孑孓独行

明知世界的卑鄙无耻,依然天使般地苟延残喘
博主:kissiller

不可全抛一片心啊,这他妈的社会

晚上八点多,我给你打了个电话。

有一段时间交流少了,我到了深圳也有二个多月,本来交流还行,不过近来明显状态有些疲惫,微信也只回得寥寥。

所以打了电话,果然是因为难受,因为觉得前途的渺茫,你哭得很伤心,说离婚后同事之间的幸灾乐祸,觉得人生无从寄托的空荡感,还有那些生命老去但的不甘心。

我理解你,真的,完全理解,你不知道的是,我更甚于你。

停笔也有许久了吧,大概二年未再好好写篇能成文的文章,不是没东西写,而是要写的太多,而且,所谓的负能量太多,多得已经不想再说,然后,就变成了沉默。

而你的哭诉,却让我突然的暴发,那是所谓负能量的集中发泄。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9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二年了,好快

好像是许久的事情了,时光总是以不备的时候,倏忽就过了,而且根本不给我留下些什么。

再过一个多星期吧,就二年了。

理发师说白发一下子多了很多,那也是二年前了吧,电梯里遇到一些熟人,说胖了许多,也一定是这么久没见到了吧,很多时候,你遇到的人并不见得会与你有什么重合,但是他们的作用,就是提醒着你,时光的残忍。

而这个博客,我也是拨拉着灰尘,才找到的密码,就如那些魔幻电影的经典场景,抹去很厚的尘土,打开扉页。

里面有珍宝吗?

好像并没有什么东西,更多的或者是伤感,难过,以及再也不可能回来的那些痕迹。

这些痕迹,应该是用长长的指甲划出来的吧,不是在身体上,不过是在大脑中。

前年去余杭,那个什么寺呢?

我写个许愿牌,人生从此而不惑?

有吗?没有,更加的疑惑,我怎么感觉路越走越窄,心越来越累,而前面却越来越黑。

我知道我有抑郁,那是离婚前就已经有了,我在努力起想抛离它,可是没用,总是纠缠着自己,这样真的好吗?我问抑郁,为什么你就这么喜欢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2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因为你,世界才是这样子

  

朋友问我:“这本书是你找来的吗?”

那天晚上,我坐在书店里,巧而遇到了这本书,翻看了几页,觉得很有意思,一直看到了第三节。

那天是,我与朋友约好吃饭,本来是去印象城,到达后,连商场的入口都进不了,然后转而到了南部商务区,也只是为了少些人,方便停个车吧。吃了饭,朋友说就走走吧,消化一下,我也应允了她,商务区本来就没什么地方可去,走几步到了星巴克,对面就一书店。

“刚吃了,也别去星巴克了。”朋友指着远处说:“就那家书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128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总有一款幸福属于你

 

身边的一对小夫妻离婚了。

眼看着他们举办过如童话般的婚礼,眼看着他们无限的恩爱,也眼看着他们收获可爱的孩子,也眼看着他们撕裂的眼神,眼看着滂沱的出轨者,这一蹉跎,也就六了年,说慢,时间觉得已经够久,说快,也就在一回首间。

真的不想说婚姻是什么,或许是到了这个年龄,一切是想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这个命题,谁又有一个现成的答案?吵吵闹闹并非必定是一辈子,而恩恩爱爱也并非就一下子。对谁都没有一个规律性,更不可能有放在四海皆准的道理。思来想去,无了头绪,却总有一梗,在心中,硬硬的,如刺。

不仅仅是婚姻吧,其实那也只是幸福的一种形式罢了,关于爱情、关于婚姻,或者关于工作,人人在寻找自己的幸福。就是最烂的人,也总有被幸福潮湿的一刻,就是年老的夫妻,也总有温情的爱恋。今天看见一对老夫妻,已经双首斑白,男人一手牵拉着女人,二人手中各刺着一块削了皮的哈密瓜,犹如一对顽童,走过灵桥的便桥,那种满满的感动,谁说又不相信所谓的幸福存在?

只是往往,幸福有时候自己并不知道,我们都以为自己很聪明,聪明得不知道幸福就在身边。那时,我们三对夫妻一起坐星巴克,总是对那个小妻子开个玩笑:你看你多少幸福啊,有一个疼爱你的男人,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没压力的工作,要玩就玩要买什么都有你老公给你,要珍惜啊。就偏偏这样幸福的人,自己走上了离散的境地,乃至犯了错,却还不认为自己的幸福,总觉得老公亏欠着她似的。等一切不可收场,却哭丧着脸,死皮赖脸地想回到从前。只是,那一切,如果等失去的时候才突感弥之可贵,也只有枉自对着破镜难以重圆的份。

这样的叹息,又不仅仅是这对小夫妻吧。人人都如此,说别人的时候,能冷静能客观,面对自己的处境,又不肯承认,我们失败的时候,我们不肯承认,我们幸福的时候,我们也不肯承认。几个人聚在一起,说自己是幸福的,总是寥寥无几,一起的时候,总是更多

分类:情感蔓延浏览:44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杏花村记事

  

 

 话说杏花村,村西住着高富帅,村东住着兄弟二,韩弟富得流油,金哥穷得叮当。

 

二兄弟边还住着张寡妇、熊屠夫、黄暴发,这六个人关系特别复杂:黄暴发是高富帅的铁杆,高富帅却扇过他的耳光;黄暴发强奸过张寡妇,张寡妇却记着恨;熊屠夫暴打过张寡妇,张寡妇却崇拜他。张寡妇又做过二兄弟后妈,现在却独宠金哥;韩弟气不过,与高富帅、黄暴发一伙;但黄暴发以前又欺负过二兄弟,之间也怨气难消;张寡妇被黄暴发强奸时,高富帅出头教训了黄暴发,现在张寡妇对高富帅却挑鼻子挑眼;熊屠夫与高富帅一起喋血过江湖,后来又如同死对头,现在关系不冷不热。

 

在这个乱伦的关系中,金哥有着一颗玻璃的内心。他羡慕着高富帅,高富帅却不理这位屌丝。所以金哥经常歇斯底里骂街,到处讨东西,让大家能时时记得他,时间久了大家烦他,让他自己去羊癫去。他一想,好啊你们不理我,我造大鞭炮吧。他懂扔什么地方,就扔村东寡妇家门口吧,张寡妇宠他不会来真的,但会急坏村西的高富帅,小弟与黄暴发神经比较衰弱啊。

 

高富帅出重话了,金哥还是一付楞头青模样。张寡妇认为自己出风头的日子到啦,做个和事佬,二头讨好处,出钱出力让大家坐下来谈谈。可不管用啊,别看金哥长得像猪才150,四等残废,但横啊!人说长发怕光头,人家可光腚光蛋呢!咱金哥不鸟你!本来坐下来谈的几方人马以为张寡妇做过后妈,总有点摆平的能力,谈了几年发现鸟本事也没有,鞭炮却越做越大了,大家就更把六方会谈当了P。不过张寡妇不肯了,这面子问题可是大事啊,本来不是他事的主儿,反而死皮赖脸求其他几位坐下来谈,也真是无赖遇到张寡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如SM,有人就好这口没办法。

 

张寡妇的自虐行为,让金哥更有信心挑衅高富帅:“我打你哦~。”高富帅也横啊:“你敢动下我兄弟就收拾你!”“你以为我不敢吗?”金哥果然言而有信啊,说完朝张寡妇家门口扔个鞭炮。知道张寡妇好欺负,宁愿自己家炸个大窟窿也会护着他。

 

但三天二头这样放,张寡妇脸上也渐渐挂不住啊。你说张寡妇对他这么好,自己家的孩子宁可饿死,也给金哥供吃供穿的,反过来还在自家门口放鞭炮,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54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丝秋

  

薄衾难掩,夜半冷;床第欢娱,空一场。凄凄雨,沁丝纱,披衫呆坐夜漫长,挑灯花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554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石碑

  
  四年前的时候,好象是五月,摘野杜鹃的时景吧,与弟一行人拐入钱湖北岸的一条小路中,间有荒草及肩,不过与湖边日渐热闹的人群不同,小路鲜有人来,走及二里,有一小溪,边上有房屋几间,田犬一条,见陌生人来,吠吠不已。
  其实这样的景色也是极为普通,自己从小出身山野,原先乡里景色更是憇适,小溪流水潺潺,依如同童年一般清澈,洗手处有石板为埠,卵石见底,三五小鱼成群也适得自在。
  这个偏于一隅的钱湖小山岙,我重又提起,并非是与我有何关切之处,你走了很多地方,行了很多路,见过很多人,再怎么排,你要表达的肯定也非它。
  


  只是这几天我却经常会忆起这个场境,人之所以会想起一个场境,或一个人,总有它的本意在,尤其是这个根本与已无关而又相当平常的地方。所以对这个场境的回忆,心里所及的,滤过一遍,必是那几块放在溪埠边的石板吧。
  这样的石板有好几块,有的就放在溪边当蹲洗之用,有几块放在小溪之上当桥面之用,还有几块作拾级之台阶,石面平整光滑,可见是花了极多人工的,每块板上都镌了大字,一般是“某某公配某氏”之语,同时上下角还是刻了些年份及立牌人名等。我找了找,一般是光绪年间较多,算起来,也就一二百年光景。这些字表明,它们从前都有主人。
  按时间算这些故去的人,如果现在子孙俱在,目前也就在四到五代之后,岁月虽有蹉跎,却也并不遥远,然石牌主人之坟茔已然荒没青山,而石牌也已作垫足石久矣。想当年主人仙逝,儿孙必是悲怆不已,请最好之石匠,工工正正地钤上先父或先母之名字,以青山绿水为傍,年年上坟怀祖,然,三代之后,儿孙也一再老去,还有谁记得这些先祖?坟头也荒废倾圮,渐渐成无主野坟,最后坟碑拆卸,坟茔碾平,一切又如你不曾来过一般。
  这几天与母亲一起,带我孩子天天上医院打针,孩子得病,最心痛的必定是为父为母,现在更是要加上爷爷奶奶。坐在医院里说起来儿孙孝顺的事情,我说最重要的还是在父母生着的时候,身体健康,有吃有用,做人开心就好。死了就化成一抔灰,撒在哪里都一样。然后我对母亲提起小岙,感叹说:“你做奶奶的,现在孙子对你还有感情,但到了孙子的孩子,也就记得你是一个老太婆,如果你死得早,更是忘记了你,没了感情。等我及孙子死后,最后还不是一样的成了他人的脚下之石?上有十八代祖宗,以后下也有几十代儿孙,与你有缘份的,也就三代而已。”曹雪芹也说“世上都说父母好,惟有儿孙记不了。”但孝顺儿子谁见了?母亲知道我的性格,虽然话是难听了点,不过总是同意儿子的拂逆之言。
  那个场景已是四年前,后来我也经常经过钱湖北畔的小岙边,但一直未曾进入。原因并非我不想去,而是那条小路已经不复存在,这里变成了一个工地,建造一个别墅群,所有入山口都围了起来。钱湖开发以来,未曾增加点人文情趣,商业氛围却是越来越浓,能摧毁的能破坏的,都一齐来。估计那几块作垫脚石的,又变成了碎石,统统压在了别墅之下,连那些人名,都化成了粉齑。
  现在,矗立在那里的,就变成了别墅。从时间上来讲,石碑与别墅真的有区别吗?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71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新疆行

 






分类:游山玩水浏览:769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祝贺听证会圆满成功!

  
 听说,宁波的数字电视听证会马上就要胜利召开,在此我表示热烈祝贺,圆满成功。
  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可能要与我急,还“圆满成功”呢!我只能对你说,不圆满成功还能咋滴?哪次听证会不圆满成功?没成功的有嘛?你数数看,全国有一起嘛?更何况宁波了,这么一巴掌大的地方,能起什么波澜不成?
  咱们来回顾一下听证会的方案:“方案一,每户每月的有线数字电视基本收视维护费为21元,全年增加84元/户。方案二,每户每月22元,全年增加96元/户。现行收费标准定于2002年,每户每月14元。调价后每天花0.7元可看70多个台。”多客气啊,还每天花0.7元看70多个台,现在的台有几个?还不是70多个?你数数有几个在看?几个可以惨也能睹?还每天0.7元,按您这样算,我不看的几天能退款嘛?
  行,咱们不纠缠这点小事了行不?我看看方案,你能让我看看不涨价的或降价的方案嘛?没有啊,那我能说脏话吗?
  一个女孩子被劫持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33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关口

  我需要静下心来想一想了。
  这个国家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其实有可能是以后百年最重要的关节点,只是我们可能不关注、可能不了解或可能不明白。但是,我可以说几年、几十年之后,回首会惊觉我们曾躺在惊涛骇浪之上的舟楫里,关着窗户睡了一个觉,在这个觉的时间里,我们有可能舟翻船倾命丧黄泉。
  当然我更希望的是,当大家打开船窗之时,发现天空晴朗无云,一切都安然无恙,好似无曾发生过一样,只有几位醒着的乘客知道我们已经经历过恐怖的过程。尤如发生空难之时,乘务员告诉乘客们:刚才只发生了一点小颠簸。
  我一直是个悲观主义者,不过对于我们这只大舟会不会渡过此波,我怀有很大的信心,因为我相信历史潮流,中山先生告诉我们: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随之者昌,逆之者亡。百年来,一波又一波的历史潮流,把全球的百多个国家一批又一批送到了一个“让民作主”的地方,你无论有何特色,有何主义,都没有理由也没有能力可以逆潮而动,大势所趋之下,任何人、任何国家的阻拦也只不过是螳臂挡车而已。
  但是,我能看得到历史,看得到大势,我却已然没有时间再为它而等,去等到政治清明之时。人生苦短,如果说长寿的生命可以活到80以后,但是,你过了60,你的生命还有多少的精彩?而我,已然40,在而立之年,还是一事无成,如果再不好好享受后面还可以精彩的20年,岂不是虚渡光阴?
  参照台湾和俄罗斯,从此岸到彼岸,一切顺利也需20来年光阴。此外还必需二个条件,一是马上从现在开始转变,而且是强烈的转变。二是其中不会发生历史复辟。而我及家人,已经没有这些时间,再为这个国家华丽转身而去守候,更害怕突然转变的暴风骤雨会给如浮蚁的我们带来覆灭之灾。我等不起也怕等了受苦,这个国家满打满算真正享福的也就30来年,而现在又到了历史关口。如果有条件,为什么不去避免让自己再受轮回重回炼炉呢?
  在这个国家的关口,大家还都在醉歌酒舞,一派升平,谁又顾得了谁?坦泰尼克在快下沉之时,大家也不都是还在狂欢吗?
  而我也必须得仔细想想,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也是我及我家人的关口,不要等到大家都在抢救生艇的时候,才想起来塞给船员金钱,而我可悲的是,更没有金钱去塞。
  
  
  
分类:情感蔓延浏览:74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每个人不是看客,都是船客

  其实,我理本是沉默的。
  这个沉默,是73条的恐惧?或是无奈的现实?这些或许都有。
  一直来,家人对于我发表一些牢骚,都是异常的惊觉,害怕我一不小心就犯了天条。我自衬不是抛头颅洒热血的爷们,一直来也是小心从事,写点烟花三月的文章聊以自娱。
  但关键是,那些都是“别人”的事。
  无论怎么想象,也不会耽承到身边之人会入囹圄之地啊。
  1月12日的半夜,注定了是我家一辈子的梦魔。
  6-7年前我对胖胖说,你应该移民,她说移什么呢,这里生活不是挺好的吗?
  我对她在美国的教授哥哥建议,入美籍吧。她哥哥对我说,美国人也很坏,加了有意义吗?
  我的担心只是出于我自己性格,总相信“人无近忧,必有远虑”。
  但我确实没有直接的理由让胖胖移民,对于我们这些无钱无权的人来说,移了又如何呢?我们,这么普通,这个国家再怎么样,也惦记不到我们这个小家啊。
  胖胖不太相信菩萨,我对她说,我以前也不信,但现在却越来越相信了。
  你的车技很不错,可以保证在车流中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46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2012年1月12日凌晨0点30分

  2012年1月12日凌晨0点30分。
  估计是我与我家人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个梦,不过这个梦如此的真实与恐怖,对我家这些守法而胆小谨慎的公民来说,根本想象也想象不到。
  具体的事情与细节不必多说,但我只想说,让一个守法的公民免于恐惧,是一个正常的国家最基本的要求,连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爱国”?多么可笑滑稽!
  一只快要沉没的大船,把舵的人都随时预备跳船,已经把自己的老婆孩子放到了别的船上,为什么你还要以“爱国”的名义让别人去迎风飘扬呢?而且那些爱国的人,动不动会被你投入狱中,当成嫌犯。不要以为你们最聪明,不能用手投票,难道也不容许我用脚投票吗?
  这是一个可笑的国度!哈哈哈哈哈哈……
  
分类:家庭苦乐浏览:599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时尚杂志的周先生

  我看到了“周先生”——他是一本时尚杂志中的一篇文章的主角。在砖头厚的时尚杂志里(有一半多是广告),这样的主角不计其数,我必定看到过这许许多多这样的主角,也必定早就忘记了他们的成就及事迹,但可以记住的是他们肯定浪费了尺许厚且印刷精美的铜版纸,那是经常自诩为环保卫士但尽做浪费地球能源与资源的蠢事的成功人士。
  这个周先生,我也必定会忘记,虽然他在这个杂志里摆出格调高雅的大别墅,还有呆在这个大房子里颇有气质的个人特写——这是这类时尚杂志的共性,他们不断地炫耀着那一个阶层人物的生活情调以及他们的志趣特征,不过最关键的还是显摆一下他们拥有“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大别墅、成堆的美女、以及为了放那些限量版“Hermes ”“ Prada ” 而上千平米的空房,他们自觉有高人一等的气质,有高人一等的智商,有高人一等的智慧以及各方面都有高人一等的能力与机会。
  其实我的确很羡慕。面对这样的顶级享受,难道不是哪个男人的终极梦想?但问题是,我能拥有吗?想到这里,我就不得不联想到周先生的出身——京剧大师周信芳的儿子,现为美国人士——这些信息,文章的小标题已经明明白白地写在了上面。
分类:影视观感浏览:46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20年后再走上学路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451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慈城古城的秋叶

  

分类:生活琐碎浏览:46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19页/2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