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秋语

邮箱:lingtingqiufeng@163.com,有事请联系。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837532
  • 开博时间:2005-09-30
  • 博客排名:第187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6666yhh

2017-08-10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半月流水

  半月流水
  八月三十一日开学至今,已逾半月。总想记点什么,却又觉得生活过于平凡琐碎,没有记录的价值,但生活的本质何尝不就是琐碎和平凡。盘点一下,这半月还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
  女儿
  女儿复读后,还有人不断地问我女儿的情况,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也许是只言半语的关心,你们的关心让我感到了温暖。儿子和女儿当初入学的时候,我故意让儿子迟入学了一年,免得他们以后的升学撞车——一个中考,一个高考。但人算不如天算,由于女儿高考成绩不佳需要复读,还是撞在一起了。既然老天考验我们,那就迎接挑战吧。第一次考试,女儿考了个班上十八名,她自己很高兴,我有点失落——你是复读啊,大姐!你比别人多读了一年啊。嗯,任重道远啊。
  儿子
  反是儿子进入九年级后,学习的自觉性多了一些,第一次考试名次略有上升。看来我平时对他的关注和鼓励还少了一些,小伙子其实还是有潜力的。儿子的问题依然还是阅读理解能力跟不上来——虽然我为了培养他的阅读兴趣,很早就买了许多书,可他就是不喜欢看书,宁愿待在墙角看蚂蚁,低头抠手指甲,也不愿看书。而我呢,居然也就算了,不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9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巨流河》中那些与教育有关的事

   《巨流河》中那些与教育有关的事
  
  齐邦媛先生的自传《巨流河》让我重新找到了那种一口气读完一本书的酣畅淋漓的幸福感觉——心态的浮躁使我已久无这种经验了,感谢齐先生。
  这本书到底为什么如此吸引我呢?仔细想来,书中打动我的内容颇多。书中以齐先生为代表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那种以国家和民族的独立富强为己任的家国情怀,以及为之作种种努力,虽九死而犹未悔的精神,让人动容。齐先生那一代人,与近代中国一起经历的跌宕起伏的宏阔景象,让人惊叹。而书中所展示的迥然不同于以往我辈所熟知的抗战、内战的历史场景,更让人惊讶。还有青葱岁月里的齐邦媛与张大飞和俞君的似是而非的感情,也让人浩叹。而齐邦媛的父亲齐世英先生起于白山黑水之间,而后远赴孤岛,终至埋骨他乡的遭遇,同样令人唏嘘不已。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作为一个与教育(如果说中国还有教育的话)沾点儿边的人,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书中与教育有关的内容,尤其是当我将书中种种与当下的种种相对比时,不由感慨更深。
  梳理书中与教育有关的内容,至少有以下几点值得我们注意。
  一是
分类:我读 | 评论:0 | 浏览:1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国教育的花开花落

  民国教育的花开花落
  
   ——2012年1月在哈尔滨讲
  
  
  
  傅国涌
  
  
  
  
  
  
  
  教育是什么?在今天一般中国人眼中,其实“教育”只被理解成一个字:只有“教”,没有“育”。“育”是什么?我们可以联想到孕育、哺育、养育……,都跟生命有关。如果我们把这个“育”当成“教育”的重心,就可以想到“教育”从来都不是一个结果,“教育”是一个过程,是一个生命展开的过程,就像一棵树,从一粒种子到参天大树,这是一个过程,而不仅仅是结果。如果你只看到结果,那不是教育。所以,当我们理解“教育”这个词的时候,只把重心放在前面那个字,那就是注重结果的教育;而事实上,教育是一个开放的过程,它永远都不会有结果,它永远面朝未来,不会结束。
  
  刚才,张文质先生说到一句话,让我很感动。他说,生命化教育课题追求的不是成功。太美好了,在这个时代,要是有一个人能够立定
分类:我转 | 评论:1 | 浏览:1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复读

   复读
  7月5日,送女儿去县一中报名复读,女儿高考这件事总算尘埃落定。
  回想起6月25号那天,在网上查到女儿的高考分数,我的心情在一天里经历了由喜到悲的巨大落差。513分,按照以往的历史和前段时间网上的估分,女儿上二本线是没有问题的。我本来就对她要求不高,上个二本学校就行啊!孰料,中午过后,风云突变,有消息传来说,今年的湖北文科一本线估计为561分,超过理科的一本线551分,这在湖北的高考历史上为首次。我一听,慌了神,赶紧再次打听,最后,文科二本分数线定格在515分,女儿差两分,用一个同事的话说,差一个选择题。我极度沮丧,同校的十几个今年参加高考的教师子女,只有我女儿和另一个老师的女儿没上二本线。
  女儿当初中考的时候,成绩在一万多名考生中排名全县1100来名,虽没有达到当年县一中的录取分数线,但按照我的想法,如果女儿三年间成绩变化不大的话,上一个二本学校应该没问题。问题是,一年后,文理科分班,女儿死活要读文科。虽然我早知道,文科的竞争比理科的竞争为激烈,而且,一般的县中是不怎么重视文科的,因而在师资力量的配备上与理科相比大打折扣,但我
分类:我养 | 评论:2 | 浏览:10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印象

  父亲打来电话说,老家在修祖堂屋(其功用类似于祠堂),按每家的男丁人数集资,如有混得好的成功人士赞助,热烈欢迎云云。听电话那头,父亲的语气很急切,看来对此事很是上心,老年人嘛,可以理解。电话这头的我,漫不经心地听着、应着,父亲急了,问,你在听吗?想来电话那头的他对我的反应有点失望。这不怪我,因为说实话,我对老家一直印象不佳。
  老家坐落在几座树少石头多的小山脚下,生态环境恶劣。屋后是一片贫瘠的黄土地,乡亲们辛苦一季,出产很少;门前有几口小池塘,下大雨时便积得一池黄汤,连晴几日却又干涸见底。
  我小时深以几件事为苦。
  一件事是放牛。在农村,大人们要干一些重活,像放牛这样的所谓轻活便落在了我们小孩子的身上。最省事的放牛方式便是将牛带到屋后的山上去,到得山上,将牛随便一抛,然后几个孩子凑在一起打扑克。这种放牛方式虽简省,但这几座山实在是没有几根草,何况几个村子的孩子都喜欢把牛带到这儿来,所以山上的草连草根都几乎被牛啃光了。我有时看牛吭哧吭哧地在那儿啃草根,草根没啃到几根,牛鼻子上和牛嘴里渗出来的血混着白沫儿倒把山石涂满了,心里不免难过——牛辛苦耕
分类:我歌 | 评论:4 | 浏览:10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写月报 新教育》2012年第七期

  


  【看板】 熊辉
  
  
  
  【封面】 童年的故事
  
  
  
  地球上的各种生物中,人类的童年最长。已知的人类发展史中,儿童的形象却很模糊。他们一直被当做成人的附庸,或者小版的成人来看待。直到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发现儿童,提出“把孩子看做孩子”。此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研究儿童,重视童年在人的成长中的作用。
  
   19世纪初,德国教育家福禄贝尔创立了世界上第一所幼儿园。
  
   20世纪,意大利教育家蒙台梭利提出童年是一个人的“精神胚胎期”,并根据她发现的“童年的秘密”创立了蒙台梭利教育;德国教育家鲁道夫·
分类:我转 | 评论:2 | 浏览:10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结局或开始(转)

  结局或开始
  作者:北岛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过整个国土
  
  悲哀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温暖从明亮的树梢吹散
  逗留在贫困的烟头上
  一只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乌云
  
  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再歌唱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象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间这面晦暗的镜子
  也永远背对着你
分类:我传 | 评论:1 | 浏览:10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第一线全国教师高级研修班黄埔6期开始报名

  雨露并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向大地飘落
  
  江河并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向大海奔流
  
  地球并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绕太阳循行
  
  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参加——
  
  第一线全国教师高级研修班
  
  中国卓越教师的黄埔军校
  
  【黄埔6期】
  
  2012.07/成都/狮子山



  
  
  
  
  
  主办:第一线教育研究中心 《读
分类:我转 | 评论:1 | 浏览:10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因为慈悲,所以艰难

   因为慈悲,所以艰难
——期中总结之一种
  期中考试结束,班级成绩并未如我期望的那样,有大的起色。平心而论,为了提高班级考试成绩,作为班主任,我并非毫无作为,然而,种种努力过后,收效甚微。
  迷惑之余,就教于同事,同事笑曰:恕我直言,你对学生过于仁慈了,学生就服狠,现在的学生,一言以蔽之,贱!他们当不起你的尊重和宽容。班上一名学生干部也给我提意见:老师,你不要对班上的同学太好了,对他们,你应该狠一点!你不见某老师吗?就因为对同学们狠,所以某老师带的那一科成绩就好。
  他们说的似乎确然是事实,而楼道里经常传来的教师的吼声及竹板击打皮肉的声音,也似乎时刻在印证着他们的说法。这时,我有一种深深的耻辱感,我疑心自己不是身在二十一世纪的校园,而是活在中世纪的欧洲宗教裁判所。
  我绝对不同意他们的看法与做法。
  对学生好一点,尊重他们,相信他们,多给他们一点自由,难道反而错了么?而我一向秉承民主治班、宽厚待生的教育原则,一段时期以来,效果也似乎还过得去。
  但如今这一切怎么倒反而不灵了呢?
分类:我执 | 评论:6 | 浏览:1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序(转)

  自序
  
  
  
  
  序如谏。
  
  这个意思,是我在沙发上歪了半夜,临时想出来的。我当然知道,自序的本意是自叙,主要是介绍写作的意图、过程和主旨等,写得好还会有难得的文学价值和史料价值;但我又知道,笼罩这一切的,无非一个“谏”字——你得劝读者买你的书。如若不然,整本书就是自说自话,有点像杜丽娘在后花园里唱“似这般姹紫嫣红开遍,尽付与断井残垣”,而读者正如柳梦梅,没有红娘牵线,早径自赶考去了。
  
  因此,我得赶紧说明:这是一本关于孩子的书。
  
  我们碰巧都做过孩子。人生百年,白驹过隙,回首前尘往事,不久前那朝气蓬勃又稀里糊涂的少男少女,仿佛不是自己,但不是自己又会是谁呢?如果能跨时空与那傻小子或毛丫头沟通,一定是奇趣无穷,可惜你做不到。如今,我们或为人父,或为人母,又最爱孩子——这一点我很有把握——如果我们着意于跟孩子同行,在某种意义上,不就是打破时空跟从前的“自己”沟通么?此两点,正是我写作此书的信心所系。
分类:我传 | 评论:2 | 浏览:8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年,偷偷喜欢过的女孩子

      那些年,偷偷喜欢过的女孩子
      ——和楚笛《单相思几场》博文一篇
      楚笛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f142001011hw3.html  
  话说正是草长莺飞,杂花生树时节。近段时间,班级的小女生接连收到外班男生表示好感的小纸条。完全装作没看见,显然也不合适。于是利用下午的一节课,单独把班上的女生留下来聊了几句。其间为她们朗读了一篇我的朋友楚笛的博文——《单相思几场》。如我所想,她们听后都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不过,希望在这哈哈大笑声中,“强虏灰飞烟灭”,显然也很难。
  闲言碎语不讲,我要说的是,读着楚笛的博文,我也顺便想起了一些往事——
     
  坐在我前面的小女孩
      
  我从小就是一个好孩子,尤其是上小学时。因为我不迟到,不早退,上课认真听讲,不开小差,更重要的是,我成绩好。——这也就注定了我长大后会成为一个平庸的人,在中国,做学生时太乖的孩子,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但做
分类:我传 | 评论:8 | 浏览:1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意外解决的盗刷案

  意外解决的盗刷案
  早晨,如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后,我放下电脑包,脱下手套。然后,往办公桌上顺便扫了一眼,发现桌上躺着一张从练习簿上撕下来的纸,我拿起来一看,是一张“悔过书”,大意是:老师,叶向的饭卡上的钱是我一时糊涂盗刷的,我因种种不方便说的原因,捡到叶向的饭卡后,将其余额刷完,然后又丢弃在叶向的座位附近。我已经向叶向承认了此事并向其道歉,我错了,请你原谅我。下次上学时,我将如数归还盗刷的卡上金额。落款是蒋哲。
  我有点意外,一件被盗案如此轻松地被解决了。
  按照我以往的经验,在学校里发生的盗窃案一般是很难破获的,除非是抓了现行。所以,对班上发生失窃事件后,我往往采取消极应对状态,只是一味提醒被盗的学生加强防备而已。有些班主任在失窃事件后,在班上安插“内线”, 培养“告密者”,并“严刑峻法”,大搞白色恐怖,弄得班上一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效果也往往有限——被盗事件照样发生。当然也有班主任一味迷信说教的力量,苦口婆心,说教不止,效果也不佳。(其中的原因我是百思不得其解,欢迎有志之士来破解)。
  这一次,问题的解决何以如此顺利
分类:我传 | 评论:6 | 浏览:1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儿子十四岁生日

  儿子十四岁生日
  儿子和女儿的生日只相隔三天,儿子的生日是农历二月初九,女儿的生日是农历二月初六。以往,他们过生日时,都是攒在一块儿过的,而且以女儿的年龄大些为理由,总把过生日的日子定为女儿生日的那天——虽然过生日也不过是在那天他们的妈妈比平日多做几个好菜,另加每人一个鸡蛋而已。儿子心里纵有一百个不愿意,但也无可奈何,谁让他小些呢。
  今年儿子生日恰逢学校放假,再加上他过了这个生日就十四岁了,意义有些不同。于是我就筹划,是不是单独给儿子过一个生日,以示隆重,饭就不在家里吃了,上外面馆子去吃。我把想法和他妈妈说了,他妈妈无例外地表示反对,觉得浪费,没必要。我还是坚持,于是征求儿子的意见,儿子知道他妈妈的意思,很懂事地说,随便吧,在家里吃和在外面吃都行。这个随便里面便大有文章,我知道,儿子是希望在外面吃的。于是我拿出一家之主的气概来,大手一挥,说,去外面!
  来到离家不远的小尾羊火锅连锁店,我们拣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服务员拿来菜单,我把首席点菜权交给了儿子,儿子看了看菜单,马上点了烤羊肉串和烤寸金软骨,然后递给我。我点了羊肉卷、猪血、冻豆腐
分类:我养 | 评论:9 | 浏览:1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圳再访蔡师

  深圳再访蔡师
  在深圳买了房子的弟弟邀请我们一家四口去他那边过春节,因为考虑到父母也在那边,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过年,热闹。于是腊月二十六下午买票登车,腊月二十七上午,我们就已经站在了那个当年邓爷爷一个圈划出来的南国城市的土地上了。
  到得弟弟家,吃罢早餐。我便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试着拨打也在深圳的蔡兴蓉老师留给我的他的手机号码——自从暑期在无锡听过蔡师的讲座后,在他做家教的深圳再会一会他,是我到深圳过年的另一个隐秘原因,呵呵。在此之前的网上交谈中,蔡师多次邀请我到深圳看一看——看一下一个脱离了体制后的家教老师的真实生存状况。
  电话通了!那边传来蔡师爽朗的笑声,当我小心翼翼的说,我想过去看看他,不知是否方便时,他爽快地说,随时欢迎。既然这样,那就去吧,即刻上路!
  汽车飞驶在又阔又平的大道上——特区的路况就是好,一路上,蔡师在电话里指挥着行车路线,四十分钟后,我看到蔡师正站在他所租住的四楼房子的阳台上,微笑着向楼底下的我招手呢。
  蔡师租住的房子就在一所中学的围墙外,这是一套三居室的旧房子,进门便是一个兼作饭厅和客
分类:我执 | 评论:1 | 浏览:1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学这几天

  开学这几天
  以往开学前几天,心里都会有一种悸动,热切地盼望而又害怕开学。今年却没有这种感觉,不喜亦不忧,是年纪大了吗?
  天气冷而湿,到得学校,凡见到的老师,感觉都有点瘟头瘟脑。办公室里,满耳都是抱怨声,寒假所见所闻,让大多的老师都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付出与收入的严重失衡让许多老师怀疑起了自己所在的职业的价值。身处这样的环境,心情不能不受影响,我心里也是一片灰暗。以这样的状态进入新学期,危险——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任。
  有朋友告我,看来要找几本教育杂志看看,重新找到上学的感觉。我深以为然,操起刚收到的《读写月报》看起来,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又有朋友专门挑出我前面博客里的文字来提醒我:“与其抱怨,不如读书。与其观望,不如读书。与其心情灰暗,不如读书。”我体会到她的良苦用心,心里暗叫一声惭愧。
  好在看到学生们一个个年轻的面容,心里终于又激起了一圈一圈的微澜。只要有学生,只要能和学生在一起,就足够了,说到底,教师的价值还是靠学生而体现。身边的同事也一样,抱怨的同时,脚步加快了,电脑打开了,
分类:我传 | 评论:2 | 浏览:1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4页/4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