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153791
  • 开博时间:2005-10-10
  • 博客排名:第893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西窗清月

2017-05-28

漠土

2017-05-25

合家欢1995

2017-05-24

隐鼠飞光

2017-05-23

TIANBL

2017-05-23

上林爱花郎

2017-05-23

jzqtj123

2017-05-22

留言1962

2017-05-22

毕明迩

2017-05-16

阳光金鹰369

2017-05-15

囿彻上林

2017-05-1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手机被偷了

头两个多钟头,女儿打来电话说:“我手机被偷了。”

女儿是小学老师,困为有二胎还在哺乳,所以早下班一个钟头。

女儿说手机在侧兜里装着,绿灯过十字路口,等过了十字路口感觉兜里轻。同时有一人在旁边提醒我:“见有人从你兜里偷东西了。”

我返回去,协警说:“见人从你兜里偷走手机,喊你你骑的挺快,在说了也不敢使大劲喊。”

 

她爸爸劝女儿别生气。她哥哥叫她报警。

 

现在的手机功能很多,被人偷了好麻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图

才两天没见的石榴树变样了。能不能吃到石榴且放后边,看着这生机盎然的植物很是高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锄地

这半天把莱园的油葵地锄了锄,我还听别人的话把油葵叶子与主干间滋杈掰掉,这滋杈有人说“二茬毛”他说的好听:“你掰了杈稍带把围脖子草一拔我好锄多了。”

  四十年前,也是这个地方,,记忆里是队上分给叫锄的玉米地。那玉米苗和草长在一起好似毡片,没有锄过地的我和他商量:“我在前边把苗转圈的草拔掉,你可以大力阔斧的快锄!”

  他欣然同意。

  年轻,瘦怯,腰细的好像一把能握仨的女人,精神如欢快的小鹿,面朝青草背向蓝天,拼命地快拔着。

  瘦瘦的小伙儿挥动着锄地的工具,嚓嚓的快干。

  女人时不时回头喜面一笑,擦一把汗问:“我拔过好锄么?”

  男人笑言:“功夫没有白费的,好锄多了。”

  女人是那么好哄,干的可欢实了!心疼媳妇的男人说:“累了歇歇吧?”
  “一鼓作气干完!”

  后来,男人说:“不想打击你的积极性,你认不得草和苗,总是该有苗的地方没苗你会把一棵大些的草周围拔的很干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起床后

睁眼他说:“六点了吧?”

我拿起身边的手机看一眼:“还差二十多分钟。”

他迅速起床到院子里去了。随后我也起床,看他在院子里刨窑儿,我知道他要干什么还是说了句:“种豆角儿?”

只见他挥动着铁刮子,一下一个坑,脚往后退一下又挥动一下铁刮子,吧唧吧唧,协调熟练的动作刨好了窑儿,提起小桶去水缸里舀水挨个儿坑到倒水。拿起我买的硬塑料袋撕开,我说你别往地上扔那塑料袋,不沤。一个窑儿里点四个籽。

 

想起来他种白菜,我妈说看他一会儿种一片儿,很像种地的。你会么?很勤快的他,我还是喜欢的。

 

看他又刨坑,等待刚倒水的坑渗了水再放豆种。

 

我也走过去,往坑里放种子。

 

在农村的家很随便的好。

 

我接听电话,邻居小马要用三相电,我说七点半以后才过去。呵呵,还没有做饭呢。现在去烙饼。

 

柿子树开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图

昨日给嫂子做活:那是她放杂物的空地安装的铁栅栏门坏了,打电话要我给她重新安装。安装完后我在嫂子的院里拍了张照片,这是一株芍药,嫂子说花期很短,这就快开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柿子树有花蕾了

我院里去年栽的柿子树,是孩子姑姑给的,在孩子姑姑家就结柿子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枣树发芽了

忽如一夜没注意,

枣叶跳跃矗立起。

成天观察都没有,

成长处处显奇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聊的文字

醒来六点,随即起床。立时去外面铺房檐下一米三的挡雨彩钢板,他上了脚手架听见稀疏的雨滴落地的声音。我把剩下的四块彩钢板递给他放上面要他下来。因为没风可以这样的。

 

农村里,一切正常,卖油条的喊着:“麻糖糖糕。”那是很熟悉的一个女人,一般的天气风雨无阻在这个时间来到这个村子。

 

他不甘心,感觉雨下的不大,开大门站门前看过回来对我说:“全利顶着一头老白毛才起粪坑呢。我要是不听你的不下来这会儿固定好一块了。”我不搭理他。

 

自顾自收拾着地上散落的钉子螺丝,头也不抬说他:“做饭吧,少放点菠菜煮面条,还有馒头,吃一口好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记

早上起床我要他给我烤内衣,同时自己烤膝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小碗口大的膝盖一片潮湿的不行。

天气真的不是很冷了,在农村的屋里他穿着衬衣为我服务,还不忘贫嘴咂舌:“不管怎么说,今天准不能笑话我到七点才起床。”

“谁笑话你了,只是说你吹大话,说六点我就去脚手架上干活,结果七点才爬起来。我还是很愿意你多睡会儿的,没见我给你盖的好好的。”

“咱做活真慢。”

“行了,七十岁的人上高爬堆的,对于咱来说,就是个锻炼好了。”

我方便后对他说:“我去给多玉送点儿菠菜,鲜嫩的菠菜,种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气

这会儿天亮堂了些,但是还不见阳光。问他:“阴天还是晴天?”

“有雾。”

“过去春天也这么多雾么?”

“秋天好有雾,过去的春天好刮大风,都好说:二月二刮大风,拾干棒摊煎饼。二月二老太太在咱家没有出过门,可能刮大风咱在楼上不知道。”

看了看天气预报,没雨。我喜欢晴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头儿蘸蒜泥

打算包韭菜饺子,跑了两个小卖部都没有韭菜。打着伞回到家来。想着实因为下雨天,闲人大都改善生活包饺子呢。

吃了好多天的馒头,再说了,买的机器馒头都是一个味,没有自己蒸的好吃。吃什么呢?好长时间没有吃过饼了,两口子商量好烙饼。我要他去拿铁炉子烧柴搁上鏊子烙饼。

他下门前斜坡的时候踩边上水泥抹的很光滑的地方,刺溜一下子躺在地上,没等到我去拉他,自己在地上翻了个身爬起来。屁股上,胳膊肘上,腿上都是泥。

 

我一看就大声喊一样说着:“这样的天你干啥穿拖鞋!不看路踩那个地方叫你打滑梯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前年翻盖的房子,去年夏天在房子里住了两三个月。

 

冬天总是在单元房里住,现在想在家收拾点儿农活和院落,时不常的住在家。

 

真潮啊,玻璃上的潮气都往下流水,被窝也潮呼呼的,衣服穿在身上的感觉就是干活出汗衣服不干的感觉。

 

所以坐着打字,我就把小太阳开开烤着我的腿,脚在地上光觉得地板很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便写几句

六点喊他起床,我却后来才起。嘿嘿;过去我上班的时候都是他清早起来做饭的,而且是我先醒来喊他,用胳膊肘撞他,许诺:你起,你起来我就起,我要干什么什么活儿。

 

只是他起床后,风箱,锅碗瓢盆一响,我就知道准误不了上班了,好像听到催眠曲一样安稳的入睡。

 

他问我:“是不是你上班有我一半的功劳?”

我嬉笑着:“你有啥功劳啊?你不是也吃饭需要做么?不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三顿饭吗?”

“可比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三顿饭做的多,你半夜饿得慌我还起来做呢。”

 

我承认我输了。

 

今天,我没有听锅碗瓢盆交响曲,他起来会儿不大我也紧跟着起来了。

 

昨天没有做房檐接水的活儿,今天接着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几句话

起来床给妹妹打电话,询问哪天给爸爸烧纸。

 

听到大妹一连串的咳嗽后对我说:“今天不行,Zhguo 没在家,明天不行,明天儿子的房卖了去签合同。要不然后天吧?反正还有好几天才清明,二号?”

 

我截断她的话说了句含有谎言的话:“我在北光收拾,房顶上盖了瓦,弄房檐上罩住水泥台的雨罩,还要弄卫生间的房顶。”(实话是我需要在北光做这些事儿,谎言是我昨夜在单元里睡觉。一会儿就走。)我怕我为了给爸爸烧纸跑三趟。妈妈希望我姐妹一块儿去,爸爸的骨灰证在大妹手里。原先想去大妹那边看看,现在打个电话省事儿了。

 

昨天他往房檐下的墙上打孔,电锤突然扭转把他的左胳膊腕扭了一下,今天看手掌半边都肿了。我想剩下的打孔问他:“还有八个孔没有钻,可怕在碰上浇筑里边的钢筋了。昨天钻那些眼就碰上一根钢筋么?”

 

“碰上钢筋也没事儿,只是钻不动罢了,那是碰上钢筋往外拿钻的时候手没有用力,别到了钢筋上捕楞了一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忙碌的事情

 上午给莉莉妹妹烧纸回来的路上,我说了句去店里拉电焊机?他说村里冬印有电焊机,借用一下好了。

  回到家我还是接椽子,当然,葡萄架再加固也行,不加固也可了,只是没有顺手的活儿闲摸索着干呢。

  一边干一边吩咐他:“你该出去看看冬印在家没有,用一下他的电焊机。看电工方子在家没有,用一下他的冲击钻。去二片家看看,用他的脚手架。”

  他转了一圈回来说冬印去工地干活中午回来,方子没在家,二片家没有人。到菜园里看看,挨着咱地的月说种油葵,海申说下午用马家街的旋耕犁把地耕一下,说叔叔你也耕了吧?我问得花多少钱,说也就是三十多块钱吧,我允许了,海申说他耕了看着给咱耕一下。

  感觉我俩年岁都不小了,我用商量的口气:“咱是不是叫林晓的儿子给帮忙啊?”

  他的脸一寒,挺横的说:“你要是能干咱就干,要是觉得不能干我就花钱找人干。你叫人家帮忙出多少钱?一天二百?”

  我皱眉头:“不是觉得你忙活一天脚踝子骨疼,再说了上那么高打膨胀螺栓孔不得手使劲。我想他守家在地儿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6页/14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