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670
  • 开博时间:2009-09-1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兄弟(一)

  乡村兄弟
  
   邓学义
  1
  中午,鞭炮礼花弹噼啪响过之后,老太太被请了出来,儿孙们在乐队的吹拉弹唱之中上前拜寿。随后,宾客入席。大家忙着找座位、忙着招呼熟惯的人一起同坐。谦让之后,又都忙着动筷子。院中说笑吃喝划拳碰杯与乐队群声杂混。就这样哄哄扬扬闹到下午四点多钟,赵家最后一批亲朋才吃完告辞。收拾完碗筷杯盘,赵家兄弟二人和村中来帮忙的众人把支在院子上空遮阳防雨的蓬布收下来,一折,和桌椅瓷器铝盆锅炉乱七八糟一起放在了出租红白喜事宴席用品的刘旺财的小四轮上。送走帮忙的众人,老大赵家和去跟刘旺财计算租赁费用,老二赵家旺带上用剩下的半箱酒一条烟去了村东的小卖部结帐。两妯娌收拾完屋里的茶杯烟灰,就出来打扫院子。院子里支篷布的木棍搭炉子的砖头扔的哪里都是,炮屑残菜铺了整整一地。
  寿宴总共开了二十一桌,规模在村中算是中等。菜是依家旺的估算按二十二桌买的,对于大办宴席来说,这基本上就算是正合适,大家都很高兴。因为钱是兄弟二人合出的,剩下的菜自然是两家去分。打扫完院子,家旺媳妇王香莲去喂鸡,让大嫂周金蛾先去分菜。金蛾有些作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意经(四)

  兴林看着吕老板的兴奋与沮丧,眨了几下眼睛,干咽了一口,终于松了一口气。走到后院,看见了牛王庙那块碑,才明白了自己是怎么误会的。原来所谓“像不像牛”只是因为这不是人们传统概念中那种平板刻字的碑,而是有些“现代化”,上边浮雕了一个牛头,也不知道是谁出的这洋相。工人们这时刚雕完了牛角,正在拿喷枪喷涂。兴林细看了看,喷得只是一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金粉,他以前干临时工时用过。喷枪一喷都是一大片,其他颜色应该就不方便再喷。一看另外几块,果是如此,有红底有其他底的,颜色都是离金字远时用喷枪喷,近了就拿小刷一点一点的刷。兴林问吕老板,吕老板说,这是干我们这行的一个小窍门。喷枪喷的颜色匀,鲜亮好看。人看碑主要是看碑上的字,字就拿喷枪喷,其他的胡刷上就行。”
  看来所有碑都是这么做的。兴林先不管下脚料,又往里走了走,发现除了几块原色的,那些半成品中间果然全是金乎乎一片,喷的很重。而石碑刻字都是中间竖着一行大字,两边靠下一点一边是什么什么人立碑,一边是年月日,金粉一喷便连成一片,结果就形成了一个有“头”有“肩”的人形。兴林找了个小棍从刷红底的桶里沾了一点,才知道不是红油漆,是一种感觉有些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意经(三)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兴林悄悄拍了照,就又返回县城,求那位朋友加急给洗了出来。这次效果极好,那影子黄光醒目,石碑什么的清清楚楚。兴林就让洗了几十张,一路油门回来。见几个最坚定的正准备磕头,就先发给了他们,看他们还怎么信那“神力”。
  咦,怎么拍下来了呢?
  这太好了,我们家老关明天出差,愁这几天没机会来这儿拜,正好把这照片带上!
  关公爷可能就是怕咱有时候不方便来拜,才叫兴林照下来,让咱拿回家供着的。
  此言之后,几十只手伸将过来,兴林手里的照片就不见了。外村的一些人深恨自己没有抢分的资格,只好呼啦围上来问兴林有无存货。三十、五十,很快就开到了一百一张。兴林没想到奔忙半天,仅三句话就败得这么一干二净。不过一想,也不奇怪。慢说这照片说明不了为什么发光,就算是比较确凿的证据,只要不是极为确凿,也未必有多大作用。人就是这个样子,只要信了什么或不信了什么,不管出了什么相反的事物,他们都会有一些办法去解释,然后去坚定自己的信念。
  兴林正计划着下一步,五奶奶怒冲冲过来了,把拐杖又是那样杵得笃笃的,说,我平常看你这娃办什么事都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意经(二)

  众人正议的火热,发旺的母亲、村里年龄辈份最高的五奶奶终于从后边颤颤巍巍赶了上来,听了几句,用拐仗猛杵地面,笃笃有声,说,年青青的别胡说!小心烂舌头!亏的还姓关呢,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关公爷的碑!哪个鬼、长了什么胆敢去那里?兴林闻言,怪自己没早想出这么个好办法,不过马上就觉出了其中的不妙。众人这时立刻不再出汗,忙问那到底是什么。五奶奶眼睛上望,扫视众人,说,憨的都没见过世面,还能是什么?那是关公爷金身显灵!多少年没见过喜鹊了,今天早晨一下就来了仨,在村子上头绕了好几圈,我就知道准有好事!咱村都是关氏子孙,这下可好了!
  众人如梦中被点醒一般哦了一声,立时齐齐望向石碑,眼中敬仰与欣喜喷涌而出,反应快的人还分秒不差的同时拜了下去。只有发旺不解,问,我也是关公爷的子孙呀,怎么还老瞪我呢?
  当妈妈的疼儿子,五奶奶说:谁让你刚才胡说呢?不过关公爷那么大年纪了,还能跟你一般见识?赶快回去拿香,给关公爷上一炷就没事了,心诚点!
  他媳妇冷笑一声,照他胳膊使大劲拧了一把,说,什么也不是,做下亏心事了,要不看我怎么就是笑着的呢?
  五奶奶着实把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意经(一)

  天空不清楚是阴是晴,似乎飘着雨丝,可一抬头,光却强的刺眼,只是找不到太阳在哪里。稍微一低头,四周就立刻又暗了下来,暗的一切都没有了色彩,只剩下了一些曲曲折折的轮廓。脚下的轮廓感觉像是一条路,镜面一样平,宽的看不到路沿,也就不知道它要通向哪里。不过也正是这样,它又似乎像是能平平坦坦通向任何一个地方。可不论哪一个方向,只要一抬脚,这路马上就软了起来,像沼泽,让人迈不动步子。再一低头,脚下也果然变成了杂草丛生的沼泽。那些草钢钎一样的直挺,把人绊得东倒西歪。想扶一下旁边的树,那树却像草一样软。四野茫茫,看不见一个活物,没有一丝声响,不免寒毛倒竖,只有远处慢慢显出了一间房子。一阵冷风吹来,不由得你不紧跑过去。跑近了,才看见那又不像房子,像一个城堡,门很大。然后那门呼就过来压在了你面前,近乎是逼着你去拍它的门环。然而刚一抬手,门里边的人倒先咣咣的敲了起来,似乎在等着你给他们开门。
  又一阵咣咣之后,关兴林一惊,终于睁开了眼睛,开灯看了看,两点二十,就骂了句缺德准备继续睡。不想咣咣又起,这下听清楚了,是在隔壁胡同,声音大的很,铁皮轰隆近乎拆门。兴林一想,不对,哪有这么敲门的呀?村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绿里

  
  
  一曲河,一丘岭,岭下是厚厚的绿。绿的水润润,平平展展的,让人感觉像要永远这样铺延下去,直到扑上远处一座黛青的矮山才在半山腰渐渐淡了下来。向南,绿很轻快的就铺过了这道静静的小河,远处隐隐约约是高高低低亮灰的县城。一个黄里发着铜红的圆点移动在这绿毯之中,他就是建国大爷。
  无冬历夏,建国大爷几乎天天都在他的这块田里,有活儿的时候干干活,没活儿的时候扶扶麦芒捋捋玉米叶。他的田垄是这个村里最直的,土地是最平的。这里几乎就是他的家。
  易轩从六七岁时就常常在这个小土岭上看着建国大爷在田里这样来来回回伺候着这块绿色。那时好几年都没什么学可上,村里孩子们起初一年多也不敢跟他这样的人玩。建国大爷把他从城里接来之后,多数时候他都是这样整天一个人待在这个土岭上,这里也几乎就是他的一个家。那本来应该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时间,父母不知去向,所有叔叔阿姨突然就都不认识他了,似乎他就不应该存在。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段日子的印象却很是模糊,这大概就要感谢这土岭了。土岭那时不像现在这样光秃秃,上边一层是宽壮的松高昂的杨响动的桦,中间小树灌木藤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一个家庭要破碎了

  今天有些感慨,昨天半夜村里又一个不算年老的人中风了。昨天下午他还跟人聊天,说今天种了麦子,明天要去姐姐家随礼。但只今天有些感慨,昨天半夜村里又一个不算年老的人中风了。昨天下午他还跟人聊天,说今天种了麦子,明天要去姐姐家随礼。但只完成了一半,尽了一个农民的本分。他才五十几岁,这已经是第二次中风了。上次是四十几岁时,那次不太重,可这种病每复发一次就会重一层,这次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听说已经做了开颅手术。人生难料啊!
  都说这类心脑血管疾病是富贵病老年病,可村里已经有好几个三五十岁的人得了,他们也都离富贵很远。唯一有些“富贵”的,也许只是他有些富态,但这也只能用心宽体胖来解释。他是很有趣的一个人,跟老人小孩都谈得来。
  他几年前曾是村里的理发师,理一次一块钱。妻子以前在环卫上做所谓的“临时”工,工资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儿子女儿也在十五六岁出去干活,可一家几口赚的钱加起来才刚刚比所说的最低工资标准多一点。后来他有了病,不能干重活,儿子女儿又先后结婚,想必早已没有了积蓄。虽说现在有农村合作医疗,可以报销百分之六七十,但现在的医疗费用却不知涨了多少个百分之六七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雾是什么时候起来的,大概没有人能说得清楚。或许从远古它就一直在某个角落里,在等着这样一个仲秋、一个它的季节,然后就醒了。总之,当席世谦依风俗吃完生日烙饼走出家门去上班时,以往熟悉的近乎淡忘了的阳光蓝天都换成了它的影子,它的影子覆盖了一切,它让几米外的世界似乎消无了、飞失了。云入凡间就是雾,但雾终究与云不同。席世谦这半辈子还从没有见过浓到如此极端的雾。任何事物大概都必须到了某一种极致,人们才会更深刻更清楚的去认识吧。席世谦就从没有这样注意过雾,在记忆中,以往的那些轻雾让人感觉它只是虚虚茫茫的一片,缥缈而无从分割。直到它如此浓烈的萦绕在眼前,才发现,它是颗粒状的!组成它的每一星每一点虽小如芒尖,却能看的清清楚楚,能让你清清楚楚的感觉它是那样的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像是一个星系。一天又一天日出日落的平淡循环中,突然一睁眼看见有这么一个变化,不免是让人新奇的。席世谦的脚步很轻快,他觉得自己是喜欢这雾的。这些天来,他心情一直这样不错,调了工作,自己很满意,搬了新家,老婆也很满意,儿子又转进了重点小学。他告诉儿子,这是因为你学习用功成绩好。孩子嘛,就是应该鼓励鼓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食品安全与开放思维

  苏丹红告一段落,三聚氰胺告一段落……瘦肉精在曝光下又重新开了始,紧接着又是非法食品添加剂。当然,我们可以相信在如此密度的曝光之下,各有关部门肯定会立即提高认识强化有效措施,而在新闻画面中,我们也的确看到各地的食品安全风暴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我们差不多可以相信瘦肉精与非法食品添加剂肯定会在短时间得到遏制。问题是,以后呢?
  于是,我们就不免希望天天都能搞这样的运动。不过,理智告诉我们这不可能。我们可以相信我们的有关部门都是尽职尽责的,他们也都是勤劳的,但稽查人员再多,也肯定没有那些大大小小的企业多。天天这样查下去,其结果必然是又涌现出一大批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英模。这并不是我们大家希望看到的。将心比心,我们自己如果是在这个岗位上呢?
  “崇洋媚外”不是一个好词,可这时候却不得不让我们放眼世界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好在先贤鲁迅早就总结出了“拿来主义”这个词语。我们第一个发现就是人家的公务员数量不管是这方面还是其他方面相比我们都要少的可怜。然后,我们就发现了一整套成龙配套的法规。我们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曝光,终于看到了什么叫重罚,终于懂得了人家不惜让一家企业破产从而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