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田堂

萍水相逢谁是主人谁是客,蒲团静坐半成隐士半成仙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25770
  • 开博时间:2005-09-27
  • 博客排名:第304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消防演习

  昨天上午,大楼里突然铃声大作,广播里有人在通知着什么,由于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听不清楚说些什么。我似乎闻到了一股烟味,但不是很浓,我意识到可能是大楼着火了,赶紧往外跑,并通知办公室的同事。走到楼梯口,又回来,抓起抽屉里的相机再下楼去。消防通道里一些同事也正陆陆续续顺着楼梯下来。
  楼下停着两辆消防车,一些消防队员提着白色的皮管往里跑,表情轻松,原来这只是一场消防演习。我拍了几张照片再上楼去。
  


  消防队员顺着绳子滑下来,裙楼里还喷出红色的烟,上面一些人在拍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评职称

  一同事的侄子要评职称,需要发表论文,想让同事帮忙发表。同事虽然有些为难,但因为是亲戚,就答应帮忙。
  一天,这个侄子打来电话,问:姨,那论文的事怎么样了?同事说:你把论文先给我看看。侄子惊讶,说:论文还要我写啊?同事更惊讶,难道连论文都要我写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拍照并送丧

  周六,随记协组织的摄影组去苍南老家采风。
  这次活动由一家房地产商赞助,当年一位报社退二线的老总被房地产商聘为副总,从事宣传、策划。而这拨搞摄影的人正想找个既可以拍照还管饭的地方,双方一拍即合。周六早上,30多位摄友端着长枪大炮就出发了,记协给每人都发一件黑色的摄影背心。
  房地产商特意叫了几个当地幼儿园的老师来当模特,大冷的冬天,这些幼儿园的老师被要求穿上薄薄的单衣在茶园里作采茶状,一个个冻得直哆嗦。
  摄影行程一共两天,我只参加周六一天的活动,因为周日上午要参加一个同学母亲的葬礼。
  同学的家在灵溪老街,小时候几个同学经常在一起玩,对这里很熟悉。虽说县城变化很大,但老街还基本是当年的模样。把同学的母亲送上山后,中午,十几桌酒席就在老街上摆开。老街很窄,并排摆两座酒席都显得很拥挤,十几桌酒席把一条街面挤得满满的。初中的同学坐了两桌。一个同学说,小时候觉得街还很宽,现在看看老街原来那么窄。是啊,小时候都觉得老爸是最有力气的,老师是无所不能的。现在,当我们发现那时的单纯、幼稚的时候,自己也已经慢慢变老了。
  同学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坐河轮到白象

  


  午后,空旷的码头。阿权老大的牌子立在岸上,“塘下阿权”白底红字,相当醒目。当中那只放着电线的船就是他的。
    
  昨天中午,八爪小弟过来说要不要一起去坐河轮,中午12点半开船。
  小时候经常坐河轮,老远就听到很响的马达声,突突突突,而船却半天才慢慢地过来。这些年汽车多了,坐河轮的人越来越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载客的河轮就消失了,只有几艘货轮还行使在这寂寞的河道里。
  客轮没有了,货轮还是有的。八爪很会生活,经常坐货轮到周边的村镇看戏,往往埠头的边上就是戏台,远远就听到锣鼓声,上岸就可以看戏,比坐车方便多了。
  两人在食堂吃过午饭,带几听啤酒、几包牛肉干就匆匆出发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到冬至

  真快,又到冬至。
  今天早上7点38分,冬至。
  冬至一阳生,今天开始阳气上升,北半球白昼一天天变长。
  冬至是24节气中一个重要的节气,民间习俗认为过了冬至就又大了一岁。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冬至最宜进补。古人对冬至这天很重视,《易经》曰:“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意思是冬至这天要闭关静养,不贸易往来,也不拜访会友。
  中医认为,至日不藏,阳气开泄,则生气不得归根,是养生的大忌。
  今年冬至和往年不同的是和月全食紧紧挨着,冬至的前一天刚好遇上月全食(我国只能看见月偏食)。据媒体报道,青岛那边看见了罕见的“红月亮”。
  冬至遇上月全食看来不是好事,月全食的前后一天分别发生了两次大地震。12月20日,伊朗发生6.5级地震,今天日本的小笠原群岛发生7.4级地震。
  上次的冬至日和月全食紧连在一起的是456年前(1554年,明嘉靖三十四年),后来发生了大地震,死亡人数达83万。《明通鉴•六十一卷(纪六十一)》嘉靖三十四:“壬寅,山西、陕西、河南同时地震。声如雷,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雪了

  夜里下了很大的一场雪,可惜是下在深夜,没能看见。早上起来村子一片白茫茫,温州已经10年没有看见这样的雪了。
  昨晚下班回去时雪米已经很大了,回到家时,自行车的前篓积了厚厚的冰花。昨晚到处塞车,有许多同事开三、四个小时的车才到家。这样的塞车我也经历过,但现在骑自行车再也不会被塞车了,30分钟准时到家。


  早晨起来,赶紧取出相机,在自家的窗台拍了一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12.5国际志愿者日

  昨天是12.5国际志愿者日,温州很多志愿者们在世纪广场举行一场“我公益,我快乐”的造势活动,妙佳、妙千和她们的安福利生团队早早就来了。
  我捐了12本书。拍了几张照片。
  


  安福利生团队
  


  广场上大概有十几支志愿者团体,高校的团队居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记二则

  王的一个同事的女儿读小学二年级,长相甜美,却性格刚烈,和父亲争吵,一点也不吃亏。某日,又和父亲顶嘴,父女俩互不相让。小女孩的妈妈让父女两个都必需写检讨,于是,两张检讨书并排贴在自家的墙上。一天,小女孩的同学要来玩,小女孩提早把自己的检讨书悄悄撕下,只剩下他父亲的那张检讨书孤零零贴在墙上。
  
  
  本市某机关单位食堂有个规定,职工用餐必需付费,而对领导一律免费。付费的又贵又差,免费的却非常丰盛。餐厅也各自分开,职工在楼下,领导在楼上。楼梯口还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领导请上楼!”
  单位的一些中层干部有些为难,不知道自己用餐应该在一楼还是上二楼。不久,这张“领导请上楼!”的纸条不知道被谁悄悄撕下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黑死了

  八个月前,在南浦桥上捡到了一条被遗弃的小黑狗,我把它带到办公室,金收养了小黑。金的一家都对小黑呵护有加,每天都轮流带着小黑在小区里散步,小黑一天天成长,长成了一只憨憨的小帅哥。
  小黑认识了小区里的其它小狗,尤其是一只比它大的白狗,白狗是只母的,小黑经常会和小白结伴出去,在草地打滚嬉戏,它们一起的时候,小黑就不愿回家。金把小黑带回去时,小白总是依依不舍地一直跟到楼梯口。金说,小黑不愿意回家吃为它准备的美食,却和小白肩并肩在垃圾堆里扒拉得津津有味。
  金把小黑关在家里,小白就成天在楼下转悠。
  前几天,小黑突然和小白结伴出走了,一连好几天都不见踪影。金的一家每天都在着急地寻找,但都没有结果。
  直到昨天,小黑和小白突然又出现在小区里,小白还是活蹦乱跳的,但小黑却不能动了。据金说,当时小黑的眼神充满绝望。没人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小黑是拼了最后的力气回来的,到了它熟悉的小区时,再也走不动了,最后,它倒在了树下。
  小黑的身上没有外伤,可能是食物中毒。金的先生是个医生,给小黑吃药打针,但都无济于事,昨晚,小黑死了。小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涨价

  


  中午去食堂吃饭,突然看见门口贴了一张通知,告知从明天开始,食堂两荤两素的菜价从5元提高到6元。还附了一张去年和今年的物价对照表(食堂采购应该是批发价)
  这一轮的涨价涨得触目惊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千岛湖遂昌之行




  千岛湖畔,戴着红头巾的老太太
  
  上周请了两天假,周四出发,自驾去了千岛湖和遂昌。千岛湖离温州365公里,4个小时的车程。原来是想带父亲一起去的,临行的前一天,母亲打来电话说,父亲有事不能来了,他把早早买好来温州的火车票给退了。既然都请好假了,就照常出发。
  千岛湖很美,但岛上没什么可看的。门票加船票195元,上了三个小岛。这么贵的门票总要给人看些什么,看什么呢,一个岛看蛇,一个岛看鸟,最后一个岛看人妖。那人妖实在恶心,看了几分钟就出来。
  千岛湖的湖底还藏着淳安老县城,50年代建坝后,这个县城就被淹没了,一起被淹的还有1000多个村庄。当年淳安老城的居民分别被移民到江西、安徽和浙江的富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堂

  


上周日,在塘河边上行走,塘河边上的房子基上是几十年前的老房子了,门前临水,一条窄窄的马路,总是车来人往。
在瞎逛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教堂,以前这条路也走过几次,从来没有注意这里还有教堂。我看见一个30多岁的女子领着一个小孩站在教堂门外,那个小孩正好奇地往里面瞧。我的包里装着相机,等我我取出相机装上镜头,这个女子和小孩已经进去了。
我决定在门口再等等,过一会儿又看见一个上了年期的妇女抱着一个小孩进去。
教堂里面,牧师正在布道,扩音器里的声音传得很远。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语

去年10月,一个亲戚的小孩一只脚需要做手术,到上海的新华医院看病。排了几天的队才轮到一个专家,这个专家看了一眼就说,这个病要看专门的“特需门诊”,当然,这个“特需门诊”还需排队。亲戚无奈只好再排队,一直到今年3月,总算轮到。“特需门诊”的挂号费就要300元,而给孩子看病的居然还是这个医生!然后,这个医生告诉亲戚说:孩子的脚需要手术!
只要还长眼睛的人都知道这孩子的脚需要手术。
做手术当然还要排队,什么时候能排到?在新华医院排了一年,居然还没有排到,除非要去这个医生指定的一个二甲小医院。亲戚无奈,前天,只好带小孩去了。这个小医院一天的床位费就是300元。亲戚是下岗工人,一直要求换一个便宜一些的床位,医院是有便宜的床位,一个晚上只要32元,但永远客满。亲戚无奈,为了孩子,只能住下。护士悄悄地告诉亲戚说,其实你不必换床位,那些便宜的床位,做好手术至少要住半个月才可以出院,而300元床位的,做完手术几天就可以出院。
孩子住下了,亲戚自己去找最便宜的旅馆,一个没有窗户的地下室。一晚120元,住了一晚,太贵,心疼,又去找。终于找到一个走廊,一个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瓯剧《高机与吴三春》

  


  那天在雁湖木屋还遇到了著名的瓯剧演员蔡晓秋女士,席间她用昆曲给大家清唱了一段《上邪》,唱得缠绵婉转、柔漫悠远。
  此前的一次聚会,她还特意带来戏服,唱了一段昆曲《牡丹亭》里的“寻梦”和京剧“贵妃醉酒”。在那雅致的木阁楼里几个人边喝着酒,边听她唱,感觉很好,可惜那天我没带相机,只用手机拍了两张。
  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要到上海参加全国戏剧汇演,她主演吴三春,赴上海演出前在市东南剧院先演出一场热身,她带来了一些票送给大家。我问东南剧院可以拍照吗,她说,可以的,随便拍。那我就把长焦镜头带去。
  《高机与吴三春》是一部地方戏,被称为“浙南梁祝”,讲的是古代平阳织绸高手高机去龙泉给吴员外家织绸,吴员外有一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把赠扇

  前些天去雁湖木屋参加晚宴,木屋的女主人卢青女士赠送一副扇子,上面有她的画和他先生著名画家金松题的字。
说起这把扇子还有一个小故事。几个月前,几个好友在八爪家聚会,卢青也在,那天她刚好有些中暑,还蛮严重,而我刚好又懂得一点点刮痧,于是就帮她刮了几下,中暑居然就好了。她当时就说,以后画一副扇子送给我。
我第一次给人刮痧,就刮到了一副扇子,呵呵。



卢青女士的画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4页/8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