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458
  • 开博时间:2009-09-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雪踏见子山

  
  
  
   多年前的一个立春日,天上突然飘下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漫山遍野银白一片。这样的天气乐坏了孩子们,我见楼下的孩子争先恐后地去堆雪人打雪球,就拉着女儿去踏雪。此时,包村组的同志要我们去见子山看望那里的父老乡亲,我担心山陡路滑,问车子能否安全进山?包村组的同志说信儿已经捎去了,那儿的乡亲盼着呢,还是去吧!并说,山里的雪景好,你在城里是感受不到的,还是到山野去感受感受吧!此时,一阵清新的风衔着细细的雪花迎面吹来,一种雪踏见子山的欲望,把脑子里仅有的一点忧虑冲散了。
   车子一溜烟出了城,随后窜进群山簇拥的林间小道。我问同伴见子山在什么地方?开车的司机好象对路很熟,笑着不说话,只有车轮子压在积雪上吱吱作响,让人感觉到又惬意又温暖。我把车窗稍微一开,一股寒流夹着刺眼的银光直逼脸颊,好冷呀!见子山的老人感觉到冷吗?包村组的同志说,那儿的人长得结实搁冻,大冷的天敞着门,照样不感冒。
   要进见子山,需要经过一个村庄。这个村子的街道很窄,仅容一车单行,再加上路石嶙峋,积雪未溶,我们就下车徒步而行。走出村子,是一条比较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凤凰岭》引子

  
  
  
   鲁中地界有著名的五岳独尊泰山与巍峨俊秀的蒙山,泰山以东,沟壑纵横,流水似带,群岭绵延,松涛风起云涌,蒙山以西,山叠山,洞套洞,孟良十八崮跌宕起伏。在这群山峻岭之间,有一座不起眼的山,看似平缓,却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凤凰山。这里山泉密布,植被茂盛,广博圆阔。山岭的西边有一条河,叫西河。每当雨季来临,山水泥沙俱下,浩浩荡荡,一泄千里。山岭的东边有条沟,叫狼沟。此沟地势险峻,常有豺狼出没。西河的边上有座两人多高的土台子,每逢初一十五,虔诚的信男信女爬上土台子,在耸立着的那座小庙前烧纸进香,青烟缭绕。可是,没有人清楚这座土台子的渊源,大伙就叫它没主台。当年,金军大将金兀术领兵入侵中原,掠走徽钦二宗,曾经在此村驻兵,谐音又叫乌珠台。后来,这里发现了距今四五万年的智人牙化石,人类文明的序幕曾经悄悄地从这条窄窄的河床上掀开。于是,有了五只金猪出没山洞的传奇故事。狼沟的尽头有座庵,叫禅庵。这里曾经雕梁画栋,钟鼓楼备,左有清泉,右临峻岭,山明水秀,翠柏森森。在岭尾处还有一眼泉,叫凤凰泉。适逢夏季,雨水丰沛,沟满河涨,三股大水汇集一处,形成一座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的事

   新年的事很多,多的如牛毛。放假三天,一直待在家里。整理整理书橱,打扫打扫卫生。没意思。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杂乱的脑际腾出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自己那个小小的脑壳里还有多少空间,但是,必须装进去的,首先是孩子的事。为人父,当尽责。逢高考,尽服务。其次是工作上的事。在岗尽责,稳中求进。第三是自己的事。大致有:一是魂牵梦绕的《凤凰岭》。这个我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该在兔年的春天发芽了吧?因为今晨飘下了一层细雪,让我想起了“细雪满天飞,兔春草更青”的诗句。二是风景如画的“青松岭”。这个实实在在的人间仙境寄托了我们文朋诗友太多的情愫,以致引发了创业的奇想。三是千呼万唤的小《平阳》。这个历时几载还未出炉的文学期刊,挤占了我脑际太多的空间,如果能在兔年的春天横空出世,必然在平阳大地上落下一个响亮的春雷。
  好了,就写这么多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进银花峪

  
  
  我很久没有到野外透透气了,也不知道自己整日忙碌个什么,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正巧朋友约我到银花峪采风,也不问峪在何方,就欣然前往,走进银花峪。
  这是初冬的一个周末,寒流迟迟没有袭来,和煦的风吹到脸上,有一种春的感觉,偶遇这样一个暖阳天气,心里有无尽的快乐和惬意。我问同行的朋友银花峪为何得名?朋友说,银花就是槐花,每到春夏之交,满树槐花香飘十里,吸蝶引蜂,因此而得名银花峪。朋友还告诉我,现在不是一个好的旅游季节,等到来年春季银花满天之时,再来此一游,那才叫爽气呢!的确,虽然今冬的寒流来得迟,可季节的交替无情地把路边的树叶催落了,让坡上的草儿变黄了,这让人在心里头产生一些惋惜,但是,等我们的车子挤进山峪那窄窄的水泥小道时,当看到山地车、铁脚板和我们的车轮组合一道争先恐后的风景时,我的这些惋惜就消失在车轮卷起的烟尘中,溶汇在苍山的怀抱里了。我想,在如此寒冷的季节里,这儿还游人如织,说明银花峪到底是个吸引人的地方,走进银花峪,决不会枉此一行。
  出城不足十里就到了银花峪,这个让我一时疑惑的山峪就坐落在离城不远的一个山窝里,更没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凤凰岭》跋

  
  
     
  小说,既是对往事的回忆,也是对未来生活的创造。
一个人活在世上,总对往事有所回忆,总对现实有所感悟,总对未来充满着幻想与期待。我是抱着幻想去回忆,去创造的。说白了,我写这部小说的初衷就是使生我养我的村庄拥有一个文学的称谓——凤凰岭。
这是一座具有百年历史的老村,坐落在平阳城南十公里处。四十年前,我就诞生在这座老村的一个破石屋里。风霜雪野,时光荏苒,嘻武玩学。后来,在听爷爷讲破庄子改为新庄的故事后,我才知道祖辈们曾在此种桑养蚕,继而建村。建村之初,蚕事不浓,村庄破落,起名破庄子。后来,勤劳的人们灭桑司农,百废具举,人丁兴旺,故改名为新庄。在儿时的记忆里,破石屋门前确有几株桑树供养着几叠蚕虫抽茧拉丝,织成夹衣披在那些富有人的背上,像我们这些贫苦人只有等待蚕吐丝尽时,才把蚕蛹变成餐桌上仅有的美味佳肴。在文学作品中,最早邂逅春蚕是在中学课本上,老通宝坐在“塘路”边那块石头上的渴望,在那支长旱烟管里袅娜升空,绘出一片多彩的蚕事图。文学巨匠对春蚕的那些绘声绘色的描述,在我幼小的心田里埋下了一种沉重的语言——作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天地立心

为天地立心
——试论胡永生长篇小说《基层法官》的叙事纬度

田承良

这是根植于社会生活的一部厚重之作,是来自于基层法院的真实的声音。作者胡永生,1965年10月生于山东新泰,从教10年后到地方法院任职。1985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有数百篇诗歌、散文、小说作品发表,其中《鲁地六章》获《中国作家》征文一等奖。曾有法制著作被最高人民法院图书馆收藏。现致力于法官文学的创作与研究。
 《基层法官》(长征出版社,2009年4月)是胡永生文学创作中最重要的收获。如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报社办公室主任、中国法学会法制文学研究会理事田水泉高度评价《基层法官》,他在序言中所说:“这是一幅真实的基层法院生活图画。……作者本人就是基层法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法院里的一草一木,法官们的一颦一笑,自然早已融化进了他的血脉之中。”“这是一本纯粹的法官文学小说佳作。……应该是迄今为止我读到的将生活与文学结合得最好的法官文学作品。小说结构紧凑,脉络清晰,叙事干净,张弛有度,人物形象饱满鲜活,矛盾冲突婉转真实。”也正如作者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要沦落在尘埃里

  
  
  
  
  不要沦落在尘埃
  小说《基层法官》读后
  作者: 刘兴平 发布时间: 2010-03-03 16:11:33
    
  周日在书店为院图书室淘书,徜徉于书海之中,突然,《基层法官》这部小说牢牢地吸引住我的眼球。架上仅此一本,封面的一句话“法官的权力就是你的生死边缘”打动了我,单凭这句话就足以让人购买阅读。
  二十多万字的一个长篇,很快就看完了。
  书中那一个个鲜活的法官形象,分明就是我们身边的你我他。基层法官这个群体里,很少有人用文学体裁去描写,虽然我们同样肩负着法治建设沉重的使命。但正如田水泉同志在序言里写的那样“一些以法院、法官为卖点的小说作品,读来总有不够过瘾、不够纯粹的感觉,要么是作家写的法院,对法院生活了解不够,写起来只能浅尝辄止不疼不痒;要么是法院人写的所谓文学作品,生活倒是有了,但记事如流水,过于枝枝蔓蔓,缺少必要的文学素养,只能算是生活的记录或堆砌。”因此,这的确是值得一读并向更多人推荐的纯粹的法官文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艾克拜尔 米吉提的文章《杨志广生命的最后十》

 杨志广生命中的最后十天

 杨志广是2007年7月住进煤炭医院时发现肺癌的。当时我和胡殷红去医院看望他,他自己说,从胸部抽出了5升积液。可能是烟抽多了,又有点着凉。前一段老有点咳嗽、发点低烧。可能就是这胸部积液闹腾的,他说,这两天可能还得要抽积液。当时他自己还不甚清楚。不久就转到协和医院治疗。后来又到武警总院做了伽马刀手术。一直在做积极的治疗。

 2008年6月我兼任《中国作家》主编。还在我到任不久,我去他家看望,他向我平静地叙述自己病情已经转移到骨头,医生说是在脊椎内侧,不好动手术,他正在吃一种进口抗癌药,很贵。半年后可以免费。我为他的这种平静感动。我对他说,我的手机24小时开着,有什么困难随时告诉我,我会尽全力解决。

 之后,几次去他家看望过他。他有时也来班上走走。我对他说,你就不要操心工作,想来班上走走,只要有精力,随时过来,就当散散心,老窝在家里会憋闷的。杂志社组织一些座谈会、评委会,我都会请他参加。他也都会自己开车过来。杂志社的一辆中华车一直由他开着。每次我都会问他一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作家》第四届金秋之旅辑录




2008年10月18日至22日,《中国作家》杂志社在山西省介休市举办“绵山杯”第四届金秋笔会。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谭谈,《中国作家》主编艾克拜尔•米吉提,《中国作家》副主编萧立军,《中国作家》原常务副主编杨匡满,编辑家、文学评论家汪兆骞,著名环保作家徐刚,著名报告文学作家赵瑜,《中国武警》杂志总编郝敬堂,《文艺报》办公室主任昝伟光,《中国作家》、《当代》、《诗刊》、《青年文学》和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的资深编辑及1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专业、业余作家出席了笔会。杨匡满、徐刚、汪兆骞为与会者讲课。与会人员与编辑,与会人员之间进行了文学交流,还参观了美丽的绵山风景区和王家大院。
艾克拜尔•米吉提首先致辞。他向参加此次笔会的文友和获奖作家表示敬意。他说,《中国作家》创刊于1985年,是冯牧先生发起创办的。从明年一月起,《中国作家》恢复上半月刊的综合性,小说、散文、诗歌、评论都上,并设立鄂尔多斯文学奖和诗歌散文奖,希望在坐的文友积极参与,争取拿十万大奖。他说,随着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中文热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文化苦旅

我的文化苦旅
胡永生


2007年冬,我们单位举行一年一度的休假。今年的休假政策比较宽松,自己可以自由活动,而且巧遇“2007北京图书订货会书稿版权交易会”,我便与朋友一起踏上了北上的路。
临行,同事们对我在严冬里去北京旅游有一万个不理解,说你不怕挨冻呀?我摇了摇头,以笑答之!其实,我对北京并不陌生。有一年的夏天,去北京买一个仪器,乘了新泰到北京的直达汽车,车上有躺着的位子,夜里四点多到了北京汽车站,下车后没有地方休息,决定步行到达北京火车站,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路上见到许多抢早的人们,卖肉的,卖菜的,……走累了,就在一个餐馆里吃了点饭,又继续走。那时候的感觉是去北京很快,回来的也快。第二次去北京是在秋季,那是一个硕果累累的季节。我们单位获得了全国的模范,陪院长去领奖,随行的还有山东电视台的记者周珂,回来又在济南被省委书记张高丽,在泰安被市委书记耿文清接见,照了很多照片,给单位留下了很多的有价值的资料,感觉是很紧张很辛苦也很自豪。而这次去北京,是在事隔两年后的纯碎的自己的文化之旅,是抱着一种期待和愿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