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森林天涯名博

50亿人之中大约有5个能懂得鸟的语言。懂花语的更少,大抵只有两三个。这些人孤独地住在世界小小的角落,他们互不相识,都是些木讷的,不善言辞的人,靠某种手艺维持生计。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0
  • 总访问量:1343713
  • 开博时间:2005-09-28
  • 博客排名:第106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画蛇者说

2017-06-27

春江沐雨

2017-06-26

qqwweeasd

2017-06-26

清清淡淡ABC

2017-06-23

沙湖小景

2017-06-22

连城1

2017-06-22

_金转停

2017-06-22

龙赐子心

2017-06-21

列瓦雷士

2017-06-21

一心先生

2017-06-20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诗或非诗

诗或非诗

 

六月一直很忙,复习了,一张接一张讲试卷——我很不乐意讲试卷,我比较喜欢上新课,与学生一起学习某一篇课文。对我来说,每一篇课文都是一个完好的新世界,我很乐意领着孩子们探寻它们。比如这个学期,有古诗词三首:《牧童》《舟过安仁》和《清平乐·村居》;有林海音《冬阳·童年·骆驼队》;有萧红《祖父的园子》;还有《将相和》《草船借箭》《景阳冈》《猴王出世》《严监生》和《凤辣子初见林黛玉》;还有《刷子李》《金钱的魔力》以及《威尼斯的小艇》。可惜课文总要讲完,然后就做试卷,然后就考试。我不喜欢考试,从前当学生,现在当老师,我总不爱考试,我爱读书,似乎天生如此。

今天的空堂,一直在写报告册上的学生评语。写着写着,也觉得有意思,我与这些孩子遇上,共处一年,学了这么多东西,何尝不

分类:诗话 | 评论:1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山林

有时候,你甚至忙得没有时间写下一首诗。但即便如此,诗会自然生成。

 

 

六月山林

 

 

虽然是陀螺一样转,

也渐渐转成一个陀螺。

但是,在荔枝树结满红果子的时节,

我们要回到山林里。

紫薇是水泽仙子,

她已妆扮好,从心底里开出花来,

引领我们走入深山。

深山,每一棵大树,都已绿成王国,

国王端坐绿荫宝座,

静听知了的颂歌。

新树叶长扎实了,旧树叶落下来,

变成一地小月亮,

太阳碎成星星,

和着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故事之248:西门豹(未完草稿)

中国故事之248:西门豹

 

战国人西门豹,处事有智慧,为人有威严,魏文侯任命他为邺城县令。

去到邺城,但见人烟稀少,百业凋零。可是呢,当地的乡绅和巫婆却衣饰华美,居室豪奢,他们每日欢乐,举行无休无止的歌舞酒宴。

 

西门豹深感诧异,他穿上平民的衣服,顶着烈日,在田间找到一位老翁,询问本地的民生。他说:“老伯,我是异乡人,二十年前到过这里。那时,邺城市井繁荣——可是,为什么现在田地长满荒草,村庄有许多空置的屋舍?”

老翁放下锄头,与西门豹坐到大树下,告诉他:“河伯要娶媳妇,穷苦的人家跑掉了,家有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3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故事之247:杯弓蛇影

中国故事之247:杯弓蛇影

 

 从前有个叫杜宣的人,他在县衙当差,事事小心翼翼,日日谨小慎微。这日,新县令应彬对他说:“你工作辛苦了,今晚到我家喝酒吧!”

杜宣跟随县令回家,两人面对面坐下,说起县衙里的许多事务。

说着话,应彬给杜宣倒了一杯酒:“来,干杯!”

杜宣举起酒杯,正要喝,酒一晃,他清晰看到杯里有一条红色小蛇,正在游动。杜宣脑袋“轰”一声响,只吓得冷汗直冒。但是,县官就在面前,能不喝吗?他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硬着头皮,一仰头,把酒喝光了。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2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传统故事与现代阅读(《中国故事》书评)

  这篇书评,读哭了。写作更多时候像向虚空投寄的书信。你写下来的那些文字,不能知道它们最终抵达何处。然而最大的安慰在这里——某些遥远陌生的角落,生长出深切懂得的回声。所有的沉重、孤独与艰辛,在触到这些回应的瞬间,被深深慰藉。

 

传统故事与现代阅读

王志军

 

《中国故事》书封

    迟来的“中国故事”

 

    从某种程度上说,一苇(黄俏燕)的这本《中国故事》(中信出版社),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每个古老的民族都有自己的一套民间故事,它承载着普通百姓朴素的智慧和欢乐。从本质上来说,民间故事是一种大众想象,在局促的现实和斑斓的幻想之间寻觅着平衡,给贫乏生活增添传奇色彩和诗意。相比诗歌和小说,它们流传更广,影响也更深远,因为故事深深扎根民间,也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鬼故事

读李海生老师的《东北民间故事》

 

上月在当当买书,顺手买回来这一本,一路读下来,有些故事十分地道。这会儿,便读到《大壮子遇鬼》这一篇。故事说大壮子跟木匠师傅当学徒,这日来到一个庄子,在一户人家借宿,这户人家儿媳妇刚死了,停在西屋。夜里大壮子睡不着,亲眼见到那媳妇起来,挨个儿喂他师傅和三个师哥“倒头饭”。大壮子因为醒着,缩进被子里头,那媳妇掀开被子,大壮子跃起身,从窗户逃了出去。第二日天亮,人们发现师傅和三个师哥死了。大壮子疯了。原来那媳妇是冤死的,婆婆嫌她刷碗刷不干净,怒骂她,那媳妇想不开,上吊死了。

民间故事家渲染女鬼出场的情景,与恐怖片有异曲同工之妙:“紧接着,西屋门无声地开了,那媳妇走出来,她一身白色,披散着头发,看不清脸。大膘月亮下,大壮子甚至看到她脚上还拖着尺把长的绊脚索。她走到锅台前,开始刷他们使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1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银山寻宝记(2017.6修定版)

 金银山寻宝记(2017.6修定版)

 

 

从前有座金银山,山顶上堆满金银财宝。

有兄弟两人,他们翻山涉水,到金银山寻宝。 

来到山脚下,走呀走,从清晨走到傍晚,哥弟俩累得腿疼腰酸,瞪大眼睛一瞧——咦,怎么仍在老地方转圈圈儿?

“可恶!”大郎一拳头打在地上。

“咚”一声响,地底下跳出来一个白胡子小老头儿。

“老爷子,你来得正好。”二郎作揖说,“为什么咱走了一天,还在这原地打转儿?”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2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梅(草稿)

青梅

 

早先有个窦富户,有个章富户,两家向来热络,恰好俩媳妇儿大着肚子,于是开玩笑说:“以后要是生下来一个小子、一个姑娘,咱们就是好亲家。”

果然,窦家生下个小子,章家生下个姑娘。没等俩娃儿满周岁,两家人欢欢喜喜摆酒请客,订了娃娃亲。

窦家小子窦竹安,章家姑娘章青梅,年纪小不知道嫌疑避忌,总在一处玩耍。越玩耍呢,感情越好,到得八九岁,亲密得像蜜糖粘豆子,总分不开。

十一二岁光景,慢慢儿知道害羞,两人就来往得少了。青梅养在闺房里,日日描红绣鸳鸯,总不出门。

窦家家境却渐渐败落下下来。屋漏偏逢连夜雨,窦竹安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2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故事之246:飞龙王子

中国故事之246:飞龙王子

一苇  述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正月迎娶迎春王后,二月娶杏花妃子,三月娶桃花妃子,四月娶蔷薇妃子,五月娶石榴妃子,六月娶荷花妃子,七月娶菱花妃子,八月娶桂花妃子,九月娶菊花妃子,十月娶芙蓉妃子,十一月娶水仙妃子,十二月娶梅花妃子。他一共娶了十二位妻子,觉得人生十分圆满。于是他安下心来,日复一日治理他的国家,这样过了十六年。

 

到了第十七年的春天,国王到郊外踏青,在路上遇到一个妖精。妖精的细腰像蛇又像蝎子,妖精的眼睛一会儿喷香水,一会儿喷火焰。国王只感觉神魂颠倒,他完全被妖精迷住了,身体一忽儿冷得像寒冰,一忽儿热得像烈火,他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6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是一部交响曲

整个早上,备课、上课、埋头改卷子直至这一刻。

昨日坐在高铁上,从北京到广州,高铁飞速而行,从晴天,到阴雨再到大雨滂沱,然后回到岭南,又再晴朗。太快了,窗外的风景来不及看清楚就已远去,我努力想要看清楚,结果眼睛与头脑一起眩晕。它让我想到我正身处的这个时代,感到心有戚戚。

我决定恢复写日记,即使匆促,我也必得记下我所见的这个世界。如果我一天只得一小时可以书写,那么,从做中国故事这事儿中匀出半小时,做这件事。

生命如同一部交响曲。纵然纷纭复杂,巨大落差,但我必得整合它。

整合它,然后成为我。

佛陀有言,天上地下,惟我独尊。又说诸法空相,无受想行色,无智亦无得,心无挂碍,无佛亦无我。但无论如何,入世间与出世间——整合它们,成一部交响曲。

分类:记下 | 评论:2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青报:丢失的故事,孩子你请倾耳听

丢失的故事,孩子你请倾耳听

 

2017年06月02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六一前夕,在一片甜美的童书海洋里,有两本不太甜的“故事”书格外引人注目:一本是语文老师一苇搜集改写的民间故事集《中国故事》,一本是作家王安忆应北岛之邀编选的《给孩子的故事》。前者与当下流行的外国绘本相比似乎不洋气,后者则重现了文学的严肃和生活的复杂。两本“非主流”的“故事”,其实在多年以前,都曾经是少儿阅读的主流。今天它们以稀有的面目出现,或许提醒我们,这些年给孩子看的书,我们似乎丢失了什么。

 

    《中国故事》:

    抖落民间故事上的尘土

 

    在没有电视和网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2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先挖一铲子

飞龙王子

一苇  述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正月迎娶迎春王后,二月娶杏花妃子,三月娶桃花妃子,四月娶蔷薇妃子,五月娶石榴妃子,六月娶荷花妃子,七月娶菱花妃子,八月娶桂花妃子,九月娶菊花妃子,十月娶芙蓉妃子,十一月娶水仙妃子,十二月娶梅花妃子。他一共娶了十二位妻子,觉得人生十分圆满。于是他安下心来,日复一日治理他的国家,这样过了十六年。

 

到了第十七年的春天,国王到郊外踏青,在路上遇到一个妖精。妖精的细腰像蛇又像蝎子,妖精的眼睛一会儿喷香水,一会儿喷火焰。国王只感觉神魂颠倒,他完全被妖精迷住了,身体一忽儿冷得像寒冰,一忽儿热得像烈火,他坐卧不安,心痒得耐

分类:童话种子 | 评论:8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童年(《晶报》深港书评)

致童年。发表于《晶报》深港书评,5月31日

 

亲爱的小俏燕:

 

今天我再一次回到大鹏湾,在店仔大舅家住下,走到东涌海滩——它如今被圈起来,已是一个要收费的海滨浴场。

世界变得有点快。从前山脚下的水稻田,如今成了水产养殖场;以前长满美味灯笼仔的荒草路,现在开着一排小客栈和小酒吧;就连洗衣裳的山溪水都给引走了。看到这些真有点伤感。但我很高兴可以坐下来,给你写一封信。在我心中,你永远不变。因为你,你的世界完好地封存在我内心的疆域,右舍的老公公,左邻的老婆婆,带你认识野果的珍童姐姐,教你玩七子游戏的小冰美,与那时候的蓝天绿树、碧海银沙、鸟鸣虫唱一样,总是年年月月,鲜活

分类:发稿箱 | 评论:5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故事之245:少年宋定伯

中国故事之245:少年宋定伯

一苇  述

 

从前有个少年,名叫宋定伯。一天夜晚,因为家有急事,必须独自穿越坟地,赶往宛城。道路越走越荒凉,四周围漆黑一片,忽然吹过一阵阴风,升起来几点鬼火。

少年宋定伯加快了脚步。

正心慌,旁边蹿上来一个黑影,撞了他一下。

 

少年吓了一跳,问:“你是谁?”

传过来一个阴冷的声音:“我是鬼,你又是谁?”

分类:中国故事 | 评论:10 | 浏览:27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过的时候

难过的时候

 

难过的时候

要到晚风里走一走

想一想夜色里的昆虫

和土地上的植物

打开身体每个角落

所有的耳朵和触须

与万物相连

安然回归天与地

重新成为一个赤子

 

2017.5.27 夜

分类: | 评论:2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2页/19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