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汀独立

美在哪里?她就隐藏在心灵的深处!勾描灵空的心境,尽情欣赏动人的舞姿,深深陶醉曼妙的音符,把潺潺的思绪凝聚在笔端,流动出一条别样的涓涓小溪,为蔚蓝天空抹上一笔淡淡的幽寂的云彩。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00622
  • 开博时间:2009-08-22
  • 博客排名:第9675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唱一曲归真(刘成章)

    一声长吼回荡在天际。

 

      久久回荡。

 

      你来不及细听也无须听清那长吼源自哪里,其中含着些什么字词,又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是被一种陌生一种新鲜一种苍苍凉凉紧紧地攫住了,并且隐约感到在它的下边,似有沟壑纵横,华山高耸,黄水流,渭水洛水也在流。

 

      忽然大幕拉开。皱折横亘的黄土高原。高原布景的前面,是一些农家常用的木制条凳。而一帮对襟短打的农民从幕后走出来,手持各种自制乐器,或者拿了大老碗旱烟袋或线拐子,各自入座。

 

      那是一双双常摸铣把车辕和粗麻绳的手。

 

   &

分类:幽茗深品 | 评论:1 | 浏览:1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挂鱼者(涂玉国)

 

   双手紧握竹竿

   双臂用力向后,再使劲向前

   身体随之仰俯

   一道漂亮的弧线滑过半空

   没入无边的江水中 

 

   无边的江水中

   有自由自在的鱼

   有黄沙有卵石有水草

   有残阳有鸟鸣  有一生的回忆

 

   一枚孤独的钩

   漫无目的地在水岸间

   恣意挥洒时间和想象

 &nb

分类:现代诗境 | 评论:0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思望江楼(崔明秋)

 

      历史是那么的遥远,远得几乎无力去陈述。历史又仿佛就在眼前,与一块块青砖对视,黑色的瓦片间一棵小草缓缓地伸出手掌,举着生命的意象。风从双肩掠过,在我的耳畔低语着季节的万般柔情。多少年的冬去春来,多少年的隐忍与执着,多少年的寂寞与守望,历史在这里折断了嗓音,它仿佛就是巨大的磨盘研磨着灰色的时光。刻在墙上的文字在夕阳的余晖中目送着一个又一个日子悲壮地离去。那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中隐藏了多少无常世事,吞咽了多少惆怅与苦涩。

 

      青山如黛,碧草如丝,江水在时间的磨砺中依旧保持着最初的纯真,向它该去的地方流去,不舍昼夜。任何的兴衰荣辱、时代变迁都似乎与它无关。愁肠百结的是这门窗紧闭、缄默不语的望江楼。爱情早已苍老无语,它在岸边站成一座城市的标记,在浩渺烟波中站成一个永不透露的承诺。它不需要被赞美,朴素得如苍穹永恒的淡蓝,或是古老长城那永远的深灰。它目睹了太多的悲欢离合,望着时光如落木萧萧而下,多少种命

分类:唐风宋韵 | 评论:0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瞧的天眼(蒋子丹)

 

      在刘舰平的人生辞典里,“眼睛”这个词肯定是使用率最高的关键词。他的遭际决定了这一点。

 

      大约十多年前,刘舰平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刘半瞧”。那时候,他的眼疾经历前期渐进的病程之后,似乎突然间恶化了,从可以磕磕绊绊独自外出,落到了要让妻子引路才能保证行路安全的地步。但那时这个悲惨的变化被有意无意地遮掩着,除了几个比较熟悉的老朋友之外,他并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知晓真情。于是在我看来,这个听上去还蛮潇洒的自号,其中包含的,多是伤感和无奈。

 

      因为多才多艺,因为容貌出众,也因为诗歌小说并举且不俗,刘舰平在当年声名赫赫的文学湘军中,曾经是受人瞩目的一员。当他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出入于各种热闹场合的时候,那种志得意满的谈笑,不知要引得多少文学同志“羡慕嫉妒恨”呢。又有谁能料到造化弄人,这样一个出色的人儿

分类:唐风宋韵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汤面(刘庆邦)

原煤从井下提到装煤楼上,需要先过一遍用钢丝网做成的震动筛。一踏上震动筛,碎煤和块煤相混的原煤仿佛兴奋不已,呈现的是跳跃的状态。震动之后,碎煤漏下去了,筛子上留下的都是块煤。这是选煤的第一道工序,叫筛选。选煤的第二道工序是手选。人手长在人身上,手选当然需要人工。进行手选的都是一些女工,临时工,她们分站在不停运行的皮带运输机两侧,负责把混杂在煤块里的个别矸石拣出来。矸石黑头黑脸,表面像煤,实质不是煤,是石头。一块矸石坏一车煤,只有把矸石拣出来,才能保证煤质的纯净。

 

  向秀玉就是一位在装煤楼拣矸石的女工。她头上包着方巾,嘴上戴着天蓝色的口罩,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向秀玉的目光是锐利的,对矸石零容忍,伪装再好的矸石都别想逃过她的目光。对拣矸石这个活儿,她早就有了心得。煤是亮的,晶面闪耀着熠熠的微光。矸石是乌涂的黑灰色,暗淡无光。块状的物质从面前的皮带上流过,她目光一扫,就把隐藏在煤块中的矸石捕捉到了。煤是轻的,矸石是重的,哪怕向秀玉闭上眼睛,只用手稍一衡量,就可以分清哪是煤,哪是矸石。有了心得还不够,向秀玉还做到了全神贯注

分类:带霜微凝 | 评论:1 | 浏览:1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次拥抱(黄咏梅)

      17岁离开家乡读大学,就注定成为这个车站的常客。20多年来,我对家乡的回忆,出现最多的便是这个车站。因为,它是我归来时第一眼看到父母的地方,也是我离开时最后一眼看到父母的地方。也因为,这个车站是家乡唯一通向远方的出发地——这些年,我一直在远方。我习惯了在这个小车站里找父母。父母也习惯了迎接那个一脚跨下车门,拖着旅行箱的女儿。尽管,岁月让这三个人一点点地变老,可是,这些习惯却没有变老,相反,一次比一次让人感到心跳。

 

     父亲曾经跟我说过这个车站,不过,跟我没有关系。那时候,我还不懂得什么是别离,什么是团聚,那时候,“你还必须闻着母亲的一件旧毛衣才肯睡觉”。我父亲这么说着,脸上露出怜爱的笑容,仿佛相比起现在,他跟那个时候的我更近。父亲说就是在这个车站第一次见到了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在我父亲还不满一周岁的时候,就跟随乡里人辗

分类:酒美梅酸 | 评论:0 | 浏览:5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开元盛世与安史之乱》(作者:胡海亮)

  

唐玄宗是唐代在位最久的皇帝。他统治前期,励精图治,铲革讹弊,除旧布新,使唐朝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兴盛局面,国力达到了鼎盛阶段,史称开元盛世。后期追求享受,纵情声色,骄惰怠政,纲纪废毁,封建统治渐趋腐朽,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终致安史之乱,唐朝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恢复元气。开元盛世与安史之乱的鲜明反差,给求索于治道的人以深刻反思,为后来执政者不断提供可资借鉴的历史启迪。

 

治平惟难,致乱遽易

 

开元盛世的开创,达到了唐朝发展的顶峰,创造了中华历史光辉灿烂的一页。然而,熟悉这段历史的人知道,盛世的开创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不是一蹴而就的,整整花费了上百年的时间,从武德元年(618年)到开元二十九年(741年)走过了一百二十多年的路程。唐朝建立后,唐高祖李渊总结隋亡经验,拨乱反正,恢复发展租庸调法、三省六部制、州县制、科举制、府兵制等各种制度,稳定社会秩序,为唐朝

分类:心印语痕 | 评论:0 | 浏览: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拒绝美容的佛像(严 阵)

当初从网上看到北京颐和园佛香阁琉璃佛像部分佛头遭破坏的消息时,一度为之一惊。后来从颐和园管理处官方微博上得知,佛头并非毁于近期, 而是1900年被八国联军破坏,经修复后,新添佛头与原琉璃佛龛冷热膨胀不均而脱落。应该说,看到人们添加到佛身上的那些东西自然脱落,使佛像得以恢复“原貌”,我不由为之一喜。但当我接着得知这些遭到大面积破坏的佛像,还要重新定制修补时,又不免为之一忧。

 

  记得上世纪50年代,第一次到颐和园,园中景物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佛香阁后墙上的那些小佛了,那些被八国联军斩去了头颅,砍碎了身子,铲去了面部的小佛,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感情冲击。当时我含着泪站在满墙残缺的小佛面前,久久不能离去。因为我觉得他们有生命,还在呼吸,还在流泪,还在倾诉。因为我觉得这些残缺的佛像永远在提醒我们一些什么,永远在警示我们一些什么,永远在教诲我们一些什么,永远在期待我们一些什么。我当时想,这座园林遭到劫掠,但同时,历史也留给我们一笔由伤痛而生的无法代替的精神财富,留下了一处悲哀的名胜,留下了一处属于中华民族的“哭墙”

分类:远水孤云 | 评论:0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2页/3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