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人对圣女林昭的敬意

从对先贤的敬意开始,我用我的语言和行动创造自己的新生活。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51886
  • 开博时间:2005-09-3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秋日阳光下写完的一封信

  一个月前,我偶然间得知认识的一个孩子家突遭变故,我的心让我无法袖手旁观,所以就写成了下面的这封信。可就在信完成的三天后,当时还没来得及交到孩子手里,便得知这个孩子的家庭转危为安,宽慰之余,却仍觉得这些文字有表达的必要。于是稍做修改,发出来,算是对我自己内心的一个聊以慰藉的交代。数千字的文章却难以提到核心的信息,作一个中国人就是可悲至此。
  
  秋日阳光下写给一个孩子的信
  
  孩子你好。从上次见过你,又有十多天没有你的消息了,你也有些日子没上学了,不知你的近况,就难免会担忧,会有些胡思乱想。9月24日见你时,你说过你姥爷会从老家过来陪你,你要同姥爷一道,去找相关的部门,守在那里,希望早一天听到妈妈爸爸的消息,早一天为他们争取到自由。现在情况又怎么样了呢?你是和姥爷住在一起吗?你们祖孙二人的日子还过得来吗?你会想爸爸妈妈吗?你夜里会哭吗?你在为爸爸妈妈奔走吗?有没有受到冷漠的白眼?父母的案子有没有什么新消息?记得见面那天你平静地说:我对爸爸和妈妈有信心。现在,你还会那么坚强、镇定、有信心吗?……想问你的事情真是太多太多。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是采访的自说自话

  昨晚又接到香港某女士电话,希望我能用声音参加一个位于香港的公众活动。我告诉她,我已经被有关部门通告不能接受外媒采访了,(香港算外媒吗?我心里糊涂。)她有些失望的挂了电话。我猜想,倘若我还算有点好名声的话,那么这位女士挂断电话的那一秒,这点好名声在她心中已经瞬间坍塌。
  
  今早,脑海中忽然冒出了几天前走在街上和女儿的一段对话。
  
  女儿:妈妈,让我们荡起什么的,这首歌,是什么时候创作的?
  妈妈:应该是离现在有五十多年了吧。(后上网求证答案正确)
  女儿:这首歌挺好听。
  妈妈:是,曲调上还不错。无数中国人都是听着这歌长大的,五十多年过去了,不是也让你听到了吗。……可是其实当时的情况并不是像歌里唱的那么和平幸福,那正是一场政治运动接着一场政治运动,而一场更大的政治运动即将来临的年代。这首歌里一点也没有那些让人胆战心惊的事,在人们唱这首歌的时候,好像生活真的就是那么美好一样,而且歌词里还说,这一切都是拜D所赐。
  女儿:那让人快乐点不也挺好吗?
  妈妈:(笑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母亲写给父亲们

  一转眼,我的女儿七岁多了。当初穿制服的人搜查我家时,她十几个月,神色安然的在恐怖、屈辱的气氛中穿来穿去,她的镇静给我鼓励,甚至是给我一种信念:她这么可爱,我会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其实与我身边几个朋友们的孩子相比,数她最幸运。试想一个孩子在深夜震山响的敲门声中,被父母捂住嘴巴;或者在三岁之前,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父亲、或母亲、或者是他们两个人,……我见证了几个这样孩子的成长,看到了他们曾经的胆小懦弱、焦躁不安、脆弱和绝望。几年过去了,他们曾经的那些样子,我还清晰地记得。
  
  现在他们已经长大,生活虽仍有太多的不如人意,但他们不再哭闹。他们努力用自己的快乐和随顺,跟从着他们的家人,无言但坚强地分担着父辈们的危险与艰辛。
  
  每当看到这些可爱的孩子(也包括我的宝贝),我就想:一个小孩子的内心到底有多么强大,他们顽强的生命力很可能远远超过一个貌似成熟、貌似饱经风霜,其实迷惑重重、瞻前顾后、斤斤计较的大人。在我女儿面前,我就经常会自惭形秽。
  
  高晓松酒驾之后,明确交待妻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某位校领导的一封信

  **书记:
  
  您好。现在已是3月3号的夜晚9时30分。我打开幽静的音乐,让乐声陪女儿入睡。我则在音乐声中继续给您写思想汇报的材料。
  
  首先,很抱歉我没能按您今天电话里的要求,立即去院里与您继续谈话。我没去的理由有二:一,因为我还没有履行昨日之约,写完给您的思想“汇报”。说“汇报”是我不习惯的,我更喜欢思想交流的提法。因为或许您在行政身份上是我的领导,但在思想的领域,我们还是平等的;在我没有通过文字将我的想法整理清晰之前,更多的谈话反而只是在表面消耗,无法深入问题的核心。二,在昨天(3月2日)下午到晚上,与您及几位院领导、图书馆领导的交谈之后,突然又出现了两位市局的警*官,也要与我谈话。今天您又急着找我去,我却难以判断今天是否还会象昨天一样,在事先没有预约的情况下,又忽然冒出什么人来。我不能接受某些特殊机关肆意对我进行无礼的训诫,甚至侵害我的权益。
  
  请别怪我多虑。因为无论是我个人的经历,还是耳闻目睹的别人的经历,都在我心中留下一个深深的印痕,那就是:如果涉及了某些领域、某些问题时,事态往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6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应《南方周末》“开年十大猜”

  1. 温×家×宝×总×理会上微博吗?
  猜不出。我只能说,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吧;如果不是,会让我生出许多疑问。
  
  2. 利率会从年头加到年尾吗?
  这问题与我个人关系不大,我家的那点钱除了生活之外,刚够存个活期。
  
  3. 南科大首批50名新生能招满吗?
  我愿意为这种突破陈旧模式的理想主义尝试而鼓掌。招满50个学生应该问题不大,50个理想主义的学生却太难了。我希望南科大能坚持走下去。
  
  4. 学前教育,财政会慷慨一把吗?
  难说。要慷慨早就慷慨了。而且一旦出了钱,就想当父母,两害相权,难分高下。
  
  5. 房价能控得住吗?
  这就好像在问,贪官能抓得尽吗?有些问题太根本了。
  
  6. 房产税会全国开征吗?
  这样直接关系民生的政策必须通过严格的听证与公开讨论才可能有效实施,但现在看来,在我国,公开听证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民力量

  中国社会几年来的变化真的很大,公民力量的壮大与官员的无耻成正比例、加速度发展。在这变化的过程中,媒体和网络功莫大焉。
  
  人心思变,已是事实,只是我们并不是看到火山,而是貌似无序的一派生机勃勃,以及当潜规则无法掩藏之后,它们表现出的外强中干。我为此而欣喜。
  
  腾讯现在很强硬,而且也搬出了靠山。但无论怎样,没有人会心甘情愿敞开怀抱,默许你偷走他的稳私。它对网友的要挟是不明智的。在你没有证明自己的清白之前,每个网友都有投诉你的权利。所谓“艰难的决定”却相当狠辣,就打你是提供给六亿人无偿的公益服务,但说想收回就收回,就好比一个富豪捐出一笔钱,突然又发现受捐者原来还收了仇家的好处,就死气白赖要把钱收回来?用我们这儿的话说,也忒“没名”了吧。不难看出,这个决定明显是情急之下做出来的,外强中干而已。
  
  商业纠纷的公开化是件好事,特别是又直接涉及到公民的权益问题。所以,这场商战的深层,其实涉及到公民的知情权、隐私权、涉及到权、法、财三者间复杂纠结的关系的公开化。360与腾讯之战必然成为推动公民社会成熟、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生之路必将任重而道远

  自杀源于绝望与愤怒。日本文化中就有用自杀方式向他人报复的传统。自杀是一种极端的自虐行为,有一种自虐的心理动因就是把内心受的伤害主动外化出来,以使别人看到,使自己受到关注,使加害者受到良心的谴责。系列自杀行为即使不是共同预谋好的,但却必然是彼此达成了默契,他们是在控诉。

困扰我的问题是:这个控诉为什么会发生在富仕康?在这块大陆上,人文环境的恶劣、生存压力之艰巨、弱肉强食之残酷,是底层普遍的生态环境,富仕康并不是最糟糕的。比如至少我知道有那样一些手工业工人和重体力工人,他们的工作环境只比富仕康更坏,他们的自杀率如何?难题是没有相关的统计数据。不过有专家说:富仕康之外的自杀率其实比企业内的N连跳还要高许多。可是那些人的死亡被隐在一个整体的数字之内,无声又无息。这是不是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发生在名气响当当的大企业的自杀,又是连锁性的自杀,一定程度上达到了被人注意的目的,一无所有的人终于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一点价值感。

出于对生命的负责,我们有必要努力去寻找问题的真相。我们有必要从另一角度思考上面专家说出的统计数字:那些默默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