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6204
  • 开博时间:2005-09-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申年说猴

                                    申年说猴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作曾让我感到羞愧

                              写作曾让我感到羞愧

                                               

最初的羞愧来自于若干年前。那时我刚刚尝试写作,将生活中的点滴感悟用不成形的文字记录下来,抄写在稿纸上,投寄到杂志社去。我盼着某一天我的文字也能变成铅字,那会带给我巨大的成就感——那并不是出于一种虚荣的诉求,而是庸常日子里对于奇迹降临的一种守望——就像一道闪电,或一束光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面对人世的态度

                               我们面对人世的态度

                                                         

大约是在2003年的某个深夜,我在《八月照相馆》这部电影里,偶与相貌平庸的男子金正源相遇。当他慵懒地坐在学校的操场边,画面中道出这样的念白:“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了。然后我知道,父亲,姐姐,我们每一个人,都将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左手

 左手

                                                             刘荣书

六岁之前,作为身体器官中最为普通的部分,她执拗的左手常常被人忽略。

或许是某种习俗的错误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甜的铁,腥的铁

  甜的铁,腥的铁

                                                                        刘荣书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草冢

   麦草冢
荣殊
每年六月,麦子成熟了。麦草像大地上生出的金色发丝,被镰刀一层层剃剪下来。马车在乡村路上走动,把沉甸甸的麦粒运回粮仓,然后把麦草,一车车运回村子。那时候,大地上开始生出一个个金色蘑菇,慢慢挪动着,靠近村子时,站住脚,扎下根。一年四季,麦草垛在村子周围,房前屋后,久常地散发着浓郁而清香的气息。
母亲年轻时,做过几年民办教师。村子里的信件、报纸,都是邮递员统一送到学校,再由学生们代送给收信人。小学校旁,是一个廓大的麦场,长满了丛林一样的麦草垛。母亲和邮递员的爱情,便是从那里开始的。
每天午后,邮递员顺着一条尘土飞扬的土路,出现在小村口。来到学校,喝上口水,再赶往下一个村子。后来,他总是在黄昏时出现。送完别处的信,宁肯多绕点路,最后才来这小学校。只为与母亲共赴那短暂的约会。
母亲和邮递员藏在麦草洞里。柔软的麦草拥抱着他们。麦草洞是人们烧火做饭,取走麦草,久而久之,形成的洞穴。有一次他们幽会,麦草洞被积雪压塌。芬芳的麦草顷刻间将他们埋葬。如一个爱情的坟墓。他们未感到窒息,只感到那麦草带给他们的是温暖和踏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卑微的人也有故乡

  

卑微的人也有故乡
  那个苍老的人走进来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他。倒是储蓄所的保安,出于职业的敏感,迅速从座椅上弹跳起来——干什么,干什么!他用警棍,在那人前面设置出一道障碍。
  他的一条腿是跛的,脸由于常年暴晒在街头的缘故,是一种无法描述的黑。眼角的鱼尾纹,呈放射状现出肤色原有的白。那脸定是几天未洗过,鼻凹处结了脏污的斑点。他拄着一根拐杖,腰弯着。肩头的破处,打着补丁,缀着粗疏的与衣服颜色不相配的线脚。头上顶了一块汗帕子,一块属于外地人的可笑的汗帕子——一眼看去,便知他是一个乞丐,一个年老的乞丐。难怪保安要拦住他呢——乞丐进银行讨钱,那还真是老牛进草棵子,找对地方了。
  但他很沉着地说,我汇钱,咋就不让进了嘛。。。。。。
  保安收回了手中的警棍。他被安排在这个工作岗位上,领导并没有明确告诉过他:乞丐是不能来银行汇钱的。从他粗略的判断里,他也知道,任何一个来办理业务的人,都是不能被拒之门外的。就像一个拿了钱的食客,不能被饭铺拒绝一样。
  储蓄窗口排了很长的队伍。他跛着脚走过去,保安的阻拦似乎伤害了他的自尊。他边走边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受难

  

受难

           刘荣书
  祖母是家族中活的最年长的一位。她生于1913年。1913对我们来说显得太过遥远。1913年之前的时间更是漫长的无可追溯。祖父比祖母小三岁。做为某种参照,祖母应是这家族最早的源头。时间顺流而下。至如今,我祖母这条鱼,已繁衍出一个庞大的族群。
  只是时间之水将她搁浅在人间这块岸滩之上。她最初的亲人,已漂游到很远的天上。时间之水依旧未舍昼夜。她身后的人,也前赴后继涌流过来。从少年,变壮年;从壮年,成老年,然后沉潜在河流底部,向下游漂走……只有她,在人间,眼睁睁看着。
  
  我祖父个子很高。生一双大脚。鸭蹼一样。天生的罗圈腿,走起路来鸭子一样摆荡。我姑姑和我叔叔走路的姿势,有他的遗传。他脾气暴躁。早年任过生产队长。看到偷懒或做活路四不像的人,便挥舞手中叉子,不分轻重打下去。叉子是他惩罚人的工具。分木叉子和粪叉子两种。木叉子柳枝做的。他用木叉子打人,像刺刀一样戳。粪叉子是铁质的,戳上去后果严重。他虽鲁莽,也知轻重,横扫着拍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一生的牵绊

这一生的牵绊

讲述人:王玉华。女。35岁。某某市教育局工作人员

我是1976年大地震的亲历者。或许,还是年龄最小的一位。被解放军救出来,奄奄一息---掀开瓦砾,最先露出来的是母亲的尸体。弯曲着。我的嘴里还衔着母亲的乳头,奶水吸干了。流出来的是血。我的嘴角沾着从母亲乳房里流出的血。我之所以能活着,完全仰仗了母亲的怀抱---只是那怀抱对我来说,已不再温暖。
我爸当时在北京工作。失去亲人的伤痛,随时间推移,慢慢在他心中痊愈。他很快有了意中人。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姑娘。谈婚论嫁时,对方让他在我和她之间做出选择。我爸选择了那个北京姑娘。
我被寄养在老家。做小学教师的姑姑带我。一个还未结婚的姑娘,其中艰辛可想而知。她白天上课,把我放在宿舍。不放心,讲一段课,就跑回去看我一眼。我哭闹,她背我到课堂,继续给学生上课。去厕所,或有事脱不开身,就会把我交给课堂上某一个年龄稍大,做事比较稳重的学生。
姑姑抱着我,串百家门,求村子里哺乳期的女人喂我。任何孩子天性中都有对母亲乳房的依赖。夜里,我的小手不自觉摸向姑姑青涩的乳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千只鸟

一千只鸟

一般和鸟打交道的人,大都家境不错。
但这种概念却要和捕鸟人区分开来。常和老人打交道的这个捕鸟人,是要靠鸟来补贴他的家用的。通常他只注重捕鸟的方式,并深谙此道。只是在邂逅了老人之后,他才对鸟的种类专注起来。
老人要买的,是一种叫不出名字的鸟。这鸟,体态丰腴,羽毛如锦。在平原的麦田、树丛,你听不到它忧郁的歌喉。它只出现在河边的丛林中,依着湿岸的水线,在傍晚或早晨的薄雾里,划出一道道惊俗的飞行。与这种鸟打交道,捕鸟人觉得,它更像天堂里的鸟。
因难以捕获,鸟的价钱自然抬得很高。捕鸟人每捉到一只,心会怦怦跳。
在鸟市。老人从不还价。捕鸟人把装鸟的笼子交到老人手上。老人把钱,把空鸟笼,递还给他。鸟笼是老人的。鸟是捕鸟人捉到的。两种东西的简单交换,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有一天老人对捕鸟人说,这种鸟,他要买够一千只。
一千只!
捕鸟人的表情里掺杂了欣喜和惊讶。
一千只鸟的事并未被人议论太久。它只是渐渐衍化成这一带平原上一个非常动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野菜

 野菜
 荣殊

很小的时候我便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孩子是家里的一头母猪。母猪每年生一窝猪崽,换句话说---很小的时候,我便已儿女成群。
我要为他们操劳。一个用柳条编的篮子,或是用家织土布做的棉花兜子---是秋天大人拾棉花用的---是我每天放学后的作业本。我的作业是那些野菜,到现在我还能如数家珍----酸菠溜溜、刺儿菜、畦么菜、苦么菜、马笕菜、水笕菜、车轱辘菜……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野菜。它们星星一样散落在田野深处,虽命贱,却被我视为珍宝。我要在天黑以前,将手中的篮子,或是背上的棉花兜子,用它们添满。野菜是我孩子的口粮。换句话说,是我上学用的铅笔、书本、小人书、过年时的新衣服、水果糖、鞭炮。从很小我便懂得任何事情的存在都是建立在基础之上。我童年的快乐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之上。猪是快乐的根基。野菜是快乐的源泉。所以说我热爱他们。我操劳,任劳任怨。天黑前回家,顾不上休息。剁猪菜。这么说从很小我便是一个厨师。菜刀被我耍的上下翻飞。猪菜要剁细。菜在锅里煮至七成熟,太烂不符合猪的口味,太生又不利于猪的营养。玉米面要水滚开时下锅,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 碑
 荣殊
不知是来自哪一处山体中。亦不知在山的腹腔内沉睡了多少个世纪。那些碑。不同的材质,来自不同的地域。生成的条件与时间又各自不同。它们由山脉的一部分转化为一个个人的名字,那些名字的来历不同,故事亦不同。
或许是被炸药撕裂的,或是由山里人一锤头一锤头,用錾子从山体中剔下来的。那点燃炸药的人,是不是在某次疏忽中丧掉了性命?抛下了家中年迈的母亲,年幼的儿子。他鲜活的肉体被强劲的炸药撕裂成一块块碎片,抛撒的满山谷都是。也迸溅在那一块块用来制作墓碑的岩石上。他的灵魂,便从此依附在了那些充满灵性的岩石上了。村头堆砌的坟冢,只不过是他的衣冠冢……而那抡着锤头握着錾子的山里人,因为日子的窘迫、焦虑,恍惚中走了神,锤头砸在右手的食指上,錾子穿透左脚脚背。虽性命无虞,却生活堪忧。他从此成了一个废人。
那些成为碑的最初的岩石,可以说负债累累。它们最终将会被人抬下来山来,或是被车运出山来。它们会心存内疚。
它们躺进石匠的院子里。院子里的石材,一年一年,流水样更换。最初进来的那些,已刻上一些人的名字,竖到更远些的田地上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追讨的基督

 被追讨的基督


5月18号那天,王充才得知林春光破产的消息。
此前他一直被诸多琐事纠缠:比如他贷的一笔款子,快到期了,信用社老黄的电话催得紧。王充说,不是还差几天吗?我忘不了的。离期限还有两天,黄主任便如临大敌,他在电话里警告他,说贷这笔款子,完全是看在亲戚情分上,你可不能……王充在电话这端轻蔑一笑,心说什么看在亲戚情分上,没有那天晚上砸出的钱,你肯把款子贷给我……比如他的产品又一次没有通过质量监督局的检测,他搞不清哪里又出了纰漏。春节他还到杜科长家里坐过。接到罚款通知,他给杜科长打电话。但杜科长的口气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再比如女儿的班主任又来电话说,女儿在学校里出了点事。当然是小事,就是现在的孩子们早恋的问题。班主任无奈地说,你还是来一趟吧……
女儿的中考成绩不好,王充花了一万多块钱,把女儿送到县一中借读。实指望她珍惜时光,却不想又旧病复发。初中时,班上有个男生就追女儿追得火热。
班主任在开会。王充恰巧碰到女儿的语文老师。大家拐弯抹角能攀上亲戚。说到女儿的事,老师笑一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粮记

买粮记


乔枫扬和一个叫吴烈的村里人骑行在路上。
他们各自揣着从家里带出来的买粮钱。吴烈把钱藏在什么地方乔枫扬不知道,但乔枫扬的钱藏在贴身的内衣里。昨晚乔枫扬从梦中醒来,见母亲仍坐在油灯之下,一针一线为他缝制衣服。母亲从弟妹们穿破的衣服上裁下一块布丁,在乔枫扬的内衣上缝制出一个口袋,然后把钱放进去,又把口袋缝死。这样,当身材弱小的乔枫扬走在买粮路上,他无时无刻不感到了胸前的沉重。
钱是母亲用棉花纺了线,然后踏织机,起早摸黑纺了布偷偷卖掉换来的钱。乔枫扬深知此行的重要。家中的米也许只够吃两天。这还是在每天粥碗里见不到几星米粒的情况下维持的结果。做为家中的长子,乔枫扬没有勇气面对母亲憔悴的面容。所以说那一路上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但在那种沉重里,乔枫扬的思想却极其活跃,他更多地回忆起了一年前的旱灾以及他父亲的死。
说起一年前的旱灾,乔枫扬并没有深刻印象。那时他还在县中读书。只记得那一年的太阳疯掉了一样,每天把大把的热力播洒在大地上。加之饥饿,乔枫扬和许多同学不只一次地在课堂上晕倒过。紧接着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幽黯国度

 幽黯国度


 1:我所生存的弹丸之地,常常会传出些令人震惊的消息。你比如谁一夜间暴富,赚得了一百万之多的钞票。只不过是,他的看似合法的收益,无疑于一次暴徒般的抢劫;你比如一个无生育能力的废人,珠胎暗结,得到自己名义上的儿子。只不过是,他仅付出了一笔对别人来说丰厚、对自己来说尚显微薄的酬劳;你比如说一个如日中天的老板,欲谋害自己的结发妻子,演绎出一段轰动当地的新闻。只不过是,他昨天还颐指气使,到了今天,他的那些马首是瞻的朋友,便伙同银行、法院,冻结他的账户,查封他的财产。让你无比生动地重温那些针砭俗世的经典语句---人走茶凉。人庭冷落车马稀。落井下石。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还有那句---鼓破万人捶,墙倒众人推。
这国度如此微小。如发肤般纤细,却嘈杂、逼仄、纷乱如麻。我曾试图去热爱他。我曾试图用浅薄的笔尖,去歌颂与他相关的事物。比如歌颂粮食,歌颂农事,歌颂民风的淳朴……但我的试图却几乎都做徒劳无用之功。我清楚一个人内心的宽厚,决定着看问题的角度,但在与这微小国度的耳鬓厮磨中,我发现别人所歌颂过的东西正以迷幻般的姿态消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4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