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261671
  • 开博时间:2009-08-29
  • 博客排名:第4562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回来看看

今天,有朋友说起了来天涯的事。

我好久没来,刚才看上次发文的日期,2017年12月。

我比她们几个还强点,在天涯断断续续坚守到17年。

她们退出的时间更久。不过,她们当初来天涯落户的时间可都比我早多了。

刚才登陆,手机收到信息,提示回复给出的验证码。

很久没来,天涯相见不相识了。

很久不来天涯写字,有别的原因,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天涯用起来不方便。

记得17年那几篇,遇到的最大障碍发不了照片还是什么。总之,用户体验不好。

刚才看了下开博日期:2009年。

快十年了。

 

 

 

分类:百味生活 | 评论:1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缝被记

结婚二十年了,从来都是只清洗被罩,里面的被子,从来都是晾晾晒晒、拍拍灰尘,一次都没有拆洗过。

 

终于,有一天,下了决心:拆洗被子。准确说,之所以拖了这么久才拆洗被子,主要是发憷缝被子。


虽说在妈妈身边生活的那些年,也无数次见过妈妈缝被子,只是从来没有动手缝过,每次只是按照妈妈的提示,为她准备好要用的线,把白线按照被子的长度剪好若干条。


我上大学以前 ,家里人不知道有被罩这个事物。所以,经常会拆洗被子。家里院子大,我妈常在院里铺个席子,开始缝被子。我记得我妈缝被子的画面,但我不记得她缝被子的细节,像一个被子缝几道线,要不要上下扎透缝这些,我都没有印象。所以,缝被子在我看来,绝对是件大活儿。


萌爸说问问弹棉花的人,看给不给缝被子。他回来告诉我,人家给缝呢,于是,我如释重负地开始拆被子。


拆被子时,想到了当初结婚时关于被子的事情。我们那儿的习俗,结

分类:百味生活 | 评论:2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事武弟

武弟,五官明明有英气,但举手投足间却总让人有阴柔之感。也许是上课时的手一叉腰,也许是走路时的快碎步。

 

武弟,字写得还算漂亮,开会时常喜欢左手写笔记,左手写得跟右手写得没什么分别。

 

武弟,喜欢琢磨课,喜欢琢磨出只属于自己的那一套,比如别具匠心的板书。不得不说,听他的公开课,有时还是挺赞叹他的。

 

听说武弟家以前家贫,母亲拉扯他们不容易。后来,武弟找了个独生女,对方没嫌弃他的家境,丈母娘待他也很好,他媳妇为他生了一儿一女。

 

跟武弟外出学习,从他点菜,还是可以看出从苦日子过来的习惯。武弟喜欢点的土豆丝、炒鸡蛋。有次假期里去外地学习,武弟带了孩子,同时,带了好几包袋装方便面。那次公家只允许我们坐火车前去,在火车上用餐的时候,他孩子喜欢在我们跟前晃来晃去。我们几个都会给孩子一些好吃的。

 

分类:职场五味 | 评论:1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萌的放纵

又是阴雨天。想让她歇歇眼睛,便让她午睡一会儿。她说:“我现在睡了,晚上可是不早睡啊。”她知道我不喜欢她熬夜。“那你十一点睡觉以前就可以。”我做让步。“一点以前。”她说,“我几点睡你也不知道。”“你不睡,我就睡不踏实,醒来总会看看你的灯关了没。”

熬夜,这是我不欣赏的其中一点。如果是学习忙或工作忙,不得不熬夜,那另当别论。假期里,她无所事事,只是看手机看到深夜。这一点我说了好多次,但她不往心里去。我常说她是提前透支身体,但她总认为我是危言耸听。

为此,有时我会特意安排一些外出活动,主要目的是让她累,这样,晚上她自然熬不了夜了。

再回到午睡的话题上来。通常她会强调只睡半个小时,但到点了,叫不醒她。所以,今天我特地问她,怎么就能叫醒?她说:“起来,吃桃;起来,吃好吃的。”

 

除了熬夜这个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外,萌还有一点也是我不喜欢的——以床为生。刚放假回来,看起来她是有安排的,讲起来也是有计划的——学车、学英语。但是,学

分类:家有儿女 | 评论:3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姨做的门帘

五月的一个周末,我回老家走了一趟。

每次回去了,我总要各种拍拍,把乡下的新鲜事物分享给微博上的朋友们。

一进院门,注意到有个房间挂了个布门帘。门帘下垂感很强,一看就是双层的——带里子的。五月初的天气,也许我妈觉得凉吧。

初看门帘,我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觉得很土气:三色格格拼接。我问我妈:这门帘买的?我妈告诉我,是我大姨做的,拿了我家的旧衣服,剪了块拼接的。

吃了饭,闲暇下来,我开始这儿看看、那儿拍拍。当我站在院心拍门帘时,忽然发现:门帘的格格竟然立体感很强,一个个正方体。

我把大姨的门帘单发了一条微博。微博上的朋友看到了,纷纷夸老太太“啧啧啧”“巧手”“厉害了W的姨”“这不就是流行的拼布?老太太威武啊”。弯子看到后,在朋友圈也发了这张门帘的照片,分享给她的朋友们。

没想到弯子这一分享,引来了一位伯乐。丸子微信我,说她的好友想买大姨做的门帘。买?我很惊讶。后来弯子又说,她这位好友是清华美院的教授,就是研

分类:百味生活 | 评论:7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公公“搬家”

昨天请假前,我问同事,怎么给校长说。同事说,你就说迁坟。

我照她们教的说给校长听。校长问我:“迁坟,老家的?”我只好进一步解释:之前是骨灰存放,现在要往墓地放。校长还很好奇地问我墓地有多大,我看了看他的大办公桌,说有桌子的三分之二。

公公活着时,忌讳谈身后事。去世后骨灰存放在骨灰堂。三周年时,婆婆前去,选了墓地。婆婆她的计划是:将来等她去世后,再把我公公的骨灰一起放到墓里。

但是,从去年起,万福园不再继续办理骨灰存放的业务,于是,老柴家的孩子们决定趁这个清明节气,把骨灰入墓。

前往骨灰堂,听到有人问树葬。那人回答:树葬21800。我记得几年前我们过来买墓地时,那时树葬才几千而已。当时我们买墓地花了三万。这样看来,墓地价位应该也涨了不少。

来到骨灰堂,老大念叨着:“爸爸,给你搬家了......”然后,换了一块新红布包了骨灰盒,往空的寄存处放了枚硬币,我们前往墓地。

路上看到其他人家都是打着黑伞,遮蔽着骨灰盒,也有人家最前面还有人打幡。婆婆一向讲究多,但她居然没告诉我们这个。

分类:百味生活 | 评论:1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逼还是不逼,这是个问题

新学期,萌的篆刻课开了。她以前没摸过这个。她本来是好奇的,还曾经想把专业方向选为篆刻,可真正接触篆刻以后,她才发现原来不好玩,其实很辛苦。平时只抓个笔的女孩子,手上没劲,线条不能一次成功定形,刻得手指关节疼。她时不时发些她的作品给我们看,也时不时撒撒娇、诉诉苦。

像上学期刚去了一样,功课一重,她就会觉得选择错误,悔意频生。有晚跟我聊天,说如果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选择走艺术这条路,哪怕是上个三本的学校。她说我那会儿也没有逼她一把。

 

果然,做家长的,无论怎么做,还是会落抱怨的。我想起萌姑姑讲过的一件事。萌姑父的外甥女,成年后抱怨自己妈妈,当初在她不想学钢琴时,为什么不逼她坚持学呢。

 

是的,萌上了高中以后的很多事情:学文还是学理、艺术生还是文化生、报考省内学校还是省外学校,我都是让她自己选择,自己做主。因为上高中时,她有时会说

分类:家有儿女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约八十,从今努力

前段体检报告出来,看到“血糖增高”的字样,回家了又翻了翻萌爸的体检报告,他的问题更多,血脂高什么的。看样子,不认真对待是真不行了。我有义务有责任管理好我俩的身体。毕竟,相约了要一起活到八十岁,不努力怎么能行?

 

事实上,从萌儿上大学后,我就主张晚上不用吃晚餐,可以吃水果之类。坚持了不到一个月,夭折了。为什么呢,因为,萌爸他半夜三更爬起来,煮方便面吃。他说饿得睡不着。这样一来,不但吃不健康食品,而且吃的那么晚,对身体更不好,还影响我睡眠。后来,婆婆知道了,跟我讲:“以前人们是穷,才吃两顿饭…..”萌爸也说:“饿也不是多饿,就是觉得冬天了,吃点饭,热乎乎的…..”这一说,搞得我觉得我是在虐待他似的。好吧好吧,熬点稀饭熬点粥,简单做个菜。

 

寒假萌回来,不给吃晚饭更不可能了。她就指着回来吃口可心的饭菜了。等到萌开学了,又可以恢复简餐的模式了。我又琢磨着再次启动晚饭不吃的计划。我问萌爸:“你不饿吧,不饿就不做晚饭了。你吃点水

分类:百味生活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乡的鸡年文化节

过年时,我们回家乡。这次我们多呆了几天,正巧就赶上了领略小村庄的新风尚——本命年文化节活动。

 

家乡近几年形成一个习俗:每年正月里,过哪个生肖的年就由这个生肖的人集资,请剧团来唱大戏,放烟火、批花红来热闹热闹。今年的活动时间定在初六——初九。热闹的时间通常持续三天。

 

初五下午,大队部那儿先忙碌起来。人们支起了大锅,开始煮羊肉。家乡每逢唱戏,戏台下少不了两样美食——羊肉泡、烫面油糕。

 

女人们忙着另一件事:占凳子。戏台下,已经有工作人员准备好了现成的椅子、凳子。椅子是为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们准备的。凳子是铁的圆凳子。女人们有拿了床单、棉褥子、毛毯的,也有不讲究的,拿了个清洗干净的化肥袋的。她们用绳子把这些物件跟几个圆凳子上绑在一起。

 

唱大戏时,家家要邀请亲戚们过来看戏的。所以,哪一家都会绑五六个小圆凳。有了“标志”的圆凳,一眼就知道

分类:百味生活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湖南行

年前去了趟湖南,在最好的季节、最好的天气。

长沙

运气不错——好友弯子笔下湿冷的长沙,对我们露出了明朗的笑容。在湖南游玩的那几天,都是好天气,临离开长沙时,天气才转阴。

橘子洲头,阳光下的竹林、梅花、茶花,都让我有些小激动。看惯北方冬日里万木的萧瑟,再看到梅树、茶树,真的是欢喜啊。

虽然梅园里的好多梅花还没有完全盛开,但置身梅林,阵阵幽香还是让我感到满足。茶花,一大株一大株的茶树,硕大而艳丽的花朵,让人眼前明亮了许多。

 

湖南行

 

 

分类:旅游见闻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久不写

很久不写。

一晃居然都有两个多月了。

开博八年来,第一次偷懒这么长时间。

有时会想起凌晨五点多还曾跑到天涯写字的经历,还会想起最早写博还曾在日记本上写了草稿,然后再到天涯敲字的经历......

这几年间,很多人离开了天涯,一别两宽。我始终会时不时回来打扫庭院,以保证它不会荒芜一片。

现在,网上安放文字的家园虽多,但天涯替我保管的记录依然是最多的。豆瓣不错,好友几乎是常驻在那儿,只是我的豆瓣,还是简装的一个院子。并非嫌弃豆瓣,只是无意再建设了。

对天涯的情感,大约接近于对初恋的情感,虽然我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初恋。

但天涯是我第一个安放文字、安放喜怒哀乐的家,这样的它,是后来的微博、微信、豆瓣所无法替代的。

只是,如果没有朋友韵的约稿。当然,用约稿这个词,我其实是惶惶然的。不过是自己随兴所至,在天涯絮絮叨叨几句,能被韵看上,真是受宠若惊啊。

性格使然,断不能让朋友失望。所以,今后的我,打算勤勉起来。

此篇算人生新阶段的开篇。

分类:百味生活 | 评论:2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内蒙行

回到太原,听到蝉不知疲倦地喊“热…..”,我才回过神来:内蒙几天,真没有听到蝉鸣,即使在额尔古纳的白桦林里,似乎也是安静的。还是我们的夏有味道。

 

坐火车去海拉尔。第一次感受到晚点几个小时的滋味。在哈尔滨天花板和地板都斑斑驳驳的火车站里,听到晚点一个半小时的通知。候车室里的人哗然。但没人知道原因,也没人告诉原因。就这样,一个半,两个半,终于等到上车。清晨问乘务员,说是实际晚点四个小时。

从海拉尔回哈尔滨时,出发准点,路上还是晚点,不过这次幸运,晚点了一个多小时。

 

车上对面是个来自广东的女人,也是带了女儿出来玩。不过她是自由行。一路上看到窗外的云杉,她很兴奋,一直说真像《光头强》里的场景。

 

我之前一直以为海拉尔是个城市,去了才搞明白:海拉尔只是呼伦贝尔市的一个区。鲜见一个城市的火车站以区来命名。

 

穿藏族服装的导

分类:旅游见闻 | 评论:1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北行

回来一周了,终于下决心整理记录。

 

 沈阳

从机场出来,等接机司机。一个揽客的女人冲萌来了句:“大妹子!”东北的味儿,扑面而来。

去酒店路上,看到沈阳的有轨电车,在大道中间。我指给萌看。这有轨电车享受的待遇绝对强过我们公交车专道,跑起来,绝对是哇哇的。

路上,好像看到两次“幸福沈阳”的字眼。

被安排住在商业街,少了很多乐趣——充分感受沈阳百姓家常的乐趣。

 

分类:旅游见闻 | 评论:6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焦灼

焦灼。前所未有的焦灼。

等录取,从提前录取批次,到一本,再到二本A,迟迟没有结果。从最初的放心变得不安心。

萌说,命运不公平。我说,这就是命运的残酷。

命运它会教会你,不竭尽全力奔跑,就势必要承受现在的不安。哪怕差零点一,录不上就是录不上。

开始报志愿我才懂得,艺术类不存在平行志愿,只有顺序志愿,换言之,只有第一志愿管用,第二志愿纯属摆设。每一批次只有一个学校能报,这跟大文大理能报七八个学校相比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什么冲一冲,稳一稳,保一保报志愿的原则,艺术类的孩子根本用不着。

对萌来讲,全程她实际上只有四个学校可以选择。

这两天,萌的焦灼感也强烈起来。每每听到别人被这儿那儿录取时,她都会心情低落:我咋还没有被录取?

我也焦灼,不可避免地焦灼。什么都干不到心上。本来旅游回来,按习惯是要做一个旅游整理,但一直提不起心劲。

前段的旅游,暂时缓解了萌的失落。但眼下开始的新一批次的录取,又让萌焦灼感加剧。她提出跟同学出去玩。我同意了。

分类:家有儿女 | 评论:5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疼啊心疼

今天,10届的几个孩子来看我。其中就有江,当年的1005班的班长。

我们从早晨九点多聊到下午六点多,三年没见面了。

江说自己后来不好好学习了,一直没脸来见我。

荣说起自己的父亲去世的事。

而我,只知道某次电话里我问江的学习,那时的他说尚好。

我也只知道,荣在一个中秋节晚上给我打来电话。电话那头的她,笑得还是那么爽朗。

三年了,我不知道的太多太多。

 

江的母亲在他中考前去世。江今天讲起母亲去世后这三年里的一些事。

他说,以前进门总是先喊声“妈”,然后换鞋,去妈妈那个家陪她说会儿话,然后才回自己的房间写作业。现在,再也喊不了那声“妈”了!

他说,妈妈以前也是很宠他们。他的衣服袜子内衣那些,都是妈妈洗。每天早晨起来,他习惯到妈妈的房间,跟妈妈躺一会儿。

他说,妈妈虽然不工作,不挣钱,但是在家里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回家便能吃上现成饭。妈妈做的饭菜里有种特别的味道。妈妈去世以后,再也没吃过那种味道的饭菜

分类:百味生活 | 评论:0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8页/5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ty_冰425

2019-11-06

Cynthia_X

2019-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