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天涯天涯名博

红花亭畔醉赊酒‖腰束贼头上梁山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43128
  • 开博时间:2004-03-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1-20

冰释234白

2018-01-17

崛的后后v

2018-01-09

小奋青滤pe

2017-12-26

吴福清词no

2017-12-1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控制好自己最重要

昨天老婆和小舅子送我到合肥,一路上没有人说话,我的事情让全家人都已感到无语,我自己也不愿意再多说什么。既然错误已经酿成,悲剧也未免不能提升我的生存能力和战斗力。这让我看清一些人事。哪些人虚伪,哪些人还值得继续交往。

 

到合肥后,自然又是喝酒,老婆和平哥吃完饭就走了,我和戴总还有公司其他几个骨干,在戴总办公室聊了会,晚上又是喝酒,邹部很晚才来,老了很多,也不修边幅,变化很大,说话特别低调,真的像个一把手部长的样子了,酒也喝得相对少了。我们几个也都不怎么劝他喝酒。大周末的,还去部里加班,主持工作可能确实不容易,这样挺好。不过他对我也没抱多大希望吧。我当年对他还是很好的。

 

老婆走后,居然第一次有点不舍,这样的感情以前从来没有,有些不忍,因为自己的混蛋,害的一家人都为我担心,而今事情也远远没有解决,更多的人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对我进行这样那样的敲诈和威胁。但我已经做好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先尽量拖欠,一门心思做好工作,然后慢慢努力去还。同时还要锻炼好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分类:坐而空谈 | 评论:0 | 浏览:3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书信来跟这个世界和谈006

致大哥

 

大哥你好,给你写信之前,我想过各种开头,分别是李总您好,三爷你好,栓哥好,德栓你好,小李呀,老李哎,哎……真的好纠结。才泡的新茶,水都已经换两开了,还没想出要怎样称呼你,才显得我们关系依旧很亲密。我是不是离开合肥后,武功全废了呀?后来我甚至想去我的新浪博客去找找,看看有没有以前写的可以抄。算了,还是人生若只如初贱里的第一个称呼吧,大哥。

 

大哥,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是由八爷介绍的。而八爷的这个绰号,我又是从晓风嘴里听来的,当年晓风的社交范围也很广泛好不好,偶尔也是能跟省部级官员一起吃饭的。说一个关于八爷的段子,八爷当年为了采访王三运,事先准备了一麻袋布鞋,因为他听说王省长平时特别喜欢穿布鞋嘛。于是八爷每天都带了两双新布鞋去省政府门口,委托站岗的哨兵收下,一双麻烦哨兵找机会交给王省长,一双哥们你自己穿,就这样连续送了一两个月,搞得一个连的哨兵都穿过八爷送的新布鞋了,也不知那些站岗的哨兵到底可曾将八爷的布鞋转交给王省长没有,但是八爷的某某牌手工布鞋广告,确是活生生在省政府里打了出去,事

分类:坐而空谈 | 评论:0 | 浏览:14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书信来跟这个世界和谈005

致我的契丹人兄弟

 

2006年夏天,我到合肥没多久就遇见了张遵宝和许多余,他们俩是我没来合肥前就已从天涯论坛认识的。我认识许多余的时候,他还是一个狂热的诗歌主义爱好者,手抄本上写过很多诗,有铅笔写的,有圆珠笔写的,还有岭南软笔写的。他说他对我一见如故,但可惜我对诗歌却是一窍也不通,所以我们俩的共鸣就很少。过了几年,许多余编了几本书,里面收录过我一些东西,再之后又出了一部长篇,从此成为一位我国著名的文学家,整天跟一帮省城的城市文人混一起,成立了几个文化沙龙组织,同时还网罗了很多读书或写诗念诗时必须拍照主义爱好者,我自己虽然也写过几本书,但从未以文人自居过。尤其讨厌跟那帮传统文人扎堆堆,他们平时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呀,我生理上叛逆期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心理上的叛逆,却一直保留着。契丹人多次评价我是一个可以在自己心灵叛逆史上永远称霸的童男子,我扭捏了几次后,深以为然。

 

多年前,我是因为张遵宝而认识的契丹人的,契丹人大名王震,跟一位共和国著名的将领同姓并同名,因为天生一头的卷发,被我嬉称为混在合肥文化圈

分类:坐而空谈 | 评论:0 | 浏览:1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书信来跟这个世界和谈004

给小学同学的一封信

 

嗨,八两,最近好吗?怎么好几天都没喊我出去喝酒了?你又去工地挥汗如雨了吧,夏日严酷,当心中暑。我现在这样叫你,大家一定会问,你不是在给你的小学同学写信嘛,八两是谁,干嘛的,所以这里我有必要先向大家介绍一下你,我亲爱的小学同学,其实八两只是你最近才有的雅号,真正的八两,应该是你的胞亲二哥对不对。但是你二哥现在已经被我叫成哈哥了,而且他现在的酒量最多值个三四两,所以我还是自作主张,把他受之有愧的黄八两拿过来,送给你。八两,我对你一向是很好的,而你对我,则好比子路对之孔子,实际上我们是兄弟呀,客气话我也就不乱讲了,免得伤了和气。

 

今天给你写信,让我想起去年的腊月二十八,当时外面是北风那个吹呀,雪花那个飘,离春节只有一天时间了哇,那时我欠外面很多高利贷,吓得连过年都不敢回家呀。唯独你陪我坐在【金利】开的大排档里,金利上完菜也坐过来,我们三个开了两瓶白的,喝得很闷但也很酣,忽然我公司隔壁服装店的老板娘给我打电话,说有好多人在踢我公司门。我仔细一问才知道,徽尝道开业后的装修款还没付

分类:坐而空谈 | 评论:1 | 浏览:2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书信来跟这个世界和谈003

给小学老师的一封信

 

Dear Mrs. Huang:

 

你就是撞破脑袋从坟墓爬出来,你也不会想到我能给你写信,真的,我干事向来这样,冒冒失失,没有逻辑,有点像是脑子进了水。但不管怎样,我们师生一场,从常理上说,我给你写信,毫不为过。刚才我翻了一下【用书信来跟这个世界和谈】的写作大纲,计划今天是要给我大姐写信的,但连续三天都在给自己的直系亲属书信,这让我有点情绪跌宕,我毕竟也算非常冷静一个男的,不能因为这个系列,而不幸成为,陆琪。

 

给你写信时,我还顺便想起我的一个童年小伙伴,王×,也就是你的儿子啦,而且刚才我输入你儿王×时,搜狗居然第一时间正确显示出来,我以前在一些陌生的电脑前面输入恭小兵时,显示出来的不是工信部就是冠心病,看来跟你儿王×相比,我混得很失败啊。

 

亲爱的黄老师,现在让我想起你,实在有点憋屈,因为我一点也不爱你,但我更不恨你,关于你的一些事,原来应是你的子

分类:坐而空谈 | 评论:0 | 浏览:16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书信来跟这个世界和谈002

致老娘书

 

老娘你好,我是你家小儿。未卜先知的玛雅人,跟人类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之后,如今已是2013年,距你辞世已经十多年了,如今你的孙女都已上学,很听话,很乖巧,一点都不狗血,半点都不叛逆,更没你小儿的往日风采。这让小儿很高兴,我想你若在世,你会比我更高兴。

 

给你写这封信之前,小儿又一次习惯性打开了网页,微博上一地鸡毛,正义公理被搞得一片狼藉,满眼的社会不公和靡靡之音,脑残遍地,公知猴急。吓得我慌忙关闭了浏览器,这个社会,你不努力,也没什么人逼你,你若想随波逐流,那真是太好啦,分分钟就会有人帮你搞定。

 

刚才我跟一个报馆坐班的哥们聊天,无意中讲到一个话题,他问我凭写作能不能挣钱,我想了想,认真的回答说可以,但写作又绝对不能成为我的职业,我觉得骨子里,我还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男人,关于这点,我相信老娘你是了解并知道的。

 

前天还是昨天,小儿看了一本杂志,时尚先生,明利场,有篇是专门写四川矬子的,作者的文风稳

分类:披发而行 | 评论:2 | 浏览:4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书信来跟这个世界和谈001

致老头书

 

亲爱的老头:我都快忘记你的模样了。记忆中你性格特别好,对谁都温文尔雅笑口常开,跟你相比,我娘亲,也就是你老婆啊,她的很多所作所为,就显得有些粗鲁了。这也是我选择给你先写信,给我娘亲后写的原因之一。我小时候,总被你老婆撵着打,而且打得都挺惨那种。你当年怎么也不管管,你不是挺有知识挺有本事的吗,为什么管不好你老婆啊,让她没事就打我。你老婆是个怎样的女人你还记得吗?我记忆中她比较嫉恶如仇吧,风风火火,敢作敢为,比你强好多啊。别说我了,连村里好多成年男女都怕她,一些男的被你老婆欺负久了,只好回过头合伙欺负你,捉弄你,嘲讽你,是这样吗我亲爱的老头。

 

老头你当年真是高风亮节啊,跟他们哪能一般见识嘛。任何嘲讽捉弄你都能一笑置之,像我现在一样,对所有嘲讽捉弄欺负我的人,我也能一笑置之。我这是跟你学的吧,你怎么就不能让我强悍点嘛。每当我想起你,老头,我就有点自惭形秽的样子,是真的,我还是修为不够,做不到跟你完全一致啊,我对这个世界做不到无欲无求,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一笑置之,用现在市面上很多SB的话

分类:披发而行 | 评论:0 | 浏览:1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孟姜女和秦始皇的不正当关系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某些人看问题的方式很幼稚。什么叫万里长城永不倒?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孟姜女的那几滴眼泪就足以让长城趴下。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假设范喜良是个古老的gay或者是天生患有“筑城癖”,这种情况下的孟姜女会怎样?她还会哭吗?

所以公元某年的这一天,这一天的天气很好,好到晚上,我在公共知青沙龙的博客里写下这样一个句子:秦筑其城,天下妇女共哭之。关于“妇哭秦城”这个事,有必要在这里补充说明一下:大汉某年的娱乐报纸上,满版满版的奇闻轶事飞檐走壁,很成气候。其实这主要归功于齐什么公、楚什么王,秦什么皇等上一代政治明星的艰苦劳动,他们把各自的名声搞得很是牛逼。我们知道,一个人如果在某一领域里牛逼到一定程度,则会有超出这一领域之外的影响力。

所以自从大汉朝文艺宣传部发出“姐姐妹妹哭起来/一起搞臭秦始皇”号召后,“孟姜女”就被各地媒体迅速炒作成了当年最受汉朝读者欢迎的专栏女作家。需要指出的是,排名第二的就是“范喜良”,是个男的,专栏写得也很好。但是没有孟姜女写得好。因为孟姜女不仅能写,她还会哭。是年末,“哭长城”又被当时
分类:纯粹装逼 | 评论:37 | 浏览:11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坛需不需要市场?

1、据说“80后”的说法是你最开始提出来的。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当时提出这个说法的情形是怎样的?你觉得现在“80后”文学的概念是否背离了?
恭小兵:应该说,当时我只是提供出了那么一种设想,而这个概念紧接着就被传媒再造了。我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那么自然地写了那么一个非常普通的帖子,一夜之间就弄得好象是妇孺皆知。实际上很多的“妇孺”们并不知内中涵义的,我国人的脾气性格都很诡异,越是知道的,越是假装不知;而越是“不知”的偏要把自己弄得“很知”。当时我很困惑,再后来,我甚至比任何人都困惑。
  
2、你愿意用一个群体来把自己归类吗?为什么?
恭小兵:以前愿意,中间不大愿意,再后来又愿意了,不知什么时候又要不愿意。因为最初的“80后”概念很纯洁。可问题是,纯洁时,纯洁不好;不纯洁时,不纯洁也不好。这本身就是一个任何事物都难以自圆其说的年代。也许我不是一个善于解释原因的人吧。
  
3、你读80后作家的书吗?你最喜欢谁的作品?请你评价一下他们的作品。
恭小兵:我不像某些人,一谈到此类
分类:坐而空谈 | 评论:9 | 浏览:2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非常讨厌成为作家

一个文学青年既然生长在一个人人都在忙忙碌碌的国家,却又不会经商;既然生在一个大家都把文学活动当成是游手好闲的时代,却又一味地致力于文学创作,那么他可能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了。了解他的人很少,重视他的人更少,鼓励他从事文学活动的人几乎没有。这样的情况下,无怪乎有很多人不愿意跻身于这个行列了。不等他们的天才得到锻炼,不等他们的鉴赏力得到提高,他们的才能就被迫转移到为了衣食奔走的普通生活道路上去了,逐渐消耗于比较实用的各种社会小活动之中。

事实上,我们国家,在各方面都迫切需要着大量的一般人才和普通体力劳动者。因此,没有人再愿意把脑力或者体力用于各种相对高雅的活动里去。一个手艺精巧的机械匠,如果不制造出适合于国内大众消费的普通商品,那么他只能穷困潦倒,挣扎在赤平线上。一个优秀的作家,如果也要靠卖文维生,很快他就会发现,他很可能就会被生活推进网络。

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我一直在培养自己从事文学活动的才智,也一直为此目的搜集资料。我热切地希望自己能够不断地写出一些文章,籍此以维系自己的生存,还希望能够积累一宗版权当成财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4 | 浏览:29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