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水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556869
  • 开博时间:2005-10-04
  • 博客排名:第268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u_10633407..

2018-12-12

zhilishu9

2018-12-11

清清淡淡ABC

2018-12-09

思念秋天窍

2018-12-03

可心2099

2018-12-03

qqwweeasd

2018-12-02

流丽年华昧

2018-10-30

叶小琛挪

2018-10-22

深海悬崖

2018-10-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句话

静夜,听王菲唱那些花儿,时空柔软芬芳起来,不可追溯的过往与坚硬的现在,都交融在一起,散发着迷人的光辉,在这些恍惚的瞬间,心醉神迷,我们握手言欢,与一路的风霜苦涩以及一颗被耗尽的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语

繁忙的两周,秋冬之交,校园照例是出卷考试阅卷登陆成绩这些流程,中间穿插了去外校论文评审和答辩的工作,愈发忙乱了。今日登完成绩,才松一口气,再一看,下周的新课已经火烧眉毛了。也都拖得没脾气了,就这样吧。

搬回老家,半个小时的车程,还是每日早起接送,退掉了租的房子,又是搬东西和整理东西,请了钟点工阿姨,家慢慢安顿了,日子重新过起来。订了一个月的鲜花,很大的玻璃花瓶,插了玫瑰、康乃馨、扶桑、石楠、雏菊、主打是两枝绣球,一粉红,一粉蓝,其实,不懂为什么用绣球,这花过于密实、过于粗壮,开在院子里,花丛间跑跑雏鸡家猫,觉得还可以入画,总之,插在瓶里,突兀。好在乱蓬蓬地一丛,在透明的瓶里,在窗明几净的客厅里,尤其是在没有阳光的阴雨日子里,也还不错,有花的日子,总是有颜色,有风致的。

把日子往风致里过吧,人在忙忙碌碌的俗世,只能闹中取静,俗中寻雅,纷纷攘攘中求清净,拈花微笑,佛心尚远,文心常在,也是好的。

买了新床单被套,白色做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

     桃花开在河的对岸。大河如玉带,穿城而过,河之阳是县城核心所在,河之阴是老街,城南与城北,新与旧、传统与现代对照的空间化格局,一架水泥桥横跨河面,连接起新城与老街。

过桥,右转,是一条曲折的街道,两侧是老式建筑,木板门面的店铺和人家,望进去,幽深,如古井绿苔的生意,再往东,街道为北去的公路取代,眼前豁然开朗,青山在前,青山在路的两侧。两侧山坳间,散落着人家。

过桥,左转,沿公路向西,路越走越陡,转过一道弯,是烈士陵园,县城是革命老区,陵园内,有烈士纪念碑、纪念馆,纪念馆后,有大大小小的烈士墓。陵园坐落于山林的一角,再往前,又是山连着山,山坳间有水塘、田地、菜园与村落。其实,过桥后,可抄近路,径直向南上山,山间小路陡峭,山路两边,也散落着人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小儿

一转眼,这东西就长这么大了,我揉搓着他的头发,一惊一乍地开着玩笑,他泥鳅似地溜走了。

思维的复杂程度开始令人惊异。思辨力和反讽意识已足够繁复,人类到底是一种智慧生物,也因为语言,语言与现实之间,有太多微妙的回旋和操作空间,两者根本是交织互融,互生共通的关系,说镜像的反射与折射,实在是低估了两者的复杂关系。进入语言,亦即进入文化的秩序,文化与自然叠加,是迷宫,更如密林。

有一日,说起晚托班,他淡然回,不是有晚托班么,喏,很近,阳台过去,七步,一本正经,老父亲一下子没回过神,错愕地看着,他点点头,妈妈,妈妈不是晚托班老师么?

思辨力也见长。好几次,跟他恶狠狠地说,告诉你,唯一学习的事,绝——对——没有商量,必——须——给我做好。一日,让他如厕,懒,不肯,恨恨地进去了,扭头撂下一句,不是说,只有学习的事,才不可以商量么?

有一日,背后和他爸议论我,凶得死,教不好我,她是教大学生的,总是说,这不懂,这不懂,我哪里懂?

令人欣喜地是,我咆哮着,这不会,那不会,从不多加解释,却发现他慢慢琢磨出来,差不多也会了。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乡偶记

在厨房里,看着郑家大嫂洗碗,用一块油腻腻的抹布,忍不住说,还是用丝瓜瓤好些,这些年,乡村似乎也不用丝瓜瓤了,淘宝兴起后,丝瓜瓤随手可买到,于是,我又开始用它洗碗,丝瓜瓤加热水,基本不用洗洁精。

郑家大嫂慢悠悠地回了一句,没有留种籽,到哪里去找呢?

有点愣住了。她想的是,播种发芽爬藤开花,结出丝瓜,再等它老了摘下晒干,去皮取瓤,这漫长的季节里的成长与收获么?

我承认,我是异化的现代人,我隔膜了自然,疏离了春耕秋收的季节的韵律,我的心中,只有贴有价格标签的商品,从淘宝店铺里拍下,经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和高效理性运作的快递服务系统,飞速地送货到家,我的体系里,没有抽芽长叶开花结果,也没有大地阳光雨露。

她仍然拥有诗意的浑然一体。她总是慢悠悠的节奏,背后笑话她,转身也需要三秒。她以她的慢节奏,操持家务,带大了幼年的弟妹,在他们的家族里,果然就是长嫂如母。

她熟知仪式的每一个细节,她使我见识到小说里读过的哭丧,亦歌亦哭,我不知那些脱口而出的文辞来源于何处,是即兴的创作,还是民间文化的集体传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切换

宝儿睡了,今晚高效,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包括网络平台的口算题,英语和语文的读写题,其实,内容不多,关键是得把他的注意力集中起来,拎着运转。此外,网络口语一对一的课程,25分钟,听和理解完全没问题,还是在美国幼儿园打下的基础,只是说的能力,需要一个突破口。他内心羞涩,有点像我。多年来,父亲一直嘲笑我学的是哑巴英语,教书,也真是入错了行,人生,大抵如此,恰恰好,都是机缘。又逼着他写两页纸的汉字,完全不会写字,语文老师已经对我们失去了耐心,今日,出手力挽狂澜,加微信,表歉意,表决心,老师其实需要一个态度。完成这些,给他看了两三集动画片,他热衷的还是海底小纵队和汪汪队,我只让他看英文版,倒是一样看的喜笑颜开。

有一日,师妹感慨,你如何切换?从风花雪月到回炉小学学习笔顺,无它,游刃有余,切换自如,是人生必修的功课,倘若只一种姿态,也够乏味。今天,我拖地、做饭、备课——从康德论崇高到尼采的狄奥尼索斯,到陪伴他作业,在他入睡后,想,明日去杭州,该带什么衣服,天转凉,要外套了吧,一日,一日,就是这样的“走马兰台类转蓬”,然而,人生之景,到底有它的荣华。

譬如,这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牵牛花

牵牛花为我所爱,诗人或许不喜,虽然也入诗,看过一些,觉得都不怎么好,不像梅花兰花菊花,占了太多文采风流。名字俗气,心性又娇柔,太阳一晒,很快蔫了,缩成皱巴巴的一小团,像美人暴毙,也着实没有美感,民间看花,爱喜庆,爱喧闹,像桃花、杜鹃、杏花、晚饭花,都比它生气勃勃,压得住场子。这有点像俗话里说的,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吧,反正不怎么招人待见。

但它实在是美,纯净,纤柔,是不经世事的美,“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在我的感觉里,可以来形容牵牛花。其实,牵牛花,喇叭花,这些名字都俗,委屈了它。东瀛的“朝颜”、西洋人的“morning glory”,才相得益彰,它迎着晨曦绽放,它的美清新,是属于天地初醒、人间初成的神性瞬间。

很多年前,临河而居,跟随勤劳的祖母生活,也是惯于早起的。天蒙蒙亮,洗脸,换衣裙,穿上白色塑料凉鞋——有一年,凉鞋是粉红的。我踩着露水,穿行在甘甜的凉风里,走上河堤,有时空着手,有时挎一只竹篮,去河堤下的菜地里采摘蔬菜,四季豆,毛豆、带刺的黄瓜,紫皮的茄子,祖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日看云

今日的云天极美极美。

台风过境,早上风雨交加,昨夜晾的衣裳吹落在露台上,收衣服的当儿,瞥了一眼边上的几盆杂草,自生自灭的芦荟、马齿苋,还有几藤牵牛,瘦弱的几支浅蓝,如病西施,风姿独惹人爱恋。

风势大,而雨是虚张声势,很快停了。

风云变幻,我心沉静,云飞风呼啸林木摇动,都是天籁。

午后,天空晴了几分,并非放晴,而是云意朗阔起来,墨色化开,云团拉长变薄,铺陈开来,如海上波纹,水底荇菜,又如奇异的飞禽走兽,被风卷着,略过铅灰色的天空,瞬息万变,下一秒又从灰色的天空里现出它斑驳的身形,影影绰绰的烟灰焦黑淡墨从眼前飞过。

午后在书房准备教案,抬头时,为天地异景惊住,层云石化,堆积成海滩,晚霞从质密的层云里透出,浮光被过滤,只余下朦胧的彩色,天景恍如海景,沙滩被镀上烟粉红,如同记忆里初恋的场景,无尽的悲欢淡出,唯余朦胧的惆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乡偶记

隔着高铁的车窗,亦能感受到秋日田野的气息。

小片的稻田镶嵌在黑色的大地中,或者,被绿色的树林隔开,稻子都黄了。水牛在地里慵懒地站着,默默地吃草,永远是低垂着头,一道黑色隐忍的背脊,白色的鹭鸶与它们相伴,站在水牛的背上,时而轻盈飞起,旋即又落下。有一畦一畦的菜地,列车飞速驶过,辨不出菜的品种。沿途,莲藕生在水塘和沟渠里,张举的荷叶老了,落单的荷花零星绽放,秋日荷塘,有秋的苍茫之气。

思绪飘零,其实,是无所思,虚空意识,坐着,等待到站。行旅是一种逃逸,如白鹤没入云烟背后。

安庆小城,一如既往,父母来接站,笑言,差点认错了人,刚才有女子与你好像,差点伸手去接行李了。莞尔,也无语,他们印象里的女儿究竟什么模样?

积攒多日的疲惫爆发成一场秋日的感冒。心安理得地躺着,家,是一个不必撑着的地方,享受父母的忙前忙后。

若干年,这小城也成了家乡,因为城东有父母。熟悉附近每一条街的拐角,路口过去的菜场,一些不起眼的店面,隔街的宾馆,转过盛唐湾路,面前豁然开阔,大湖烟波浩渺,水天尽处,几座高楼拔地而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秋夜

深爱这四季分明的亚热带气候,春夏秋冬,时序更迭,一入秋,天地气象为之一改,白云悠远,大地沉静,林木安详。

阳光照进我通透的厨房,阳光下,我洗着一挂紫葡萄,又从冰箱里取出晶莹剔透的柿子,它饱满着一腔蜜意。无以回报似的,我默默享用,这季节的美意。

时令是有神力的,威严与慈悲同存。

风里的凉意起来了,裙袂间,有秋的落拓。

昨日秋分,今日中秋,我不看月,江月年年望相似,几千年了,早已望进个体与族群的文化潜意识,望不望,它都在那里,心间都有一片清辉。

虫声清越,人在中年,更适合听秋虫声。

当然也适合喝茶,茶泡的不浓不淡,红茶和绿茶交替着喝,今晚,以绿茶收尾,绿意幽然,白露已过。

越来越寡言了,就像田间一株低垂的稻谷,它把风雨雷电都转化为能量与养分,丰收,实则是季节的一则寓言。

中秋夜,花好月圆,人在中年,反倒越来越喜欢年少时鄙夷的俗气了。这是古典中国的喜庆,就像大观园里的贾母,花团锦簇,喜上眉梢。古老的民族,历经劫难,文化里总有点返璞归真的喜庆,是老树新花的意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0页/169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