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4
  • 总访问量:157776
  • 开博时间:2005-10-10
  • 博客排名:第860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TIANBL

2018-07-20

温城少年ole

2018-07-20

湘彼岸花

2018-07-20

西界哀技

2018-07-20

模量恋怕

2018-07-19

青鸟12345

2018-07-19

懵懵懵I

2018-07-19

yugongjin

2018-07-19

粗手不烦

2018-07-19

候爸情目恩

2018-07-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身若浮尘

本来今天计划把院子东墙外的油葵弄了,从大妹家回来的路上要他从卫生所门前过,叫喜顺全科医生给他听听腹部还有没有什么音。结果还是不错,说没有湿罗音了。

 

结果还没有出卫生所门就接听一个电话:叫下午三点到官庄道班去做几个架子。

 

早就商量好的,也是听海辰说过三五天弄菜园的油葵,到家一看海辰已经去脱粒油葵了,我到菜园看看油葵的盘子还真是黄啦,能收获!

 

但是,下午三点要去做几个架子,怎么也能挣个一百二百块钱,比按计划收油葵还是划算的。

 

追逐钱财,因为钱财是保证我物质生活最主要的,这样一来,早些的计划,打算,都像浮尘一样随风飘荡。

 

人的一生,什么时候能承包自己?小时候父母管,上学的时候成份管,工作的时候八小时以外还有单位管,生育的时候有国策管,老了要管妈妈,也有钱财管。

 

真正的身若浮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蝎子蛰虫咬当日灾

今日入伏,昨夜到今天上午都一直下雨,下过雨的甬道,水泥板上有些许的稀泥。

 

他急匆匆拿起弹弓想去大门外看挨东墙的油葵又没有鸟儿吃,一脚踩到稀泥,跐溜向前滑溜一下,脚步跟的紧没有摔倒,但是脚也没有来的及抬那么高,大母脚趾踢到大约只高出一两厘米的水泥上,疼的他连着跳了几下才蹲下。

 

当下流血,血顺着脚趾甲转圈滴答滴答的,还有大母脚趾前边踢出来一个口子,一会儿地上就阴浸碗口大一片血。

 

他把脚伸进冷水里。

 

我拿了老套,用火点着,把黑灰放在血上止血,又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写的文字

有诗词说死去元知万事空,奔七十岁的我好像有点儿顿悟:不死也知万事空了。
空成什么样子?思绪褴褛如破衣,破成了条条儿,拿起来看不见原先衣服的样子。想的写成文字好像也表达不成,最起码的是别人看不懂。

老想着一首老歌的歌词,记忆的存储对不对?还不敢确定。去百度上找个答案。搜索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还是根据脑海里的曲子来写吧。
记忆里的歌词是:
向前看!向前看!我们是人民公社社员,集体生产优越无限,意志坚定不怕困难,改造旧社会的决心谁也不能阻拦,
向前看!向前看!一条大道在眼前。还有分段落的歌词记不起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录

鸟儿叫开了,他说鸟儿一叫天就不下雨啦!我很盼望不下雨。

 

刚才女儿一家从我这里过了一趟,冒雨摘了西红柿,茄子,根大,割了些韭菜,摘了几粒发红的葡萄。还有三个甜瓜。几棵落籽到地上长出来的白菜。旋风一样离开,下午回北京。

 

女儿回来是送公婆的,孩子放假了,当老师的女儿也放假了,故此匆匆回来一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意的文字——两家人

县城北七里桥东有个中北光村,通往河渠铺村的村村通水泥路面在卫生所路段有好长的地方存水,从上周到现在,下雨的积水漫过路沿砖,尤其是骑自行车和电车的人从那儿过,水深的时候总是爱往边上靠,立陡的路沿,电车自行车上不去导致人摔跟头,卫生所的人写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孝顺

在大妹家伺候妈妈,两口子都去了,我就可以不光在妈妈跟前坐着,闺女女婿陪伴着丈母娘。

  满头白发的老太太闲说着话:“你每年给恁娘上坟掉泪不?”
  闺女女婿挪开手里的电子书,抬头回答丈母娘的问话:“不掉泪。”
  老太太发灰且明亮的很的目光亮度更高些,透露出威严,跟进一句:“一滴泪不掉?”
  女婿点点头:“不掉泪。”

  老太太启发式的解说:“你不想生你养你拉吧你那么大?不掉泪不好,多不孝顺?”

  女婿看着丈母娘:“孝顺不在死了哭不哭,老人活着的时候尽最大的孝道叫老人吃好喝好,伺候好,死了哭顶啥用?你就是哭上两碗泪水恁娘也不知道,你说你上坟哭的拉不起来恁娘知道不?”

  老太太目光灰暗了些:“不知道。”

  闺女女婿继续说:“老人活着的时候孝顺是真孝顺,死了哭叫连天半点儿事不顶,那是作秀叫别人看的。老人才死了去上坟还哭,这会儿死了二三十年了,不哭了。”

他反问:“恁娘死了你上过几回坟?哭了几回?”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试试

前天上午吃早饭的时候,大妹说:“恁小儿媳说话多叫人高兴。”并学说一件事。

 

  那是我带着妈妈在我大儿子家和女儿家住着的时候,凑一个双休日,小儿子一家也赶到我那里,我与三个孩子三个家的所有人,开车拉着轮椅带着妈妈在奥林匹克公园玩了一天。

 

  妈妈高兴的了不得,出了公园门一遍一遍对我说:“恁二小子媳妇没说啊,姥姥,你在俺哥哥家住了,在俺姐姐家也住了,也到我家住些时,叫二小伺候你几天。他可会伺候人了。”

 

  同样的话当然没少对我两个妹妹说。

 

  大妹学说后评价:“听听恁二小子媳妇说话叫人听了多高兴。”

 

  感觉自己有些揶揄的笑了笑,不认可的心理开口:“咱妈在俺闺女家住的时候对我女婿说:你妈能干啥?好写,能写出个啥来?会啥?!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几句

昨夜又有梦,梦中两只狗和好几个孩子们跑到我家,说是自己家,却没有自己家的格局和样子。我有点儿讨厌那两只狗,想撵狗出去,结果一只花狗把一只黑狗咬死了。

 

黑狗也不是很小,只是花狗张开的大嘴像鳄鱼一样把黑狗的头含在嘴里,我听到了骨头碎掉的声音,很快那只黑狗被吃的就剩下一条腿和一个牛蹄子一样的脚。

 

有人来我家,怕来人看见死了狗,就把狗腿放在好似床的下边。像前天晚上一样,梦中胆怯的很。

 

醒来方便过,看妈妈导尿袋里尿液不少,拿尿盆放了尿倒进马桶,看妈妈尿床没有。妈妈尿床了,还拉了一片粑粑,用小塑料盆倒了些热水放边上,拿来剪刀,把纸尿垫上的粑粑剪掉。妈妈不相信自己大便了,说叫我看看,我叫妈妈看我弄到手上的粑粑。妈妈说怎么就不知道屙了?还就是屙了。

 

剪去纸尿垫上的多粑粑,又垫上小块的纸尿垫,用小块的纸尿垫剪成小块擦屁股,基本上没有多粑粑了,就用纸尿垫蘸水,把屁股蛋上的干粑粑一遍遍擦干净,搬住妈妈的双腿让妈妈翻身,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左右?

儿子一家三口重庆户口,只有一个三十多平米的小单元,他想在买一个大点儿的房子,不知道该买不该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会

他开车与我同去大妹家陪护我妈妈。

 

  说来还是犯怵的过。大前天去的晚,妈妈说:我当是你死恁家里了!啥时候才来?!

 

  有了这犯怵的心情,不由的说:又不早了。问他:到那儿我妈妈要说当你死恁家了怎么回答?

 

  他不假思索地开口:哦!给你报丧来了。

 

  你就这样说?我问。

 

  就这样说。

 

  我没吭声。咳!还是怕妈妈不高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妈妈

急匆匆赶到大妹家,十点四十分。大妹没有在家,大妹夫给开门,妈妈歪在沙发上睡觉。

 

脱掉外衣,沙发上坐了会儿,看妈妈睡的很熟,我到书房打开电脑。只过了几分钟听见妈妈喊我,我知道妈妈看见我的衣服和包了。

 

走到妈妈跟前,妈妈乌乌的眼,恨恨的说:“我当你死到恁家了!啥时候才来!”

 

不知道是恼还是不恼,只随口说了句:“我要是死了这会儿也来不了。我该不是想死哩,死了多安生。”

 

后来我讲了好多,当妈妈的如此说话伤害我,也是我平常不反驳,太顺当养成的,如果是对待我两个妹妹她还是不敢。

 

我不喜欢妈妈,自私不怕,不要总是伤害孩子们。

 

问妈妈:“不要觉得我没事儿,有一个月了,家里七十岁的他有病,三天里有一天半来市里伺候你,我连感冒头痛吃药都没有休息过,我二小子打电话问我不自觉的吃饭掉饭,偶尔流口水,你不知道我忙成啥样。你说我活的好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门帘

这次我找好和铝合金门框宽窄相同的木条,接成整个门口的宽度,木条两头钉有四个孔的铁皮,两个孔连接木条,两个孔连接墙体。

 

顺着门扇两边有木条立柱顶到地面。立体木条和门口上方的横木条连接,然后在连接部位有铁皮钉住,用抹布把铁皮与铝合金门框擦拭干净,然后用胶带粘好。

 

如此,我做的门框与铝合金门框成为一体。

 

把门帘重新挂好。好歹吃了个软面饼,在这里叫咸食,喝了两碗水。没有叫他吃饭就让他开车送我到公交站做公交车前去大妹家陪护妈妈。

 

坐上公交车看时间已经九点一刻。

 

不管怎么说门帘是弄好了,再掉的话我还弄!干什么都有反复。但愿这次一劳永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门帘

早上总是感觉很累,唤起他给我捶捶腿,撒娇一样说:“叫我再睡会儿行不?”

他答应着起床,往外屋一走就喊:“门帘掉下来了,你起床弄弄吧。”

 

赶紧起来,看我那门帘在地上堆着,他有点儿奇怪的声音:“你说晚上没听见刮大风怎么就掉了呢?白天还撩过来撩过去的都没有掉,晚上没有人动你了掉个什么劲儿。”

 

那纱窗门帘是中间掀开,有磁铁相吸合住,我没有舍得往铝合金门框上钻眼,就用双面泡沫胶粘的木条,往木条上订的门帘,木条的粘合度不如铝合金门框,木条和门帘整体掉下来了。

 

看见活儿累也逃之夭夭,赶紧重新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收,高考,想的

那日看见饭后钟声写的麦收,高考的文章,引的我手痒痒,电脑上打了下面的文字。

 

在公交车上,人多的了不得,车次间隔的时间也很长。有人说昨天车多间隔时间短,今天高考坐车的人出奇多。

  哦?家里没有高考的孩子,不操心高考这事了。不过我还是在网上看到今年高考人数是历年来最多的一年,有九百多万。

  三个孩子的高考拉洋片一样从大脑走过。大儿子高考罢,妈妈也来到县城的家里,想看看外孙考的分数,分数不理想,一家人脸色都不喜庆。妈妈在吃午饭的时候反过来筷子敲击着小饭桌,恼怒道:“都说两口子家离得远,生出来的孩子聪明,恁俩离的不近生个孩子也不聪明。”

  妈妈白皙的面孔,威严的目光,怒气冲冲的口吻,我俩谁也不敢说话,大气都不敢出。当离开那小桌子,他嬉笑着:“光想问问你妈,你要是生个宋庆龄我不就是孙中山了?谁生的孩子聪明,老毛他娘生的孩子聪明。”

  女儿高考的时候,我家好过点儿了,买了个西瓜放在卖冰糕的冰柜里,那是给女儿的奖赏。那年的高考我在县城妈妈的家里看门,家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医说

他今天第七天输液,输液回来二人在屋里摘韭菜,他蹲下,我说:“别蹲着,把那个废漆桶上放一个板坐下。”废漆桶在手边,他听话的拉了一下,手边的铁板放在漆桶上,只是那铁板浮土好厚。我说:“椅子上的坏电热毯垫上。”

  他摇头皱眉:“干干净净的都弄脏了。”拿了一片该扔的汽车垫放在铁板上。谁也不看谁摘着,韭菜出毛病了,黄叶很多摘的很慢。他想慢慢地摘韭菜一样说着:“上午就常明自己输液,一个劲儿瞌睡。不像我再那儿说话答理的不瞌睡。下午人不多,李医生跟我坐着说话。”

  都说什么啦?学给我听听?我这样说。

  “开全国开放四十周年中医大会他去了,有个老中医98了,讲中医养生,一次讲了一个钟头,休息会儿后又讲了一个半钟头,老头带着笔记本,随从要给他打开,老中医说我自己来。身体真好。”

  还说:“09年在省会考试,考官看我年纪大叫我坐在最后边,说别人不能看你可以看参考。他笑笑说:我看那干啥?既然是考试就尽自己所知发挥好了,我没有看资料就写了提纲,旁边的人说:老师傅,叫我按照你这打印一份行不?我说咋是个不行,打印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0页/149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