   值得人羡慕的老年夫妻当是夫唱妇随,相敬如宾,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真正做到如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爽口白菜想到的

  
   今天按着“天天饮食”教做的“爽口白菜”试着来做,还不错。做爽口白菜的原料不复杂,主料是大白菜,五花肉,辅料有粉丝、木耳、香菜、干辣椒、葱姜。我将白菜叶与海带做成了汤,将白菜帮子切成条与其它辅料做成了爽口白菜。我有了一个新收获,吃了这么多年的大白菜,只是爱吃白菜叶子,不喜欢吃菜帮子,记得北京青年说脏话有一句“文明”的骂人话,就是骂人是“老白菜帮子”。可想而知,“白菜帮子”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我们家每次做白菜炖豆腐或者白菜炖粉条,吃到最后碟子里总是剩下白菜帮子,这次用白菜帮子做菜,你别说,还愣是没有剩下,是因为,五花肉的油让它吸收了,加上其它调味品的作用,吃起来濡香爽口,而且白菜切成条状与片状,块状口感真的是不一样。
   一个白菜帮子以不同形状入口口感都不一样,可想而知菜的做法真的是很有学问。
   做菜尚如此,做事不是更有门道吗?同样的一件事,一种方式可能办起来很棘手,而换一种方式会轻松自如,我就有这样的体验。
   一次回家,半路碰到一个年轻人,拦住了我的去路,向我说:“哎,跟你问个路,顺水街怎么走?”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惟觉大和尚四句箴言之我见

   那年去台湾,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中台山寺刻在石碑上的开山方丈惟觉大和尚的四句箴言——
  
  对上以敬;对下以慈;对人以和;对事以真。
  
   这四句箴言不难理解,对上以敬。是说对长辈,对领导要尊敬。对下以和。是说,对小辈人,对手下人要仁慈。对人以和。是讲对他人要和蔼。对事以真。是讲做事要认真。
  
   四句箴言说起来简单,也不难理解,但是做起来并不容易,人们的认识也不尽然。
  
  就拿“对上以敬”来说吧,很有几人有不同看法,大意是,一个水平低,为人处事又不怎样的领导值得去敬吗?
  
  我到觉得“对上以敬”没有错。人无完人,每一个人的成功必然有他成功的道理,何况我们敬人也是敬他所居的岗位。
  
   即使是对一个不很称职的领导看不起,对着干,不听召唤,看他笑话又算得上怎样的英雄呢?做人要“与人为善”,对领导也是一样。他不称职不仅是他个人的过错,也是上面领导用人不当。善意待人,真心处事才是,若与领导关系弄的很僵,不屑一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9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八路文工团长(报告文学)摘登

   苦难的童年(3)
  
   养父有一手求生的小手艺,会做馍馍,张荣十一岁头上就跟着养父上街卖馍馍。后来养父在家里做馍馍,张荣上街卖馍馍。虽说他不识字,可是他十分聪明,很快就学会了卖馍馍,而且还摸到不少窍门。养父卖馍馍老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等人来买。他卖馍馍的方法是固定加流动。就是固定在有利于卖馍馍的地方,比如:卖羊杂碎的,卖唠糟的地方,凡是吃羊杂碎、喝唠糟的人,十有八九得吃馍馍,这是固定卖法。另一个卖法就是流动卖,不是满街都有卖馍馍的,有人想买馍馍,又不想跑远路,另外就是不知道那里有卖馍馍的。所以,他就流动叫卖,卖完东街,再串西街,站在小街路口扯开嗓子:“白面馍馍,买馍馍来,谁买馍馍!”他们家原来一天只能卖一锅馍馍,现在他一天能卖二锅、三锅。可是好景不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白面突然涨价了。卖馍馍的生意不好做,就停下来了。但是又不能坐吃山空,养父给张荣找个柳条筐,叫他到南门外柴碳市场上拾柴捡碳。卖柴碳市场,是个热闹非凡的交易场所。买柴的,买碳的,再加上拾柴捡炭的小伙计们,不仅显得人多而且很乱。因为有些小伙计们东捡西偷,又打又闹,有时为了捡一块木炭,打得头破血
分类:文学 | 评论:0 | 浏览:10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八路文工团长(报告文学)摘登

   苦难的童年(1)
  
   民国18年(1929年),地处黄土高原,梁峁交错,沟壑纵横,道路崎岖,举步维艰的陕西横山县遭遇了一场严重的大旱灾,连续几个月不下雨,地里的庄稼枯萎了,颗粒无收,真是百里无炊烟,死尸遍荒野。在那民不聊生的岁月,有谁来顾及百姓的死活呢?横山县的灾民只得拖儿携女远走他乡,乞讨为生。
   通往延安的黄土路上,逃荒的人群中夹杂着爷爷,奶奶,二大,二妈,叔伯大哥,二哥,父亲,母亲,张荣和他小弟弟一家老小12口人。一家人一路要饭来到了延安城,好不容易在延安城墙西墙根下找到一间刮风不档风,下雨满屋漏的被人遗弃的破茅屋住了下来。
   白天张荣的父亲、母亲和二大、二妈沿街去要饭,年迈的爷爷、奶奶在家里看护几个孩子。
  天下乌鸦一般黑。大灾之年,延安城比横山好不了哪去,满街都是从外地逃荒要饭的人,要饭也难,几个大人走断了退,磨破了嘴,一天下来也要不了两碗米,一家人饿得前胸贴后背,只能靠野菜和树皮煮来充饥。
   一天,乌云翻滚,闷雷阵阵。不满周岁的小弟弟饿得嗷嗷大哭,凄惨的哭叫声让人心碎,妈
分类:文学 | 评论:0 | 浏览:8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