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55301
  • 开博时间:2005-10-10
  • 博客排名:第873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笨笨客栈

2017-11-15

成都弹绷子

2017-11-09

留言1962

2017-11-06

xibeidongn..

2017-11-05

冷艳孤影

2017-11-04

肖福祥

2017-11-02

画蛇者说

2017-11-01

凤岗茶场

2017-11-01

西窗清月

2017-11-01

云石胶

2017-10-3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无题

看理洵写的文章《玩尿泥》有以下文字

说真话,我却是从来不知道有文章里写的那样:孩子们相约在一起玩尿泥。

更不知道文人墨客把泥写成文章诗词来表达忠贞不渝的爱情

但是见过自己的孩子弄的满身都是尿泥的样子。

大儿子管大娘的女儿瑞雪叫姐姐。那个时候我要上班,嫂子要去生产队上干活,侄女瑞雪和我儿都是奶奶带着。

嫂子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晨的阳光

我还没有下床,农村的家,透亮,四分三玻璃,新式三米宽的门口照进清晨的阳光,门口上方的纱窗还开着。被窝里暖洋洋像具有强大的粘性粘着我,使我不想穿裤子。

  坐在被窝里,凉茵茵清甜的空气较之单元房里的气味别有一番享受。

  他己经起来去做早饭。

  妈妈像山里寻食的虎,夜里自己不停的说,重复播出我奶奶爷爷的不好,爸爸为爱妈妈而对爹娘的种种指责,叛逆性格,对媳妇利益维护到给爹娘弄好大的难看。

  他问我听这话里有多少水份?“想像丰富,会编的人一回一个样,都是围绕自己高大形象而言。”我这样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记

每天的琐事让我老俩忙碌的昏头交脑的,好歹忙碌到天黑他说了句:“今天干活不少。”

 

别管怎么说,总是计划一天的活儿三天也干不完。后边还有一大堆活儿在排队。

 

今天上午算是把影壁到卫生间揭下来的水泥板又放在垫高了的地方。

 

吃过午饭我琢磨着干点什么好?把水泥板的缝隙用水泥灌一下?可是现在的水泥比去年,或者是比夏天贵了一半,有点儿舍不得。

 

他却不管不顾自己正感冒咳嗽,去掀甬路上的水泥板,因为甬路比院子低了,一下雨甬路成了水道。他想把门口上堆的土垫到水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想的文字

  还没有结束的假期,昨天儿子两家离开我,女儿来过两次也去了婆家,我心中不住的想着四个字:各就各位。我回到自己的轨迹生活。

 

  我的生活从来没有无事做的时候,不知道别人是否和我一样?总是事赶着事做不完。孩子们离开我的家,我立时去收豆子。割完豆子天就快黑了,很累,还怕下雨,就把豆棵都散落在门道里,他收枣做饭。吃过饭将要二十一点的时候我躺下睡觉。不用三天该接妈妈了。

 

  快四点想起床,坐起来又不想起,农村的夜很静,只有我脑海里的声音呲呲着,犹豫了会儿又躺下继续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晨说话

昨天发表在博客的文章,T姐看到后说晕了,现在修改一下,试试能否被不知情的人看懂。

 

  两口子一边穿着衣服,我开始说总是惦记的事情:“我不赞成你给修理工崔晓高介绍活儿,现在正修理的推土机,咱库里有他要的部分更换零件,就差气门导管,你还答应给他送到家,他却说不用送了,自己到别的门市找件。如此一来咱介绍活儿崔晓高能挣到不菲的修理费,而咱却开车看活儿,一次次接打电话车主与修理工沟通,一分钱都不落图啥呢?
上次临城修理压路机的活儿是咱给崔晓高介绍的,告诉崔晓高咱这儿有方向机,他不用却东找西找,找不到叫车主找服务站,还是找不到车主才打电话从咱这儿拿。你让崔晓高报型号,结果报的是方向机序号,你提醒崔晓高型号在方向机下方,如此才用了咱的方向机。上次的活儿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晨说话

两口子一边穿着衣服,我开始说总是惦记的事情:“我不赞成你给崔晓高介绍活儿,修理推土机咱有他要的部分零件,就差气门导管,还答应给他送到家,他却自己出去找件,咱白白的一次次打电话,车主修理工沟通就想把现有的零件卖点,结果一分钱都不落图啥呢?上次临城修理压路机的活儿你给他介绍,告诉他咱这儿有方向机,他不用却东找西找,找不到叫车主找服务站,还是找不到车主才打电话从咱这儿拿,怨老崔不懂,等于你教会老崔一手。”

  他冷笑一下用话堵我:“你教会老崔?!老崔活儿多的都做不过来又找张麻家的人伙干!”

  “找张麻家伙干是想挣取他的劳动剩余价值,想互帮互助活儿做的快,也不是活儿多的做不过来,真活儿多的做不过来就不接咱的活儿了。我这样认为。”

  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小子电话

他告诉我二小子打电话,说不忙。买了花盆正往家走。准备把这摊摊靠给小王,到明年能洗手不干了。小韩的媳妇快分娩了,好长时间不会上班。还问:子尧的未婚妻干活可不中用的很,别人一小时能干完的活儿她四个小时干不完,不是不干,还是一个劲儿的干着。把活儿干错了别人一说就哭,是不是给姑姑说一声?

 

他爸爸建言:“不说,你哥哥嫂子都看过那女孩了,干活如此不中用想辞就辞了她。儿子说一个月一千块钱比块砖头强。”

 

二小子说子尧又馋又懒,独生子女,惯得。

 

听罢他说的我言:“孩子们愿意怎么样生活我都不参言。”想起来天涯社区的随记有句话:做你喜欢的事是自由;喜欢你做的事是幸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服了

事情过去了十来天,才悟出妈妈和妹妹的智慧和思维的速度,叉开话题另侧攻击的厉害。

 

一母同胞,我怎么就不具备这个能力?这就是女儿说的妈妈笨,想着说自己的委屈,想表明真相,想说那场景,可是被别人口若悬河的诉说引导入歧途。

 

女儿笑曰:“你看见的目的,当你拿出箭来早看不见目标了。飞机飞远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事情过去了十来天,昨天才想通:妈妈说我还拉肚子不该洗衣服,丈夫说她不好说病,说了你还说她屙啦瞎话哩!

 

本来是提起妈妈说话的不对,妈妈立时双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卖

前天他从老家回来告诉我,450块钱卖了只平地机铜套。还捎带了两个铜套胶圈。

我说你干嘛卖那么便宜?够咱进货的钱么?

我点点头:“好像是430进的,胶圈十块钱进的,不管赔赚卖了算啦,再说人家从百公里以外赶过来的。”

我也认同的点点头,连店面都没有了,也不打算干啦,有人要成个钱就行。

 

今天小曹打电话要一桶三号锂基脂黄油,说装载机用,叫送到东站。我提议沿着中兴路往东就到了。没有多远。结果到一点才回来。告诉我在北外环呢!往东站走到处挖,路不能走,来回转了怎么也有几十公里。他说记账。我就写在博客里好啦。

 

下午去张麻制造厂,现在还不知道装载机改的侧翻斗拉走没有。哦?打个电话问问。他对我说:“正交接哪,装到拖板车上了,我把发票放哪儿了?我插话别着急慢慢找。他说你挂了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事一瞥

  事情过去有一个多钟头了。

  是我痢疾好了点就开始在客厅洗两件衣服,妈妈坐着带扶手的椅子,说:“妮儿;拉肚子才好点不该扑腾水,扑腾点子凉水明天拉肚子更厉害。”

  抬头看着妈妈:“我有点精神了,肚子疼的少多啦。想洗洗。”

  坐在我妈对面的江志起身把一壶开水倒进大盆。温乎乎的水我搓洗着。

  妈妈说:“可犟哩,拉肚子还洗做啥的衣服?霞在家也是成天洗,平子去了把衣裳都拿她家走洗去,没有爱春洗的干净。”

  娘三两代人说话答理儿的就那么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三四天

从万元征文发起赛事那天我就和奔七的老头子商量:“这么长的时间,咱也写一篇参赛的文章。”
他信誓旦旦的说:“两三个月的时间,怎么也能写一篇。这次我给你写一篇小说!”

 

夫妻在一起四十多年了,知道他嘴说十八里,屁股在家里的模样,但他说给我写一篇还是我梦寐以求的,坐着的我扭头侧面看站立的他高兴地追问一句:“你成天不写字,能写一万字吗?你不是说写几行字就累的慌?”

 

他很轻松的样子扬起满是松皮的下尖脸,自信的说:“我今天写一千字明天写一千字,用不了半个月就是一万字。”
双眼盯着他,还问:“平常写字都不叫我说话,说一停下来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三四天

从万元征文发起赛事那天我就和奔七的老头子商量:“这么长的时间,咱也写一篇参赛的文章。”
他信誓旦旦的说:“两三个月的时间,怎么也能写一篇。这次我给你写一篇小说!”

 

夫妻在一起四十多年了,知道他嘴说十八里,屁股在家里的模样,但他说给我写一篇还是我梦寐以求的,坐着的我扭头侧面看站立的他高兴地追问一句:“你成天不写字,能写一万字吗?你不是说写几行字就累的慌?”

 

他很轻松的样子扬起满是松皮的下尖脸,自信的说:“我今天写一千字明天写一千字,用不了半个月就是一万字。”
双眼盯着他,还问:“平常写字都不叫我说话,说一停下来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三四天

从万元征文发起赛事那天我就和奔七的老头子商量:“这么长的时间,咱也写一篇参赛的文章。”
他信誓旦旦的说:“两三个月的时间,怎么也能写一篇。这次我给你写一篇小说!”

 

夫妻在一起四十多年了,知道他嘴说十八里,屁股在家里的模样,但他说给我写一篇还是我梦寐以求的,坐着的我扭头侧面看站立的他高兴地追问一句:“你成天不写字,能写一万字吗?你不是说写几行字就累的慌?”

 

他很轻松的样子扬起满是松皮的下尖脸,自信的说:“我今天写一千字明天写一千字,用不了半个月就是一万字。”
双眼盯着他,还问:“平常写字都不叫我说话,说一停下来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什么?

为什么判断如此截然不同?想来想去是角度,是我的才智决定。

 

昨天大妹打来电话,问我有事么?说妈妈想我了。我告诉大妹吃完饭我二小子和女儿就过去看望他姥姥。

 

因为自行车大赛,市里的街道到处戒严,开着车绕来绕去到大妹家快十二点了,儿子买了中午吃的食品在大妹家吃过午饭离开。

 

确实是他断言的大妹有新动作。我为小妹的态度而心有余悸:与她分辨:面对妈妈的不说理和大妹小妹的听妈妈一面之词。还生气两个妹妹想方设法跟我和我丈夫作对。所以考虑不出三全其美的解决方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雨了的文字

昨夜至今,雨的声音不大不小,有时停停,大多时间是淅淅沥沥的下着。一场秋雨一场凉,夜晚盖着薄被睡觉。

 

天明了,十四五岁的外孙女钻进我的被窝。听着外边的雨声,我闲话着小时候说的:“我小时候,一见这样不大不小的雨,会喊着说:下雨哩!掉点哩!王八穿着裤衩哩!”

 

身高一米七四大个子的外孙女听我说竟然笑的咯咯的,露出带着矫正牙齿的牙,我觉得比要求的八个牙齿要多。不知道孩子为什么会这样高兴。她一遍一遍重复着我说的那句话。笑着。

 

笑传染的我想起来十一二岁的时候,在那农居的小东屋上课,靠西边门坐着四年级的学生,挨着东墙是二年级的学生。老师讲了四年级的课布置作业在给二年级讲课。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8页/14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