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足而舞

如今我们都历尽沧桑默默无语。只有时间知道一切答案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68090
  • 开博时间:2005-10-08
  • 博客排名:第443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苍苍蒹葭

 
    芦苇,你原是有着更美丽的名字叫“蒹葭”。
  当你轻轻摇曳在《诗经》里,远去的烟萝飘在水之湄,唤我走进凄美迷离之境地,翻阅那爱而不能的怅惘,目睹了那古老的爱情成了无处可逃的永恒。
  呵,遥远的水湄 ,白露悄悄凝为霜。
  是伊人依稀的身影在白雾中芦苇里穿行,若隐若现。
  是痴情的诗人在河岸守望徘徊,轻轻吟唱,一怀愁绪千年逸响。那苍凉的文字犹如谶言,穿越千年又千年的风尘和沧桑,在我的眼前飘飞,寻觅与思念在烟水里迷离,渐行渐远,诗歌一天天憔悴苍老下去。
  
  清秋的匆忙将夏天遗忘。循着落日西沉,望断秋水,望尽高远的天空,望透浅浅的云。望你如昔。风这般地细碎,将你优雅的舞姿和万般柔情坚韧搅乱,没有躁动与炫耀,只有水一样的清灵灵,浅白的芦花素如新雪,花絮翩迁,翻飞如鸢,万种风情涌动在姹紫嫣红的喧哗之外。你在最后的夕阳里醉成一幅原始而自然的画。我与九月的薄寒一起,倾听你与风窃窃对唱,长歌低回,声声吮叹将水湄染成一片极致的苍茫。你清柔楚楚,让已结茧的心,消散了紫陌纤尘的浮雾,滤尽了尘世浮华的喧嚣。我的悲欢如沙尘,得失如草芥,呼吸重归简单宁静,所有曾经的刻骨铭心,终将退为生命中苍茫的背景。
  
  伫立在你一茎无语的秋歌里。再也不忍将视线移出这最凄美的诗意。你在风中的轻摇,缕缕清新的芬芳却在空气里氤氲浮动,荣荣枯枯悄然更迭。绿意隐退了,你纤纤的娇躯苍苍老去,梦幻的羽翼将会无力地垂在寒冬,深植瘠土的根却蕴含早春的梦静默。梦很瘦很长,在不远的春天,绿的精灵悄悄苏醒,生命一点一点被新鲜阳光照亮。来日,风起云飞,你依然坚韧执著,生命原初的尊严在飘扬。
  
  哦,蒹葭,世人爱你的水墨般的质朴与清灵的内涵,或爱你坚韧执著的生命态势,而我却钟情你安洁的容颜背后,清冷雾霭中无以言说无边的忧伤。
  
  一年年蒹葭苍苍复苍苍。我还在回顾来的路,寻找该去的方向。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玉龙雪山


    始终相信沿着梦想的河流,就能走到梦想的家园。
  
  你勾人梦魂的召唤,总在夜深人静,自心深深处响起。听到召唤,灵魂安谧且疼痛起来。
  
  被尘世刺破的心殇是最重的行囊。掠过芸芸阡陌,沿河而上,风尘仆仆,两袖清风,来到你的面前。
  
  我是你的,我会回来的,但每一次回来,都是为了诀别。只有你,永远以冰雪的颜色等我,只有我,懂你。
  
  踏着积雪的栈道,雪的芬芳临风而来。
  
  千山暮雪皑皑。冥冥苍穹下,你静静地卧成一条玉龙,静得让人惊心动魄。
  抓一把雪冻彻伤感,披一身暮岚裹住凛冽。在这梦与醒的边界,心情悄悄地没了温度。这是梦境还是在清醒且灼痛的尘世?
  
  你轻轻触动旅人心底最温软的一隅,御下旅人的繁琐和倾轧,疲惫和仆仆风尘。你容纳了尘世所有的哀伤,神圣了凡间痴情的目光,静美而空灵。有着上帝一样容颜的你站在心灵的尽头,只让乡愁就着雪峰淡淡地潜进心来。
  
  隔着乡愁。我的语言是如此贫乏,落笔描述你变得如此艰难,深恐粗糙的笔尖剔破了你经久的古典与冰清,只写得满目濡湿,一纸凄怆。
  
  云杉屏。勤劳的纳西姑娘们披星戴月,脸上两朵高原红,随着清越的歌声和动人舞影上下跃动,眼帘内一汪汪深情,诠释对你的热爱,毫不保留。
  
  我听,我听。流着泪的纳西古乐,如潮暗涌,如前世漫过今生。
  
  多想以一竿的平静,独钓你山巅终年的冷寂。再以一眸的纯净,揣测你亘古的落寞。
  多想让在尘间饱受漂泊,尝尽沧桑和炎凉的皮囊深埋在万丈冰层,或碎我为星星点点,随风飘逝,向你的作最后的倾诉。
  
  山之巅,千年积雪,万年玉屑,一缕魂魄于天籁中冷峭飞扬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逢


    你迎风伫立。我的疼痛突然间不可遏止,让晶莹数滴,滚出眼眶,落在了无言的黑暗。
  
   天涯途穷,命运在街角一侧身,便与你的目光相遇,携了一身暮色与你相逢。
  
   为何鬓角轻霜染,举目两无言?
  
   不问你在众鸟齐喑,暮蔼空蒙之际,你于清笛深处静默之时,斑驳了的往事可曾闪现?更不问你,是否已经忘记在我耳边轻轻许诺的来生?可笑呵,今生我们尚如命局中棋子,走着宿命的路而不由自主,却曾敢将来生轻许。
  
   是谁在星子下面吹响的风笛,幽怨漫来,令喑哑的心弦轻轻呜咽,让山月碎成千杯万斛,清辉如水,肆意流淌?
  
   疼痛连接着顿悟。其实许多年前,你我之间,仅仅一杯茶的距离,却隔断天涯。
  
   所以,不必问我缘何而来,更不必问我去向何方。纵使八千里浩渺烟波,落入眼帘,只不过是一怀沧桑。花开不是为了花败,我们相逢却是为了终结等待。
  
   没有生死契阔了。
  
   此刻,风过千山,月影横斜。你我也将擦肩而过。松林屏住吐纳,你沐月而来,满腔落索,我披星而去,渺渺茫茫,归彼大荒。
  
   没有名字的你我,珍重。
  
   月轻轻地缺。
  
   天地间只剩我一人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言絮语


百合幽思
  
   你决然开了。开在美伊两国战火纷扰和非典型肺炎的疫情摧人的情报中。尘世间的纷争与喧嚣、生命的脆弱、欲望的腥味和铜臭,不曾让你有任何的犹疑。你开了,向我敞开无尘的心事。
   站在你的面前,满怀的焦虑和疲惫让我自惭形秽,不敢与你对视,深恐这一身的俗,沾污了你的清尘。
   百花丛中,独爱你的无争。牡丹雍容华贵地坐上那无上的位子,玫瑰奋不顾身地代表了爱情,而你,心甘情愿地做了夏娃忏悔的眼泪。你盛开的季节,却是夏娃哭泣的时节。花神赋予你和平的使命,你带着纤弱的身和坚强的心,常出现在医院里,让病者早日康复,出现在殡仪馆中传递着你的安宁,令逝者安息。这是一个无法言及内心的时代,所以,你明亮了人们暗诲的语言。
   幽幽清香,寓风而沁入脾肺。滤尽我的彷徨不安,让我在你的清澈中尽享宁静安祥。然后,你慢慢枯凋,细长翠绿的叶子、洁白的花瓣、嫩黄的花蕊这些曾经的明丽轻盈,不堪寻了。
   岁月迁转,花开花萎,虽短暂,你依旧具足一生的无尘与矜傲。
  
  
  茉莉怀想
  
  
   茉莉给我的惊喜,并不亚于一位多年不见的挚友出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   一身的朴素,却幽雅千种。
   它曾经是盘据在母亲耳朵和发梢上。小时候,父亲在家里的天台上种了一株茉莉。在茉莉盛开的夏天,它成了我那清贫的家里一直为子女们操劳过度的母亲的唯一的发饰和香水。闻着母亲发际的幽香,那是再贵的香水也无法媲美的香呵,母亲常哼一着江南小调,歌名也是《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又香又白人人夸……”。当年那小小女孩,对茉莉的神往,偷偷地拉着齐耳的短发,想让头发快快长长,可以扎成小辫子,别上三朵的小茉莉,也象母亲一样,从人身边走过,留了一阵幽香。
   酷爱喝茶的父亲,把茉莉花儿晒干,放在茶叶罐里,于是,原始的茉莉花茶,就这样做成了。当他在为生活奔波的时候,是茉莉花茶,不经意地卸下他的疲累。
   我天天地等着茉莉花开,也天天渴望着快快长大。
   然而长大了,花依旧是花,我却没了勇气把花别在耳上,也没有母亲那种在清贫中也恬淡的心。各种各样的发饰和香水摆满了妆台。这些香水有着让母亲迷惑的名字,如“毒药”、“夜飞行”、“耳语”。虽则如此,但我心头常驻的还是茉莉花的香气,茉莉花的纤细,还有它的洁白。
  
  
   淡淡如菊
  
  
   我认出你是东篱陶君手下含苞的那朵。那悠然的时节,眺望南山,你于无意间听取了诗人心中的桃源,你吸取了诗人的气质与神韵,还有他高高地立在一切悲喜之上的生命态势。
   因此,你迷醉着,等待着解语人而不愿开放。一直。终于,大观园里,潇湘妃子用她那纤纤素手,叩开了你的心扉。你纵情地,在浓浓墨香中,在柔柔的宣纸上灿然开放:“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当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片语时。”
   你的香气,一种混合了酒香、墨香、诗香的花香,浓郁饱满让人闻到了诗的性灵,田野间的阵阵清风。霜冷的日子里,你倔强地绽放,更加美丽,不媚不妖,自由自在 alt="">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到拉萨

2000\8
一、
   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
   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巅把我的魂唤醒
   纯净的天空中飘着一颗纯净的心
   不必为明天愁,也不必为今天忧
   来吧,我们一起回到拉萨……
   先是郑钧的《回到拉萨》,接着是李娜的《青藏高原》的激越与苍劲,还有韩红那有一条美丽的小河、牛羊满山坡的《家乡》,在这些天籁般的音乐的煽动下,西藏就这样地扑进我的胸怀。也许,每个人都有神往的地方,那里必定是寻求自己心灵归宿和依靠的地方。我不止一次地梦想着,一次次地下着必定登临的决心,却一次次地被那3700平均海拔、稀薄的大气所吓住。进藏指导书也说得极为干脆:心肌疾患、哮喘病、感冒者不能进藏,由于这些年我的心律一直不齐,去西藏拉萨便成了我心中美丽的梦想。
  
   二、
   终于在今年八月中旬,实现心中的梦想的机会来临了。
   飞机降落在拉萨市的贡嘎机场。在滑行的时候,空中小姐甜美的声音响起:“各位旅客,拉萨的平均海拔在3700米以上,气压低、空气中含氧度低、阳光辐射强,旅客们下机后切勿快速行走和激烈运动,以免引起缺氧,发生危险……”
   我们慢慢地走出了机舱。
   脚踏实地的那一刻,我浑身颤粟起来:拉萨,我驾驭清风,穿越千年万年和岁月,终于真实地站在梦中百转千回的土地上了!这是真的!我微微地抬起头来,那天空好低好低,湛蓝如洗,洁净明澈得那么虚幻那么不真实,我从来没有和它这么贴近过。白云的白,蓝天的蓝,触手可及。天空下,轻风涤净了琐屑的尘虑,平庸的忧烦,我的灵魂没有了杂质,人,就这么地纯粹了。
   我们一行刚好十二人。接待我们的导游是一位汉族姑娘小唐。我们的车子沿着雅鲁藏布江江畔,开往拉萨市。沿途中,雅鲁藏布江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静静如湖,两岸皆是连绵起伏的青山。江水、蓝天、白云,江渚中的水草、小树,入眼时,成了一幅幅的风景画。
   抵藏二个小时左右,我开始觉得不太妙了。头晕晕的,呼吸有点不畅顺,我们之中也有个别感到胸闷和气促。我知道这就是“高原反应”了。这个高原上的使客,没想到它这么快就找上我了。唐导说一般人反应在抵藏后15到20小时内就会表现出来,适应期在5至天,她刚从成都过来时,晕睡了一个星期,又吐又泄,后来适应下来。我马上服用了抗缺氧的心源素及救心丸这些药物,在这么高的地方,一切小心为上,预防为主。
   拉萨到了。“拉萨”是藏文之中“圣地”、“佛地”之意。她是一座1300多年的历史古城,她的3650米的海拔令人眩晕,所以,拉萨的藏民们认为他们与佛靠得最近。她的文化古迹、宗教氛围让她成为一个最神秘最有魅力的城市,多少人对她梦寐以求!人们通常把到西藏去说成“进藏”,由此可见了进藏的艰难。
   拉萨,在我无数次的想象中,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到处是藏民们穿着藏袍,住着帐篷,悠闲地放牧。但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充满现代气息的城市,路面宽广,车水马龙,路上走动的,大部分是汉族服饰的人们。高楼林立,但最高的楼也没有超过十二层的,因为布达拉宫有十三层之高,当地政府不允许其他建筑超过布达拉宫。这是一座汉化的城市。我目光所到之处,只觉拉萨的神秘面纱一点一点地被掀起,一点一点地走出我狭隘的想象。
   下午,我们按照计划留在酒店休息,以适应高原气候。唐导建议我们不要洗头、洗澡。因为浴室空气不流通,以免发生危险。我觉得头重脚轻,头晕、气短加剧,赶紧买了氧气来吸。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但睡得很不舒畅,恶梦不断。
  
   三、
   第二天,我们的行程中安排参观布达拉宫、大昭寺和八廓街。
   布达拉宫是世界上最高的宫殿,因为它建在3650米高海拔的土地上,在电视中,出现过许多次的布达拉宫,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它是藏族地区最宏大的建筑群,总高119米,共十三层。既是汉藏民族团结的历史见证,又是西藏建筑艺术成就与文化繁荣的象征。
   布达拉宫始建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时期,有着极高的历史价值、旷世宝藏,宫里的壁画、佛像,珠光宝气,陈设豪华,使人眼花缭乱。前来参观的游客的人不计数。我觉得头疼欲裂,心也开始绞痛。我是一边吸着氧气,伴随着头重脚轻和阵阵心绞疼,一边百感交集地参观完这座宫殿的。在宫殿里,我上了一堂关于藏传佛教的课。西藏旅游,宗教礼仪是西藏文化旅游必修“课程”。
   大昭寺是文成公主和尼泊乐尺尊公主共同主持修建的。在寺门,我看到了祈诚的朝圣者,他们为了在佛的面前寻找自立的精神家园,蓬头垢面,一步一拜。他们口中喃喃地念着交字真言,先是站立,后将双手合十,置于头顶,接着置于喉咙部,再下来,置于胸口,便俯身双手着地,向前平伸推出,这个动作便是我们常说的“五体投地”了。看着他们,我的心灵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激荡,在瞬间彻悟自然和生命的真谛。
   大昭寺寺庙的风格以藏式为主,兼容了唐朝、尼泊乐、印度的一些建筑特色。在藏传佛教信徒心中,大昭寺具有无比神圣的地位,寺内的“觉康”佛殿被他们认为是宇宙的核心。
   只有八廓街,这条长三里,宽三丈的八角街,浓浓的藏族生活气息才让我感到我是身置拉萨了。这里是拉萨最早、最繁荣的一条街道。街道两旁,全是老式的藏房,朝圣者为了转经,都围绕着八角街环绕大昭寺三圈,所以这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藏民们在这里出售西藏地毯、金银制的器皿、藏刀、藏服和各种工艺品,街上的人们的生活方式几十年,甚至于几百年,都没有多大的变化,时间的意义并不明显存在。他们纯朴地笑,那么与世无争。
   参观完毕,我终于支持不住而进了医院。医生量了我的体温,38度。我告诉她,我头痛、心绞痛,她说,你再不来,没有人能救你了。她觉得奇怪是:我这样的状态居然还能够随团参观,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我说,佛知道我一片赤诚前来。当针水一点一点滴进我的体内,我无助的泪一滴一滴地流了出来。我突然感到了自己的脆弱,如鸡蛋壳一般脆弱。这时,我疯狂地想家人,想自己的执著与矛盾,把西藏当成心灵的家,登临后却疯狂地想千万里之外的家,那个终年吹着咸味风的海滨小城……明天中午,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无论如何,我都得支持下去。我又买了二袋氧气,塞在鼻孔处,哭泣着睡去。
   第二天醒来,阳光已洒在窗上了。
   中午时分,我们上了飞机,我是抱着侥幸的逃离的心情坐到飞机上的。但在起飞的那一刹那,内心深处,涌起的却是离愁,是不舍。我回望着,这个曾让我梦魂牵系的地方,来了让我怆疼的地方,离开了,此生再也难以忘怀了。
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于是回到了家。房中,古筝依旧立在墙角缄默。灰尘随着我的掀动惊醒,离开盖古筝的绸布,在空气中飞了起来。断的弦,裂的琴码赫然在眼前,我紧绷的神经突然松驰下来,我伏在琴上,古筝发出沉默的声音,似在责问我:你到哪里去了,你还懂得回来。
   六年前,我在琴行千挑万拣,抱得此筝返家,不经意间,就是六年。每天,必定一个小时在它面前,坐定,调弦,带好甲片,扫摇弹拨,曲调未成,但人已与筝相通,哀与乐,得与失,尽诉于它,它回我,或清洌,或暗哑。
   离家三个月。亦离筝三个月了。漂泊在外,无法象蜗牛一样可以把家背在背上,我只能把家放在心里, 也无法把筝携了超凡出尘,共漫天涯。只把它置于原地,让它等我归来,它象一滴泪,沉入河底。小外甥一不小心,轻碰一下,竟然码裂弦断。说来巧,那天,我高烧着,在床上懒得动弹。筝与我,可是有着共同的命途?三个月,筝哪里知我,辗转于异乡,揣着无法让父母安心的愧,奔走在一个个象希望一样渺茫的希望中。生存怎么如此艰辛?谁说人生在世不称意,就可以明朝散发弄扁舟?都市里逼仄间,包里的简历,四处漂落。天桥上,走断跟的高跟鞋,用这种方式抗议疲惫,我停下,倾听那白发苍苍的老头拉响凄凉的二胡,我从他眼角的浊泪里,看到了生活的真相。筝,此时二十一根弦抽我,我蹲下,拉二胡的老头,向我伸出颤微微的手,手中,是他的锡饭碗,破且扁。
   换弦,粘码,戴甲,调音。筝呜咽,湘妃泪,从手中响起,从眼里淌出。筝是欣慰的,虽三个月彼此没有触及,但坐到它跟前,我就是从前的岁月。
分类:日记 | 评论:2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21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