埂上插秧

博客被封,再见天涯,他乡再会。凤凰博客:http://meishanzpj.blog.ifeng.com/微博:http://weibo.com/meishanzpj微信公众号:埂上插秧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7400
  • 开博时间:2009-09-09
  • 博客排名:第11206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今日头条未来峰会侧记:传统媒体真的要亡了

(说明:本人是今日头条用户,不排斥任何新技术,也不认为传统媒体衰亡,技术是核心原因,本文旨在讨论传统媒体未来。)

 

接下来几年,媒体的格局究竟会怎样?

15日上午,参加了“今日头条未来峰会”,看名单上,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成都商报,财经,北京青年报,华商报,新京报,长江报业、深圳报业……有影响力的市场化媒体大半都来了。

这却不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而是一场五味杂陈的大会。

今日头条的CEO、总经理在台上分享自己的战绩和未来的雄心壮志。学者们陆续登台,继续有理有据地唱衰纸媒,宣布“平台化媒体”寡头时代的到来。台下曾经风光无两的传统媒体大佬们乖乖听着,几乎没有发言的机会。他们最多惦记的,大概是如何向会议东道主索要自己的版权费了。今日头条则宣布,我们已经决定让媒体“免费入驻”头条实验室了。

峰会更像是一场今日头条自封的武林盟主登基大典,传统媒体们就像是曾各立山头的武当、少林、华山等武林各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24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愿意一起做梦的人

1月13日,今天《常识》六周岁生日。按照传统,《常识》在今天发布了自己的周年文章。现任主编子洋在文章里说,他们都是“听故事长大的少年人 ”。

 

《常识》的故事,并没有太多波澜壮阔。多半是没有偏安西蜀的一群青年人一起为了同一兴趣而聚集,共同学习,奔走,用文字和探索解答自我心中的疑问。在大学校园里,为了讨论书中的观点而争论不休,为了确定选题的方向而面红耳赤。却在互联网时代慢慢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同人。大家一起挥汗如雨、不辍笔耕,写下一篇篇流传甚广的文章。在自我启蒙同时,无意间启蒙他人。

 

翻开《常识》过刊,其中可见无知,可见青年人的怒气,再往后读,又可见读书人盛怒之后的平和和温润。我的导师谢谦先生曾评价说,“川大学生社团喜欢自办刊物,我以为《常识》办得最好。不矫情、不愤青、不媚俗、不媚雅、不反动、不保守,不故弄玄虚,不玩花拳绣腿,而是理性却不失激情地表达着自己对历史与现实的独特见解,讲述着校园内外的真实故事。”我一直觉得,当年的《常识》怕是担不上这番评价,但如今,“不矫情、不愤青、不媚俗、不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街头读经典?这不是玩笑

埂上插秧 发表于《读读书》12月刊

 

最近在看一个叫《一千零一夜》的网络节目,迷恋得不得了。节目中,“知道分子”梁文道站在喧闹的夜晚城市街头,在朦胧路灯映照中手捧经典,开始阅读,并向镜头讲述心得。清瘦的梁文道一袭黑衣,抱着书穿梭在夜色街头,任车水马龙,路人匆匆。这一幕差点儿让我流下泪来。

最近,他刚刚在街头读了《古文观止》,还有一本我此前尚未听说的瑞士民间传说中的英雄威廉·退尔。

对于某些认为读书必须沉浸于图书馆的人来说,这多少有些匪夷所思。更遑论,节目的一开始设计甚至不是街头,而是在公交车或者地铁上读书,起点站上车,终点站下车,正好结束这趟“经典之旅”。

 

 

经典真的难读?

作为已经停播的读书节目《开卷八分钟》的铁杆粉丝,梁文道先生一直是我阅读导航灯之一,每隔一段时间,总要将近期的开卷八分钟节目mp3下载来听一听,听到感兴趣的,回头就会找来阅读。因为梁文道的指引,我也完成了多部“砖头”,说来惭愧,乔伊斯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2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吹枷锁满城香,都市争看员外郎

风吹枷锁满城香,都市争看员外郎。

上午,在北京城审了一桩案,从网上流传的视频来看,“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境外敌对势力”都来了。

《南方人物周刊》曾写了一期关于案件主角的专题——《中坚浦志强》,其中说,二十多年前,他们壮怀激烈,指点江山,抨击当时的中坚。现在,他们也成了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的所作所为在某个层次上将决定国家的命运和社会生活的成色。

如今,被视作可能决定国家命运角色的他,因七条微博而站在被告席上。曾屡屡为因言获罪者辩护的他,是否能重获自由?

《南方人物周刊》在微信上推送了一篇名为《辩护》的文章。

在我看来,这将是决定未来中国十年言论走向的一场辩护。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桩蹊跷的伤人案

这几天,接连遇到几件奇事,先是一篇不点名的批评文章后,接到不少陌生人的信息,大概意思无外乎,年轻人,长者奉劝你,得罪人的事还是少做一点。更奇的是,不同的人分别找到我,质问我为什么写他。他们挑选出文章里同样的字句,都说我在写他们。这事给我个教训,下次批评,一定要点名,不然所有的坏人都会认为是在说他们。

然后,看到一个两年前的旧案的判决结果。十分诧异。事情经过很像电影。

 

且看当地官媒报道:

 

01

class

珠海佳兆业地产拆迁砍人案昨告破 7嫌疑人被抓获

日期:2013-10-9  文章来源: 珠海特区报

  本报讯 记者陈国超报道:昨日,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湾仔“10·6“故意伤害案告破,7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另有3人在逃。警方称,这是珠海破获的首宗暴力拆迁案件。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泣不成声”的秘密: 为什么在镜头下忏悔

“泣不成声”的秘密:

他们为什么会在镜头下忏悔流泪

 

又一个记者在央视认罪了,而且,官方的通稿中,说他“泣不成声”。

大家似乎发现了一个规律:很多案子,司法程序才在调查程序,以新华社、人民日报为代表的几大央媒就会迫不亟待告诉外界:快看,他们认罪了!!

 

但几乎每一次,外界还是,我不相信!

于是,央视的镜头这时候就出来补充了——看,我还有视频为证。

视频中,这些人有些言语平静,有些“泣不成声”。态度却都出奇地“端正”,异口同声“我认罪,我伏法”。

面对这一幕,一些前期的支持者、声援者,这时候通常有些愤怒,涨红了脸说,我那么相信你,你怎么就认罪了。

虽然那些了解他们的朋友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8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假新闻:媒体人的“口袋罪”?

很困,睡觉前啰嗦几句。

昨晚开始,《广电总局通报15家媒体发虚假失实报道查处情况》便四处在讨论,随后是前南都记者王星发表声明。有些热闹。

看待这件事,讨论点基本在两处,一是质疑总菊垄断并滥用“虚假新闻”裁定处罚权,二是对王星“被劝退”中前东家南都的质疑。

先来说第一点,在没有新闻法,也没有第三方新闻伦理委员会之类机构的你国,虚假新闻由谁来判断?答案是谁都可以,现在”辟谣“比谣言还多正是这个道理,不过权威结论还只能靠主管机构——版署。但版署判断也得有标准,通常来说就是此次使用的”“凭空捏造”、“无中生有”之类。但总菊版署对这八个字的理解显然又十分非主流。

毫不夸张地说,虚假新闻很有可能将,或已经成为新闻媒体的“口袋罪”。当一则报道与官方某一阶段的利益相悖时,这则报道很有可能将会被界定为虚假新闻。纵使最后历史证明了当年的“虚假新闻”所言非虚。

打击虚假新闻无可厚非,但如何裁量评定,引入第三方客观评定早已迫在眉睫。但在你国,新闻作为“政府喉舌”定位,真理部的傲慢,一时半会估计是看不到了。

&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3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都“被黑事件”:这是开天窗吗?

文_埂上插秧

 

某报出了一个整版黑屏,42K纯黑,拿来涂脸都可以“假装在非洲”。

然后,大家议论开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报纸上一个版面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一个字不写,光涂油墨,如果不是印刷事故,那就真的是有钱任性了。

不过,很快某报官方微信第一时间揭秘来了,大声告诉你,这不是事故,而是广告,还列出了某读、某芝麻糊等几大可能的金主。

 

互联网上,我的朋友之中,有很多这样的评论。

“卧槽,太牛逼了,现在还敢开天窗”

“在世界民主日这个日子里,贵报以整版黑色天窗,做无声的抗议,真乃业界良心”

“就算是广告,在这样的节日里发,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叉叉加油”

 

作为边缘地方站的一枚螺丝钉,一开始,竟一种“与有荣焉”的错觉。想想,如果这真是广告,某报岂不是既当婊子挣了钱又立了牌坊?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左方:炼不出乌托邦,炼成了南方

注:本文载于香港《亚洲周刊》7月17日刊,刊出有删节,此为邹思聪兄原文。当年我们一票新闻学子毕业冲南方,邹兄却在境外亚洲周刊落脚,今年撰文无论水准、宽广度都已超过我辈中诸多人,左方乃南方精神鼻祖之一,转此文纪念之。下次赴港,定带一本《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

 

 

专访《南方周末》创始人左方:炼不出乌托邦,炼成了南方

文/邹思聪

在香港开完新书发布会的第二天,左方先生和老朋友们去了长洲岛,这座狭长的离岛在香港久负盛名。

然而,从中环码头到渔港海岛,从明媚阳光到湛蓝海水,沿途的景致都无法吸引左方太多的注意力。他始终跟身边的历史学家朱学勤、传媒学者钱钢谈论着中国近代历史、政治和新闻界。

在长洲岛上,他唯一主动与之合影的,是一位香港议员的街边广告牌,上面写道“捍卫新闻自由”。左方整了整衬衫,凭栏站立,相机记录了他笔直的光影。而相机无法记录的是,他郑重其事地说,“这是我的中国梦。”

破灭的乌托邦

左方此次赴港,是因为自己的新书

分类:站外来客 | 评论:0 | 浏览:2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媒体裁员论

媒体裁员论

 

几天前,同事提醒,马上7月份了,又要与报社续签劳动合同了。一位在外地驻站的名记朋友却在微信上告诉我,他在犹豫要不要续签。

签,还是不签,居然成了问题。这里一度是中国最负盛名的传媒天堂,怀揣新闻理想的年轻人前赴后继、争相涌入之地。记忆中从来只有人事方趾高气昂地挑选卑微的新人,哪里轮得到眼含热泪的新人“双向选择”。

不过,这却真实地发生了,而且只用了两三年的光景。

新闻人讨薪居然也成了新闻头条,幸乎哀乎。从东方上海新闻晨报,到西北华商、西晚,从中坚楚天都市报到华南南都,就算还没到楚天式的大裁员,也是在尽量压缩版面,节省成本。

旧闻评论的宋志标说,现在看来,不是报纸裁员潮是否到来的问题,而是它的规模还可以大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听一位外报的老朋友说,最近一次跟同城媒体一起采访,完了大家聚个餐,餐座上大家居然很快像一群准毕业生似的交流起“面经”。还有一些,则是在为媒体光景好时拒绝了大把的企事业邀请而悔恨。俨然一副“当初我对你爱你不理,今天你让我高攀不起”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忘初心,你能坚持几年?

按:这是我2013年11月记者节写给《常识》专题的稿件,初心不改,特转到自己博客存档。   2015年3月23日 于珠海

 

常识按:这篇文章来自常识报刊亭永远的社长埂上插秧,也来自记者朱鹏景,还来自一个入职一年的都市报新闻新手。

无论来自谁,我们总觉得他还是那个趿拉着拖鞋,架着眼镜,笑得憨厚,换着笔名凑稿子,觉得自己很帅的朱兄。

那么,好久不见啦,埂上插秧。  2013年记者节

————————————————————

 

                    &nb

分类:新闻民工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文:“边缘人”冯川

  

按:这是3年前的旧稿,发表在《常识》上。因为整理稿件,原来的常识官方地址一五一十部落早已被封,稿件衔接均已失效,将部分稿件补录于此。互联时代,原以为将什么东西贴到互联网之上,几十年后还可百度搜索之,果真只是幻想。世界变幻太快,几年功夫,无数网站消失,“皮之不在,毛将焉附”。希望天涯博客能留的久一些。

文章访谈主人公冯川(见博客衔接“川大冯川”),是我十分欣赏的一位川大老师,虽我未有机会上他的课(当时已退休),反倒是毕业后一直在陆续网络上有交流。前两年开始走入博客和微博的世界,虽然已经63岁,十分活跃。该文曾被天涯名博,我的导师谢谦教授推荐(见我衔接“短亭长亭”),如今我已毕业几年,看此篇访谈虽然行文不算出彩,但我始终坚持,故事和人本身是第一位,写作手法始终排在其次。

如今想起当年与叶雨青、査颖一同采访的情形,仍然感慨。下次回成都,希望能有机会与冯川老师把酒一番,再将此文修改补充。      2015年3月22日 于珠海

 

分类:常識而已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评:绣春刀尖 只为求生

  

奉命写影评,结果说“尺度太大,会引起不好的解读”被枪毙了。难得不写新闻垃圾,分享至此处。 2014.8.18 于珠海

 

影评:绣春刀尖 只为求生

珠海几家影院,居然没有《绣春刀》的排期,“口碑爆棚票房差”不知和这个有无关系。提前一个多小时到,只剩下前两排,到开场,座无虚席。


影片看完倒不是特别赞成“此片深刻反映打虎艰难”之说,因为大背景中,世事早已混沌,你说魏忠贤是“老虎”,那在权的赵靖忠、韩旷之流,何尝不是“老虎”,甚至最后为了不至于“无人可用”一心放过那些贪腐之辈的崇祯皇帝,称之为“大大老虎”,也不为过。将《绣春刀》解读成崇祯的反腐打虎大戏,实在是明朝党报、当朝史官思维罢了。

分类:偶尔评论 | 评论:0 | 浏览: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没有如果——忆借书人过国亮

  

生命没有如果

——忆借书人过国亮

 

 生命没有如果——忆借书人过国亮

 

报社不少同事都有属于自己“典故”而衍伸出的称呼,我从大学开学享用“朱兄”的名号,另一个同事人称“八爷”,过国亮则被几乎所有人称作“过老师”。

过老师是我的同事,从资历和实际工作上说,他确也是我的老师。今年4月12日,31岁的他罹患肝癌去世,社会各界为他募捐了几十万的医疗费用,但记者职业的透支早已摧毁了他的身体。许多人熟知他,来源于他去世后央视在晚间新闻中播报的消息,新闻的标题为《生命没有如果》,主题是希望年轻人能保重身体,新闻最后,播音员低沉吟诵了他的妻子为他写的告别诗《可是你没有

分类:爬过大学 | 评论:0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敬“国辩”20年:“国辩”没了辩论怎么办

 2013年11月25日,北师大珠海分校的“明星辩论赛”的辩题为“人性本善还是本恶”,这也恰是20年前首届“国辩”的决赛辩题。20年仿佛一个轮回,当这些命运早已和辩论交织在一起的辩手们再次穿上正装,在这个大众眼中辩论式微的年头,再登辩论台,试图回到那个华语辩论开始的年代,辩论势必正在面临巨大的变革。

从1993年首届著名的“狮城舌战”开始,“国辩”成为风靡大江南北的赛事,引发全民辩论的热潮。首届代表复旦大学出战的蒋昌建、严嘉、季翔等人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一夜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2013年,本该是这场盛会的第20个年头,央视却发出公告,决定正式停办这一比赛。自此,“国辩”在这个略显仓促的停办公告中走入历史,成为所有辩手们的回忆。

每一个辩手都在思考,“国辩”的时代已然结束,是否还会有下一个辩论时代的开始?

 

    2013年11月25日,在离珠海市区20余公里的一所大学校园里,一场明星辩手云集的辩论赛在这里举行。

 

分类:见过名人 | 评论:0 | 浏览:17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22

妃妃妃菲徘

2018-02-13

崛的后后v

2018-02-09

hl20180106

2018-01-21

冰释234白

2018-01-17

小奋青滤pe

2017-12-25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