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烧火棒

戴个默镜,告诉你我不怕黑.......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9702
  • 开博时间:2005-09-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风雨昌南





  风雨昌南
  
  人在身边,有时觉得遥不可及;人在天边,却老觉得驻在心间。景德镇,就像这么样一个人。
  ——她,偏隅江南,却蜚声中外;
  ——她,历经烈火,却风姿精彩;
  ——她,一把窑火,却涅槃而生。
  瓷,从山水来。
  穿越千年的景德镇,得益于四面松山三面水,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资源的禀赋与历史的机缘也造就了景德镇人包容天下的胸怀和激情创造的情怀。千年的风雨,景德镇完成了从单元配方到二元配方,从单色瓷到彩瓷,从龙窑到景德镇窑的华丽转身;形成了多元互补、异彩纷呈的艺术格局;创造了无数极具时代精神和审美理念的陶瓷艺术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由飞翔在那梦里泥泽

  自由飞翔在那梦里泥泽
  
  
    对于去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观鸟向往以久,正好罗君有位朋友住在鄱湖之滨,又热情相邀,在十二月的某个周末终于成行。
  
    走景鹰高速进入鄱阳县城,一到桥头便见到了罗君的朋友李君,在李君指点之下,我们开车绕着这个不大的县城转了一圈,感受这个号称“人口大国”的县城——城市热闹、美丽。之后,在李君盛情之下我们在镇里一家酒店吃过午饭,便跟着向导驱车去到观鸟地。
  
    或许是中午过于贪杯,直至车驶进一片湖滩停住了,我才从昏沉中醒来。已有当地的几位老乡在等候了,他们一边坐在木质的驳船上,一边抽着烟拉呱着……见到我们到来,一个中年样子的男子走了过来,将高筒的的雨鞋分发给我们每一个人。禁不住好奇,问老乡我们在哪能看到天鹅。男子,嘿笑了两声,顺着手指的方向,在不远处,一水之隔有一片类似小岛的泥国,那就是看鸟儿的地方,可以看到到白鹤……或许是冬天是枯水期的原因,放眼望去那一地泥国,湖水、泥泽、滩地像斑马线一像交织在一起,伸向天际。隐约中耳际似乎能听到那一声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味,在秋雨绵绵的晚上

  回味,在秋雨绵绵的晚上
  
  
  林子/文
  
  
  入夜,雨便开始下了,细细地绵绵地整晚没停……
  
  一场秋雨一场寒,有雨的夜似乎热闹要少很多,人安静下来,心也就宁和许多,这样也好,可以把自己交给沙发,借着台灯让影子落在身傍,一整个晚上都与自己影子相伴,沉浸其中,享受其中。
  
  这样的日子,手是不能离开书的,又或许是最近手头上有一台入门级的单反,所以毫无犹豫地拿出了《从拍摄到艺术——一个巴黎女孩在上海》,这是沈见华老师的书,是前年有过一面之缘的沈老师来景时送的,因为一直没有沉下心来看,似有点辜负了送者的一片心意。其实,当时书是翻看过几页的,从知道作者的职业的潜意识里,也就想当然的认为这是一本关于摄影的书,而且类似于专业教科书,所以过眼之后,就成了所谓文化与知识的一种装饰,被高搁于书橱。
  
  “没有我不愿坐的火车,也不管它去到哪里。”——这是沈老师书里的话。看沈老师书的时候,让我感觉自己像坐在一列火车上,驶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坐拥方寸望苍穹——这个秋天的乱想

坐拥方寸望苍穹——这个秋天的乱想曲
  
  林子/草文
  
    某夜,我是听着谢军的《那一夜》入睡的,第二天清晨又早早地去工作。似乎总在行色匆匆,行走在白天、晚上,屋内、室外,甚至是远行……
  
    秋天,这个季节,是渐行渐冷的。冷好,至少可以静下的时间多些,人静了,脑子就会活跃起来,思考谈不上,乱想总是会有的。
  
    一、关于女人
  
    “开完这朵花我就要走了,离开草地,去往一个遥远的星辰……”这是天涯某女文人写的,挺喜欢也就信手复制下来。
  
    女人,似乎都像一朵花,虽然都有败的时候,但花季中的女人,却让许多潜在着亚当基因的男人,有着欲望。要命的是,欲望的疯草长满心的荒原时,男人便开始为着短暂的快乐情迷行乱。亚里士多德说,智者不求快乐,只求从痛苦中解脱。其实,有多少男人是智者?不能解脱,便有了心中的郁结。
  
    直到有一天,读到李白《相逢行》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茶总,是怎样炼成的

《茶总,是怎样炼成的》
  
  
  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日三餐,茶总会例外吗?得去问茶总!
  男人绝大多数酒桌上要喝酒,茶总能例外吗?还得去问茶总!
  老总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茶总好例外吗?真得去问茶总!
  
  ……
  
  这个茶总,说起他来,那真是要沏上一壶茶,放一段很铿锵的音乐——《来自己北方的狼》,让嘈咂的音乐震的心肺都要暴的时候,然后安静下来,要安静,绝对的安静,最好是鸦雀无声,才能娓娓地把他说的栩栩。
  
  第一次见面,茶总还不叫茶总,那餐饭二百块,茶总付的。
  
  “民以食为天”,我就从吃开始说我们的茶总吧。第一次见茶总是约好在广场等,然后去吃饭。说实话我喜欢喝茶,茶总那时不叫总茶,叫“无味浓茶”,矛盾的名字,不矛盾的人物。应该是水渗多了,不然就是假冒的柳叶茶,反正是“无味浓茶”的纠结。不见人,闻其名。我想以“茶”入名的男人,不说一芽二尖般的秀气,也应该是绿色可人般的环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湖北,你真黑

  
  
  湖北邓玉娇事件、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湖北打错人事件……
  
  似乎“湖北制造”成为重大负面新闻一个品牌。究其原因,湖北真黑!
  
  诸多事件中,我们似乎有这样一个印象——湖北官员很流氓,很土匪。
  
  首先是十分崇尚武力,下到基层到镇政府工作人员因为耍流氓不成,三个彪形大汉的多次按倒21岁少女邓玉娇殴打;上到6名便衣警察敢在湖北省委大院门口对一名58岁的老妇暴打16分钟。再看石首事件,当地官员处理事情不快,动起武力来到是飞快,17日事发,18日一天毫无作为,19日,当地政府派来成千上万的警察,还有武警。警察此时成了打手,成了护院家丁,人民警察——成了人民敌人。
  
  其次湖北官场水很深,湖北警察胆子特别大。再看邓玉娇案,案件审理期间关键证据在警方取证前夜离奇被毁——胆大吧!再看湖北打错人事件,光天化日、省委大门口、6名壮汉暴打6旬老妇、16分钟、监控摄像头全程摄录被“封存”……很难想像6名便衣有这么大的胆子,背后肯定有一个更胆大的牛人,因为他的打手连“省长老婆都敢打”,在湖北省谁有这么大的来头??
  
  第三,湖北的信访,是广大上访者的“瓮”。请君入瓮这个词在湖北信访有了现实的注脚,来上访吧,来一个打一个。湖北为此成立了“信访专班”,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一临时性常设机构职能是武昌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设在省委大院维护治安秩序,如一旦发生冲击省委大门,有打砸烧等突发事件,则由他们来维持治安。其实,信访本身就带有明显“人治”色彩,加上湖北如此态度对待信访,一面是设立信访制度,另一面在信访处安置便衣。可以想像一下,来上访的人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来打砸烧。这种态度对待上访人员,必然结果就是信访成“瓮”。
  
  第四,在湖北警察眼中,很多群众是不法之徒。湖北打错人事件6名便衣把这名六旬老妇当成了“打砸烧”的不法之徒,所以暴打一翻;石首事件中,警察用武力对待“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少数不法之徒,或者说少数别有用心的人”;邓玉娇案中,更是淋漓尽致把这个正当防卫的少女当成“罪大恶极”的女魔,警察先关、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起诉、法院宣故意伤害罪……法律,成了什么?执法者都在亵渎、玩弄,湖北“不法之徒”怎么能不多!
  
  第五,别说警察是黑社会,因为湖北警察更黑。“(这些人的)装束既不像工作人员,也不像好人,更不像人民警察,看上去完全就是黑社会。”戴着粗项链,光头,自称“老子”……咆哮:“就是省长的老婆也打了,怎么样?”打人的警察,满脸横肉,一上来就把陈玉莲的提包一脚踢飞几米远,对着头就是一拳,照着大腿又是一脚。陈玉莲被关公安室里,“一个警察坐在我对面,把脚跷到桌子上,冲着我的脸”。看了这么多,很多人会说湖北警察真想黑社会,但有一位混黑社会的网友却说——千万别说警察是黑社会,因为我们黑社会从来不6个大男人,打一个60岁的老妇女。很幽默,也很酸楚。
  
  ……
  手无倚天剑,语言多苍白。“湖北制造”这一新闻品牌,但愿仅是个人的玩笑之语,究其湖北真黑还是假黑,其实不是一家之言可以定论。希望湖北,及湖北之外的其他地方,能够反思。“水能载舟”,千万别拿“水去煮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从芭蕉扇里说强拆的历史根源

  从芭蕉扇里说强拆的历史根源
  
  8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同江市发生一起命案,被拆迁户挥刀捅死一名拆迁者。
  11日,“同江百度贴吧”里一则“同江出大事啦”的帖子被置顶。帖子原文为“7月9日晚,同江市开发商动用黑社会砸被拆迁户,被拆迁户打死一人重伤4人”。记者经过多方采访,拼凑出了一个事实概况。(《黑龙江晨报》2010年7月13日)
  
  这应该是又一起强制拆迁引发的血案,放眼祖国大江南北大搞建设如火如荼,老城破门推墙拆房、新城毁田平山填湖,强拆血案似成不鲜之故事,所以新闻报道毫无新意的只能从流血从死亡等恐怖状态下去找寻所谓的新闻点,全国观众也只好像看矿难一般麻木的接受一个血淋漓的事实,然后一声叹息。
  
  难过之余,不禁让我怀念起小时候,童年的开心、无邪,想起小时候最喜欢的书——《西游记》,于是信手翻书,以便放却烦琐。书,读多了会反叛,我不知道不是真的,在看到《孙悟空三调芭蕉扇》让我还是又想起了同江强拆血案。孙悟空师徒要过火焰山,须问铁扇公主借用芭蕉扇,本来问人借东西应该是低声下气才对,借你用是情份,不借是本份,没想到孙悟空师徒这一行人是有来头的,借扇先有个理由,即火焰山是违章建筑要拆,而拆就需要牛嫂的芭蕉扇,所以孙悟空代表西天代表天庭,提出为了“公益事业”,征扇一用。没想到这个牛嫂,女人头长见识短,居然不识时务。孙悟空只好先借不成、改偷、再骗、最后竟抢,最后还动用公用权力资源(军队),看完让人拍案直骂流氓。为什么小时候没看出来,一直感觉那老牛头和牛嫂就应该借扇给孙猴子用,现在再看也大骂自己当年幼稚。
  
  骂,一定要骂。中国已经有了《物权法》,凭什么白征用牛哥和牛嫂的芭蕉扇,有偿征用也要开出征用的条件,要知道牛嫂一个女人,老公有外遇、孩子被孙猴子送去给人看院子,孤苦零仃,也就家业上指着这个芭蕉扇,成就着铁扇公主的名头,而孙猴子凭什么白白征用呢?再说,最起码孙猴子应该事先给个合理的征用条件,不能白用私人物品。于私,孙猴子与老牛有兄弟情份,“兄弟亲斤换斤,少一两也不亲”,不能欺负牛嫂女人一个,而应该是让她借得心里舒服;于公,孙猴子师徒是出公差办公事,却牺牲老百姓的个人利益成就个人政绩,怎么也说不过去嘛!再说孙猴子怎么也不能以此为名将老牛头打成重伤。
  
  回到同江拆迁血案,不说每一起强拆背后都有当地政府的靠山,至少有手撑重权的个别官员在做强拆的“中流暗柱”。不然,下三滥者能那么嚣张,骗谁呢?政府在这事上脱得了干系吗?一个地方黑恶势力的嚣张代表了什么?说明黑恶势力生存的土壤好,更说明那个地方阳光和雨露洒在不该洒的地方,而最后倒霉一定是老百姓,但终极受伤害的一定党与群众的关系。
  
  俗话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只要你有孙猴子一样的“偷、骗、抢”——下三滥手段,再有强大的后台撑腰。难怪牛哥在这件上事发出了一句这样的声音:“夫人啊,物虽小而恨则深。”只是这次同江拆迁血案,牛哥牛嫂们很强大、很血性,正当防卫打死一个为首的小猴子,还重伤四只小畜牲。我为之鼓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咽喉,扼不住你的炎症好伤心

  咽喉,扼不住你的炎症好伤心
  
  一曲《扼住命运的咽喉》让人感动古典主义的境界。但现实被人扼住咽喉的滋味却实不好受,甚至是小小的炎症挡在咽喉处也是让人不舒服的事。因为它直接让你感受到呼吸的困难,感受到死亡。
  
  拒绝腐败的唯一方式就是呼吸,呼吸既是生命的维系,也是生存的挣脱。这段时间咽喉炎暴发,肿大,一下子感觉自然的呼吸成为很困难的事,似乎生命之脆弱瞬间成为现实,不断地喝水让干涩的嗓子能够舒服一点,不断地进补龟龄膏、白木耳之类的以期能明天能舒服一点,不断地……小病虽然不能成灾,但病痛却能成伤,伤的在夜里梦寐中,如蚁咬喉的痒痒中咳嗽,不停的、几乎断了呼吸的——一直到眼泪、鼻涕、还有那不吐不快的痰从“各巧”中出来,才能倒头继续那已经不成眠的梦;伤的在白天清醒时,如拖拉机发动般的咳嗽让脑袋发麻、胸口闷痛——让人几乎没有办法去控制这个局面,甚至无原由地担心那如车发动般的咳会一下子断了气息。
  
  世界庞大,卡夫卡说过:你端坐不动,大千世界会自动向你涌来。在我足不愿意出户的时候,在我咽喉最痛的日子,听说江西抚河唱凯堤决口了,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不由心生感叹——是不是河川也得了咽喉炎,但这个“病”却是祸及十多万人呀!感叹之余我也感动,大坝决口,灾难当下,在央视报道中不知不觉成可歌可泣的事,当然也确实是,各级领导重视,亲临一线,人民子弟兵一线救灾,驾冲锋舟背人、救人,涉水淹腰背沙包护堤、修堤……此情此景,催人泪下。或许是受此启发,对待咽喉炎,最好的方法是“重视”,从上到下的重视,所以我赶紧向领导请假,上医院。我相信在重视之下,炎症会很快消除。但制造“唱凯堤”溃坝的腐败分子会落马吗?我确不得而知。
  
  回到咽喉,相比重要器藏,它结构简单,功能单一。但这里却十分重要,胃可以一天不消化东西,咽喉却不能半刻不通畅。贝多芬可以说:“我要握住命运的咽喉。”我想对于他而言命运不济,以至他痛恨到要去扼命运的咽喉,致其于死地而后快。《李尔王》中有这样一段经典对白:“往往当我们因为自己行为不慎而遭遇不幸的时候,我们就会把我们的灾祸归咎于日月星辰,好像我们行恶也归咎于命运的注定,当傻瓜也是出于上天的旨意,做无赖、盗贼、叛徒,都是受到天体运动的影响”。贝多芬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所以精神上是健全的,也是成功的。你不能怪天怪地影响自己,是个男人就是扼住一切你痛恨者的咽喉,让他去死。他死了,你才能自由的呼吸,才能感受到生命的光与热。
  
  我是一个嘴巴说的痛快的人,但却在现实中很难做到把我的痛恨者,扼咽致命。首先,我不是执法者,没有能力让那些痛恨者绳之于法;其次,我不是强权者,没有权力让那些痛恨者灰飞烟灭;甚至,我不是一个强壮的人,我没有勇气用我的双手去扼住那痛恨的咽喉……连咽喉炎,我也得求助于医院医生和药物。
  
  咽喉,扼不住你的炎症我真的好伤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女孩,原来你是酒做的

  
    一月,习习的寒风一直伴着雨敲打着屋外的树枝,也一直敲打着我无眠的心。
  
    夜晚,窗前静的只听得见雨声,风声。无眠的心空荡荡,空的好似可以听到回音。和我一样无眠的还有电脑,它像一个忠实的仆人一样守候着我,又像一个深情的恋人一般守望着我,在它的怀抱我用细碎的文字筑起一条属于自己的小路,在路的另一头有我的阳光、我的球场、我的芳草园……
  
    如今,每日像装在套子里一样裹行在城市的街头,奔忙于生计、穿梭于喧嚣……或许此时我需要的是一杯酒,一杯烈烈的白酒可以温暖身体和放松心灵,拂去日记上的尘封,穿越时间和空间撑着徐志摩的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慢溯,回到那过去岁月的迷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3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与瓷结伴的千年(人物篇)

  与瓷结伴的千年
  
  不知道这算不算一时的冲动,在心里竟然萌动出想写一写景德镇与瓷有关人物的文字。要知道景德镇1700多年的陶瓷历史长河中多少人物沉伐其中、又有多少陈年往事尘化烟尽,尽力而为之吧!
  
  (卷首语)
  
  回眸
  
  瓷,是中华民族文化情素中的骄傲。
  
  在钟毓灵秀的江南,有一座世代以瓷为业的古镇。当汝、官、钧、定、哥古代五大名窑已成为历史名词之时,她却历千年窑火不熄,凭籍着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及历史机缘,沉积下让人惊叹的精美陶瓷和翘楚于世的陶瓷文化。她,就是因瓷而赫的历史文化名城——景德镇。
  
  陶瓷,因古镇的千年演绎中成为东方文明的一种标识。古镇,也因千年不熄的窑火成就了“瓷都”的美名。但纵观历史,名气如此之大的景德镇,除了了了几位御用督陶官“青垂”史册外,似乎并没有出过什么“名人”!或许“一坯之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的古老制瓷工艺体系,原本成就的就是众人的心智;又或许是千百年来皇权的禁越,让景德镇陶瓷成了只识帝王年款而不知作者其谁的产物;还或许这就是古镇——这座自古以城无高墙、人无心篱的草鞋码头本来面目。这一切似乎于我们常讲的“时代记录人物,人物造就历史”相去甚远,其实细想之下也并不矛盾,打个简单的比喻,好比我们之仰望太阳,除却一片光芒夺目,实是很难看清个中详细。
  
  今天写下这篇卷首语,一是激励拙劣的自己,二是希望用文字去纪念。希望这些文字能像一座丰碑,告诉你与瓷结伴千年的感动;还希望这些文字能像一坛陈酒,被时间酿过的弥香感动更多的闻者;更希望这些文字能像一颗火种,以燎原之势去点燃更多这片土地上后来者的窑火激情。
  
   2009年9月于莲花塘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10页/9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