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云独去闲

潇潇的天地,思想在徐行漫歌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3097
  • 开博时间:2005-10-06
  • 博客排名:第1348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思考是一种生活方式

这两天闲暇时,翻看了高美霞老师的《爬上豆蔓看自己——辛黛瑞拉的教育日记》。在一线教师鲜活的话语和思考面前,我一次又一次地在心里惊呼意外、感到佩服,一次又一次感到共鸣、感到汗颜。
当我以“专家”的面目出现时,老师们渴望从我这个“专家”口中得知,几岁的孩子有什么特点、应该学什么怎么学,而我也是应着他们的要求来努力回答,其实我的依据不过是在她们上课时孩子的表现,加上一点不那么牢靠的推断而已;有时候还不得不自己造出一些名词和规律,来解释自己这些模糊且不甚牢靠的想法,常常一边说心里一边犯嘀咕,担心给老师提供了错误的知识,并且决心回去后好好再看看相关的专业知识。
而高老师则在自己的实践中不断反思,逐渐怀疑这些普遍原则的适用程度。确实,了解这些知识作为大的背景参照,是有必要的;但指导一线老师解决本班问题的,主要还是老师对每个孩子特点、经历的充分了解。这是即便真正的专家也没法告诉老师的。正如张琼提到的“技术理性”的局限一样,外部的所谓专家并不能替代一线老师解决她们面临的问题。在教育施加影响的链条中,具有足够理解和反思能力的老师是至关重要的,高老师无疑是非常理想的代表
分类:孤独漫步者的遐思 | 评论:1 | 浏览: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的回归

两年没有更新了。特意看了一下,准确的说是两年零5天。
自上次更新以后,我的身份很快从北师大学生转为幼教界知名小私企的普通员工。虽然这两年来,我每个工作日从早晨9点到晚上6点(多数时候早晨来得更早,晚上走得更晚,最晚甚至凌晨1点才离开)都生活在这个校园里,但我已经是“校外人员”了——不能随意去图书馆看书借书了,要看的话每天3块,复印一次另交1块;吃饭要用临时卡,每次消费加收15%手续费,每年还有若干管理费(好像是100吗?记不清了);奥运期间拜美国奥运代表团所赐,我根本连京师广场都进不去,因为没有“狗牌”(出入证,非典时期留下的专业用语)……
身份换得很快,快到仿佛就是一个转身而已。2007年6月30日(周六)我做了最后一天北师大的学生,7月1日(周日)做了一天自由人,做了件很有标志性的事情(把跟随我2年11个月的手机随手扔到公交车上了),7月2日(周一)正式到公司报道,开始了新的身份——公司职员。
然而,角色的转变就艰难得多。在我即将在师大度过第9个年头的时候,在我即将毕业两年的时候,我回到这个心的家园,感觉我一点也没有变。在过去两年
分类:孤独漫步者的遐思 | 评论:0 | 浏览:4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到底该不该跨专业来考心理学研究生?答网友问

按:昨天论文答辩结束,今天有意回顾一下自己的三年时光;打开校内网,恰巧发现一位网友在问我:要不要跨专业来考心理学的研究生?于是,回答之。发完邮件以后,觉得写得还算有点价值,于是便想贴过来;好在网友用的也是化名,嘿嘿,也不算侵犯个人隐私啦:P
【追逐在来信中提到】
>我是一名学化学的工科生,我想以后读心理学的研究生,不知道可不可以,我看到您也是跨专业读的心理学,所以前辈您是否能给我提写建议,跨专业考心理学好考吗?你们北师大是不是特别难考?我迫切地想知道一切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很迷茫,现在的这个专业不是我的意愿,开得课大多让我觉的吃力,因为我不感兴趣,我也没下过精力,我知道这样实在是浪费青春,我不想这样再下去,终身从事我始终不感兴趣的专业,我想做些改变,心里才会塌实,急切希望您的来信。
『潇潇的回复』
你好!
我非常理解你的感受,我也曾经有过类似的心路。你提的问题不难回答,但是做什么样的决定,还是需要你自己慎重、慎重再慎重的。
第一,跨专业考心理学的研究生,当然可以。北师大心理
分类:逝者如斯 | 评论:1 | 浏览:18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识罗星凯教授(转自广西师大科教所网站)

按:论文交给小辛老师看了,他跟我提起了广西师大物理教育研究所,说他们也做了很多关于学生学习物理概念的研究,只是缺乏进一步的理论提升,其实完全有潜力做得更好。这让我喜出望外。对于科学教育来说,我虽心向往之,然目前毕竟是一个门外汉;这篇毕业论文,想必在科学教育的行家看来,是笨拙而不得要领的。但是,最重要的东西在于:我们有着同样的一个心愿,那就是把中国的科学教育学搞起来。这件事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做成的,也不是某个学科的人就能做成的,我相信我的物理学、心理学双重背景,可以为这件事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罗星凯教授的执着与信念,便是我的榜样。向他致敬!


一位大学教授的基础教育情结
- 作者:本刊特邀…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20 更新时间:2005-9-7 -

实事求是地说,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造就了一批“名人”。

不少师范大学的教授、学者,几年内都成了炙手可热的“课改专家”。风云人物此起彼伏。两个过去相对隔离的世界因为这批教授、学者而
分类:逝者如斯 | 评论:1 | 浏览:19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害死人的完美主义

老大LZH看着我忙碌和痛苦的样子,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完美主义会把你害死的。做事何必那么较真呢?你完全可以把精力用到更值得的事情上。
我只能一笑,接着做完美主义者要做的事情。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自己的这个特点:太看重细节。小学的时候跟妈妈、弟弟到田里拔草。弟弟速度很快,一骑绝尘,大草拔了不少,但后面依然是郁郁葱葱;而我呢,则半天不迈一步,恨不得把土刨开、拿着放大镜把所有的草芽都揪出来,结果一晌下来干不了太多的活儿,只能无奈地看着大多数庄稼依然水深火热地挣扎于乱草当中。
诗经里面有一句话: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每次想到自己拔草的样子,都不禁会吟起这句诗来。年代久远了,这话也不知道是好是歹;不过也无所谓了,较真或许是我的天性吧,好歹都得接受啊。
这不,论文刚差不多较完真了,把几乎没做什么改动的送审稿变成了答辩稿,又给各位老师送了一遍;接下来居然跟搞研究一样,开始琢磨租房的事情来了。这下不要紧,一天半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学了不少相关的知识,可是眼前的大事差点给忘了:明天,可就要答辩预演啦!而我的PPT,依然停留在脑子里。
分类:似水流年 | 评论:0 | 浏览:8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孙瑞雪 蒙台梭利 爱与自由

今晚偶然看了CCTV新闻频道的《人物新周刊》节目。上次看这个节目,嘉宾是于丹,看得我很感动,尤其是其中于丹讲李白的那段,实在是好!每次看完,总是忍不住击节赞叹。也因为这个,对泉灵、阿丘的这个节目有了很好的印象。
这次则是孙瑞雪,一个蒙台梭利教育理念的实践者。像所有布道者一样,她以极大的热情和精妙的言词,试图启发、感动在座的所有观众以及电视机前的人们。说实话,我被她感动了。诚然,每种教育理念都不能包治百病,甚至有可能只是一种臆测而远非事实;但是,如果它确实以类似宗教的形式感化了人们,使现在和未来的儿童能够拥有更多的爱与自由,而且确实能够因此而成长得更健康,又何尝不是至善之举呢?所谓的关于教育的科学还在缓慢地发展,不能期望它满足天下父母的所有期望;丰富的经验加上箴言式的表述,仍然是造就教育专家乃至权威、为一线教育工作者和为人父母者提供一种参照和信赖的主要方式。
说实话,此前真的没有怎么了解过蒙台梭利的具体教育思想;在蒙式幼儿园看到的东西,也只是让我感到新奇而已。孙瑞雪的讲解,甚至在不说话时的那种恬静的神态,都深深地吸引了我——或许这不专属于蒙台梭利的教育
分类:学术与人生 | 评论:0 | 浏览:2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文后记

对完美主义者来说,一桩使命的终结是他为之奋斗却又不愿面对的——不到最后一刻,他的努力就永远不会停止;而即将画上句号时,心中又总会留下这样或那样的遗憾。三年求索换来的毕业论文,即将终结在儿童节晚上的这段随想;此刻的心情,五味杂陈。
研究生三载,说短也短,说长也长:它埋葬了多少慷慨激昂的梦想,见证过数次路在何方的迷茫,洗却了年少轻狂,孕育着成熟的希望。有如正剧:几许欢欣,几许惆怅;曲终人散,余音绕梁。
2003年9月22日晚上八点左右,我给人在武汉开会的陈老师打了一个电话;10月9日下午,陈老师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拉着我从英东楼409跑到了545……从此,我的人生改变了方向。从物理楼到英东楼,我穿过一条窄窄的马路,步入了心理学的殿堂;而转眼间,我又要走出英东楼,穿过宽阔的京师广场、走进京师大厦,开始新的人生旅程了。
回首即将过去的三年,最难以忘怀的还是我敬爱的导师。大二时的一个讲座,让我知道了“陈会昌”这个名字,那时他在我心中是一个充满智慧、心系教育、正直爱国的长者;三年来不多的相处,却让我惊奇地发现,他还有着比我们更年轻的思想和一颗充满好
分类:逝者如斯 | 评论:0 | 浏览:79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身外遭遇保持距离(周国平)

外在遭遇受制于外在因素,非自己所能支配,所以不应成为人生的主要目标。真正能支配的唯有对一切外在遭际的态度。内在生活充实的人仿佛有另一个更高的自我,能与身外遭遇保持距离,对变故和挫折持适当态度,心境不受尘世祸福沉浮的扰乱。
看了马英九辞党主席,易中天评海瑞,想起来了朱鎔基同志说自己最大的遗憾是参与了政治,不禁为理想主义者的执着与惨淡境遇而感伤——或许,也是对自己未来日子的一种不甚乐观的预期吧。
还好,有周国平的文字,看一看,略为释怀。
看来,和他这样的哲人为友,还是颇有好处的。
分类:孤独漫步者的遐思 | 评论:0 | 浏览:8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心和韦老师在一起

今天又看了一下韦老师的blog,每看一篇,就会增加一分对她的敬仰和亲切感。她从未停止学习,她对教育事业的关切也总是那么强烈。从内心里庆幸,中国的幼儿科学教育改革幸亏有了她的鼓与呼,才在新世纪的这几年之间开始起步。同时也感到荣幸,原来我可以和韦老师在一条战线上,为了这一事业而奋斗。
不管我在哪里工作,我的心都会跟韦老师在一起,和这项伟大的事业在一起。
分类:学术与人生 | 评论:0 | 浏览:8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归物理

论文的实验装置里有个下滑轨道,自己折腾了半天,铁丝总也弄不直。没办法,又跑回物理系求助来了。李兰秀老师很和蔼,一见我来,就把平抛装置给我拿出来了,然后接着忙着和学生讨论问题。
我本想拿上东西就走,一见老师忙着,也不便打扰,就在一旁自己琢磨。一抬眼看见旁边有个东西,似乎可以用来把铁丝压直,就搬过来弄了半天,效果似乎不错。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自豪感、一种亲切感。
是啊,3年多以前,也是在这个教室——教十311,我完成了《随机误差的统计分布》的实验。那也算得一个小小的研究,虽然体验的过程更为重要,但是最后报告结果时自己也是颇有成就感的,觉得自己是在搞研究了。
而今,在心理学院读了将近3年的硕士,又一次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做起了类似的事情。有种温馨的感觉,呵呵。只是这次,看问题的角度已经改变了。
学习物理,研究心理,从事教育。这句戏言,似乎快要成真了。
不,它肯定要成真的。
我回归物理了,从教育的视角。
分类:学术与人生 | 评论:0 | 浏览:6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1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