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水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60249
  • 开博时间:2005-10-04
  • 博客排名:第226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8

露台风月

2020-01-09

清清淡淡ABC

2019-12-29

wanih

2019-12-29

成都弹绷子

2019-12-27

笨笨客栈

2019-12-26

玉枹鸣鼓

2019-12-12

zhilishu9

2019-12-06

西沟散人

2019-12-05

无羽书天堂

2019-11-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岁末

早间,步行去学校,阳光大好,天蓝得纯净,草色枯黄,一丛落叶乔木,站成一圈,像手拉手站着的一群年轻人,生气勃勃,两只黑白羽毛的喜鹊在树枝间跳跃。远望,河边一派青黄的迷离,河边柳黄叶未脱。在草地上驻足,天地间有庄严的沉静,又有无言的慈悲,弥散在阳光下,一年将尽,心中有明明灭灭的欢喜与感动。 

十七年了,无数的日子,穿过这片草地去教学楼,初来时青涩,如今已是阅尽千帆,宠辱不惊尚远,但求有洞穿世事的澄净。

晚间,夜色清寒,月色从云间透出,想起儿时的冬夜,干冷,坚硬,像那个年代的精神气质,因为冷硬,反衬出人世的温暖。我们这个时代,似乎偏于温软。

华兹华斯以记忆和思绪为舟,渡光阴之河,意识与自然彼此投射,他迷失在光影斑驳的镜像里,他的诗歌里有一种沉溺。

个体有限,在某个时间点上,我们开始追索更为广大的世界,追索联结和融合可能,以爱与倾情为黏合剂。比如,读书,比如治学,都是以有限抵达他人与世界的路径。

看一个小视频,孩子们在唱歌,歌之舞之蹈之,是山区小学的孩子们,有一种质朴的纯真扑面而来,他们在瞬间打动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声里的怀念

 冬雨淅沥,已近岁末,光景却并不萧瑟,天地也非清旷,有些不合时节的温润与缠绵飘散在夜空中。无端的,我想起王维的两句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他写山中清秋。从前在故乡,这两句总印在茯苓糕的包装纸上。糕以糯米粉掺茯苓粉蒸熟,切薄片,点黑芝麻,软糯香甜,入口即化。纸是水红色,望之喜庆。正月里拜年,一方糕送过去又送回来,取高来高去之意。亲朋好友,邻里故人,多一份敬爱,天地和融,民俗里有高古之风。离过年也近了,雨下得透,我在雨声里怀念从前的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末

办公室里有些杂乱,一盆吊兰长势很好,垂下小瀑布般的分蘖,两盆绿萝有些萎黄,水浇多了的缘故吧。窗外铅色云天,雨暂且收了,有鸟声从树稍传来。

岁末,气息里天地复苏的温润。或者,从来也不曾寂灭,暖冬给人以混沌之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睡前短语

晚间把两个半只的萝卜、还有一整个萝卜,一股脑切了,切小块,放在大汤盆里撒上盐,腌起来,这是母亲的做法,略微腌制,腌出水分,次日拿油爆炒一下,加一勺红辣椒,脆而爽口,可下饭。

人过中年,愈发懂得,唯有菜蔬不负卿。它是日子里最真实的安稳。

常感恩于季节的馈赠。读民国时的作品,常有贫贱居家的悲哀,废名的桃园是一例。种桃人种了满园的桃子,小女儿病着,恍惚里说,桃子最好吃,令做父亲的大为悲恸,时令已入秋,他满街找桃子,醉眼朦胧中,购得几只玻璃桃,碎了一地。寻常之物,不可得,哀伤的人物与死亡,家园破碎,废名把破碎写成静态之美。这是一个时代的情感结构。

七零后从清贫时代走来,仍留存有一份对于惜物感恩之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日及其他

眼看着岁末了,11月像阵云影一样,从眼前就恍惚着过去了,落在日子里的是石子砂砾还是细碎的金子都说不清楚,越来越懒得回味或者思想,就像一只被套在磨盘前的驴子,机械地往前走或者是在原地打转也好,就这样顺势前行,沿着既定的轨迹。越来越相信,每一个生命体都是一颗小小的星球,也都有既定的轨道,没有逃逸的速度,只能在被束缚在既定的轨道里运动。人生大抵如此。偶尔有些斜逸或旁枝,邂逅过谁,碰撞过谁,或者,偶然步入一条岔道,此路不通后,折返。人已入老境,无所谓深刻的悲欢,只在俗世里浅浅地笑,淡淡的愁,更多的时候,是淡然的不喜不悲。

穿行在两侧行道树的大街上,季节的斑斓落入眼眸,秋深了,秋去了,时令在初冬。梧桐叶黄,银杏黄的娇媚,气温偏高,黄的并不明艳,近日降温,久违的雨水来了,风雨交加,黄叶飘零。校园的菊花,开了半月有余,也现出些萎色,其实并未好好去看,匆匆路过,甚至没有专门去拍照。我喜欢的瘦菊,总有些嶙峋的诗意,它更合从前简淡的岁月,俗世深处赏菊,大抵是看热闹,花正好,人未老 ,也算佳境。

小儿送去了晚托班,家中的剑拔弩张感顿消,晚上回来已八点多了,亲近着抚摸他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

最爱这个时节,丰美、宁静、一切微微的沉醉,沉醉中有一份内敛。

和年轻时一样,依然爱在厨间微微出神,窗外的风景变幻,云天变幻,叶子绿了黄了,花开了,香气散了,云铺满天空,又急速流动,霞光的色彩也一样变幻莫测,我站在一方透明的窗前,仿佛自己站在时光之外,变动的是周遭的世界。居家的沉静中有一份永恒。

做饭,做的是家常,也是一份随意,随意里有无可无不可的自由,就像参禅,如影随形,如水之随物赋形。

最爱当季的青菜萝卜。青菜萝卜是家常,青青白白,仿佛青天白月。有一日,切了白萝卜,看看还剩一两颗青菜,索性和萝卜一起烧了。萝卜切片,状如白玉,半透明的质感也如玉般温润,略微加水焖,青菜洗净切上几道,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磨刀

一把菜刀,用了很久,刀刃钝了,切菜极费力。想起很久不见磨刀的师傅了,很多年,时常见他坐在小区门口,守着一套磨刀的行头。一张狭长的磨刀凳,一端安着磨刀石,他低头坐着,默默磨着手上的菜刀,不时以手试刀刃的锋利度,那手感一定是敏锐的。有时,住户招呼一声,便随人家上门取刀剪,磨一把刀几元钱而已。总是默默的,脸上挂着谦和的笑,他是很传统的手艺人。都市的高楼拔地而起,拔地而起的还有消费水平,见到他时,总免不了要想想他的生计,也许不靠这个吃饭吧,只是早年的手艺,不想荒废了,偶尔出来走街串巷,散散心而已,想必,家里还有儿女,儿女都是新一代的都市人。当然,更多的时候,我隐隐不安,深知更接近真相的,也许是更不堪的命运,挣扎在城市边缘的一些孤独个体,身体还强健,年纪也还不算老,支撑着,挣个一日三餐的温饱,或许有个小小的落脚处,尚能挡风遮雨。等有一天,真的山穷水尽了,也许就回了老家,倘若还可叶落归根,也不算不堪,只是谁又能如此确信,命运从不吝示人以更残酷的面目。乡土,永远是中国人最后的安慰,鲜衣怒马时,要回乡风光,落魄了,要回乡安顿疲惫的身心。都市人,也会想想山水田园,在文字里归乡。只是风驰电掣的新世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些瞬间

昨日大雨,早间暴雨如注,街道水流成河。继之以阵雨,间或有阳光穿透云层,几声雷鸣,宛若盛夏的气象。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小儿在上网球课,想,待会老天还是停了罢。天公作美,出门时,只有稀稀落落的雨点,走了几步,连雨点都收了。心下喜悦,私心里觉得上苍眷顾我,茫茫天地间,众生卑微如蜉蝣,倘若是偶然间觉得与神呼吸尚通,自是有莫大慰藉,人类的宗教情感由此而生。 回来的路上,雨后的世界鲜亮,路过一丛树林,惊异地发现,桂花开了,米粒似花簇抱满枝头,再过些日子,会有婴儿肥的质感。香味还清淡,待秋风里酿过便浓郁了。最美好的时节,在季节的相交处,暧昧未明,流动着,蜕变着,美得意境幽深而繁复,就像这个黄昏,站在厨间,看云天庄严而绮丽,黑云为底,间有银红、豆沙红的云霞,蓝天迷离,从云后显出湖蓝、宝蓝的柔光,西天反影,照在这边的楼群上,那楼群便仿佛站在幻境里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晚间闲笔

面和得晚,发起来时,已经是夜里了,这会蒸好,快近午夜了。河套的面粉,蒸出来馒头麦香纯正,忍不住吃了大半个,这个点,有点晚了。

安静的好,父子俩都睡了,明天小儿开学,恶魔似的小精灵,终于要放回笼子里养了,一个暑假,基本耗在与他的斗争中了,直到下午,还在打骂声中催他赶暑假作业。这样的日子毫无诗意,人,也是愈来愈面目可憎,母亲大抵如此吧,优雅要靠机缘,大户人家有仆妇伺候着,孩子聪明乖巧,我没有这样的福分,在烟火气中经营着岁月。唯一的慰藉是夜深时,有写点什么的冲动。

虽然,都不成篇章,也没有示人的价值,纯粹是安顿一己的身心,多年来,博客对于我的意义,就在此间。年轻时,文字牵扯着梦想、激情与诗情,也投射着一路走来的诸多彷徨。

而今,都是默默,人生的轨迹都在眼前,日子是铜墙铁壁,没有做梦的空间,唯一的想望是,或许等退休了,可以专心写散文,当然,也只是一种奢望,生命枯寂之年,能养育出什么样的文字?该开的花,早开了,该结的果,也早结了,倘若突然开出奇异之花来,那纯属意外,或者是神迹。想想也好吧,假装我们仍有远方,仍有鲜花的未来。当然,更现实一点的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归来

回到自己的家,像一只鸟收拢翅膀,安心栖于熟悉的枝头。

该忙碌的,还是忙碌着,只是放松了焦虑的心。论文还在探索着推进,对手头的这篇并无太大的信心,原因是他写得太多,太宏大,而我惯于整体性去把握,对于沈从文这样的作家,是吃力不讨好。思维的惯性难以更改,不喜欢裁剪一块布,而后精密绣花,螺蛳壳里做文章,尽管这一类更容易收获成果。职业的生涯,早熄灭了青年时的热情,如今只是在既定的轨道里运转,尽力而为,深知所能做的实在有限,所拥有的可能性在不断收紧。除才华超群者,这个时代,学问也受制于发表途径,说白了是人脉与圈子。只求无愧于心吧。

有时怀疑人生得失,会不会是徒然消耗了过多的生命力和激情,为了这样苍白而功利的学问。

读中国文学,更感觉到作者的才情,令研究者怀疑研究的价值,心灵如此敏感,想象力如此丰沛,远高于后代众多的研究者。

立秋了,看楼下的柳树有些枯涩了,一些黄叶依稀可辨,季节不容遮掩,正如女子的年龄。

暑气未消,只是不那么坚定了,就像人过中年,多少怀疑人生的意义,坚定的革命者只属于青少年。信仰是一种容易为时光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1页/170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