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蜀艺文史

赵明哥老倌,四十好几,昧眼,微胖,又不太胖。属老娃娃一个,四川成都县人。虽属散眼子,醒二活三,却也喜欢舞文弄墨,诗艺书画略知一二。官场商界学坛都走过一遭,建树不大,仅挂高级职称,在金融、公司问题研究方面,有点把点心得,不过只能是浪得虚名而己。近几年入迷艺文史,书橱满壁,附弄风雅,估倒装起文人骚客来,所藏之书专情于蜀国乡邦文献,故而冒皮皮称为“全蜀明哥”。在成都玩了个“全蜀艺文史书局”,交朋结友一大堆,建搏客目的是海纳百川雅士,希望象莲花白一样越裹越紧![本博之扁言未经明哥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否则犯杀踩扁。]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275720
  • 开博时间:2005-10-05
  • 博客排名:第6016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蜀都轶事----皇城坝边的老冲拳(40)

  

陈汝弼与在川剿匪的北洋军冯玉祥旅在内江城汇合后,他本与冯玉祥约好在会仙楼商议双方协防的策略,谁知就接到周骏发来叙州战事吃紧的急电,电文催促陈汝弼即刻率部前去叙府增援。陈汝弼只得致歉冯玉祥,连夜驰援。第二天凌晨,疲惫不堪的陈汝弼部在叙州城外与护国军第一梯团发生遭遇,双方前队交火,装备精良的护国军炮火异常猛烈,陈汝弼审时度势,加上本就不愿让士兵做炮灰,为避其锋芒,无心恋战,仅仅作了些不重要的抵抗,就下令部队脱离接触,率先撤出叙府城外的战斗,由此,护国军一蹴而就,轻而易举的占领了叙州城。陈汝弼所部回撤到内江城,冯玉祥己率一班随从在城门迎接。陈汝弼滚鞍下马,抱拳作揖:“败军之将,有何德之能劳烦将军亲候?”

冯玉祥赶忙搀扶住陈汝弼臂膀,声如宏钟地:“阿呀!冯某一介布衣丘八,何以敢当如此大礼?汝弼兄英勇仗义,享誉川军上下,玉祥是早有耳闻的,今日得见,果然气宇轩昂。这次滇军兵犯叙府,本系该我们北洋军队去迎敌的,未料

分类:玄龙门阵 | 评论:0 | 浏览:8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蜀都轶事----皇城坝边的老冲拳(39)

  

凌清提早离席是为了赶在少城公园与祈水庙军法处的戴正秋会面,因为昨天他听陈宦身边议论,袁世凯忌董修武为川中革命党首,嘱陈宧图之,希望能从戴正秋的渠道得到印证。

两人一碰面,戴正秋神色就较严峻:“云岩兄,董修武先生昨日己被陈宦缢杀在狱中。”

凌清惊愕:“尹昌衡从京城来函告诉我,他曾专门给陈宦去个信,具保董修武‘滥发军用币之罪’为子虚乌有,望陈宦秉公而断。”

戴正秋悲愤地:“尹昌衡到京后一直不愿表态拥护帝制,陈宦是袁世凯的贴心豆办,当然不把尹昌衡放在眼里,修武之死,绝对是袁世凯的授意。现在陈宦和一帮北洋来的幕僚搞筹安会,挟胁百多名议员劝袁世凯废共和而行帝制,凡是反对帝制的人都排斥在外。”

凌清:“蔡松坡己在云南起护国军反袁,我们四川党人同志要尽快行动起

分类:玄龙门阵 | 评论:0 | 浏览:5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蜀都轶事----皇城坝边的老冲拳(38)

  

五妹蒋钟兰是一个人单脚利手来的,陈钟贞看她表情气鼓气胀的,估计五妹又耍小姐脾气了,关切的问:“你们家的蒋姑爷呢?大姐不是说好二姐请客几姊妹都要带姑爷得嘛?”

蒋钟兰:“哎呀!三姐又再逗人家了!哪个马屎皮面光的蒋颤花太装神了!本来我们出门很早,来的路上他偏偏心血来潮,要绕到二酉书房去看什么新书,结果就遇到了雨。下雨就下雨嘛,明明是飘了丁点儿天咚雨,他就叽哩咕噜的埋怨我不带伞,说把他头发和衣服打湿弄乱了,吵着要转身回去换衣服,把我一个女人家审在茶馆那里瓜起。”

凌钟仙:“小蒋是洋学堂出来的,讲究爱好也是应该的,人家叫你陪他回去换衣服,还不是在给你五妹撑门面!”

五妹嘟嘴:“我才懒得陪他呃!他不把我们钟家的人当一回事,哼!二天有他姓蒋的好看。”话还没有说煞果,眼眶就沁出珠珠来了。

分类:玄龙门阵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蜀都轶事----皇城坝边的老冲拳(37)

  

第二天凌晨三更左右,隔壁子伍婆家的鸡公就伸起脑壳叫个不停,肖成德夫妇自然不敢贪睡,急忙大清早就起来做准备。幸好肖钟秀顾虑自已房屋太狭窄,来客多了就蹬打不过调,预先特地在屋外搭了个栅架偏偏儿,专门把火灶打在屋外墙脚下。

劈柴、杀鸡、切肉、洗锅等重体力活照例是肖成德的事,肖钟秀负责烧水,洗菜,打整卫生。不到十多个时辰,沙锅中炖的鸡就沸腾开了,肖成德忙着将生姜、山参倒入锅内,又往灶口加了一把柴火,沙锅逐渐熬煮出了香味。

“哎哟!好香!好香!肖孃孃你们今天请客哇?要不要我过来帮忙嘛?”隔壁子的伍婆婆站在棚架外面讨好地询问。

肖成德正要迎前回话,被肖钟秀严厉阻止的脸色骇住了,悄声责怪:“憨痴!给你个杆杆就想爬,不要去搭她的野白,人家想馋你的伙食都不晓得嗦?”

分类:玄龙门阵 | 评论:0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蜀都轶事----皇城坝边的老冲拳(36)

  

俩口刚一落屋,肖钟秀的嘴就没歇过气,先是使嘴肖成德搞快用焦盐把肠肠搁到木盆头除味漤一下,后又喳呼肖成德把磨快点准备杀鸡。肖成德生害怕婆娘拿他耍心眼听战国说事,故而喊啥做啥,唯恐那件事出了差错,惹出肖钟秀的脾气来。这时闷热天气惹来一阵天咚雨,御河一下混浊起来,左邻右舍住家户的男人们在婆娘催促下,纷纷拿着鱼网、踔箕、鱼篓篓等竹具打着光胴胴涌向御河。肖钟秀这才想起席中还缺鱼,接着急忙惊呼呐喊的又叫肖成德赶快到河边撮几条鲫鱼回来。

雨过之后的御河河面涨宽了,纵然众多沿岸居民溠在水中央,但仍然较往日要清澈些。肖成德夫妇居住的棚屋在御河下游段,很深,就是河边也足可淹过大人头,两岸长满了半人高的夹竹桃树,尽管气气难闻,但却是绿郁葱葱的。这天因为是立秋以来下的第一场雨,御河一下子就闹热起来,无数冒起连串成片的水点点,浮出河面的鱼嘴伸出小脑壳冒泡泡儿,随着水流冲在下游的回水凼凼附近打转转。因而岸上的住家户蠢蠢欲动了,谁都不愿意放过天老爷的恩赐,争先恐后的扳鱼拉网,故而这

分类:玄龙门阵 | 评论:0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蜀都轶事----皇城坝边的老冲拳(35)

  

肖钟秀:“记到起!两类买主不但价钱有出入,肉的配搭也有好孬。”

转了半天,肖钟秀终究还是选了一家“何记”大铺子,割了两斤半的“五花”和“宝肋”。 店主很会做生意,眼见肖钟秀捡了几块捧子骨装在篮子里,故意卖乖不与肖钟秀计较。

肖成德眼晴瞅到案桌有几节肠肠:“这几节打堆卖啥子价?”

肖钟秀厌烦道:“啧啧!这么脏的,我们姊妹从不吃下水。”

肖成德:“这个整好了巴适得很,我在味香村时,点这道莱的都是体面人家。”

肖钟秀:“反正我不吃,若是味道拿不一,你各自耿了。”

肖成德:“要得!”

分类:玄龙门阵 | 评论:0 | 浏览:4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蜀都轶事----皇城坝边的老冲拳(34)

  

肖成德夫妇终于有了一个私人天地。肖钟秀掐指算了下日子,嫁到肖家己有三个月了,想回娘家,又怕遭钟万福白眼,不回去又惹牵挂。左思又想,觉得该摆一桌席,叫钟家的几个姊妹过来走走人户,顺便问问钟家的变化。

那天,肖钟秀在三桥前街遇到从身边打轿走过的三妹陈钟英,急上前招呼轿子停下,把自已想要请客的意思对陈钟英说了,陈钟英喜滋滋的,主动表示由她来通知其他几个姊妹。

陈钟英来到凌公馆,问门人老吴:“夫人今天在家吗?”

老吴虚掩着门,想帮主人挡客:“在!不过…,夫人和洋人在客厅谈事,不叫我们打扰。”

陈钟英推开房门,不由分说的便往客厅走出:“我们姊妹家有急事!”

老吴无奈,有意放大嗓门:“陈家

分类:玄龙门阵 | 评论:0 | 浏览:5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蜀都轶事----皇城坝边的老冲拳(33)

  

这年初春,川西坝子上又到春暖花开的时候。钟家十二岁小儿子钟老幺顽性十足,刚上私塾板凳还没坐热和,就与邻坐的学童打架割起勒来。钟老幺个个小,整不蠃对方吐了一泡口水在对方脸上,扯起趟子就飞叉叉地跑,被人从街上一直追撵到家门口。一阵鹅卵石大战,钟奶娃躲在后院假山背后,倒是毫发不损,钟万福书房刚装饰不久的洋玻璃窗户却遭了殃,被打烂了几扇窗户,极好门面的钟老爷闻迅,恼怒得吹须瞪眼,心疼不已,一阵笋子熬肉让钟老幺的屁股墩墩上多了几路红扯扯的杠杠。

书房洋玻璃花窗户的设置,全是因为钟万福第一次进了皇城登上明远楼,参加大汉政府成立时,钟万福看到皇家门窗都安上了玻璃,为了显贵,喜好攀龙结凤的钟万福,回到院落后,花了不少银元才张落起的。钟李氏看不惯钟万福闷声闷气成天为玻璃窗的事垮起个马脸,便打发下人去街上找玻璃匠修缮。

没过几天,常年老徐请来一个挑着装满各种玻璃挑子的玻璃匠。钟万福是玻璃匠衣着穿戴简陋,

分类:玄龙门阵 | 评论:0 | 浏览: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辛亥保路同志军澎湃全川纪事(之七十七)

  

       第四节,宣统帝晓谕端方与赵尔丰会同克服失地及谕赵尔丰速克复失地,并与端方和衷商办

       宣统帝令端方会同赵尔丰克服失地

宣统三年八月十八日,宣统帝上谕:

“电寄端方。电奏悉:所筹各节,甚合机宜,已电谕赵尔丰,按照所陈,务即和衷商办,迅赴事机,并将失守地方,严饬各军队早日克服,毋令再有蔓延。”

       宣统帝谕赵尔丰迅速克服失地并与端方和衷商办

宣统三年八月十八日,上谕:

“电寄赵尔丰:

分类:华阳国志 | 评论:0 | 浏览: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辛亥保路同志军澎湃全川纪事(之七十六)

  

第三节,   端方电盛宣怀俟询得川各地代表意见要领即可定办法;宣统帝派端方署理四川总督;赵尔丰阻端方不能入成都,致其停滞资州。

l              端方电盛宣怀,俟询得四川各地来万代表之意见要领,即可速定法办法,并述赵尔丰意将调鄂军全数驻省自卫

宣统三年八月十四日,端方自万县致电盛宣怀称,宜询得各地代表意见要领,即可定出处理川事之办法,并述赵尔丰调鄂消全驻小城之非,文曰:

“今日行抵万县,川东、南、北绅商学界,均举有代表来万欢迎。据称,成都亦举有代表,在途未到。略与洽谈,词意甚为恭顺,俟询得要领,即可从速筹定办法。

分类:华阳国志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辛亥保路同志军澎湃全川纪事(之七十五)

  

l       端方致内阁,请代奏行抵万县及对自流井等地布置情形电

八月十四日,端方电内阁,请代奏行抵万县对自流井等地布置情形文曰:

“端方今日甫万县,奉到初十日上谕:‘所陈布置情形,尚为周妥。着即饬令所派军队,迅赴事机,并确探滇界有无蠢动,随时电奏。’等语;钦此。

旋得川南道电:‘犍为张(辅周)军被困,匪股串至宜宾县属之月坡场,朱(登五)军自真溪堵剿,叙吃紧。’等语。

又据重庆绅商学公举代表诸人,陆续来迎,均称路事初起,渝城群不无疑惧,迭奉电示晓谕,群情大安。

又端方前密派之前路侦

分类:华阳国志 | 评论:0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辛亥保路同志军澎湃全川纪事(之七十四)

  

       端方电载泽、盛宣怀,述重庆商学界代表对四川路事主张

      八月十二日,端方行至夔府,即电载泽、盛宣怀二人,述重庆商学界代表对四川路事之主张,文曰:

    “西林到武昌,与莘帅(瑞溦号萃儒)谈,仍坚持前见;并以部议允许否为进止。尊处现如何议复,务乞速示。

方昨日由夔州解舟,有重庆教育会长朱之洪、刘祖荫二人,为该埠商学界代表来谒,言及路事,语气尚近激烈,力为季(赵尔丰,号季和)帅逮捕九人辩冤,然默察其意,似亦颇想转圜,并坚以从速、从宽为请。

      闻重庆绅商自渝来迎,颇属不少。川省真正股东及主持路事之人,多数在渝,俟晤面后,当察夺情形,相机应付,并当随时电闻。”

      

分类:华阳国志 | 评论:0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辛亥保路同志军澎湃全川纪事(之七十三)

  

      端方电致内阁,请代奏入川布置攻防情形

八月初九日,端方率队入川抵至巫山县,接得川吏讯报川省同志军活跃情形,端即致内阁《请代奏布置川省防剿情形》电文,曰:

“端方今日行抵巫山县境之庙宇槽,叠接川南道电称:‘省南华阳县属之中兴场,匪势甚张,官兵尚未十分得手。省西青神、眉州、嘉定一带,聚匪甚众,防守吃力。’又称:‘朱(登五)军已调齐,日内由叙赴嘉;徐(甫陈)军行至泸州,忽闻滇川交界之郭家坟地方,有匪出没,暂回原防弹压。’又据川东道电称:‘黔军已至綦江,拟改道永川、江津之间,较由渝赴省,可省二日程期。’各等语。

端方未入蜀境以前,叠次奏报,逆料匪徒串扰成都各属,自在意中。最可忧者,匪徒若以少数牵制城内官兵,而以多数沿江下窜,则全川将为所震动。近入川境,果闻贼势偏注眉、青、嘉、叙之交。

嘉为岷江上游,万一匪徒掠舟顺流而下,则沿江州县,防不胜防。幸端方前次所调叙府朱军,于日内调齐军队,由叙赴嘉,此时正得应用。刻已电饬迅赴事机,扼

分类:华阳国志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辛亥保路同志军澎湃全川纪事(之七十二)

  

      端方电内阁请代奏重庆商会催赴川请派湘陕黔三省军队援川

七月二十七日,端方电内阁,请代奏重庆商会催赴川,请派湘、陕、黔三省兵队援川,文曰:

“顷据重庆商会总协理赵城壁、曾鼎勋,暨绅学界全体公电称:‘使节奉命入川,群情欢跃。路事陡变,波及全川,追念祸由,惨痛曷极。刻下事机万分危迫,仰恳使节速临,以定人心而挽浩劫’等语。渝城望救,如此之殷,且味来电语气,川人颇有悔祸之心,非速往救援,无以击群众伦之望。

端方日内布置鄂军进行,均已就绪。惟鄂军一标,既须援省,又宜顾渝,兵力实有不敷。湘、陕、黔三省援军,应请电旨催令尅期进行,以资接应而厚声援。请代奏。”

       盛宣怀电端方宣统帝仍令其入川据以原路归商务改线为国有

七月二十八日,盛宣怀电端方,宣统帝仍令其入川,拟以原路归商办,改线为国有,文曰:

分类:华阳国志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辛亥保路同志军澎湃全川纪事(之七十一)

  

笫二节,  清廷调外省援军入川弹压之情形。

      端方电内阁请代奏赶筹援川事宜,并请滇布防为川声援,及清廷谕端方、岑春煊本到川汉

七月二十五日,端方电内阁请代奏赶筹援川事宜文曰:

“成都电线未断以前,赵尔丰电称:兵警皆不可靠。日内赵尔巽自奉天来电亦云:‘全镇新军,只有三营可靠。’顷据李稷勋言:‘川省民变可忧,尚不知兵变更可忧,一切军械人药及制造枪炮厂,一为乱党所据,川事皆不可问。’似此,川中数年以来捐糜千百万金钱,教练新军,一旦有事,竟无可靠之兵,惟有暂用客军,以纾目前之急。

端方最先所调之援川之鄂军两队,已饬乘舟先发;奉旨续派之鄂军一标,亦于二十二、三、四等日,由鄂分期乘轮来宜。并派妥员预行雇定船只,料理一切,进行需用,以便各营随到随即前进。各军入峡后,若不阻风,十日内外,可以到万,取齐登陆,兼程赴援。

至川省军情,前已电饬川东、川南两道,随时探闻。日内复饬查防守两营,是否得办?并询以何营最为可

分类:华阳国志 | 评论:0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2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