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99350
  • 开博时间:2005-10-03
  • 博客排名:第2271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天冷车子也罢工

 这两天,天非常非常地冷,大概只有几度,开车时不得不开暖风了。我这人马大哈,昨天早晨进车子里拿东西开顶灯忘了关,晚上送遵义的朋友昌梅到长途车站时才发现车子电瓶耗光无法发动!赶紧打维修厂急救电话,30分钟后急救车来搭上电瓶连接线救我,车子发动了,到了长途车站发现已经没有遵义的车!不得已把她送到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处拦车,想起外国电影里女孩子拦顺风车的情形,可是天上飘着小雪,我两像扒壁虎一样扒在收费站窗口边,冻得瑟瑟的样子,很没有淑女气质啊!好不容易遇到一帅哥主动问,结果他只到白云区不顺路,最后一辆重庆牌照的轿车总算顺路把她带走了。
 结果惨的是我的车在一边开着应急灯,把电又耗光了!呜呼哀哉!同样的错误一天之内犯了两次!只得求助一边值班的交警叔叔!车子是电喷,他们帮我推,推不燃;于是他们帮我拦中巴,都没带电瓶连接线,绝望中一当官模样的交警说我来看看!结果他一发就发动了,旁边的大货车司机笑:这车子怕交警!呵呵,我苦笑不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由“卖报不卖身”联想到社会保障的缺席

做记者多年,听到的见到的实在太多,而且大凡世上的悲剧似乎也都如出一辙:家境贫寒、打工者、弱势群体,患了绝症,无钱又不想等死,于是出现了诸如“卖身救母”“卖器官救亲人”等等,不想卖的就求助媒体,我们的媒体也似乎成了慈善会,记者们为了社会的救助四处奔波,当然最后的结果大多是感人的、主旋律的,有爱心的人和有良心的医院总是居多的,即便是最终见了死神,也是带着感恩的……翻遍了网上所有相关的帖子,无外乎如此般大同小异,可是,我们的媒体和社会似乎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在这样的事件中,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这些绝症患者所在的单位为什么都没有给他们买过保险?有谁质疑过和追究过用工单位的责任呢?
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保险意识太强,大学毕业就给自己买了份商业保险以妨万一,当然谁也不希望自己出意外。可意外总在我们身边发生:就在不久前,北京一女记者朋友出差贵阳时,我们还在一起谈笑风声,回去没几天她就突然虚脱被同事送进医院,诊断出是肾小球肾炎,一个月花掉三十万。我第一个反应在电话中问她:“买过保险吗?”回答“否”;第二句问她:“单位能报多少?”回答是“很少”,治病的钱大多是借的,她单身,离异,一个人在北京,处境很惨。我当时的感觉是即同情、心痛又惋惜,如果她早点给自己买份保险,那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找保险公司索赔了!
 并非我麻木和狠心,当我在报上看到年纪轻轻就要承受如此巨大压力的王昌秋(近期《贵州都市报》连续报道)强忍着眼泪的照片,我也觉得很辛酸。我是觉得我个人太过理性的地方是:医院和报社都不是慈善机构,能提供的帮助是有限的;真正能提供保障的应该是医疗和社会保险体系,我们的同行在做报道的时候为什么在这方面很少挖掘或者做一些提醒呢?
 有的人,打工者,或者农民,没有买保险或者压根就没有买保险的意识,遇到了绝境只能自叹“倒霉”,媒体的呼吁、社会热心人的捐助在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有时也是杯水车薪,根本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提醒这些打工者们,多一份保险意识,给自己买份保险,或者在用工合同中要求老板给自己买保险,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这样才能为社会增加一份和谐与实实在在的保障 “跟我好,就救你男朋友”追踪 包工头“感到很受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天的美食

 因为要做美食版,所以最近免费吃了不少好东西。天气转冷,火锅是不错的选择,但是贵阳的火锅跟四川的不一样,蘸水也更是千奇百怪,但是贵阳辣椒很香,蘸水里无一例外地有糊辣椒面、折耳根等,还有放酸豇豆、炒黄豆等。最近吃的这家火锅是以羊肉和鱼为主打,羊肉制过,香而不腥,可以点个红汤,来半斤羊肉再来二斤鱼,鱼是去了刺的鱼片,二者煮在一起,很是鲜香。



 羊肉火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阳春的天气

 本来前一段时间已经很冷了,甚至要穿毛衣,这几天突然又暖和起来,今天居然骤升至27度!后来才听说这几天在贵州被称之为“小阳春”,用来装修房子是最好的,可是我的房子要12月底才交,但愿冬天少下点雨吧!
 昨晚和三个女友开车到花溪去吃辣子鸡,她们觉得好吃,我觉得实在一般,最爱的还是重庆南山泉水鸡,想来就流口水,其实很多年都没有吃到了。希望遵义到重庆的高速公路尽快修通,就可以开车去重庆看望老同学、吃美食了。
 其实说来我对吃并无太高要求,让我做美食版确实有点牵强,不过品还是会的,羡慕的是中茂兄又会品、又会做、又会写,以后准备长期用他的稿子,呵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终于天晴

 贵阳阴雨了好多天,终于放晴了,南方的冬天就是阴冷,不似北方的干爽。
 昨天又克服了一个心理上的障碍——开车从遵义回来,以前怎么也不敢开贵遵路,160公里,要开2个半到3个小时。弯道和坡道特别多,关键是这条路交通事故频发,往来几次均是坐大巴,每次都能看到交通事故,身边的朋友也有再这条路出事的,还有一个大学同学(政治系同级的女孩)在我到贵阳的几个月后她就出车祸去世了,我估计这条破路跟成渝路差不多。
 不过昨天没办法,跟朋友去接新车,他开新的,没保险,没上牌,我开他的车,跟在后面,心很虚,很紧张,出现过一次踩急刹的状况,坐在我旁边的朋友老婆吓得够呛,还好,剩下的路就很顺利了,到了贵阳,出了收费站,把车子换过来,我长出一口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篇旧作:葵花未眠

 据说我现在所居住的这座以休闲安逸、美食和美女著称的西部中心城市,二环路六城区以内的人口有300多万,算上郊区人口的话有1000万,但是我想包括我在内,至少有999万人不喜欢这座城市的冬天——整个冬天几乎见不到太阳:阴冷、潮湿、雾蒙蒙,可以被称做“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灰”。一位本土女作家曾写过一篇文章叫《冬天别来成都》,她说,因为成都的冬天阳光太稀有,一旦出太阳人们就高兴得像过节似的,所以成都人的节日也就比别的地方多。

  一位从新加坡归国的女友在我家小住了几日。一天,当我俩漫步在成都的街头,这个从33℃高温的赤道岛国一下子跌到只有10℃的四川盆地的重庆籍女人,一边打着寒噤一边对我说:我终于明白这座城市的女人为什么都要化妆了——在这样阴暗的冬天里不化妆的话脸色真是很难看;而在新加坡,每天都是灿烂的阳光照在你脸上——你的皮肤看上去是透明的、生动的,根本不需要化任何彩妆……

  我还有一个固执的、可能也是不太正确的想法——那就是地域环境对当地人的性格一定有着强大和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从心理学上应该能够找到依据),所以我就认为这座城市本土人(尤其是男人)内心阴暗的一定特别多。在这座城市生活4年多,我的朋友当中没一个本地人,全是跟我一样的外地人。

  可是就在这个冬天,我却喜欢上了成都人的聪明。那是个同往常一样、灰暗得让人可以产生自杀情绪的早晨,7:50分的公交车上,我突然瞥见车窗外一户商家的门口怒放着一排金黄的向日葵!当然这不是真正有生命的向日葵,只是同真花一样比例并极其酷似的装饰品,被“栽种”在一排白色的花盆里,我想,这一抹生机勃勃的亮色,足以点燃一个人对日复一日平庸生活,业已冰冷下去的欲望。

  那天中午,我独自一人走在有“成都三里屯”之称的人民南路四段酒吧一条街上,我发现一家西餐厅门口的矮墙上,一只漂亮的陶罐里插着几朵小向日葵花,花因为是真的,所以显得柔弱,有一两个金黄色的小脑袋微垂着,简直就是凡高笔下向日葵的翻版。抬头看餐厅的招牌“祖母的厨房 向日葵餐厅”,我不禁轻笑出来,我肯定这家西餐厅的老板不仅是个老外,而且是个凡高迷。我想起在100多年前,文森特-凡高说:“不要以为将来会是一片漆黑或是一片光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己动手制作葡萄酒



和张裕首席品酒师克瑞斯合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的是当一辈子好警察


 接正锦我认识。程辉我也认识。
 作为轰动全国“警匪勾结案”中的两名被告,根据网上媒体的报道,指控他们是“从2000年开始滥用职权、‘警偷勾结’谋取私利”。所以我宁愿相信,1999年我所认识的包括他们两人在内的成都车站派出所民警们,在那个时候,内心的贪欲还在为理智和良知所控制,或者说在做着内心的斗争、一个人的战争——向前一步是深渊、是不可跨越的雷池,可是,他们最终还是迈出了那万劫不复的一步……
 1998年大学毕业从事新闻工作至今,入行7年有余,也可以自诩为“老记者”的我,今天却面临了一个“新问题”——那就是要写一篇内心里并不很愿意写的文章:写我曾经认识的已经成为被告的成都火车北站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写的原因一是时间过于久远,怕记忆的不准确;二是不愿意相信(尽管事实确凿、铁证如山)昔日的熟人真的成了阶下囚,让我有一种特别心痛的感觉。人的内心都有一架天平,利与欲的恶魔一旦熏了心、战胜了善与清贫,天平就失了衡,倾斜向罪恶的深渊。
 6年前的1999年,在四川《天府早报》做要闻记者的我,除了负责四川省、成都市四大班子党政新闻的采访外,还从同事赵国手中接过成都火车北站派出所的口子,负责铁路公安的采访,也就自然而然地认识了时任成都铁路公安处成都车站派出所警务3队队长接正锦、候车厅警长程辉等人。而事实上,那时我并不知道他们准确的职务,只是喊他们“接队长、程队长”。有印象的是发过几篇报道:一篇是99年11月,一名14岁少女在站前广场打劫一位妇女,抢了她的金耳环被抓住,扭送至火车北站售票厅公安值勤室;另一篇是2000年1月,值勤民警为乘客讨回被站前某宾馆不法拉客者所诈骗钱财的事情,当时感觉火车北站派出所的民警们工作很尽职尽责,帮助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
 1999年的成都火车北站派出所值班室设在喧闹混乱的售票厅进门左侧,不到20平方米的值班室空间很高,但是没有窗子,只有一扇玻璃门朝向售票厅,平时有3名左右民警值班。我每次去采访时,值班室里不是蹲着被拷住的小偷、就是各种各样询问的旅客、不识字的、丢小孩丢东西的,经常乱成一锅粥。当时是冬天,成都很阴冷,经常是阴雨连绵。派出所值班室里没有空调,开着个电取暖器,还是觉得冷飕飕的,觉的他们的工作环境挺恶劣的,但是并未听到他们抱怨过。
 采访工作之外我跟接正锦、程辉等人并无太多接触,大家工作都忙。尽管如此,撇开我的记者身份和他们警察身份之外的交往,印象中的他们是能给人安全感的那种“好警察”——身材魁梧、微胖,用成都话说也“很耿直”,帮我提供过一些他们职权范围内正常的帮助:比如在春运高峰、糖酒会期间等车票紧张时,我有同事出差或朋友求助买票,给他们打电话时他们都很爽快,有求必应,到了那里就可以拿到最紧张的卧铺车票。
 成都火车站“警偷勾结案”今年2月事发,此时我离开成都3年有余。10月9日此案在贵阳开庭,10月8日,华西都市报的同行来贵阳采访前打了我的电话,在电话中他说“我念给你这11个人的名字,看你有没有认识的?”我说,不用念,肯定有我认识的。然后,我上网搜索,看到了有网友的评论:“一个人做个好警察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警察。”这句如此普通的套话在此时此刻却让我们感慨良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月15日,在烟台张裕·卡斯特葡萄酒庄园采访,遇到CC

TV节目主持人陈伟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照

 近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试试

申请了,没时间学者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1页/46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7 28 29 30 3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