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意孤行飘然旷野

我的心灵,尘世间漂泊的孤魂,自有所来,从无处去,永世难归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2308
  • 开博时间:2004-01-02
  • 博客排名:第8274位
博客门铃
博文

九一八,九一八,不可宽恕!

早上母亲专门打电话来提醒我今天是九一八,别忘了。
如何能忘呢?那些在历史书上、媒体上看到的,那些从自家与别家老人口中听到的,都描述着几十年曾经有一种自称比文明人更文明,行为却比野兽还野蛮的人种。那些轰隆隆的爆炸,那些断肠迸血的尸身,都记载着中华邻邦的亲善友好。
不共戴天之仇。
九一八,九一八,自从那个悲惨的日子!
理智上我要支持中日世代友好,情感上我恨不能将其亡国灭族。
如果日本不愿真心忏悔,将来两国必有一战。和则两利,战则两败。
天不仁,错生日本。
分类:无边落木--日记 | 评论:1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月照荒野

有些日子是不能忘的,因为一年只有一次机会重温,而一次就足够一年回味。
有,不会忘形;没有,却无法淡然。
今年,特别不同。
归去来兮,旧园已芜。故钥依然,空徒四壁。
问询,问询,放射到星空中的信息,能传多远?是否还能到达它的理想?
也许消失是必然,停留才是惊喜。
遥远的距离,我现在看到的已是过去,那么在过去遇到了什么,现在发生了什么?
那光和热,那声与影都哪里去了?
是黑洞还是虚空?
年复一年,不变的只有我。
我已不是我,一年又一年。
无心明月照荒野,不意清风入死林。
其实,我只想远远的欣赏风景。
我心中,风光无限。
风景中,不会有我。
分类:拈花一悟--情感 | 评论:4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生离意

又是数月。
我在琐碎中看时光流逝,心平气和,一天,一天,一天……他们惊奇,他们同情:“你居然忍得下去?难道不着急吗?天啊,这样的日子换作我是一天也呆不下去的。”
淡然一笑。
我忍得孤独,耐得寂寞,却非本愿。
多年过去,原本雪白的墙皮点点剥落,如同白净的少女脸上随着岁月增长生出无数斑点,渐渐现出苍老的底色。屋顶的旧瓦在日晒雨淋风吹下更加脆弱不堪,偏偏猫男们又喜欢把这儿当成为爱决斗的沙场,肉搏时毫不顾惜脚下,年年都为它新添上几处战争遗迹,让我白天能越来越方便地窥见大大小小碎缝中的如星天光,雨夜时则可卧听越来越多的雨打水桶或者水盆或者干脆就是地面的嘀嗒声。
电扇已于昨夜罢工,嗡嗡地响着就是不转,逼着我在这样季节里专心领悟“心静自然凉”的真谛。手机也被限制服务,打电话过去查询,回答说是欠费停机。
禁不住轻叹一声,虽早已心生离意,又反复难舍。也许这就是天意吧,面壁至此,缘分已尽,我也该走了。
真得该走了。
分类:风流青云-山村 | 评论:1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舍白粉而取马桶

曾经在网上看到过几次什么“韩白之争”的标题,虽然觉得闹得好像很热火,但当时并没兴趣点击,后来在电视上看到记者分别采访韩寒与高晓松的片断,又碰巧看到一篇说是介绍争斗全程的网文标题,就忍不住还是打开来看了一下,才总算是明白了个大概。
首先说说白君这个五十多岁的文学评论界的权威,自恃德高望重,平时总被鲜花掌声和金钱包围着,做梦也想不到一群脚底下的小粉粉敢冲上来,抓住他头上几个据说不太干净的小辫子就是一通狂殴。面对寒粉这样劈头盖脸的闪电战,白老先生和几个朋友丝毫没有心理准备,没几下就被打得落荒而逃,丢尽了颜面。
得胜的寒粉又是什么样的神圣呢?玩世不恭?流氓阿飞?青春偶像?他做过什么不知道,写得书也没读过,但人倒是在电视上见过,果然是帅气。帅气加上名气、才气、痞气,魅力非凡。难怪据说下至“幼齿”上至“白头”的女性群起直追,和大批英雄少年一道形成一股浩浩荡荡的粉丝寒流,跟着小主人用无穷无尽的排泄物、性器官把不识时势的白老家伙们砸得直翻白眼。
被寒粉们骂作“一面教训年轻一代道德败坏,一面私下里藏污纳垢的伪君子”的权威们,视寒粉如当年无脑无知无德无畏
分类:指天笑骂--快意 | 评论:6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也是天才了,只是无用。

闲来无事,从网上下载了几份智商测试题来做,成绩相当好,几个分数都在天才线上下,让我小小地得意了一把,只是不知道这些测试是否“权威”,测试成绩能不能做为全球认可的天才身份证书:)
网上一西方人研究说中日韩人种的智商最高,平均达到105,其次欧洲。这个消息若是放在过去,估计又能让许多人骄傲一回了,可现在更多的中国人听了也只是笑一笑。当然,如果这个研究得出的是相反的结论,国人的反应就不会这么平静了--对外界的低评价过分敏感,还是不够强大和自信的表现。
不过既使在西方,这也不仅是简单的科研数据。据研究者说他的研究在当地也遇到困难,因为有制造人种歧视之嫌。西方公众对这一点尤为重视和敏感,完全就是一个禁区。
但在我这看来,这同样是一种自欺欺人的伪善。
有分类就有差异。物种之间、人种之间、个人之间,差异是普通存在的,不承认差异就是睁眼说瞎话,承认差异就必须承认有优劣之分。身体、智力及文明等多个方面差异的长期综合作用,才使有些种类明显比其他类优秀。比如人,就比其他动物优秀;有些人,就比一般人优秀。承认人有优劣之分,就必须承认人种也有优
分类:指天笑骂--快意 | 评论:1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民偏爱国家事

据说女人闲聊时往往喜欢谈些家事人情,男人则更爱海阔天空地操心国计民生,而且好像越是没权没位的草根就越喜欢对天下大事评头论足。我很惭愧地感觉这是有道理的,反正自己就是这样的。偏安于鸡犬之声相闻的青云一寨,却万分焦虑地关注着国际局势,台海、伊核、美日方面的一丝风吹草动,都比国内政经甚至关系切身利益的身边实事更能让我亢奋。自我诊断,估计该送到伊拉克实地治疗一段时间,好让我清醒些,明白确保一日三餐才是硬道理。
话又说回来,我又何必自缚呢?既然喜欢看大热闹,就一次看个够吧,关心国家大事总比沉迷烟酒牌妓更有益身心健康。贵在参与,乐在其中。有了幸福快乐,我的人生还需要什么?
所以,我决定继续洗耳恭听众位智者或伪智者高谈阔论,并在适当时候为某些声嘶力竭的呼喊加上助威的掌声或者鄙夷的口水。反正,口水战里没有法庭,谁能坚持到底谁就是英雄好汉。
何不放声高歌?何不赤膊上阵?
分类:无边落木--日记 | 评论:2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碧云天,黄花地,我来过

在太阳下的山路上走得满头大汗,回到小屋赶紧脱了厚衣,稍稍歇息后便把床上的电热毯撤下收了起来,以为今年肯定是用不上了,不想这时节就像官僚的脸一样多变,到了夜里居然还是出奇的冷。我蜷成一团裹在被窝里,仍是有些发抖。好容易迷迷糊糊睡着熬到天亮,感觉被窝里终于暖和起来,然而也到了起床的时候。
拉开窗帘,一眼望见院内那株高大的杏树,树冠上撒满了洇着淡淡紫痕的花儿。树后远远的田野里,被抢先的油菜花涂上一抹抹耀眼的金黄。空气中弥漫着无边的花香与躁动的气息――春天来了,乡村最美丽的日子来了。
以前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要拍上许多照片,想把转瞬既逝的美景永远留下来。而再美的风景都有看淡、看腻的时候。碧云天,黄花地,如诗如画的天地对我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景色。年年如此,今年就不想拍了。大凡太容易得到就不会珍惜,为了确定最重要、最珍视的,倒不妨先远离所拥有的,在孑然一身一无所有的时候,才能明白什么是自己真正不可或缺的,才能找到恒久的安宁。也许有一天我远离这土地的时候,就会因为今年的缺憾而牢记住曾经的美景。也许很多年后我偶然在别处看到相似的美景,还会依稀想起当年的碧云天,此时的黄
分类:拈花一悟--情感 | 评论:3 | 浏览: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妹妹生日

今天是丫头的生日。
总想应该喊她林妹妹的,但一想起那红楼一梦的兆头并不好,也就回避了。
这个一心一意要生活在爱情中的妹妹啊!长沙,又一村,为人妻,为人母,路迢迢。
曾有约:各藏在心底,相忘于江湖。就此打住。
分类:无边落木--日记 | 评论:2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悟国家事,终得大解脱

3月9日,长途无事,在车上冥想以打发时间,仔细思索了成吉思汗、岳飞是不是民族英雄、新疆该不该独立、黑龙江北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该不该要回、如何对待中日和巴以世仇等等涉及民族、独立、历史恩怨并且一直困扰着我的“国家大事”,终悟大道,得大解脱。
原来时间决定了一切,一切都是过期作废。
哈哈,得大解脱,顿觉天地清爽!

分类:指天笑骂--快意 | 评论:3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爻谣

天上牵三羊
地下捆三鹰
流水砍两段
野火里面跳
冬雷震一下
高山梗一头
追风训双腿
泽上对两角
分类:无边落木--日记 | 评论:6 | 浏览:1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北归雁的谈笑

2006-03-06 23:05:19 飘然旷野
呵呵,真想不到
2006-03-06 22:54:38 北归雁
旷野好
2006-03-06 22:54:43 北归雁
什么想不到
2006-03-06 23:05:38 飘然旷野
想不到你居然不退反进
2006-03-06 22:55:11 北归雁
退过的,没退了
2006-03-06 22:55:34 北归雁
你现在不来天涯了?
2006-03-06 23:06:42 飘然旷野
来啊,我只是暂时休息了一阵
2006-03-06 22:56:07 北归雁
现在休息好了?
2006-03-06 22:56:20 北归雁
现在这个破活不好玩
2006-03-06 22:56:35 北归雁
老朋友也越来越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理性的刀 痛苦的心

知道太少是一种悲哀,不自知的悲哀。而知道太多也会痛苦,自残般的痛苦。
曾经是多么单纯,单纯得如一张白纸,虽然纸浆里也带着本性的杂质,但总归像一张纸,一张洁白的纸。
现在呢?狂热信仰的成了幻想,崇高伟大的成了骗局。也许糊涂可以继续安心,但却忍不住去想。思辨绝对不是一件轻松快乐的事情,否定自己更是形同自杀。用理性的刀,一块块剖开自己曾经最纯净的心,滴下的血让我窒息和胆颤。
太可怕了,这世界太疯狂了,公平、正义、善良、真理、圣洁、热情......都抵不过现实的碾踏。
一片黑暗。
邪恶的人们争权夺利,死有余辜;可善良的人们也相互残杀,残酷之至!有对错吗?有是非吗?有,都有,几乎每个人都有。可正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才又都没有。
为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另一部分人会被用来牺牲。
为了一部分人的邪恶,另一部分人的善良会被践踏。
这与比例无关,与善恶无关,只与人性有关,与权力和位置有关。
从前我相信制度决定一切。可是我现在知道,决定一个社会的其实并不仅仅是制
分类:拈花一悟--情感 | 评论:14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夜听雪

暮色开始掩盖屋外的一切。下雪了,飘舞的雪花从高寒的天空争先恐后地飞落,有一些幸运儿寻着了从门口泄出的灯光,借着风的力量挤上这拥挤的舞台,跳出各自生命中的最后一个飞旋,从这一块光影里向我证明了它们的存在,便跌碎在潮湿的土地上,化作泥水,早早地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证明啊,存在啊。存有何意,证又何苦?坐在桌前,打开台灯,放出音乐,让自己沉浸在温暖的光线和美妙的乐曲中,任思绪在天涯游荡。
夜深了,想必是雪花变成了霰,大珠小珠地落在瓦片上,随着风忽急忽缓的敲打着,清脆而杂乱。突然想起浔阳江头的琵琶,在那个月夜,是否也如这般的敲打着谪居者的心扉?湿衫的司马会不会想到千年后青云寨里,有人在重吟他的心声?当我如风一样吹过、如雪一样逝去,所有的忧伤也都会化为虚空吗?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不知明天的野外,是不是只剩下一片白茫茫大地?倘若是,我便一个人走入那无边的旷野,让风雪卷去自己的身影,也许我会在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雪原里,寻到曾经独钓寒江的孤舟。简陋的孤舟藏着我身若浮云飘影随风的清梦,却如何容得下我心如沧海暗流汹涌的欲望?归去,
分类:拈花一悟--情感 | 评论:3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路水洼

下午从外面回来,在山口外国道边下了车,朝山里一望,灰色的天空下,弯弯的山路上还是一片泥泞,昨天的雨积在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水洼里,如一串硕大的珍珠项链从天上掉落,摔散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委曲地泛着灰色的光晕,无聊地忍受着行人的旁观和践踏。
我是不会去践踏的。在泥水中飞奔,让脚下生花,那是遥远的孩提时代的选择。那个时候,快乐是一切,生活的意义就是玩乐,就是欢笑,只要能体验在水中飞奔的快乐,裤子湿了,衣服脏了,还有大人的呵斥,都不能阻挡我快乐的脚步。
现在,我选择干净的衣服,体面的模样。
因为我现在成熟了。可是,我现在也死去了。
这是一个悲剧。我们一出生就已在死去。尽管肉体在生长,物欲却渐渐侵入了心灵,一点点窒息了本性。一天一天长大,一天比一天患得患失,也就一天比一天失去了快乐,迷失了生命的本质。肉体活着,精神已经死了。精神死了,我们做为“人”还算活着吗?
一切已不可改变,我做行尸走肉已许多年。面对水洼,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敬而远之,像女孩子一般扭动着“腰枝”,绕过它们,绕过童年的快乐,小心翼翼地前行。于是,在灰
分类:风流青云-山村 | 评论:5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醒

梦断天涯路,
魂归野漠星。
身寒思旧故,
月冷见幽冥。
分类:拈花一悟--情感 | 评论:4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