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一笑——萧让的博客

最近打算把这博客收拾收拾,用来做自己的个人文集。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谢绝一切形式的改编或汇编。网络转载请保留作者姓名,平媒转载请留言或发邮件:xiaorang@gmail.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5055
  • 开博时间:2004-03-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唐代富豪窦乂的经营之道



 文/萧让
  
  有唐一代,上创中古之极盛,下开近世之先河。长安城的繁华与东市西市的兴旺早已为人熟知。中唐之后,市场经济更是发展迅速,涌现出不少头脑灵活、手段高超的大商人。他们以都市为依托,敏锐地从大都市的生活习俗与时尚消费中捕捉商机,自身发迹致富的同时也为长安城注入了巨大的活力。这些城市商人阶层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的城市经济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窦乂就是其中颇富盛名的一位。他十三岁开始经商,白手起家,不到30岁即成为一方巨富,经历极具传奇色彩。他的经营之道,千载之下,读来仍不乏启迪作用。
  
  窦乂是唐德宗时陕西扶风人。十三岁那年,舅父自安州带回十几车当地特产的丝鞋,分送给孩子们。孩子们都争先恐后去挑选合脚的鞋子,惟独窦乂挑了一车别人剩下的大号鞋,推到集市上卖掉,换得五百文钱。这是他下海经商的第一笔收入。
  
  五月初,长安城榆树果实成熟,满城飞落。风物的自然更迭,在窦乂的眼中,却看出了无限商机。伯父家的宗祠在西市之南,内有一大片空地,正好借地生财。窦乂扫得十余斗榆钱,拿出卖鞋所得的五百文钱,打

分类:历史随笔 | 评论:1 | 浏览:8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札记:从《唐六典》看唐人四季衣着

  札记:从《唐六典》看唐人四季衣着
  
  文:萧让
  
  《唐六典》卷三记载:
  凡遣使覆囚,则给以时服一具,随四时而与之。若诸使经二季不还,则给以时服一副,每岁再给而止。
  (原注:诸人出使覆囚者,并典各给时服一具,春、夏遣者给春衣,秋、冬去者给冬衣。其出使外蕃及傔人并随身杂使、杂色人有职掌者,量经一府已上,亦准此。其杂色人边州差者,不在给限。其寻常出使过二季不还者,当虑斟量,并典各给时服一副。去本任五百里内充使者,不在给限。)
  
  凡时服称一具者,全给之;一副者,减给之。
  (原注:一具者,春、秋给袍一、绢汗衫一、头巾一,白练袴一、绢裈一、靴一量并毡;夏则以衫代袍,以单袴代夹袴,余依春、秋;冬则袍加绵一十两,袄子八两,袴六两。一副者,除袄子、汗衫、裈、头巾、靴,余同上。)
  
  
  释读:
  
  “凡遣使覆囚,则给以时服一具,随四时而与之。”唐制,中央政府将不定期地派遣要员巡视州县,观
分类:历史随笔 | 评论:6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崖山之后无中华”小考

  “崖山之后无中华”这句话,估计常泡网络历史文化论坛的人都知道,指宋元鼎革为中国历史的一大剧变,崖山海战后陆秀夫背负着幼帝投海自尽,后宫及群臣大多随之殉国,七日之后,浮出海面的尸体有十余万,华夏文明自此而绝。
    
    宋的灭亡,标志着中国第一次全面亡国。一个国家的主体民族被奴役,征服者还是以杀戮和抢劫为乐事的落后民族,正常的发展进程被打断,给中华文明带来的伤害是不言而喻的。可是要说崖山之后无中华,那么之后的明朝算什么呢?经过几次三番的文化运动后的我们这些当代人又算什么呢?如果当代中国人已经不能算是中华文明的载体,我们又该向何处去寻根?难道还真的需要跑到日本去追寻汉唐遗风不成?
    
    这些问题深究不得,于是又纷纷传说这话是日本人说的,更有人言之凿凿地指认说这话的是内藤湖南,谁叫他提出了唐宋变革论呢?于是看来看去,就他最像了!
    
    这让我深感诧异,读过内藤著作的人都知道我在说什么。内藤提出宋代近世论,是指中国社会从宋代开始到晚清基本结构不变,他对元清等异族征服王朝的评价并不低。在他
分类:历史随笔 | 评论:4 | 浏览:10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魔戒同人翻译:画像(八)

  第八章 萝丝夫人的智慧
  
  山姆回到袋底洞,把比尔博的礼物放在书房书桌上,就一直放在那里,很长时间都没有打开过。
  山姆再次走进书房,是在十一月一个清爽的早晨,和煦的秋阳照耀着光秃秃的树木,空气中充满了林木的味道。明亮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在古老的书桌上反映出微光,书桌的主人一度是比尔博,然后是弗罗多,现在是山姆。桌上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个陈旧的皮质书包。
  书房里有股沉闷难闻的气息,山姆靠着书桌,推开了圆窗子。清新的秋日的微风吹拂进来,带来鸟儿的鸣叫,驱散了空气中的陈腐味道。
  山姆坐在木椅上四面打量,手指轻敲着桌面。他感觉颇不自在,还有一点儿负罪感,仿佛他坐在一个无权占据的位置上。紧张之下他吹起了口哨,一些乡间的民谣,欢快的曲调落在沉默的房间里,显得更为乏味。山姆很快闭上了嘴。
  深吸一口气,山姆凝视着书包。他靠前坐了下,腹部快抵着书桌,拆开了书包的皮带子。里面有各种尺寸的文件,有折叠的大羊皮纸,纤细的薄纸,也有只记了几个单词的小纸片。山姆慢吞吞地翻阅着,看到很多详细的地图,精心描绘的服装和盔
分类:中州世界 | 评论:0 | 浏览: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魔戒同人翻译:画像(七)

  第七章 比尔博的礼物
  
  队伍已经走了七天,还有一天就可以到达灰港,可九月的黄昏来得很早,他们决定停下来过夜。
  吃过晚饭,山姆和弗罗多坐在火堆边,听着其他人聊天。山姆感到弗罗多倚着他的身子越来越沉重,头倒在山姆的肩上,山姆意识到他已经睡着了。山姆并不惊讶。他已经注意到弗罗多经过每天的跋涉有多疲惫,尽管他们前进的速度并不快。在这样的情况下,山姆觉得主人本来应该睡在袋底洞他自己温暖的床上,而不是这么幕天席地在野外露宿。我们究竟为什么要出来?他有时自问,难道流浪的日子我们还没过够吗?
  山姆帮弗罗多躺倒在地盖上毯子,他感到弗罗多在微微颤抖。
  “你冷吗,弗罗多先生?”
  “过一会儿就暖和起来了,山姆,”弗罗多睡眼惺忪地说。
  “你的肩膀还疼吗?”他注意到弗罗多特别留意他的左侧,今天小马颠簸的时候,让他瑟缩了一两次。
  “有一点儿。还好。”
  山姆揉着弗罗多的左肩和手臂,他不太相信弗罗多所说的肩头的疼痛只是“一点儿”。
  “谢谢你,山姆。”弗罗多喃
分类:中州世界 | 评论:0 | 浏览: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魔戒同人翻译:画像(六)

  第六章 风暴来临
  
  那个三月初天气好得像春天一样。每天都阳光明媚,番红花和雪花莲开始从地里抽出新绿的芽儿。相信冬季终于过去的树木绽满蓓蕾。鸟儿在日渐成熟的枝条间鸣唱,入夜后很久还能听到门外孩子们的声音。
  温暖的天气让萝丝*詹吉坐不住了。她已经怀孕九个月,春倦症严重。在一个晴朗的黎明,萝丝突然动念去看望她的家人。
  山姆不太高兴,“你现在随时都可能生孩子,可还想一路奔波去临水路?我可不认为这主意好,亲爱的萝丝。”
  “胡说,”萝丝兴高采烈地说,“还有好几周才生呢,我感觉得到。外面那么美,我却关在这个小笼子里,你大概希望我死掉。只有10里路左右……会出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山姆思索了片刻,“问题在于每年这个时候你永远不知道天气会怎么变。可能会突然有场暴风雪,你就困在外面了。而且你可能会生孩子,就算你觉得还有几周时间怎么的,我得花几天工夫才能赶到,把你们一起接回来。这就是问题。”
  萝丝看着窗外,明媚的春日照耀着夏尔的绿野。“山姆,可能吗……会有暴风雪?怎么会,现在简直已经是
分类:中州世界 | 评论:0 | 浏览:7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魔戒同人翻译:画像(五)

  第五章 在瑞文代尔
  
  他们在瑞文代尔呆了两周,尽管山姆急着回夏尔,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整齐地放在床脚,可是要离开这个最后像家一样的地方还是让他一阵感伤。山姆四面打量他精致可爱的房间,很早以前他就已经不再以精灵为伴而兴奋自得了,不过,还是很好奇夏尔是否有人会相信哈姆*法斯特的儿子,山姆*卫斯,曾经在瑞文代尔古老的精灵城堡有一间属于他自己的房间。
  弗罗多的房间在他旁边,他们刚到瑞文代尔的时候,山姆每天晚上睡觉都开着门,这样主人叫喊或者找他的时候可以听得到。弗罗多在米那斯提力斯的时候经常睡眠不好,山姆已经习惯夜里起来坐在他身边陪着他。不过瑞文代尔精灵的法力仍然强大,甚至能比国王之手更能治疗弗罗多,弗罗多在瑞文代尔的每个夜晚都睡得很安宁,这让山姆很是安慰。
  弗罗多不在她的房间里,山姆知道最后一夜他一定陪着比尔博,山姆走过灯光璀璨的大厅,高大的拱形走廊让他感觉渺小而不安,他从未走到大厅的中心,那里太宽敞让他担心迷途。相反,他靠着墙走,手扶着满是浮雕的墙面,走下陡峭的楼梯,似乎这样有所依靠会让他安心。
  他敲了敲门,里
分类:中州世界 | 评论:0 | 浏览:8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3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