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8
  • 总访问量:159008
  • 开博时间:2005-10-10
  • 博客排名:第607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wanih

2019-05-23

TIANBL

2019-05-23

yigefangya..

2019-05-23

文锦书屋

2019-05-22

理洵

2019-05-22

西窗清月

2019-05-22

南岳笑笑生

2019-04-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回家了

回家了,也不知道是多长时间没有关窗户,屋里到处都是一钢镚厚的细土,西边的卧室有阳台,阳台上的窗户是关着的,阳台到卧室的门也是关着的,这样,这个床还能睡人。

 

即使是这么脏,心里还是很高兴,一切那么乱,可是却觉得很自由与随便。

 

他打开手机想给电脑缴费,可是儿子把他的微信往这个手机上装了一下,我的手机微信就给要密码。

 

很累的我已经脱掉衣服问他,我去大厅缴费?他和悦的说:“你不累吗?”

 

看那样子他想缴费后方便,我穿上衣服下楼缴费。回到家门口想起来没有鸡蛋了,又到超市买了鸡蛋,肉,洋葱。这样想吃什么随便。

 

光是渴,我说冲鸡蛋不吃主食了,结果开水凉了会儿鸡蛋冲的不好,干脆刷锅,熥包子。

 

他时不时地在我跟前晃晃,感觉挺好,觉得他好像没有病了,完全好了一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4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忙碌

昨日被我安排的满满当当很是忙碌。早上起来听炮响去吃饭,那是村里振方电工五十三岁的媳妇出殡,放炮叫攒忙的乡亲吃饭哪。

 

他没有带吊孝的烧纸,等待了会儿当喜顺拿着烧纸过来他随其后吊了孝。

 

账桌前看看都上多少钱的礼金,二哥在哪儿收款,嫂子没有来,二哥昨天就在晚上又骑着电车回城里的家,因为嫂子眼不行,还得点眼药,需要他。

 

二哥把账单叫他看过,有上五十的有上一百的,他上了一百。

 

不知道我干什么?问他,他告诉我找有女人的地方待会儿等待吃饭。过丧事早上总是面片汤,馒头。吃过饭像我这么大岁数的人就没有事儿了。在年轻女人洗碗筷的时候我离开。

 

二人回到家,他把门前铺上水泥路挨着门前的下坡沟沟用土填埋,我则到屋里坐第二条棉被。因为老式的棉被里面都窄,现在不想要那么窄的被子,就把两条被子的里子当做网套的功能用,很厚的棉絮把四边都展了展,一边被里是买的棉布,一边是我妈妈织的粗布做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始料未及

好多时候生活不是事先想象安排的样子,才有了始料未及的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

心血来潮要出去玩,十点出门,看看两元剪发的地方不开门,五块钱舍不得,当然也是还能不剪的缘故吧。

 

沿着107过道去看临城的白云洞,一路上拍了好几张照片,因为车玻璃不干净,拍的清晰度和角度都很差。

 

赶到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发现有警察不让过,问后知道:旅发大会召开,想去需要步行。看到有好多大人孩子都在阳光下走着,问丈夫他不想去看,给我钱,身份证,手机独自走到山脚下,问环保工作女士可以进洞吗?“不许进洞。”这儿离洞口还有多远?“二里多地。”看拾级而上的台阶以及还很远看不见的入口返回。

 

回返在县城转看,到吃午饭的时间,他提出该到双碑补两颗牙。我同意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贴《埋怨》

昨天写的发表在博客上,怎么没了?没有不合法的字词吧?再贴一次试试。

 

八点十六分给他打电话:“我上车了,记着接我。”

  “在哪儿接?”

  “107国道。”

  雨下的不算小,公交车上的雨刮不停的摇摆着刮水,我想:他一定会在我该下车的地方等我。很想睡会儿,又怕睡过了站,问身边的小伙子:“您到哪儿下车?”

  “法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看到中弘上市房地产公司老板跑路,喊他一声告之负债四十个亿的老板跑路,随后说:“咱二小子签了合同的房子不会有事儿吧?”他没有回答。我的意思是还没有交钱。如果怕的话?没有想好该怎么办。

 

 

融资2.5亿的国产浏览器之光,竟然只是谷歌浏览器换了层皮?
红芯浏览器拿到了2.5亿融资,居然是谷歌Chrome的49.1.2623.213版本,而最新版的Chrome已经是v69.0.3493.3了。
想起了当年汉芯造假,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拿到了上亿的科研基金,结果只是把摩托罗拉芯片的"MOTO"全部用砂纸磨掉。
这些都是怎么通过的?难道又是一场上下其手的居中局?
当年汉芯造假事情败露后,国家也只是撤销了他的教授资格,无论是国家还是上海交大,都对陈进的造假行为只字未提追究,也没有任何相关责任人受到追究,至今,陈进还是多家芯片公司的股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说昨天上午

听见钥匙入锁孔的声音,那细碎的脚步声知道小妹妹来了,从通道处看了我一眼直奔二姐的主卧,那里大妹坐着马扎正给妈妈缝裤腿。手针把旧秋裤做的裤腿合缝处锁边。

  咋咋呼呼的小妹大声说:“哎呦,还网什么边儿啊,不知道穿几天哩。”

  我大妹道:“那也不能叫这边毛乎着哎?”

  看小妹一屁股坐在二姐旁边的椅子上,大声带气的喊着:“恁见过这样的人啊!气死我了,今天晚上回来我得跟他吵一架!”

  二姐平和的问:“咋了?”

  “昨天晚上尿盆有点儿漏,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都怕

过去总是看见大妹夫逗着丈母娘说笑。很融洽和谐。自叹不如。

 

自从大妹夫随便回丈母娘问话:“您闺女没说你啥!她说你长的漂亮”一句话之后,丈母娘思索了半天叫过来二闺女问:“他说我长的漂亮啥意思?”

  大妹乖乖地笑着回答:“没什么意思,跟你说着玩呢。”

  妈妈陷在深眼窝的双眸瞬间放出厌恶,严厉的光,字字清晰的说:“别他妈逼的没事儿嚼害老人;没话说别说不行啊,光嚼害老人不到好!”

  后来大妹夫在说话就思考着说,不再嘻嘻哈哈和丈母娘逗着玩了。也不敢随便应付一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4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服不行

小儿子两口回来,说:“去姨姨家看看姥姥,顺带说一声买房子,看能借给点儿钱不。”

 

我极力阻止:“别去了,你也借不出来,我已经传过话了。”

 

儿媳倔犟地说:“怎么也去看看,妈妈,姨姨的闺女对象是我们介绍的,有事你儿子顶大事的跑动,我想去说一声,免得以后姨姨说想借给我们钱,怨我们没吭声。我的意思是把球踢过去。接不接的我心里还清楚。”

 

刚刚,儿子打电话:“爸爸妈妈,我俩去了看看姥姥,两个姨姨一个说女儿要在成都买房,一个说表弟要在北京买房,这个姨姨说成天吃药,那个姨姨说三天两头住医院,工资都花在药费上。你儿媳什么都没有说。他要给您打电话就是怕您老着急生气,我说我打吧,妈别晚上睡不着,你也别惦记。俺俩有能力,好好保护自己。”

 

儿子笑着说:“你儿媳妇说,想把球踢出去,结果连脚都没抬。她把自己微信群的图片改成了篮球。这下你儿媳服了,一个哭穷一个哭病,说的比俺还穷,不服不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几句

昨天我俩去伺候妈妈,中午吃饭的时候,丈母娘说大女婿:“你别给我端饭,穿着个仨窟窿背心,一会儿拍一下膀子,一会儿挠挠胳膊,我嫌你脏。叫爱春给我端饭。”

 

他顺从地答应着。扭过头小声对我说:“以后我不端饭了。你不脏。”我脸上露出点笑容,妈妈问:“你笑啥哩?”

 

“我笑俺妈还是挺干净。”

 

妈妈看着他说:“那天你在沙发上睡,脚蹬着这大红靠背枕头,多脏多臭!脏的我你走了我赶紧把它拆下来洗了又洗,打肥皂洗的干干净净,我坐沙发累了好歪哪儿,头在枕头上搁着。往后你别挨这枕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电视

中午看电视,我爱满堂彩,那段节目是相声演员演小品,导演让其演儿子,除了喊爸爸妈妈别的词都是即兴发挥。结果是喊爸爸,家风惩戒挨板子,没有板子挨铲子,

 

相声演员挑拣着饰演爸爸,导演让其躺下装死。

 

节目演出满堂大笑,确实出彩。

 

我笑过对他说:“这就是有权。”

 

他接腔:“导演有权,随时变换角度和手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在这儿吧

想继续贴到闲闲书话:写给自己的帖子里,无奈怎么都无法显示此页。经历了N次点击还是无法显示此页,所以就写在这儿发布了它。

 

九点从大妹家出来,十点半回到农村的家。天气很热,闷的很。卸下拾来的的十五块旧地板砖和一块阳光瓦,赶紧拉了一三轮车油沙土,因为厨房门前还没有弄好,缺点土。

 

招呼他吃块西瓜歇歇,他说:“你小妹没有人味儿,拿着半拉西瓜,到那儿都不虚让让,说句来吃西瓜吧咱也不见得吃。”

 

我问他:“你想吃西瓜吗?”

 

“想吃咱家里有,就说这话啊?一点儿情谊都没有,不懂的远近,不懂情理。”

 

我笑笑:“早就是不近了。这样也好,不吃我妹妹的不欠人情。”

 

那是昨天晚上,胖乎乎身材的小妹走到妈妈卧室,递给躺着的妈妈一块西瓜,走出去。

 

我问妈妈:“你坐起来吃还是躺着吃?”妈妈没有回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心

女儿数次打电话,说:“我哥哥请了假决定到科尔芯草原去玩,我一家也去,开两部车,爸爸妈妈你俩也过来吧,能替换开车,玩儿几天。”

 

仔细询问了玩的天数,去掉两头的双休日就剩五天,算计着?一共九天里赶上我四天伺候妈妈,于是我对他说:“我不去,老人这个样子还是尽自己的职责陪伴,你如果愿意去你去吧。”

 

他说:“你不去我也不去,按说去也就三天,回来了咱多伺候几天有了。”

 

思索后我还是决定放弃。

 

今天他送我到公交车站的路上,我说:“活到这会儿就想活的安心,老人最后的路程尽力陪伴,不留遗憾。我过自己的安心日子。希望孩子们一路平安愉快。”

 

他说这会儿大概出去四百公里了。

 

心里暗想:但愿我来日方长,有机会出去玩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若浮尘

本来今天计划把院子东墙外的油葵弄了,从大妹家回来的路上要他从卫生所门前过,叫喜顺全科医生给他听听腹部还有没有什么音。结果还是不错,说没有湿罗音了。

 

结果还没有出卫生所门就接听一个电话:叫下午三点到官庄道班去做几个架子。

 

早就商量好的,也是听海辰说过三五天弄菜园的油葵,到家一看海辰已经去脱粒油葵了,我到菜园看看油葵的盘子还真是黄啦,能收获!

 

但是,下午三点要去做几个架子,怎么也能挣个一百二百块钱,比按计划收油葵还是划算的。

 

追逐钱财,因为钱财是保证我物质生活最主要的,这样一来,早些的计划,打算,都像浮尘一样随风飘荡。

 

人的一生,什么时候能承包自己?小时候父母管,上学的时候成份管,工作的时候八小时以外还有单位管,生育的时候有国策管,老了要管妈妈,也有钱财管。

 

真正的身若浮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蝎子蛰虫咬当日灾

今日入伏,昨夜到今天上午都一直下雨,下过雨的甬道,水泥板上有些许的稀泥。

 

他急匆匆拿起弹弓想去大门外看挨东墙的油葵又没有鸟儿吃,一脚踩到稀泥,跐溜向前滑溜一下,脚步跟的紧没有摔倒,但是脚也没有来的及抬那么高,大母脚趾踢到大约只高出一两厘米的水泥上,疼的他连着跳了几下才蹲下。

 

当下流血,血顺着脚趾甲转圈滴答滴答的,还有大母脚趾前边踢出来一个口子,一会儿地上就阴浸碗口大一片血。

 

他把脚伸进冷水里。

 

我拿了老套,用火点着,把黑灰放在血上止血,又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0页/14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