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说梦天涯名博

痴人说梦听说皆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145633
  • 开博时间:2005-10-06
  • 博客排名:第1302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什么问题对于她都不成为问题

什么问题对于她都不成为问题/管党生

 

她美丽干净

美丽的人不多

干净的人也不多

美丽干净的人更加不多

她的精神也美丽干净

所以她总是年轻

所以她不知道世界的肮脏

肮脏也和她保持距离

分类:我的所爱 | 评论:4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似乎疼痛,可以穿墙而过

穿墙术/张二棍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孩子

摁着自己的头,往墙上磕

我见过。在县医院

咚,咚,咚

他母亲说,让他磕吧

似乎墙疼了

他就不疼了

似乎疼痛,可以穿墙而过

 

分类:我的所爱 | 评论:1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风暴无可抗拒地把天使刮向他背对着的未来

 

 

  我的双翅已振作欲飞

  我的心却徘徊不前

  如果我再不决断

  我的好运将一去不回

      ——盖哈尔德·舒勒姆

 

保罗·克利的《新天使》画的是一个天使看上去正要由他入神注视的事物离去。他凝视着前方,他的嘴微张,他的翅膀张开了。人们就是这样描绘历史天使的。他的脸朝着过去。在我们认为是一连串事件的地方,他看到的是一场单一的灾难。这场灾难堆积着尸骸,将它们抛弃在他的面前。天使想停下来唤醒死者,把破碎的世界修补完整。可是从天堂吹来了一阵风暴,它猛烈地吹击着天使的翅膀,以至他再也无法把它们收拢。这风暴无可抗拒地把天使刮向他背对着的未来,而他面前的残垣断壁却越堆越高,直逼天际。这场风暴就是我们所称的进步。

     

分类:我的所爱 | 评论:1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自我深处抚摸逝去的光阴

 

在自我深处抚摸逝去的光阴

 

 

当一个诗人将自己逝去的岁月当作观察与思考的目标时,他亲历的每一个孤独的瞬间、痛苦的遭遇开始以不同频率震颤,最终各种各样的痛苦在同一频段发酵然后形成粮食或石头。正是在痛苦中,他意识到时间的深度,对“逝者如斯夫”的体认逐渐与生命和命运融为一体。“词语破碎处无物存在”,像一个谶语,或一束光,擦拭那些面容模糊的孤独瞬间,昭示了只能倒退着前进的道路与命运。“生活是在路上的死亡”,博尔赫斯以智性的方式认领了这一命运:“我写作是为了使光阴流逝使我心安。”

本期推荐的三首诗呈现了当代汉语诗人与自己的历史相遇时所看见的、所相信的和所珍惜的事物,以及如何看见、如何相信与如何珍惜。

分类:小丑之见 | 评论:6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死亡,有时短的惊心动魄

按:杨晓芸的诗,张浅同学介绍的。内敛的语言的光芒照亮并撕开生活的褶皱,呈现被忽略的残酷、爱与感动之诗意。尤其是《老王死了》,在陌生人社会里,一个人的死亡“很短”,短到只剩下一句话。这话微弱,模糊,短得惊心动魄,很容易就湮没在时代充满速度的噪音中了。

 

老王死了/杨晓芸

 

那两个人边走边说

老王是谁 

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 

老王死了 

这句话 

很短

那两个人说话有点小声 

如果再小声点 

或者路过的车子按一下喇叭 

我就听不到这句话了

 

种土豆/杨晓芸

 

这片低缓的坡

分类:我的所爱 | 评论:8 | 浏览:6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长得好,我看得懂

鲍勃·迪伦诺奖演讲词

 

我很抱歉,我不能到现场与你们一起共享此刻,但是我很确定收到如此盛大荣誉使我内心倍感荣耀。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是我从来不敢想象或者能期待的事情,从很小的时候,我便已经熟悉和阅读那些被诺奖认可的伟大的文学作品:吉卜林、托马斯·曼、赛珍珠、加缪、海明威。其作品被陈列在学校教室、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在虔诚的读者印象中,而我现在加入了其中,这份喜悦让我无以言表。

 

我不知道,这些作家是否真的想象过自己能获得诺奖,但我猜当他们创作出一部小说、一部诗集、一部戏剧时,在很深的地方已经隐藏了这个内心秘密,这个心绪藏得如此之深以至于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分类:我的所爱 | 评论:2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静静的月亮就像那个人

一个人看月亮升起

 

小安

 

一个人看月亮升起

静静的月亮就像那个人

他们彼此孤独

谁也不说一句话

 

时间流逝就像月亮在天上走动

它越走越远

直到天空干干净净

分类:我的所爱 | 评论:6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灰又是多么的温柔动人

花瓶

尹丽川 

 

一定有一些马 

想回到古代 

就像一些人怀恋默片 

就像一些鲜花 

渴望干燥和枯萎 

好插进花瓶 

 

就像那个花瓶 

白白的圆圆的那么安静 

就算落满了灰 

那些灰又是多么的温柔动人

分类:我的所爱 | 评论:12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一株幸存的花里看见过去

臆想

 

路旁草坪上的野花
一人多高,长得肆无忌惮
使整片草地生机勃勃
我路过时会驻足看半天

感谢工人师傅的懈怠
让这片草地变得善良
如果是我的话,说不定
已经按规定把它砍掉了

在一株幸存的花里看见过去
这庆幸多让人害怕,而且羞愧
年轮涌现的光芒,永远不能驱散
幽居于内心的平庸和阴影

分类:以梦为马 | 评论:7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隔着玻璃 将时间与生活推过来

闪电或其他

应该感谢邻居们
他们的厨房,在隔壁
孵育,然后煎炒烹炸 
我饥饿的乡愁和被重山
阻隔的味觉

有时我在沙发的泥潭中,等待
闪电降临,或从水中浮出
不经意间,松软而金黄的诱惑
像一根甜蜜的针,隔着玻璃
将时间与生活推过来
      2016.6.8 

分类:以梦为马 | 评论:4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事物与语词都有最初的面孔

幻觉

 

在电梯里,我常显得笨拙

到了目的地没走出去

或者,没到时急忙跑出去

这可能源于某种错觉的困扰

电梯上行时觉得在下降

电梯下行则像是上升

 

我往往在心里为自己辩护:

你非要乘电梯,如果

使其上行或下行的是

同一种力量,那就可能

在上升的同时下降,

或下降的同时上升

 

走楼梯,你肯定不会有

这样的幻觉和烦恼

——上就是上,下就是下

事物与语词都有最初的面孔

 

2016.5.30

分类:以梦为马 | 评论:14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夏

立夏

 

从窗口望下去,植物园里
一湾葳蕤的绿意,被风吹得
向高处流动,然后落下
墙外的马路是一张网,
悬挂着行人和车辆的喧嚣

我有时也从二十楼下去
跟木匠谈一株松木梯子之必要
到超市学着热爱炊烟
在讨价还价中测量冷暖

就是这样
像飞蛾跃入火焰
学习在地上行走
直到春天振翅飞走

    2016.5.5

分类:以梦为马 | 评论:5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生活的褶皱中寻找诗的纹路

在生活的褶皱中寻找诗的纹路

            ——读诗人李心释及其《临路而居》

一个注意世界的业余孤独者。这是我读《诗目所及》时,感受到的诗人李心释之精神轮廓。

不是从高处观看世界,而是跃入其中试图理解、吸收,从细微处唤醒差异的诗意,“不是细微的东西而是细微的差异/擦洗晨起的眼睛”。对细微的差异之敏感,源于对熟稔概念和词语的饱学之士的“处斩”,以及对所有宏大事物(包括语言、诗篇等)的质疑。本雅明说:“坐飞机的人只看见道路怎样穿过原野,以为它向前延伸就像周围地区那样是根据相同的法则。只有在路上行走的人才会体验到它的统治力和它怎样对远景、宫殿、林中空地、广告牌及其每一个转弯

分类:小丑之见 | 评论:11 | 浏览: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它们活跃起来

当他们活跃起来

 

卡瓦菲斯

 

尽力保存它们,诗人,

你那些情欲的幻象,

无论它们之中能留下来的是多么少。

把它们隐隐约约写入你的诗行。

尽力挽住它们,诗人,

当它们在夜里或正午的亮光中

从你心里活跃起来。

(黄灿然译)

分类:我的所爱 | 评论:10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怀念那些没有方向的温暖

酒后

酒后的内心
是一卷泛黄的线装书
你翻开过好多次
至今一个字也没记住

夜那么静,恍若隔世
音乐多年前盛开过
在渐次抵达的枯萎中
我怀念那些没有方向的温暖

2016/2/28

分类:以梦为马 | 评论:5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4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觉中

2017-04-09

文锦书屋

2017-04-08

里予君

2017-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