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田堂

萍水相逢谁是主人谁是客,蒲团静坐半成隐士半成仙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25774
  • 开博时间:2005-09-27
  • 博客排名:第304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穿越大罗山

  


  上山的路很陡。
  
  今天,几个同事相约一起去爬大罗山,本来是昨天就要去的,由于下雨,临时改为今天。
  大家8点在交行广场集合,先乘公交车到三甲,市区到三甲大概花了一个小时,下车后再坐三轮车到山脚,开始登山的时间是9点15分。
  从三甲上大罗山是一段最难走的路,又陡又长,郑走过这段路。我带的东西最多,一只登山包,装着相机、水壶、面包、雨具。还有那支登山手杖当然也带了,还很好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骑车半日游

  昨天上午,和王一起骑车去大罗山。村子离大罗山不远,骑了10多公里就到了大若溪,这里是杨梅之乡,但好像没有茶山有名。都是在大罗山脉,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茶山的杨梅远近闻名,而这大若溪的杨梅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再过两个月,杨梅就要开摘了,到时候一定来尝尝这大若溪的杨梅。
  


  这里很多农户的家里都藏着竹编的杨梅篓,这个杨梅之乡看来名不虚传。
  
  沿溪边山路往上骑,上面有一个叫响动岩的景区,明朝宰相张璁的墓就葬在响动岩的山上。
  有一段路比较陡,骑车费力。干脆下车推着走,走走骑骑,总算到了响动岩。
  响动岩成为一个景区,是因为这里有一块岩石敲起来会咚咚作响。村庄因石头得名,这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户外用品展

昨日下午,和郑一起去会展中心看户外用品展。
我很喜欢户外活动,虽然每天上班,很少有机会出去。
展出的东西不是很多,贵的也买不起,像游艇、越野车。郑想买帐篷,他已经有一顶单人帐篷,这回他想买双人帐篷。我也有一顶帐篷,那是一次打羽毛球的奖品,一直装在包里,从来都不曾用过,也不知道单人双人。
转了一圈,总不能空手而回,买了一支登山手杖。哪天为了这支手杖,也该出去走走了吧,趁这么大好春光。可是,一同事两次打电话来,说去朋友的乡下别墅玩,两次居然都抽不出时间,也不知道瞎忙什么。
什么生活质量。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樱花

  


  温州稀稀落落也种了些樱花。中山公园、马鞍池公园、景山都有,但都只有几株。华盖山东面的山脚下也有两株,这几天开得正艳,这株就是华盖山脚下的樱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老人

  


  每天上班都骑车经过龟湖路,从来不曾注意,湖边居然也有一树桃花,而且开得正艳。
  桃树临河,旁边的房子有些老了。桃花盛开的树下,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我停好车,拍了这张照片。
  白发苍苍的老妇也有桃花般的当年,而这树灿烂的桃花,过不了几天也会落花飘零、随水而逝了……
  梵高说:“生命的色彩是一种疼痛。”梵高说得对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忘忧茶

  


  
  昨天,忘忧茶庄的杨柳托少爷送给了我一盒新茶,名为“忘忧乌牛早”。这款茶采用碧螺春的工艺制作。传统的乌牛早都是按龙井茶的工艺做的,换一种制作方法,也是创新。
  打开铁盒,里面附有一张绿色的卡片,正面“忘忧茶庄”下印有八个小字:“有茶生活,忘忧清乐”,内页注明这款茶的特点和冲泡方法。我最喜欢这句话:“每一片茶叶都包卷着春天的第一道阳光”。
  杨柳是个很出色的茶人。爱茶,开一个茶庄,把好的茶介绍给同样爱茶的朋友。用心做自己想做的,真是幸福。
  几年前,忘忧茶庄刚开业不久的时候,我去过一次,一边品尝她泡的茶,一边听她介绍一些茶道。那是个清静的下午。从那以后,这些年来,居然就再也没去过“忘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落叶

  昨天,虽然气温比较低,却难得阳光灿烂。吃过午饭,几个同事相约去华盖山散步。山上有许多百年的樟树,一阵风过,落叶纷纷,地上一片金黄。有同事惊讶,春天怎么也会落叶?
  春天怎么就不可以落叶呢?
  我说:悲观者认为,好不容易熬过了冬天,春天已经来了,百花已经盛开,它却枯萎凋零,多么不幸啊。
  而乐观者认为,虽然枯萎凋零,但经历了盛夏、深秋和寒冬,现在又飘飘洒洒、无牵无挂地飘落在春天里,何憾之有?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能活出至真至性,就大可不必执着是悲是喜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念

  上个学期,儿子班级里学习成绩倒数第一名的同学退学了。
  班里大多数同学已经忘记他或很少提起他了,但班里倒数第二名的同学还经常怀念他。那位同学退学后,这倒数第二就成了第一了。晚上自修回寝室的时候,这位同学总常常叹息,他怎么就退学了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盐呢?

  大概是昨天下午开始,很多人都急着去超市买盐了。据说和日本的核辐射有关。
  今天,很多超市里的盐都被买光了。我去离单位很近的五马超市看了一下,果然,货架上其他的商品琳琅满目,唯独放盐的框子空空如也。今天,杭州、温州的许多报纸都登了大版的文章,呼吁大家不必惊慌,说盐的库存很充足。
  


  超市的货架,最下面的一层是原来放盐的,现在全空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不是电影

  3月11日,日本发生了史无前例的8.8级地震(现在已经修正为9级),这两天经常看电视和网络关于地震的报道,没想到电影《后天》、《2012》里的镜头居然活生生地在现实中出现了。强震过后,海啸袭来,房子、就像纸盒子一样倒塌,汽车在海浪里载浮载沉,轮船被冲到街上。气仙沼城中到处是火光冲天。
  地震、海啸、大火、核辐射,各种灾难接踵而至,人类在自然的面前实在太渺小了,生命太脆弱了。阿雅从上海打来电话,聊起这场灾难,彼此唏嘘不已。地震前的一分钟,仙台有上千只鸬鹚惊慌地飞上天空,又一次证明动物面对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远比人类敏感。
  刚刚几分钟前看见一条消息:日本气象厅说,位于日本鹿儿岛县与宫崎县交界的新燃岳火山13日下午再次喷发,喷烟高度达4000米。 
  今天,东京的地铁开通后,全部免费乘坐,街头的公用电话免费,一家饮料企业全部免费提供饮料。明天,东京股市照常开盘。日本人对灾后的处置给全世界上了一课。
  刚才给师父打了电话。
  保持好的心态,珍惜时间,把握当下。该喝茶喝茶,该干嘛干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头唱大戏

  


  昨天下午八爪打来电话,告诉我瑞安的一个蛮不错的剧团晚上在林村唱戏。
  很久没有看过乡村戏台的唱戏了,更何况就在自己居住的村子里,那一定是要去看看的。八爪说6点30分演出开始,昨晚回家吃过晚饭快7点了,好在就为了感受一下村戏的气氛,并不在乎剧情,迟了就迟了。
  昨晚还下着毛毛雨,我穿了一件防雨的外套出去。问了两个老人,才找到了唱戏的地方。村路很窄,小巷很暗,虽说我在这个村子里也已经住了近两年了,这些小巷白天也很少来,更别说晚上了。我的包里放着手电筒,但借助小巷两边一些门窗里透出的光,还能看得清路面,就没有拿出来,那样会显得有些夸张。
  唱戏的地方在村口平水王庙旁的一个道观里,这座道观建在河边,紧挨着平水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记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说的是汕头一位护士在微博里说:“测试人品的时刻到了,有个病人的血压一直在降,半夜很可能要起床收尸。我未雨绸缪,殡仪馆的电话也问好了,但还是希望她能顶过今晚。这大冷天的,我暖个被窝也不容易,您就等我下班再死,好不?”
  微博发出以后,受到了很多指责,现在,这位护士被调离岗位。
  我不知道那个病人有没有在她当班的时候死去。我觉得护士该做的都做了,连殡仪馆都联系好了,她只是表达自己当时真实的想法而已。这个想法不高尚,但还不至于就要受到处罚。很多人可能都有这样的想法,轮到自己当班的时候,希望事情少一点,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能要求人人都是雷锋。看来这个护士还很年轻,说了不该说的,写了不该写的。经历了这件事后,她会变得“成熟” 了。还是对人宽容一些吧,尤其是入世不深的年轻人。
  说了不中听的真话,便受到了处罚,谎言自然就越来越多了。想起了鲁迅的文章《立论》: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 —— 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一场羽毛球比赛

  元宵节那天去看了一场全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温州赛区的比赛。票是同事小马给的,他在现场采访。由于版面清样较晚,回家取来相机再赶到体育馆时,第一场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温州的羽毛球很热,全市球馆的场地都很紧俏,需提前预定或长期包租。像今晚这样高规格的比赛,观众自然不少。找个靠前的位置坐下,拍了几张照片。比赛很精彩,就收起相机,一心一意看球了。
  同事朱在做主持,不时拿着麦克风在煽情为双方加油,另一个经常一起打球的女同事在做边裁。相信平时一起打球的许多同事都在这里看球。
  今晚比赛的是浙江银江队对湖南证券队,由于国家队的主力都回来参加俱乐部比赛,水平自然很高,看这样的比赛很轻松,虽然温州是浙江队的主场,但大家为主队加油的同时也为双方精彩的比赛鼓掌。
  站我边上看球的一个30多岁男子一定是个超级球迷,一边看球,一边比划着各种击球动作,比场内比赛的选手还忙。呵呵。可惜我带的是长焦镜头,他又在边上,拍不下来。
  由于双方势均力敌,打得难分难解,这个晚上的比赛整整打了4个小时,看得有些累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望师父

  初四上午去郭溪看望师父,事先给师父打了电话,他在寺院里。春节期间路上的车明显少了,18公里的路程30分钟也就到了。
  寺院的大雄宝殿还在建,台阶还只是水泥粗坯,有些地方还裸露着钢筋。大雄宝殿的门口点着两只巨大的蜡烛,寺院里冷冷清清,见不到人。我边喊着师父,边往后面走去。我知道师父一般会在后面山坡上地藏王殿的厢房里。大雄宝殿边的一间屋子里出来一个年轻女孩,大概20岁左右,戴着眼镜,斯文而清秀。她一边向后山喊着:“师父,有客人来啦!”一边在前面带路。我说:“我知道师父在哪里,你忙你的。”她说:“没事的。”
  师父从厢房里出来,把我领到客厅。客厅还是去年的客厅,和去年不一样的是客厅里面多了一些藏式的沙发和桌子,师父说,这些桌椅是从甘孜藏区运来的。喝的茶也还是雅安的藏茶,和去年一样,只是今年由这个女孩为师父和我泡茶。师父说,她来寺院快一年了,做饭、烧菜打理房间全由她干。
  师父也很不容易,一个人在这个寺院里修行,还要造这么多的房子。看来师父的弟子大多也是像我这样没钱的,不能为寺院的建设出资。寺院建设的进度一直很慢,一年过去,才建了一点点。大雄宝殿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6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家过年

  大年三十,一家人回苍南老家过年,这一年来县城的车子明显多了,也到处塞车。绕了两条道,慢慢的才到家。母亲早早就打电话来问到哪里了。
  这里的人每到过年几乎家家都放鞭炮,大家都喜欢放那种响个不停的鞭炮,却很少人放烟花。道路两旁全是鞭炮燃放后的红红纸屑,整个县城都弥漫着浓浓的烟火味,耳朵经常被鞭炮震得嗡嗡作响。
  一个人到河边走走,城东是一条长长的横阳支江,名虽为江其实是条河,河的东面就是田野和山了。河水很清,河边有很多洗衣服的妇女,夏天的时候还经常看见有人游泳呢。
  吃过年夜饭,去看看弟弟刚买的新房,再回来看春晚,这个春晚其实已经根本没什么可看的了,看了一会就不想再看了。
  初一早上起来,第一个电话打给师父,师父还在郭溪的寺院里。中午,和高中同学三家聚会。初二上午和初中同学郭一家人一起去鲸头的寺院烧香,郭的儿子小郭读大一了,我问他烧香许下什么心愿,他说,他想成为富二代。
  吃过午饭就回到温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4页/8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