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9
  • 总访问量:159869
  • 开博时间:2005-10-10
  • 博客排名:第597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大河之水大

2019-10-17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涉江采芙蕖

2019-10-17

helen0358

2019-10-16

西窗清月

2019-10-16

heise13

2019-10-15

粗手不烦

2019-10-14

xiao2555

2019-10-13

文锦书屋

2019-10-1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写几句

昨天我俩去伺候妈妈,中午吃饭的时候,丈母娘说大女婿:“你别给我端饭,穿着个仨窟窿背心,一会儿拍一下膀子,一会儿挠挠胳膊,我嫌你脏。叫爱春给我端饭。”

 

他顺从地答应着。扭过头小声对我说:“以后我不端饭了。你不脏。”我脸上露出点笑容,妈妈问:“你笑啥哩?”

 

“我笑俺妈还是挺干净。”

 

妈妈看着他说:“那天你在沙发上睡,脚蹬着这大红靠背枕头,多脏多臭!脏的我你走了我赶紧把它拆下来洗了又洗,打肥皂洗的干干净净,我坐沙发累了好歪哪儿,头在枕头上搁着。往后你别挨这枕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电视

中午看电视,我爱满堂彩,那段节目是相声演员演小品,导演让其演儿子,除了喊爸爸妈妈别的词都是即兴发挥。结果是喊爸爸,家风惩戒挨板子,没有板子挨铲子,

 

相声演员挑拣着饰演爸爸,导演让其躺下装死。

 

节目演出满堂大笑,确实出彩。

 

我笑过对他说:“这就是有权。”

 

他接腔:“导演有权,随时变换角度和手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在这儿吧

想继续贴到闲闲书话:写给自己的帖子里,无奈怎么都无法显示此页。经历了N次点击还是无法显示此页,所以就写在这儿发布了它。

 

九点从大妹家出来,十点半回到农村的家。天气很热,闷的很。卸下拾来的的十五块旧地板砖和一块阳光瓦,赶紧拉了一三轮车油沙土,因为厨房门前还没有弄好,缺点土。

 

招呼他吃块西瓜歇歇,他说:“你小妹没有人味儿,拿着半拉西瓜,到那儿都不虚让让,说句来吃西瓜吧咱也不见得吃。”

 

我问他:“你想吃西瓜吗?”

 

“想吃咱家里有,就说这话啊?一点儿情谊都没有,不懂的远近,不懂情理。”

 

我笑笑:“早就是不近了。这样也好,不吃我妹妹的不欠人情。”

 

那是昨天晚上,胖乎乎身材的小妹走到妈妈卧室,递给躺着的妈妈一块西瓜,走出去。

 

我问妈妈:“你坐起来吃还是躺着吃?”妈妈没有回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心

女儿数次打电话,说:“我哥哥请了假决定到科尔芯草原去玩,我一家也去,开两部车,爸爸妈妈你俩也过来吧,能替换开车,玩儿几天。”

 

仔细询问了玩的天数,去掉两头的双休日就剩五天,算计着?一共九天里赶上我四天伺候妈妈,于是我对他说:“我不去,老人这个样子还是尽自己的职责陪伴,你如果愿意去你去吧。”

 

他说:“你不去我也不去,按说去也就三天,回来了咱多伺候几天有了。”

 

思索后我还是决定放弃。

 

今天他送我到公交车站的路上,我说:“活到这会儿就想活的安心,老人最后的路程尽力陪伴,不留遗憾。我过自己的安心日子。希望孩子们一路平安愉快。”

 

他说这会儿大概出去四百公里了。

 

心里暗想:但愿我来日方长,有机会出去玩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若浮尘

本来今天计划把院子东墙外的油葵弄了,从大妹家回来的路上要他从卫生所门前过,叫喜顺全科医生给他听听腹部还有没有什么音。结果还是不错,说没有湿罗音了。

 

结果还没有出卫生所门就接听一个电话:叫下午三点到官庄道班去做几个架子。

 

早就商量好的,也是听海辰说过三五天弄菜园的油葵,到家一看海辰已经去脱粒油葵了,我到菜园看看油葵的盘子还真是黄啦,能收获!

 

但是,下午三点要去做几个架子,怎么也能挣个一百二百块钱,比按计划收油葵还是划算的。

 

追逐钱财,因为钱财是保证我物质生活最主要的,这样一来,早些的计划,打算,都像浮尘一样随风飘荡。

 

人的一生,什么时候能承包自己?小时候父母管,上学的时候成份管,工作的时候八小时以外还有单位管,生育的时候有国策管,老了要管妈妈,也有钱财管。

 

真正的身若浮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蝎子蛰虫咬当日灾

今日入伏,昨夜到今天上午都一直下雨,下过雨的甬道,水泥板上有些许的稀泥。

 

他急匆匆拿起弹弓想去大门外看挨东墙的油葵又没有鸟儿吃,一脚踩到稀泥,跐溜向前滑溜一下,脚步跟的紧没有摔倒,但是脚也没有来的及抬那么高,大母脚趾踢到大约只高出一两厘米的水泥上,疼的他连着跳了几下才蹲下。

 

当下流血,血顺着脚趾甲转圈滴答滴答的,还有大母脚趾前边踢出来一个口子,一会儿地上就阴浸碗口大一片血。

 

他把脚伸进冷水里。

 

我拿了老套,用火点着,把黑灰放在血上止血,又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写的文字

有诗词说死去元知万事空,奔七十岁的我好像有点儿顿悟:不死也知万事空了。
空成什么样子?思绪褴褛如破衣,破成了条条儿,拿起来看不见原先衣服的样子。想的写成文字好像也表达不成,最起码的是别人看不懂。

老想着一首老歌的歌词,记忆的存储对不对?还不敢确定。去百度上找个答案。搜索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还是根据脑海里的曲子来写吧。
记忆里的歌词是:
向前看!向前看!我们是人民公社社员,集体生产优越无限,意志坚定不怕困难,改造旧社会的决心谁也不能阻拦,
向前看!向前看!一条大道在眼前。还有分段落的歌词记不起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录

鸟儿叫开了,他说鸟儿一叫天就不下雨啦!我很盼望不下雨。

 

刚才女儿一家从我这里过了一趟,冒雨摘了西红柿,茄子,根大,割了些韭菜,摘了几粒发红的葡萄。还有三个甜瓜。几棵落籽到地上长出来的白菜。旋风一样离开,下午回北京。

 

女儿回来是送公婆的,孩子放假了,当老师的女儿也放假了,故此匆匆回来一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意的文字——两家人

县城北七里桥东有个中北光村,通往河渠铺村的村村通水泥路面在卫生所路段有好长的地方存水,从上周到现在,下雨的积水漫过路沿砖,尤其是骑自行车和电车的人从那儿过,水深的时候总是爱往边上靠,立陡的路沿,电车自行车上不去导致人摔跟头,卫生所的人写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孝顺

在大妹家伺候妈妈,两口子都去了,我就可以不光在妈妈跟前坐着,闺女女婿陪伴着丈母娘。

  满头白发的老太太闲说着话:“你每年给恁娘上坟掉泪不?”
  闺女女婿挪开手里的电子书,抬头回答丈母娘的问话:“不掉泪。”
  老太太发灰且明亮的很的目光亮度更高些,透露出威严,跟进一句:“一滴泪不掉?”
  女婿点点头:“不掉泪。”

  老太太启发式的解说:“你不想生你养你拉吧你那么大?不掉泪不好,多不孝顺?”

  女婿看着丈母娘:“孝顺不在死了哭不哭,老人活着的时候尽最大的孝道叫老人吃好喝好,伺候好,死了哭顶啥用?你就是哭上两碗泪水恁娘也不知道,你说你上坟哭的拉不起来恁娘知道不?”

  老太太目光灰暗了些:“不知道。”

  闺女女婿继续说:“老人活着的时候孝顺是真孝顺,死了哭叫连天半点儿事不顶,那是作秀叫别人看的。老人才死了去上坟还哭,这会儿死了二三十年了,不哭了。”

他反问:“恁娘死了你上过几回坟?哭了几回?”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试试

前天上午吃早饭的时候,大妹说:“恁小儿媳说话多叫人高兴。”并学说一件事。

 

  那是我带着妈妈在我大儿子家和女儿家住着的时候,凑一个双休日,小儿子一家也赶到我那里,我与三个孩子三个家的所有人,开车拉着轮椅带着妈妈在奥林匹克公园玩了一天。

 

  妈妈高兴的了不得,出了公园门一遍一遍对我说:“恁二小子媳妇没说啊,姥姥,你在俺哥哥家住了,在俺姐姐家也住了,也到我家住些时,叫二小伺候你几天。他可会伺候人了。”

 

  同样的话当然没少对我两个妹妹说。

 

  大妹学说后评价:“听听恁二小子媳妇说话叫人听了多高兴。”

 

  感觉自己有些揶揄的笑了笑,不认可的心理开口:“咱妈在俺闺女家住的时候对我女婿说:你妈能干啥?好写,能写出个啥来?会啥?!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几句

昨夜又有梦,梦中两只狗和好几个孩子们跑到我家,说是自己家,却没有自己家的格局和样子。我有点儿讨厌那两只狗,想撵狗出去,结果一只花狗把一只黑狗咬死了。

 

黑狗也不是很小,只是花狗张开的大嘴像鳄鱼一样把黑狗的头含在嘴里,我听到了骨头碎掉的声音,很快那只黑狗被吃的就剩下一条腿和一个牛蹄子一样的脚。

 

有人来我家,怕来人看见死了狗,就把狗腿放在好似床的下边。像前天晚上一样,梦中胆怯的很。

 

醒来方便过,看妈妈导尿袋里尿液不少,拿尿盆放了尿倒进马桶,看妈妈尿床没有。妈妈尿床了,还拉了一片粑粑,用小塑料盆倒了些热水放边上,拿来剪刀,把纸尿垫上的粑粑剪掉。妈妈不相信自己大便了,说叫我看看,我叫妈妈看我弄到手上的粑粑。妈妈说怎么就不知道屙了?还就是屙了。

 

剪去纸尿垫上的多粑粑,又垫上小块的纸尿垫,用小块的纸尿垫剪成小块擦屁股,基本上没有多粑粑了,就用纸尿垫蘸水,把屁股蛋上的干粑粑一遍遍擦干净,搬住妈妈的双腿让妈妈翻身,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左右?

儿子一家三口重庆户口,只有一个三十多平米的小单元,他想在买一个大点儿的房子,不知道该买不该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会

他开车与我同去大妹家陪护我妈妈。

 

  说来还是犯怵的过。大前天去的晚,妈妈说:我当是你死恁家里了!啥时候才来?!

 

  有了这犯怵的心情,不由的说:又不早了。问他:到那儿我妈妈要说当你死恁家了怎么回答?

 

  他不假思索地开口:哦!给你报丧来了。

 

  你就这样说?我问。

 

  就这样说。

 

  我没吭声。咳!还是怕妈妈不高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妈妈

急匆匆赶到大妹家,十点四十分。大妹没有在家,大妹夫给开门,妈妈歪在沙发上睡觉。

 

脱掉外衣,沙发上坐了会儿,看妈妈睡的很熟,我到书房打开电脑。只过了几分钟听见妈妈喊我,我知道妈妈看见我的衣服和包了。

 

走到妈妈跟前,妈妈乌乌的眼,恨恨的说:“我当你死到恁家了!啥时候才来!”

 

不知道是恼还是不恼,只随口说了句:“我要是死了这会儿也来不了。我该不是想死哩,死了多安生。”

 

后来我讲了好多,当妈妈的如此说话伤害我,也是我平常不反驳,太顺当养成的,如果是对待我两个妹妹她还是不敢。

 

我不喜欢妈妈,自私不怕,不要总是伤害孩子们。

 

问妈妈:“不要觉得我没事儿,有一个月了,家里七十岁的他有病,三天里有一天半来市里伺候你,我连感冒头痛吃药都没有休息过,我二小子打电话问我不自觉的吃饭掉饭,偶尔流口水,你不知道我忙成啥样。你说我活的好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2页/15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