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160051
  • 开博时间:2005-10-10
  • 博客排名:第597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大师兄01

2019-10-23

heise13

2019-10-23

笨笨客栈

2019-10-23

青鸟12345

2019-10-22

粗手不烦

2019-10-21

涉江采芙蕖

2019-10-21

于小湄

2019-10-18

文锦书屋

2019-10-18

TIANBL

2019-10-18

大河之水大

2019-10-17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杂记

东边马家街放着音响,有一伙人在那儿唱歌,我走过去,秀的丈夫说你唱一个吧?我唱了军港的夜。

 

我唱歌的时候,丈夫在我门口不远的地方和金书说话,说那天路过白家庄听说的白文选快不行了。金书说三儿去看过他姑父,那天快过去了。

 

我问丈夫听见我唱了吗?他说听见了,还说我唱得好,后来补充:“我知道你会那首歌。”到家说:“以后你在家唱吧。”

 

气氛不一样,我回答。

 

下午把东墙外的几棵棉花摘了摘,小珍妮说婷妮又住院有十来天了。还说明天去马家街看埋人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烧纸

今天早晨起的不早,起来后没有在家里吃早饭,嫌做早饭麻烦,直接开车走人。到南光吃早点,买了烧纸,他送我到县城坐公交车到市里殡葬管理所去给爸爸烧纸。

  八点整坐上了公交车,公交车司机说:“今天市里的车不用付费,出市的车都需要付费。”我刷了卡。

  每次给爸爸烧纸都先去大妹家,大妹拿着爸爸的骨灰证。

  我敲门,大妹开开门,我将烧纸放到桌子上。大妹和妹夫说今天他的车限号,叫你明天来,二十六号,今天是二十六号吗?

  我说:“听你电话里说昨天zhg'去给他父母烧纸,明天咱在去,我来时jzh还说今天zhg的车限号,不过我听司机说今天的公交车免费。”

  zhg说不可能!

  我不强势,问大妹:“怎么着?今天我回去?明天再来?”

  大妹说:“pp刚走,你来了咱就去吧,我给pp打电话。”

  zhg指着桌子上放的烧纸说:“这东西不兴往屋里拿,拿到屋里不好。”
  我提了起来,为难的样子解释:“我听说剪了的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左右

左右二字首先表现的是方位。

 

还有一层意思,是让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我认为大多是指自己的平级和孩子们,如果是上一级,使用的文字是指导,领导,带领。在这儿我只说自己理解的左右。

 

孩子们都大了,各自成了自己的小家,深感自己这点儿见识,经历不能左右孩子,干脆就少说,即便说出自己的看法也是试验性的建议。无非是觉得自己活的年岁大,说出自己的看法罢了,并不希望孩子们按照我想的去办,因为我觉得自己这辈子生存的不好,不足以指导孩子们前行。

 

但是愿意在某些时候左右丈夫,比如:总想着他应该与我同步起居,晚上别看或者少看那些玄虚的鬼话文章,少看豪婿小说,少去关系世界各国之间的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在哪里

看帖子,舞文弄墨版绝大部分都是长篇,点击开看看,极少有生活中常见的平常事,即便是平常事,创作的时候会提升,我认为提升的结果:光环晕圈多于实际的部分。

 

我喜欢看日常的人们生活在实际中,可是?实际的东西不是都有好运气,文字也较之修饰过的贫乏好多。所以看来看去也不想看了。

 

那些发自内心的感悟文字看着挺好,但是,老看那些,并不见得与我用得上。看的多了如同鸡汤。

 

看来看去,我竟然不知道自己活在哪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吃过饭,想起妈妈年轻时说的话,她说在我老家,新媳妇回门,丈母娘忙活着招待新女婿,饭罢,新女婿会说客套话:“酒饱饭足茶又宽,忙了丈母娘您一天。”

  其实妈妈说了好多,只不过我记性赖记不住罢了。

  我起身离开空碗,说:“去买肉。”

  他一抬手道:“关了电视,我去刷碗。”

  人活着,像流水,每天都经过了什么没有一点儿痕迹,一年一年过去,看得见的就是孩子长大了,自己老了。风霜雨雪在脸上雕刻着沧桑。这沧桑使得爱人爱不释手,因为那是爱,那是伴儿。

  其他人则会说:“老先生你慢慢走。”

  鲁师傅,你离远点儿,看碰着你。

  孩子们说:“看妈妈干活慢的。”

  妈妈说:“你是孩子还能不伺候娘啊?谁能不伺候老人?”

  烂砖不烂墙,你在他人的眼里如同砖头在谁手里,有用的有扔的,用途根据使用人的需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雨声连片,下大了。

 

昨天给他棉鞋他还嫌早,我认为早不早的,穿着舒服为好。

 

他说炒个菜花?我说还的到院子里去弄。就炒冬瓜吧?

 

老了,喜欢阳光,因为阳光下明亮。

 

看西窗清月的博客,提到看电视,剧中一个乘客说空姐:“一个端茶倒水的,哪儿来的那么多自信。”

 

自信不是别人眼中的高大上,而是自己内心的感受。就像大妹评价我的孩子们:“要是当官,你大小子肯定不行,还是二小子,当初大学毕业没有考个公务员。”

 

我这辈子过的日子不怎么样,对于儿女,走什么样的道路,我的要求是不做害人之马,想做什么工作由自己选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高兴

洗完衣服,他倒污水,我又点火,想泡脚,还嫌和的发面不发,再说了,玉米芯,烂柴火,消点儿院子里干净。

  我问他:“你泡脚不?”
  泡泡就泡泡。他说。

  那你用电饭锅做点米饭吧,别太稠了。晚饭不包饺子了。我吩咐他。

  他把夏天的脱鞋拿到跟前来泡脚,我说:“现在的天气可是不能穿凉拖了。”这个家旧棉鞋多,我给他拿过去两双。

  我把十几年前玉英教给我织的毛线脱鞋拿出来,想往鞋底上做一双厚厚的鞋垫,晚上起夜可以趿拉趿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胜利

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这句话是真的,不管那事情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都需要步调一致才能达到目的。一己之力的渺小是办不成的。

 

说这话是针对上午我的计划泡汤而言。

 

从不到十点我就和他说:“我去秀卿处摇一卦,要是能把我妈安全抬到车上拉到咱家来的话,等我从秀卿处回来就赶紧到县城去,外甥女药方给开好了,隔山买牛的事儿?我还是想叫双柱给摸脉核对一下方子,拿了药到市里去接我妈。”

 

他答应了。等到我从秀卿处回来,他说拿着身份证,拿了身份证又说十月份该验证了,一屁股坐沙发上,在手机上鼓捣鼓捣,验证完11点,这个时候去县城?到那儿很可能医院就下班了。我不吭不言的去洗菜。心中很是无奈。计划泡汤!

 

他站在门口看着洗菜的我说:“咱吃了饭再去不行吗?”不愿意理他。

 

当他问了三遍我才说:“不行也得行!看不见我洗菜做饭啊!”

 

如此一扯一扽的,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底洞

每天吃药,软化血管预防脑血栓的两样,还有曲克芦丁和维生素E软胶囊,那是我眼睛视物不真导致头痛拿的药,还吃着治腿疼的药。

 

感觉药片不少,可是当拿出来发现就剩下没几片了,不由得的说啥也搁不住吃。

 

他说:嘴就是个无底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录

上午,我离开电脑之后,就坐在小板凳上,在院落里把前天熨烫好的四条裤子的裤腿下边缝起来。

  那是小儿子的裤子有破损的,有一片片脱色的,孩子不要了,我剪断缝好让他穿。

  才开始我插着大门,后来热了,就把大门开了一道缝,板凳挪到门道下边做活,马芬来坐了会儿离开,南墙外摘两个丝瓜,他又给马芬摘了三个,马芬高兴地说赚了。

  他在院落里拨拉着白菜捉虫,我依旧缝制裤脚儿。

  马芬走后门开着一小扇,一个胖乎乎的男人骑着摩托车吆喝着:“收老旧东西,旧盘子旧碗,旧钱,旧拖拉机,旧电脑,,,,,,”来回溜了两圈儿停在我门前问:“东海的家在哪个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录

一天都没有看见太阳。
昨天才听海伦说:“菜花变色是光照的原因。”
昨天砍了个菜花,边洗便掰,摆出来三个绿色的虫子躲在菜花里像羽化。
大姑子喜欢在院落里种花,我喜欢在院落里种菜,吃着方便。
柿子的颜色一天一个样,不知道那红点的是不是被鸟儿尝鲜了?该摘,还没有顾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是想写

四号去大妹家伺候妈妈,大妹给我说:“姐姐你看看咱妈的账,我记得很详细,小妹说我你怎么还没有弄出来。”大妹看看我:“也麻烦着呢,一笔一笔的。”

  推辞说不看,大妹还是把账本推到我跟前,她用手翻着页给我讲几个特殊的地方。一个是我给了妈妈两千块钱记到妈妈收入里,还有她垫付的墓地钱抽出来。说妈妈的十二万定期取出放在生意上周转出了利息。利息是多少我只听她说,过耳风一样听过忘了。

  有一件事听的清楚,就是去年大妹说:“恁出了交通事故,肺癌做手术不能伺候咱妈,我跟小妹伺候一天一百块钱,从咱妈的钱里出。我同意。后来两个妹妹总是说妈妈不好伺候,伺候着多难多难,晚上不睡觉,我接了妈妈和妈妈一起住进了养老院,当时大妹出了一万块钱的押金。

  结果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碎文字

四号去大妹家伺候妈妈的时候,拿着下边的义齿装到兜里,只是有那个动作,可能是没有装进裤兜,到大妹家吃过饭想带上义齿,发现假牙没有在兜里,打电话给他要他在车里给我找找。

 

直到六号回到家自己去车里找才发现没有掉落在车里,确确实实是丢了。今天想到医院安一口上下义齿,直到这个时候还是心痛花钱。带义齿总有适应过程,现在的上牙床还有包呢。

 

早饭后读了这么大一会儿东元寇的文章,他听的很认真,清鼻涕快过黄河了,提醒他,他说听我读书舍不得离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产教

昨天吃饭看电视听见产教二字,一时不知道产教是干什么的,今天早上看电视,知道是为产业而对口教育那个方面的人才。我听着有点儿结合实际产业施教的作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子

早上六点半多起来,洗手和面擀面条,院落里拔小油菜,还掐了几个他从菜园拔回来出毛病的白菜叶儿,加上我拔掉的转种菜叶,薅了一棵葱,都切好切碎,为自己 没牙虎能吃掉。不少的一盆子菜,人说多吃青菜好咱就吃。对他说:“你炒菜,煮面条做饭吧。”我回到屋里打开电脑玩。

早上没有起床的时候说起得精神病的春子,说春子源于昨天去北场地里看见的人,我问那黑瘦的老头叫啥?他说:“哪个人?”

我道:“就是你跟着他看玉米的人。”

“哦?叫高子,是春小的哥哥,你看长的一样吧?”

“没有看出来长得一样不一样。”我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2页/152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