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在发梢

如果喜欢我就来了,如果倦了我就离开新浪微博:http://weibo.com/1678758633/profile?topnav=1&wvr=5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14676
  • 开博时间:2009-09-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回乡偶拍

  

春节回老公家两天,一天大风,一天大雨。

 

想去看看长江,走到第一道大坝,因雨势土路泥泞未能再前行。

 

田间黄绿相交,小麦长出寸高,油菜花开正旺,只枯树藤草尚未抽新。

 

只待春寒过,暖风起……

 

回乡偶拍

分类:边走边拍 | 评论:3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们曾相爱,想到就心酸

 

他们曾相爱,想到就心酸

 

 

“我们曾相爱,想到就心酸”这是闫红在她的新作《张爱玲》传中,点晴张与桑弧那场爱情的。 

   

闫红给著名的张胡恋起的标题是:“谁不曾爱过个把人渣”,真是让所有铁杆张粉都大呼解气,产生片刻报复性快感,但快感之后是更浓重的失落。闫红写道:"她高估了这个男人的德行,却低估了这个男人的记忆力,她不知道,很多年后,她所说的这些将作为呈堂证供,出现在白纸黑字之间,曾经那样孤傲的她,变成人们茶余饭后消愁破闷的谈资。” 张这样高冷的民国才女怎么会爱上胡这个人渣,还“低到尘埃里”,真是“他们曾相爱,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屈从于现实的温暖——萧红的黄金时代

  

看过《黄金时代》之后,像疯了一样,到处搜寻萧红的作品,百度她写给他人的信件与零碎的小散文,觉得她写出来的每个字都是美的。

 

 

高中的时候读《呼兰河传》,囫囵吞枣,大约还没读出什么所以然,就随手丢下了。好像许鞍华说的:“那时候看她的作品,不是觉得特别好,可能年轻的时候容易被情节吸引,再大一点会不一样”。果然,现在再翻《呼兰河传》,脑子里浮过影片中光影交织的画面与汤唯缓慢的旁白,那些文字,像带着生命力,一个一个在纸上跳跃着:“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从前那后花园的主人,而今不见了,老主人死了,小主人逃荒去了,那园里的蝴蝶,蚂蚱,蜻蜓,也许还是年年仍旧,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小黄瓜,大倭瓜,也许还是年年地种着,也许现在根本没有了。”

 

 

我很庆幸,没有错过《黄金时代》,三个小时,一点不觉漫长,相反,还有点意犹未尽。现在知道,带着有色眼镜去揣测萧红,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4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爸和我妈

  

如今想来,我爸其实是一个颇具浪漫情怀的革命者,不配合的倒是我妈。

  

有次我爸从乡下回来,灰头土脸的,去理发店修理,被年轻的理发员说动了心,做了一个当时很前卫的大奔头,偏偏我爸是硬发质,奔又奔得不到位,只好跟鲁迅先生一样愤世嫉俗地立着。我爸自我感觉良好地回到家,没想到,开门就受到革命妇女干部我妈的一顿猛批。我爸很失落,但也虚心接受了我妈的批评,第二天就把头发整回了原型。关键在于他当天,顶着一头不被革命群众看好的发型,竟然跑去省城那座著名的逍遥津公园拍了一张照片以作纪念。相片中,年轻的我爸顶着他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奔头,背对湖水石桥,目光炯炯,一派风华正茂、挥斥方遒的革命青年气势。

 

我爸去外地出差,回来的时候总会带一两样礼物给我们。结婚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优良秉性并不

分类:记忆碎片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之草木

  

旋木在微信里写道:“自从知道了这个名字,盛大的秋天,就只看得见栾树”。我也奇怪,往年合肥的栾树似乎一直低调地沉寂在街道两边,只偶见它开过细碎青黄的花粒。但是今年,不晓得是什么刺激了栾树旺盛的生命力,仿佛一夜之间,结出了声势浩大的橙红色蒴果,高调张扬地顶在树端,把一向在秋天唱主角的桂树与银杏的风头都盖过了。

   

今年的桂花开了两茬。一茬在夏末,香飘了一阵又迅速陨落。中秋的时候,又开了一茬,延续到了十月初,但都没有达到去年那种“满城尽带桂花香”的境界。小区里有几株丹桂,血橙似的花粒,香味浓郁,站在树下,深嗅一口气,觉得人都要醉掉了。

 

微友里有几个植物迷,常拍下所见的花草树木,顺带普及一下花木知识。今年除了新识栾树,还初识了打碗花,很轻小雅致的喇叭状,单一的粉白色,开在楼下的灌木丛中。单位围墙边长着多株植物,除了常见的蒲公英与狗尾草,还有那种小时候常摘

分类:记忆碎片 | 评论:4 | 浏览:1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妈的那些小事

  

我妈做家务,一直不是很得心应手。小时候,听到她跟父亲对话,为自己家务做得不太好找借口,好像说的是,我又不是家庭妇女,我会做这么多家务活,已经很了不起了。这诚然也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那年头,永远是革命工作排第一,在工作上叱咤风云的我娘,在家务上当然可以低调毛燥一些。

 

但是她非常好学。盛夏,小镇的人喜欢晒霉。她也指挥来家里走动的亲戚把所有的书,被褥以及她藏在柜子深处的宝贝们都搬出来,摊在门前搭好的凉床上。那时的夏天似乎没有现在的热,虽然阳光也是白花花的。我还能记得自己绕着凉床,长久地驻足在她那些宝贝面前。有一个死沉死沉的实木匣子,打开后,两面镶着玻璃,玻璃下面塞着棉絮,棉絮上整齐地排列着各类毛主席像章,我极喜欢,看得目不转睛。但是她生怕这些像章被我热切的目光融化掉,每次都是只打开几分钟,让我瞄上几眼,就啪得合上了。我又跑去翻她搬出来的五斗橱抽屉,衣服下面,总能扒拉出一些好玩的东西。有一叠发黄的信件,用细毛线捆着;还有一只旧钢笔,很普通的样子,只是在笔杆上刻着某某纪念几个字;有一只停走的手表,我在手心里摔打半天,还是不走;还有一把漂

分类:记忆碎片 | 评论:3 | 浏览:4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日终去

  

九月的阳光到了下午四点之后,开始微微的有些泛黄,到底跟夏天不一样了。

 

经历了一个史无前例漫长酷热的暑假,我仿佛从未如此迫切地期待过九月的来临。从女儿三岁半开始,每年暑假一至两次的外出旅行,总会将漫长与炎热,划分为几个零散的段落。不像今年,因为升入高三,不知道学校哪天补课,又想利用假期搞一下竞赛,便全家都窝在家中,跟没完没了的高温与烈日作伴。

 

每天很早太阳就白花花的, 从东边小窗台拉得严实的百叶窗缝隙中顽强地渗进来。我娘将每天傍晚的散步改作了清晨,但依然热得不行,汗流夹背地回到家,平卧许久,才缓过神。有一度她焦躁地抱怨,我怕要熬不过这个夏天了,我最怕听这样的话,转过脸眼眶就红了。但仍是装作嬉皮笑脸,在她脸上啪唧亲一下,说,老太太加油,冬天都会来临,秋天还会远吗?

 

小孩子还没有进入高三的状态,散漫拖沓,在饭桌上与我们交流各类奇文八卦。我有一点点小小的忧心。有时下午在办公室里忙碌,忽然想起来她会不会又睡过了头,便急吼吼地打电话回去,从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2 | 浏览:1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季东的单身情歌

QQ同学栏中,季东的头像永远是暗着的。这个闷骚男,虽然已届不惑,却仍然维持着他一贯的自视清高的范儿。这二十年来,他不是在相亲,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光我给他介绍过的女朋友,差不多也有半打。我给他介绍的第一个女朋友,是我自认为最靠谱,最般配,最郎才女貌的,可结果却是两人云淡风清交往了几个月,怎么也擦不出爱情的火花,只好和平散伙,如今那美女的娃都能打酱油了,他仍然是寂寂一人。

 

季东大学毕业后,去南方发展了十年,后来回合肥开了家小公司,生意不好也不坏,工作不忙也不闲,每周跟朋友打球游泳健身,单身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惬意。但他家人就不淡定了,眼看着季东从三十奔到四十,同学们都拖家携口了,他还是孑然一身。

 

在南方的时候,季东每年春节回来,都

分类:写着玩玩 | 评论:3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场休息

  

有天晚上,母德突发,榨了杯鲜玉米汁,讨好地送进女儿房间,急切间忘了敲门。书桌前,小孩背对我坐着,摇头晃脑,浓密长发还是没有遮住塞在耳朵里的银色耳机,那只玫红色的MP4在一堆高考复习资料中间闪着刺眼的蓝光。 


忽然有种抓了现行的激愤,灯光下自己的影子瞬间张牙舞爪起来。大脑光速运转,思忖着该怎么说才能“稳准狠”,一剑封喉,迫女儿作全面深刻有高度的反思?这时候,小孩掐掉MV,转身看我一眼,从容而淡定地取下耳塞,伸了一个懒腰慢悠悠地说:“老妈,不要激动,中场休息,中场休息……”,说完端起玉米汁,优雅踱步到客厅电视机前,留下我这个抓现行的革命党呆滞在原地。怎么回事,这会子,拽的不应是娘老子我吗?怎么老子还没发威,已风云突变,沧海桑田?

分类:吾家有女 | 评论:3 | 浏览:16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碗绿豆汤

  

小孩要求回家清火,说青春痘集体爆发。她爹晚上有应酬,我去学校接她回来,只来得及做了一菜一汤,本来让母亲凉拌一个苦瓜,但老太太忘记也就算了。小孩吃得很开心,说,菜好好吃,说,汤好好喝。忽然我就又有了内疚。

 

我一直不是特别宠她。虽然很爱,极爱,爱如生命。有几次做梦,梦到她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无以言述的恐慌与绝望包裹了我,好像我一个人站在悬崖边,无人施以援手,而后面是向我张着血盆大口的无数头猛兽。然后就醒了,心跳得呯呯响,意识还在梦中,半天才恍过神,颤抖着起身,去看睡在另一间房中的她。小孩安静而酣畅地睡着,一无所知,窗外夜色浓重,我抚着胸口,轻轻地在她脸上啄了一口,再轻轻地退出去,掩上房门,靠在门边,眼泪忽拉拉地流下来,明知是个梦,唉,明知是个梦……

 

我从未认真思索过女儿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生命的延续?爱情的结晶?没有那么酸吧?就好像我不太喜欢思考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生命的意义与价值,甚至现在铺天盖地的中国梦。我只是按步就班地生活着幸福着,遇水趟水,遇桥过桥,一步一步往前走,即便对现

分类:吾家有女 | 评论:7 | 浏览:17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

  

高考一过,高三的教学楼就空了。听说那几天寝室教室,旧书旧物堆积如山,烙着高考印记的书本试卷,到最后成为挥别高中生涯的道具,那一天,万千纸屑从天而降,雪白了楼下的绿化树,晶莹了学弟学妹的眼眸。

 

小孩一下子成为准高三党,有一点骄傲的样子,像媳妇终于熬成婆,说,马上作息时间就会改了,不用再跟高一高二的学生抢食堂、抢洗澡了。其实住校的高三生越来越少,有些晚上,寝室里只有女儿一个人。她说,虽然学习气氛淡了一点,倒也清静自在。我问她,你需要我们租房吗?如果需要,我们毫不犹豫就行动,她摇头说,一周你允许我多回家一次就可以了,我想再坚持看看。

 

六月是考试月,高考中考之后,是所有高二学生的毕业会考,像高考一样,学生打乱了分布在全市不同的考点考试,幸好我家的考点在六中南区,离家不算远。虽说会考难度不大,小孩子还是不敢太过散漫,在学校作高考、中考考场放假的日子,除了补眠,偶尔上网,看两场从网上下载的电影,基本上都在背令她头疼的政史地,一边背,一边念念有词,这是最后一次背文科了,咱理科生就要得解放了。

分类:吾家有女 | 评论:1 | 浏览:10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博生活秀

 

美食随手拍

作为一枚标准吃货,最初在微博上晾晒的都是美食图片。在外地出差或者旅行,与朋友同事聚餐,只要看到入眼的美食,总会立马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拍上几张,在微博上直播一下。时间一久,一批以吃为核心的博友们紧密互粉,相互提供当地美食情报,切磋烧菜技术,交流厨艺心得。有一年去厦门旅行,在微博上随手一写,立即有当地博友热情引导,连攻略都不用找了。

女儿住校后,每周回家吃饭都似猛虎下山,青菜豆腐汤都喝得跟山珍海味一般,我这个娘亲的心彻底软了,决定洗心革面,发愤图强,狠练厨艺。幸而微博上有我一群贤良淑惠、厨艺精湛的女友,在她们的详解与亲自指导下,终于成功做出几道拿手菜,香脆的藕合子,鲜美的虾仁豆腐肥牛汤,清爽的西湖牛肉羹,诱人的秘制红烧肉……然后,打上“不显摆会死星人”的标志,在第一时间图文并茂发到微博,评论中惊叹赞美声不绝于耳,我这颗小心灵,虚荣得啊,满足得呀,别提多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4 | 浏览:5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待物理如初恋

  

我待物理如初恋

 

女儿所在的高中实验班,把平常的物理小测验称作赏析。顾名思义,就是让你欣赏试题且分析之,消灭之。听着怪优雅的,但试题相当非常十分之不优雅。

 

女儿第一次物理赏析,得了令人心碎的47分,给她来了入高中以后的第一个棒打。终于明白赏析这两个看似美好的字眼后面所蕴含的残酷。这些试题,大抵与高中课本无关,其高度与难度与大学物理堪比。女儿很愤怒,在网上忽拉拉下了一通书单,什么物竞实战,大学物理实验,奥物教程,晃得她娘亲我两眼金光直闪。班里才子借木兰诗格律赋词“唧唧复唧唧,某某写赏析。不闻赏析声,唯闻某叹息。昨夜见成绩,老板大面谈。挂科十二卷,卷卷有某名……”。这一众挂科人等,都是在初中曾叱咤风云的大神级人

分类:吾家有女 | 评论:9 | 浏览:8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之夭夭

  

 

诗经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是我所见过的描写花事中最憾人心魄的字眼。后人纵然又有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样煽情风雅的句子,但到底超不过这八个字。

 

小区里花事众多,偏桃树甚少,春深时才在樱花与香樟的阴影下见着两棵,大约无心插栽,瘦小的枝杆上顶着几朵快要凋零的花,是单瓣的,极淡的粉白,几乎瞧不出什么姿色,完全对不起那八个字。

 

微博上看到三十岗百里桃园桃花正开,欣欣然驾车前去,又怅怅然回来。

 

其实,花果然是美的,品种也比街头常见的好上许多,尤其是深粉与胭脂红两种重瓣儿的,花瓣柔美,花蕊伸展,娇媚之态,果然夭夭。而新建的桃园大门取名“桃蹊”,两边各挂着“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与“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匾,也算是好的。

 

问题在于,虽号称百亩,其实堪堪花开茂盛的,不过纵横数十行,而且,行与行之间,种植得太过稀疏,间距过大,明明花开正浓

分类:边走边拍 | 评论:7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总要说几句

  

中博网终于出了公告,申明将于3月31日前清空所有没有付费升级用户的数据。这意味着,第一个容我撒欢儿的博客自留地,将终于不复存在。其实,搬离中博网,筑窝天涯之后,我已很少去那,只是那儿有我来不及搬走的382篇日志,有大量从网上费心搜罗来的美丽图片,有众多博友逗笑妙趣的留言。作为一个恋旧的人,很难将这块自留地一下子拔掉,所以,时不时地我还会去转一转,回首一下当年的风华正茂,回味一下曾经的心情心境。现在,这则公告,终于叫我下了决心与它永诀。 

 

2004年,当其时,中博网也曾繁华似锦,车水马龙,迎来送往,热闹非凡。我扎根于此,结识了网络间许多许多好友,参加了多次博友自发组织的为山区学校捐衣送书活动,大家在网上接龙写江湖小说逗乐,相互串门打趣拍砖,无关性别与年龄,真是天堂般的日子。

 

谁知道才几年的功夫,中博网竟然坍塌了,虽然管理层也试图力挽狂澜,改过几次版,但每改一次,都是华而不实的功能多了,插入的广告多了,而且每一次改版,会造成长时间无法登录,生生叫人失望透顶。慢慢地,人气就散了,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5 | 浏览:7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12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