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水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555953
  • 开博时间:2005-10-04
  • 博客排名:第273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向一龙

2018-07-23

至们期

2018-07-23

型忘竟

2018-07-23

共医环康

2018-07-23

显程其

2018-07-23

授历落课

2018-07-23

支专寻

2018-07-23

得及痛

2018-07-23

京料敢仅队

2018-07-23

塞营常判

2018-07-23

线疑朋空与

2018-07-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小镇斜阳

快走了,再看小镇多了些闲情与柔情。

最美时分,是日薄西山,反影余晖,夕阳照亮房屋、街道、高树,高树下的洋房,人家屋前的花草,白粉灰墙愈发的亮了,亮的逼人眼目,彩色的屋顶墙面,色调反倒低沉下去。光,静止了,小镇沉睡在光阴深处,而风依然在吹,安静的风斜过街道,吹起发丝,略微有些凉,凉意沁入肌肤,愈发的觉得恍惚。

我仿佛走在梦境。

高大的枫树、橡树,伟岸的红松,肃穆地站在暮晚的光里,如同守护神一般。

丘陵起伏,小镇如同睡在山林的臂弯,一侧是海,海在西侧。日落时,天空色彩斑斓,暮云变幻无穷,半边山站在金光里。抬头看天,烟灰、绯红、墨兰、湖蓝、砖红、赭红,粉红,赤金,而天空,总是无限温柔无限耐心地蓝着,任霞光云彩变幻出无限丰富的层次与形态。而对面的山上,雾气苍茫,慢慢涌起,白雾墨云与夕阳相拥,纠缠不清的爱与忧伤。

风还在吹,我背着夕阳,走过长长的街道,回客居的公寓楼。

楼前,青松翠绿,而红千层,又开了一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call me Jane (2)

图书馆内里接到Jane的电话,说是买了鱼,等我们回来,用烤箱做了请我们吃,否则来美这么久,连烤箱都没用过,实在说不过去。她一直说要教我们用烤箱,可以做出诸多美味,然而,一直忙,她是真忙,做着一份邮局的工作,加班加点地送邮件,平日里,还做着这栋公寓楼的维修、管理和清洁诸多杂物,夫妻俩一起打理着,有时忙到十来点,才回去吃晚饭。真是什么都会做,开关坏了,来修,马桶堵了,来通,取暖器坏了,夫妻俩趴在地上折腾半天,终于让煤气重新烧起来。去年圣诞节,平安夜还在公寓楼忙,圣诞节当日,又去送邮件了。看她这么忙,我们不理解,她说,我赚钱开心呐,加班费是平日的两倍,为什么不赚呢。她赚钱心情好,然而,从来不享受,赚钱对她,本身就是享受。

她让我看到,第一批移民是怎么勤奋努力的,以及移民对这个国家的重要。像Jane这样的移民,是这个巨大的帝国的根基性的存在,当然,还有另一些,撑起它文明壮阔的穹顶。

夫妻俩也真挣下不少家产,邮差工资不高,两千多的样子,但加班费翻倍,她负责好几个区的,夫妻俩加起来上万了,又有这份公寓楼的工作,这个她没说过。小镇上,坐拥几处房产,有一日刚巧收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帮忙

昨日去大华,买菜,又拎了一小袋米,预备把六岁半的小儿当劳力,他把米袋抱在怀里,有些吃力,又很有些骄傲。穿小路回去,一刻钟的路程而已,一侧是小溪,溪上是山林,天蓝得柔和,阳光从高树上洒下来,有点让我遥想起童年的感觉,不同的是,身边雀跃的这个小男孩,有时是令人恍惚的,一晃如此多年,生命是一种无法预测无法控制的奇迹,他注定陪伴着我老去,而我的童年,陪伴了我祖父母的暮年。

他抱着米,走一段,走不动了,我接过来,歇息会,他又逞强地抱回去,我赞叹,你已经可以帮妈妈忙了啊,真是长大了。也真是长高了很多,一年的光阴,短了衣裳,修长了身条,是株挺拔的幼树了。又故意说给他听,嗯,看来,男孩子也好,力气大,只是淘气些。他望望我,眼眸黑亮,那你还说让我跟爸爸一起回去!言下之意是,看,我不在,有谁能帮你?他一下子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了,我对他总是贬抑,淘气,贪玩,费心,可惜不是个女孩儿,带着太累,买张机票,你直接回上海吧。。。他听我唠叨,并不以为意,觉得他有强大的内心,或者,说没心没肝也行,打过骂过,哭了又转眼破涕为笑,从不往心里去的性子,是快乐的孩子,眉眼间一派开阔的明朗着。其实,他还真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期结束

今天小宝最后一天上学,感觉基本最后一周都处于放假前状态了,各种小活动,有一天是戴各种怪异的帽子来上学,今天是睡衣日,有的老师安排小聚会,请孩子们吃冰淇淋,当然,东西由家长捐赠,有一天,安排孩子们户外吃热狗之类的,钱从餐费里扣除,课后班排练了一点小节目,当然不能跟国内幼儿园隆重的表演比,感觉干什么都不成气候似的,大概取的只是放松愉悦的意思。年纪大了,对这些都不大入眼,小宝不肯戴怪帽子穿睡衣上学,也就懒得张罗了,表演,他根本没告诉我,也就是唱唱歌,做几个动作而已,偏偏那天托室友去接,压根也没看到。学期末,必然要给老师表示谢意,出份子钱,每位带班老师建议是20美元,其他教辅人员,各班按比例抽取,觉得这有点像让家长给老师期末发奖金的意思,牵头的家长最后会公布账目,算下来,也只有一半的家长捐了,也有的家长送花,国内来的大多送些文化特色的小礼物。

客气、礼貌,热情,氛围友好,对孩子总是不断的鼓励与赞扬,今天遇见他的英文老师,说,Allan学的很好啊,差不多like a native speaker了,he has an&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感

今日热了些,终于有点夏日的气象了。气温总是在20度上下徘徊,早晚温差又大,某一天忽然热了些,以为初夏来了,然而,又冷了下去,如此反复,令人心生困顿,深切地觉得,到底身在异乡。山川河流、节令物候,草木鱼虫,所谓故乡,都在此间。生长于亚热带,四季分明,冬去春来,到了四五月间,一日日热起来,梅子红了,枇杷黄了,石榴花火苗似的闪耀,棉衣厚被洗了晒了,收入橱柜深处,身上的衣裳一日比一日轻薄,忽而,有一天,女孩子裙裾飘飘……

地中海气候的加州,令我盼天热的心情受挫,受挫的期待成了隐约的惆怅,这异乡的土地啊,虽然鲜花是终年不落幕的盛会。

午后,带宝儿去小镇最繁华的街上理发,理好发,去附近的冰淇淋店,然后,我们沿街坐着吃冰淇淋。周六的午后,街上格外的安静,而阳光耀眼的亮,一些行人都是盛夏的打扮了。街道、建筑、店铺,都有它迷人的风情,美在格调上,也在细节的精致上,不像国内的都市,总在堂皇和繁华上用功夫。身边是一棵晚樱,一团团粉色的花,安静地开。这些街景的片段,这些光阴的片段,很快,都将化成记忆。曾经驻足的街头,曾经看过的花,路过的云,匆匆把我们抛开,花还是花,云还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谈(2)

东亚图书馆收藏了周氏14卷本的散文集,建国前是9卷,有点纠结,觉得至少看到40年代初,看少了,不敢动笔,都看吧,觉得在海外读这个,实在有些不合时宜,还有一种纠结,是从自己阵地逃脱的不安,致力于若干年的东西,也铸就了一种模糊的忠诚。彷徨间,好些时日过去了,翻过几卷,也看到一些心路印迹,人到不惑,观念自然会变,血冷了,理想淡了,怀疑却深了,然而,有些基本的认知,是年轻时种下的,年深日久,枝繁叶茂,无可撼动,所以,大抵还是有迹可循吧。

进东亚,径直下楼,去熟悉的一排书架上拿书,两三日翻完,还了再去取。借书处有个白人小男生,瘦小的个子,总是一脸热情的笑容,又总是用双手把消磁后的书本捧给我,真有儒门弟子的风范。今日,馆外遇见一高个头的学者,平常打扮,黄发一缕簪在脑后,木簪突兀地横在脑后,想必是汉学家吧,学问深了,时空也模糊起来,或许,他穿行在衣带当风的汉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樱桃与黄鸟

樱桃上市,国内称做车厘子的水果。新上市,总是略嫌贵,昨日买了一磅放在冰箱里,今晨给小儿预备课间点心,洗了十余枚放进他的餐盒。这些日子的草莓,他是吃腻了。读书的间隙,想到小儿打开餐盒的神情,他会惊喜于紫红的樱桃么?

人世间的欢喜,在这些无从预料的欢喜,草莓是日常,而樱桃,是他未预期的意外。

于种种情感与牵念亦是如此。好友在加国,记录她与一只黄鸟的奇缘,黄鸟日日来,扑打窗玻璃唤她,与之呢喃,又跳舞在窗前给她赏看,今日,衔来两根细草,问我何意,我猜是邀她筑居。在我,亦觉欣喜,缘起缘聚,在一只小鸟的心灵里,你如此珍重。

小鸟,我无缘亲近。关于樱桃,可说的很多,留待日后再说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日

气温始终在十七八度到二十二三度之间徘徊,晴好时,太阳亮烈,俨然夏日光景,傍晚时,图书馆的草地上总有青年学生嬉戏,恣意坐卧,女生们吊带短衫热裤,裸露着美好的肌肤,有的在玩飞盘游戏,扔过来扔过去,在外人看来,也是无趣的很,有的趴在地上看书,好像并不觉得阳光刺目,宠物狗,陪着主人,偶尔,也在草地上追逐,无拘而烂漫的气息,总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像从前看过的美国影片,声音和故事都朦胧了,只留下这些鲜明的印象,其实,也正像从前的观影,我仍是旁观者的角度,是看风景的人,风景里,有我与无我,也并不太要紧。

一直在路过,风景在眼前。梧桐树绿叶长满了,人家的玫瑰开得正盛,这里有我见过的最美的玫瑰,缠着篱,绕着门,依着回廊,映着窗台,风姿旖旎,令整座房屋,风情顿生,多是粉红粉白的颜色,花影柔和,偶然见到大红和玫红,又是跳脱的眼前一亮。想,若是这人家的女主人,清晨可采摘一束,插在透明的玻璃瓶里。

又想起前些日子的紫藤,见过人家墙下的一丛,花开如瀑,阳光下,氤氲着一团紫气。这是随意蔓生的。临街的店铺,精心栽培,引藤蔓攀援而上,花枝垂下来,如同一道紫色的门帘,也是别出心裁。花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谈(1)

读周氏文章,关于日本新村,竟接连写了五六篇,先一篇介绍新村运动的组织、理念和纲领。继而记游,访日本访新村本部,一路行旅所见,山中风景,与新村人的会晤,村社中的劳作、生活与理想,自己所得的激励与理想的激发。之后的演讲,进一步阐释新村的理念和组织,又针对胡适的批评 ,特地撰文一一反驳和说明,接着,又撰文,探讨新村的理想与实际。所说的新村,实际上就是乌托邦的社团组织,抱着重建社会生活的理想,一群有梦的年轻人,去乡村置地聚居,共同劳作,将体力与智力、物质与精神相统一,各尽所能,追求个性的充分发展,从改造个人到改造社会。这也并不新鲜,灵感来源于西欧和美国的社会主义和乌托邦主义。所惊异的是,周氏,这理性、平和的人,竟对之投入如此的热情,并付诸行动,在北京成立新村支部(作为通信机关),由自己主持一切,专门在新青年上刊出新村北京支部启事,很是令人感喟。 当然,他也是清醒的,针对读者的疑问,又撰文解答,讨论它经济上的困难、社会改变的可能,新村普及上的困难,等等,然而,即便如此,即便种种,还是赞成新村,愿大家合力造成一个新世界。

前几日,师妹留言,说读到李欧梵的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苋菜

红苋菜,比国内的叶大茎粗些,或许有点老了,抽出毛刺刺的花头,快开花的样子。异乡,这些菜蔬熨帖着肠胃,常常是忘了客居。有些时候想,生活在这个时代,无所谓客居或不可居了,此心安处是吾乡,比任何时候都更真确。

小儿惊喜,惊呼,好久没见这菜了,急不可待地把玫红的汤汁淋在白米饭上。

儿时,我们唤它旱菜,沿河的菜地里种过,喜阳光,太阳地里采摘,味道尤佳。一片苋菜地,从暮春到初夏,吃着苋菜的日子,天气慢慢热起来,人家把饭桌摆在庭院里,苋菜汁染上白米粒,暮色里一派平安喜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8页/16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