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699150
  • 开博时间:2005-10-03
  • 博客排名:第2271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拆迁为何屡成百姓噩梦


 不法之徒手持武器冲进居民住宅,强行要求对方迅速搬家,这是韩国电影《卑劣的街头》中出现的画面。可是,就在几天前,这部电影的真实版本却在贵阳街头再次上演,并且比之于电影,有之过而无不及!新华社如是报道:《贵阳开发商暴力拆迁深夜强行封口拖人》——11月27日凌晨5时许,数十名不明身份人员携带钢管、撬棍和封口胶,采取暴力手段破门进入被拆房屋,将正在熟睡的13名无辜群众强行拽上汽车、拖离现场,致使4名群众受伤(见本报昨日报道)。
 想都想得到,13名无辜群众在睡梦中、从温暖的被窝里被强行拖进隆冬时节刺骨的寒风中、被拖进黎明前浓重的黑暗里,是怎样的一场噩梦!更为残忍的是,噩梦醒罢,看见的却是被摧毁在房开商挖掘机下面的家园——他们再也回不去世代居住的房屋、他们赖以生存和安居的家,他们突然变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那么,让我们想不到的是,这13名无辜群众面临的这场几近于“灭顶之灾”,不是由于地震、暴雨等自然灾害,而是被人为地、有预谋地变成了“难民”。
 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境况下不出离愤怒,没有人可以目睹这样的惨状还能保持理智。五千年来,中国人对于
分类:报馆的字 | 评论:0 | 浏览:7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如飞刀?

 

猪猪说岁月如飞刀,有图为证,就是上周六我们5个女人在重庆江北北城新馆(我记不清楚这个商城的名字了)聚会的照片,无论哪座城市,好友相见,总是那么开心。左起:我,花花,鸿鸿,猪猪和杨枫。
   很凑巧,当年我在成都《科幻世界》杂志社的同事杨枫(他的父亲是我的忘年交、《星星诗刊》前主编、著名诗人杨牧老先生)也刚好由成都出差来重庆。相约喝下午茶的这5个女人,除了花花仍待字闺中外,其余4个,都做了母亲,杨枫的女儿12岁;鸿鸿的女儿才2个月。
   其实看到这张照片,我觉得还好了,没有想象中那么惨不忍睹,相反,做了母亲的女人,脸上有种特别的喜悦而满足的光辉,或者说就是母性的光彩,那是能在冬天,让人感到温暖的原因……
  
分类:似水华年 | 评论:4 | 浏览:7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天忧伤、阴郁、深远

 前两天回了一趟重庆。我之所以用“回”这个词语,是因为,我曾经一度把这座城市当做我的第二故乡,我18——22岁这四年的青春伴随着大学生活在这座城市度过,我在这里学会吃辣椒、吃很麻很辣的四川火锅、学会说重庆话,我的初恋是重庆男人,我最要好的朋友是重庆女人……这样说来,我跟这座城市似乎有着如此千丝万缕的渊源。可是,10年以后,我再次来到这座两江环绕、山峦簇拥着的雨雾迷蒙中庞大西部都市,我竟然觉得,它对于我此陌生,似乎我跟这座城市并无干系。
到今天为止,我大学毕业已经11年多了,也就是说,我离开这座城市11年多了,这10年多,是中国经济发展最为迅速的年代,高楼林立、大厦云集,城市物质化的进程达到了极端,而人类精神生活的困惑与疲乏、厌倦与浮躁也到达了极致,这其中,绝大多数的人被自已一日一日膨胀的物质欲望惯性推动着前行。我想起大学时代,朋友们见面,交流的是读到一本好书、看一部好电影、听一堂好讲座的感受;而现在,交流的是,如何有快速发财的机会?炒房还是炒股?卖药还是卖酒?这已经不仅仅是让人感到悲哀的事情了。
这样的城市(不仅仅是重庆)会把人变得浮躁、暴躁、寡情、自私及至病态。
不过,依然感谢这座城市,我青春时代的朋友们还是那么一见如故,还保持着那多难能可贵的品格,感谢花花和猪猪陪我吃又香又辣的地道重庆火锅、去富桥洗脚;感谢猪猪给我提供了和她同床共枕的机会(呵呵,千万别让你老公看到这段),得了两夜好觉;感谢鸿鸿请我们吃甜点、给田果果买的小棉袄;感谢张师兄陪我们喝茶……呵呵,总之,万千感慨、不虚此行。
分类:我们的记忆 | 评论:8 | 浏览:7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夜,和大学生在四库书房“秉烛夜谈”

 很久没有和人谈文学了,昨夜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和30多名大学生聚在四库书房,感觉年少的激情再次回来,关于文学、传统,写作与生活,谈到午夜,很难得
 以下是网站报道;“贵阳论坛黄果树下首次作家及文友交流会于2009年11月21日在下护国路四君子茶苑举行,交流会对黄果树下版块进行了准确定位,并一致通过在黄果树下开通众多作家专栏和高校文学社团专栏,以促进作家和文学爱好者之间的交流,促进高校文学社团之间的学习与交流,力求将黄果树下打造为推陈出新、打造贵州文学新兴力量群体的网络平台。
 交流会上,文友们对当下贵州文学状况进行了激烈的探讨,并对文学的交流方式做了专题讨论。交流会一直持续到深夜12点,众多文友才意犹未尽作别。
 参加交流会的有:现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王家洋、诗人陈远松老先生、陈新生代小说家肖江虹、作家谢良宏、著名诗人西楚、冬游、80后诗人杨怅、杨光焕、杜光轩以及老草、秋商等文友,同时还有来自贵州各大高校的文学社团代表,他们分别是扶风诗社(贵州师范学院)、黔风文学社(贵州民族学院)、秋韵文学社(贵州民族学院)、飞翔文学社 (贵州师范大学)、 桃源诗社(贵州大学) 朝花文学社(贵州师范学院)、风行文学社(贵州财经学院)、红楼社(贵州师范大学)、青春园林文学社(贵州商专)、寻梦文学社(贵州民族学院)……冰木草、钱磊、罗树等80后代表诗人发来短信,表达对本次交流会的关注。”
分类:难得好天气 | 评论:3 | 浏览:7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9年的第一场雪

 早晨八点过起床,看到窗外,漫天飞雪,到九点过,变成了雨夹雪,差几分10点钟开车出门,在街上,看到一辆橘黄色的电信工程抢险车,前引擎盖覆了厚厚的雪,于是先开车到维修厂,换了防冻液,否则不知道哪天就把小福的水箱冻住开不了车了;到办公室,又请朋友从厂家帮订购了一台大的电暖炉,现在一家老小八口人,又有两个嫩仔仔,但凡一个感冒后果都很严重,所以,宁愿多花点电费也不能让大家冷到。




分类:支离破碎 | 评论:2 | 浏览:6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生生被冻到感冒

 新司机小卢妹昨天恨恨地说:“我下午开车活生生被从最右边的车道挤到最左边的车道!”,霎时感觉“活生生”这个词好有趣,我也是,昨天前天,贵阳的最低气温都低至零下2度,而我住在郊区,要比市区的温度还低,就至少是-3°以下,前天在外面洗头时就感觉有风寒入侵膀胱经;昨天中午觉得开始降温,比早晨还低,我外出采访,回单位时提前两站下车步行,穿得确实有点少又没吃早饭、体内没有一点热量;于是感觉身体被寒风穿透,在报社楼下吃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粉还加了一大勺辣椒,都没把寒气从体内逼出去,就活生生给冻到感冒了。阿弥陀佛!愿我早点好起来吧!
分类:流水帐 | 评论:2 | 浏览:6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继续读图

  假如,列蒂齐亚/假如,你可以预见 深秋后 我们再相遇在空寂的林间 曾经那样丰润的青蓝与翠绿 都已经转变成桔黄与赭红 那时候 你就会明白 一切我们爱过恨过的 其实并没有甚么不同 微笑如果是为了掩饰 落泪也同样无法挽回 假如 我们真的有一日可以重逢 那时候 你就会明白 生命中所残缺的部分 原是一本完整的自传里 不可或缺的 内容(席慕容诗歌《残缺的部分》1984年)
  
青岩古镇的午后,初冬,阳光煦暖,15年的老朋友——我和肖,人淡如菊、如茶,尽在不言中


猪猪说,花溪公园这棵大梧桐树的背景,好像拍摄《英雄》的背景



我的摄影作品,呵呵,多么和谐的颜色
分类:难得好天气 | 评论:6 | 浏览: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

 我们的友谊超过了15年,还能保持着如此同步的思想,真的很难得。花花跟我同寝室两年,猪猪比我早一年毕业,但是毕业后我们联系紧密,互相关照,一路走来,竟然已经快人到中年 ,我情不自禁想起这首老歌!

我们仨临别前一晚,在贵阳“黔蘑菇”野生菌餐厅吃菌子火锅,喝了地道茅台酒(特别鸣谢晓宇哥的酒哈!),国画家徐恒做东,为她俩践行


周二下午,徜徉在青岩古镇,猪猪说“觉得自己很少笑得如此开心了”
以下是猪猪博文——“渝黔高速公路上飞奔5小时后,我昨晚10点40到家。居然坐了贵阳至重庆的大巴。因为北方冰雪封机场影响航班,毅然决定退掉机票坐长途客车走这条比较高难度的高速路。一路很累。但真的很开心。
 一路有花花美女的陪伴,觉得昨日重现,好像回到大学时代!
 这次趁着花花出差的机会,我也去了一趟贵阳,一直都说要去,都因为这样那样耽搁了。贵阳,对我来说最大的吸引力大概是和我相识的15年的好友冬游吧。我们起码有6年没见面了,我真的想去见她啊。
 周一至周五,她忙着招待我。以至于考驾驶理论补考没有过,结果坐月了,我感到自己难辞其咎!
 贵阳啊贵阳,我太多话想说,以后博文里慢慢叙来。
 真的很开心,不但见了老友,还认识了一大班热情好客的贵阳新朋友,体会了他们的淳朴和纯真——那是繁华大都市人日益罕见的品质了!”


分类:难得好天气 | 评论:0 | 浏览:9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度假一周

  周一到周五,说了N多次要来看我的新加坡籍重庆女友猪猪终于和花花飞来贵阳,我陪猪猪和花花在贵阳度假一周,恰逢十一月小阳春的天气,仿佛配合我们的度假心情,陪她去花溪公园、青岩古镇、中药材市场、她太喜欢贵阳了以至于想买房在这边度假用,于是索性陪她去看了保利贵州的别墅……呵呵,总结下来,这是秋高气爽的一周、吃喝玩乐的一周、促膝谈心的一周,开开心心的一周!
  


猪猪说,好难得,居然找到了少女时代的表情!



秋琴瑟瑟,落叶流水,却不教人感觉凄凉


农历九月,花溪河,艳阳高照,秋水长天
分类:难得好天气 | 评论:5 | 浏览:6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祝我们自己节日快乐

  今年记者节,同事杨同学要做8个版的“特别采访”,因为以前都是我们采访别人,这回,要被采访一次,我的好友王小梅,贵州日报名记者,她被一位读者采访,我作为第三者,进行了记录。
  
  “他者”叙事
  ——蓝东兴对话王小梅
  
   蓝东兴:贵州民族学院教授,硕士。贵州省史学会副会长,贵州省新闻学会常务理事,贵州省社会科学联合会委员,贵州省委宣传部新闻、网络阅评员,贵州电视台顾问,金黔在线网站专栏评论员。
  
   王小梅:1999年大学毕业,贵州日报科教部记者,10年来行走贵州70多个县,上百个少数民族村寨,采写稿件100余万字。为贵州日报“视点”和“深度”等栏目采写稿件60余期,30余万字。代表作有《秦简出世》、《最后的民间艺人》、《申遗之憾》、《文化唱响贵州》、《一个村寨的变迁》、《西江的嬗变》等。
  2005年至2007年,留学美国克拉克大学,完成硕士论文《镜像现代化下的文化变迁——以中国贵州黔东南季刀苗寨和郞德上寨民族人类学观察为例》,获得国际发展和社会变迁文学硕士学位。2009年,与美国同学Monique申请在美国注册国际机构“全球少数民族”,任执行副主席。
  
   采访者:蓝东兴
   被采访者:王小梅
   时间:2009年11月5日上午
   地点:贵州民族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
  
   蓝兴东:我们省王富玉副书记经常说贵州是一个资源大省、文化生态旅游资源富集,但是我们的媒体报道出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外界对贵州的了解也都不是很不深入,那我想问的是,作为媒体记者,你认为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王小梅:在以民族特色为资源打造的文化旅游推广上,贵州给外人的感觉是简单的复制和模仿,有明显的模仿央视歌唱和舞蹈大赛的痕迹,而媒体也大多停留于对新闻事件或者文化旅游宣传活动的简单报道。事实上,贵州的价值对于世界具有唯一性和参照性,她被世界认同的生活价值散落在民间、在原生态少数民族村寨生活的细枝末节里,这些东西不是新闻,也就不能被新闻“表达”。而这恰恰是最具价值的、在其他区域早已消失殆尽的文化生活形态。宣传好我们的文化资源,需要有人去看到贵州代表
分类:报馆的字 | 评论:0 | 浏览:7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陪练、备考、学习中

  

前些天访问了一间私塾,大受震动,这个时代,太缺少这样的东西、思想、人和行动……
   很久没更新了,原因有三:第一陪小卢妹练车,这个揣了六年荷包驾照的女人胆子超大,一天车没练就敢把车买了,前几天提车时还是我给她开回的家,我说,我们俩女司机,一个没驾照、一个有照但不会开,真是自己都崇拜自己!第二,本周二早晨去考交规,1500道题的复习提纲(一厚本书我连一半都没看完)更没时间去驾校上机操作(现在交规全部电脑考试,随机在题库里面生成一套题来考,100道,每道一分,90分才及格),本来我想周一晚上突击看书,结果果果突然生病,折腾到凌晨3点,7点钟头昏脑胀起来去考试,考了88分,也就是说100道题我做对了88道,虽然没及格需要补考,但是我对自己已经很满意了。
   其余的时间除了工作之外,都在学习,传统文化,读书、看碟,在当当网买了很多书,也跟同道朋友分享,觉得时间简直不够用,苏轼有诗云:“书到今生读已迟。”真是如此啊!
分类:分享 | 评论:4 | 浏览: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家徐恒 无净三昧

徐恒:1964年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1990年毕业于贵州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并留校任教。2002年毕业于上海师大研究生课程班。200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发展方向博士课程班。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国际展出,有多篇论文发表于国家重要刊物,出版个人画册四种,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等中外学术机构及个人收藏。现为贵州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
      对话徐恒
             我希望隐退到作品背后
            创作出能温暖人心的艺术品


   记者:徐老师,你觉得画画累不累?
    徐恒:以前累,现在不累。虽然
分类:报馆的字 | 评论:4 | 浏览:16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图所示

不见一法存无见,大似浮云遮日面。不知一法守空知,还如太虚生闪电。此之知见瞥然兴,错认何曾解方便。汝当一念自知非,自己灵光常显现

分类:精品转载 | 评论:4 | 浏览: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上掉下来个牛郎逗我们开心哦

  吾友小卢妹的大作,供大家开心
  

   牵黄牛的不一定是牛郎,他有可能是剩男
   文/卢奕林
   长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他有可能是鸟人。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有可能是唐僧。牵黄牛的不一定是牛郎,他有可能是剩男。
   前两天,“牵着一头牛,上街寻真爱”的黄先生,让我不可救药的在脑海里冒出这样的话。
   人家是哗众取宠,黄SIR独辟蹊径——他是哗众娶个人来宠。我看刚到那天《贵州都市报》头版的大副照片时,还有点拎不清,因为被那些为自己家藏獒征婚、小猫求爱的新闻弄得有点条件反射了,我扫了一眼报纸抬起头来迷糊的对旁边人说,“哟,快点看,有人给他家牛找对象呢。”人看了看报纸,给我
分类:精品转载 | 评论:1 | 浏览:7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唐亚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史

     15年前的初秋,还是大一新生的我,坐在重庆以北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写作课堂上,时任写作课老师的虞吉先生讲当代女诗人的诗歌时,重点讲到了唐亚平的诗歌,他在课堂上朗诵了唐亚平的组诗《黑色沙漠》:“我在深不可测的瓶子里灌满洗脚水/下雨的夜晚最有意味/ 约一个男人来吹牛/他到来之前我什么也没有想/我放下紫色的窗帘开一盏发红的壁灯/黑睡裙在屋里荡了一圈/门已被敲响三次/他进门的时候带着一把黑伞/撑在屋子中间的地板上……”尽管那时已经是公元1994年,但这样的作品还是带给了同样热爱着诗歌的我太多的震憾。我的写作老师还讲过:历史其实就是人类的心灵史。一个民族的历史,就是这个民族的心灵史。
    15年后,同样的季节。我以一个采访者、也同时是一个女人和诗人的身份坐在唐亚平对面,我们中间隔着逝水流年的时光、两杯清茶、丹桂的香气和高原秋日午后蓝得透明的空气,听她讲述曾经真实存在过的一种遥远而真诚的诗歌精神、讲述她诗人的心灵史。

分类:报馆的字 | 评论:1 | 浏览:1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1页/46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