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秋语

邮箱:lingtingqiufeng@163.com,有事请联系。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837357
  • 开博时间:2005-09-30
  • 博客排名:第1871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6666yhh

2017-08-10

画蛇者说

2017-06-13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威尼斯商人》(2)

  

按:利用两节课的时间,与学生共读了已经批注的部分。但大多数学生假期可能还是把它当成一个硬性的任务来完成,并没有从心里接受它,因而没有多少感觉。而且还有少部分学生没有购书。可见前期发动工作做得还是不充分,因而带来了后来的被动。朱生豪的译本是不错的,但因为年代久远,一些语言习惯和现在已有许多不同,再加上学生对西方历史文化背景知识的匮乏,也是造成理解困难和阅读兴趣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据说梁实秋也翻译过莎翁的戏剧全集,待后再找来看看。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任务,对其困难要有充分的估计。慢慢来吧。

第三场 威尼斯。广场
巴萨尼奥及夏洛克上。
夏洛克:三千块钱,嗯?
巴萨尼奥:是的,大叔,三个月为期。
夏洛克:三个月为期,嗯?
巴萨尼奥:我已经对你说过了,这一笔钱可以由安东尼奥签立借据。
夏洛克:安东尼奥签立借据,嗯?
巴萨尼奥:你愿意帮助我吗?你愿意应承我吗?可不可以让我知道你的答复?
夏洛克:三千块钱,借三个月,安东尼奥签立借据。
巴萨尼奥:你的答复呢?
夏洛克

分类:我传 | 评论:0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开学了

  

又开学了

开学了,我还能提起兴趣写几句,证明我还没有完全的陷入职业倦怠。但是,以往的开学第一日,我总会想着弄点新花样,但现在不弄了,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这又证明我确实有点倦怠了,就我的职业生命而言,已经在开始慢慢死亡,当然也可以说是成熟了。

收费,发书,训话,一切按部就班。

加了两个新学生,一个转校来的,一个本校留级的。

大部分家长匆匆把孩子送到学校后,和我打个招呼就走了,也有几个留下来和我聊几句。还有个别家长搞点小动作,我很配合地装糊涂。

一个暑假没见,学生们有的变白了,有的长高了,有的吃胖了,他们很兴奋,教室里一时喧嚷异常。喊了一嗓子后

分类:我传 | 评论:4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威尼斯商人(1)(附简评)

  

威尼斯商人(1)

内容预览:

威尼斯公爵
摩洛哥亲王、阿拉贡亲王:鲍西娅的求婚者
安东尼奥:威尼斯商人
巴萨尼奥:安东尼奥的朋友
葛莱西安诺、萨莱尼奥、萨拉里诺:安东尼奥和巴萨尼奥的朋友
罗兰佐:杰西卡的恋人
夏洛克:犹太富翁
杜伯尔:犹太人,夏洛克的朋友
朗斯洛特·高波:小丑,夏洛克的仆人
老高波:朗斯洛特的父亲
里奥那多:巴萨尼奥的仆人
鲍尔萨泽:斯丹法诺 鲍西娅的仆人
鲍西娅:富家嗣女
尼莉莎:鲍西娅的侍女
杰西卡:夏洛克的女儿
威尼斯众士绅、法庭官吏、狱史、鲍西娅家中的仆人及其他侍从

地点
一部分在威尼斯;一部分在大陆上的贝尔蒙特,鲍西娅邸宅所在地
第一幕
第一场:威尼斯。街道
安东尼奥、萨拉里诺及萨莱尼奥上。
安东尼奥:真的

分类:我读 | 评论:4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村的那些光棍汉们

  

我们村的那些光棍汉们

去年年底回老家祭祖,在堂兄家吃饭。正吃间,一个身体佝偻,头发花白的老人进来了,堂兄忙站起身打招呼:许松伯,你来了,坐坐,抽根烟!我定睛一看,果然是许松伯,不过已经跟我印象中的许松伯大不一样了,都老成这样了!许松伯是我们村的一个老光棍汉,算起来,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不老才奇怪。

话说我们村算是一个人口比较多的大村,也是有名的光棍村——村里的光棍汉比较多。母亲小时候因我调皮不听话经常用来吓唬我的一句话其中一句便跟光棍汉有关——你再这样,长大了讨不到老婆,就和某某某一样,这某某某一定就是我们村的光棍汉中的一位。

如果因此认为我们村的这些光棍汉非懒即傻或长得歪瓜裂枣你就错了,比如上面说到的许松伯。

我最早的印象中的许松伯就为人老实,而

分类:我诮 | 评论:4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班的“大家唱”

  

学校德育线每个学期都会举行一些大型活动,当然了,在我们这所以应试成绩闻名遐迩的学校,这其中有许多活动基本上是流于形式,仅仅是为了完成一项既定的任务而已。明了了这一点,许多聪明的班主任在组织这些活动时便也采取敷衍应付的态度。

对于这些活动,我一般是有所取舍。觉得无多大意义的,有时甚至连应付都懒得应付,认为值得做的就认真花大力气去做,绝不含糊。比如这个学期学校组织的“大家唱”活动就是如此——尽管学校照样还是为了完成一项任务,这从后来比赛时的舞台布置,音响灯光装备,评委的选定以及评奖程序的非公平性上可以看得出来。

由于大致上知道学校德育工作的一些规定动作,对于这次的“大家唱”比赛,我可以说是早早地就做了准备,甚至可以这样说,从孩子们进入这所学校的第一天就开始准备。就在上学期入学不久,我就给他们播放了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电影里那些旋律优美的童声合唱深深地打动了孩子们,

分类:我传 | 评论:3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哑巴细爷

  

还是爷爷在世的时候,每年的清明祭祖时,爷爷总要指着一座长满荒草的坟头对我们说,这是你们的老爷爷老奶奶,然后还要指着旁边的一个稍矮点的坟头说,这是你的哑巴细爷。如今是爷爷奶奶也躺在了老爷爷老奶奶的身边了,坟头也长满了草。

这个哑巴细爷,也就是爷爷的弟弟,据说是饿死的,在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有关这个我从未谋面的哑巴细爷爷的事迹,我更多地是从父亲和几个姑姑的口中得知的。据父亲和姑姑们说,哑巴细爷爷虽然不会说话,耳朵也听不见,但极聪明,什么活儿都会干,而且待人很和善,尤其喜欢和小孩子玩。小时的我于是常常觉得很遗憾——要是这个哑巴细爷还在的话,一定会经常带着我玩的,放牛啊,摸鱼啊,捉鸟啊,帮我制作弹弓啊什么的。

可惜他竟饿死了。

当时饿到什么程度呢?奶奶生前曾经说过,连平时用来喂猪的糠麸都吃完了

分类:我歌 | 评论:2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语文老师的花招

  

这一个学年,由于学校缺语文老师,所以像我这样一把年纪的人,除了当班主任外,还须带两个班的语文课。两个班的语文,较之一个班当然忙一些,累一些,但也有乐趣。比如,故意挑起两个班的“战火”,让两个班的学生比赛着学语文;比如,让两个班的学生互相批改周记——他们可是比我批改得更认真,更详细,而且还能互相学习;比如,上课时,在一个班留下的遗憾,在另一个班能得到弥补;比如,研究两个班学生的不同特点,然后分别对待——总的来看,四班的学生更天真活泼一些,这也许和我不是他们班的班主任有关,所以敢和我随便说笑,而十三班的学生则比较老成稳重一点。

这里单说四班。

四班有几个女生可真是招人喜爱啊。郑宇琦的字,胡一菲的文,洪月的朗读,柯雯倩的诗,外加张蓉的笔记,那都是班上一绝呀。郑宇琦的字,可以说比学校一大半的老师都写得好,笔画俊朗,完全是大家风度,不带一点儿女孩儿气。胡一菲是真能写,一篇周记

分类:我传 | 评论:7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儿子和魔方

昨晚回家,儿子不无懊丧地告诉我,在学校的转魔方挑战赛中,他以全校第二名——四十四秒的成绩,挑战学校的记录失败——获得第一名的学生也失败了。我很真诚地和他一起懊丧并安慰了他好长时间,希望他能因此而稍微好受一点。

说起来儿子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爱好:不喜欢篮球、足球、羽毛球,不喜欢阅读,不喜欢写作,不喜欢画画……这当然是我这个做父亲的责任。还好儿子喜欢转魔方——如果转魔方也算一个爱好的话。

不知道儿子是什么时候开始迷上魔方的,也不记得他的第一个魔方是什么时候,是谁给他买的。反正他就在我们大家都没有注意的时候,迷上了转魔方。由最初的能转好一面,到两面,到最后的六面全转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家里的魔方也越来越多,从最常规的二阶、三阶、四阶、五阶、六阶、七阶魔方到镜面魔方、移棱魔方的所谓异形魔方,摆满了书架,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中。有时候,应我们的要求,他也会表演给我们看,只见魔方在他的

分类:我养 | 评论:1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1、地震

  

1、地震

1976年大地震时,我六岁。

当时全国总动员,防震抗震,一时间人心惶惶。我们村也不例外。全村人把家里那点值钱的东西全都搬到屋外的空地上。各家各户都倚树搭起了简易的防震棚,晚上都在棚里睡。

比地震更可怕的是各种各样有关地震的传言:某村一个池塘的水一夜之间忽然全没了,某村全村的牛任人怎么赶也不肯进栏,某家的碗橱半夜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某家的大门门栓怎么打也打不开了,如此等等。

印象最深的是一晚大雨,真是大,哗哗地下着,一晚就没停过。村里有人沿着村前的池塘敲一面大铜锣,敦促人们不要在家里睡觉,声音特别凄厉。但偏有一些老人就是不愿出屋,说师要死也要死在家里的床上。让作为孩子的我好生敬佩他们的视死如归的精神。

分类:我歌 | 评论:4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外教老师

  

可能由于不习惯中国的生活方式与环境,也可能由于孤独,我们学校的外教老师往往是一个学期一换,这让我们这些没见过大世面的小地方的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也能近距离地领略一下这些老外们的风采。

这个学期的外教老师是一名白皮肤的年轻小伙子,高高的个子,长得很帅,引得校内年轻女教师一阵惊呼。有心人还利用与外教交谈的机会练习一把口语。

我已经过了对于人和物特别好奇的年龄,但因为每天都能见到这位年轻的外教,有时是在教室的走廊,有时是在操场,有时是在饭堂,自然免不了与他有一些近距离的接触。

这位既高且帅的老外非常有礼貌,虽然语言不通,但每次只要遇见了他,他都要朝我微笑着点一点头,带给我一段好心情。

这个小伙子还很有活力,在下午的第四节活动课

分类:我执 | 评论:2 | 浏览: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有一个怎样的童年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教学札记

分类:我传 | 评论:4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丰子恺的画

  

 

民国时期,真是大师辈出。丰子恺便是其中之一。

现在的许多人可能知道丰子恺散文写得好,画画得好。但对于现代漫画这个概念在中国的出现肇因丰子恺,可能就没多少人知道了。丰子恺“尝作画《一钩新月天如水》,时郑振铎主持《文学周报》,见而异之。遂约见,爱其温文尔雅,以为与

分类:我传 | 评论:4 | 浏览:5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班的女“学霸”

  

我们班的女“学霸”

贴四则寒假期间同一个学生给我发的短信,一字不易:

                               1

“蔡老师,我是S。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以下是我这七天在家的生活情况:

   每天阅读《西游记》2~4回,并阅读其他课外书籍;每天做一个练习的语文寒假作业,做一个练习的数学寒假作业,做一个单元的英语寒假作业(除21、22日两天

分类:我传 | 评论:8 | 浏览:8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侠骨柔情之老郁

年前腊月底的一日,忽然接到同学老郁的电话,电话那头,老郁贼兮兮的说,老同学,给你寄了一点小礼物,请笑纳。再追问是什么礼物时,他却再也不肯说了。不几日,快递员让我下去拿东西,沉沉的一个大纸箱端上楼来,我急不可待打开包装,赫然是一件酒!我于是记起,我似乎某一次于他面前吹嘘洒家现在酒量如何如何大,并邀约他方便的时候再来黄梅喝一顿。于是他便记在心里,这个家伙!

老郁是我读师范时的同学,他是当地的土著,比我大两岁,身材高大,腰圆臂阔,浓眉大眼,面皮黑红,乃一标准美男子。师范前两年,我和老郁并无多大交集,但他后来鬼使神差要学美术了,跑到了我们美术活动小组,才有了后来跟老郁的交往。虽说是有了交往,但仔细想一想,又没有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情。既没有一起逃过课,也没有一起搞过恶作剧。只记得,二年级暑假时,因为要实现当当代的徐悲鸿的伟大梦想,我们俩决定利用暑假的时间来学校好好练习一下,把美术基本功打扎实一点。但是吃饭成了问题,因为学校食堂在假期是不可能有人的,天天上馆

分类:我歌 | 评论:4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提成绩的家长会

  

新一届学生的第一次家长会,破例没有提成绩,没有提名次。

不提成绩的原因,一是孩子们期中考试确实考得比较好,让我心里略略有一点底气;二是因为这一届我们班的学生来自农村的比较多,相对于县城的学生家长而言,农村家长对学生的分数观念要稍微淡薄一些,对老师也较宽容。想起上一届的一次家长会时有些家长背后的一些议论,至今让人觉得胆寒。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原因,但上一届学生的成绩不理想,是客观事实。

因了学生的成绩不错,使得我有机会在家长会上谈一谈分数以外的事。

主要是关于家庭教育方面的:关于习惯,关于阅读,关于个性,关于能力,关于赏识,关于期望值等等。大约是觉得我讲得不错,家长们听得都很专注,许多家长边听边点头,甚至有几个家长还用手机将我的发言现场录了下来。其实我的发言卑之无甚高论,内容观

分类:我执 | 评论:2 | 浏览: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4页/4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