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流浪

走一步叫行走,走千步叫流浪.我徒步行了好几万步,就叫流流浪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0569
  • 开博时间:2005-09-20
  • 博客排名:第1618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死之默

死之默

 

尽管他隐着形,他的影子无处不在。

有时,我感觉到他在喘息,冰冷的气息冰冻着我的脖颈。有时又能听到他尖涩的嗓门在歌唱,声音细如游丝,把蹦跳成碎片的心用细线串起。

分类:往日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曲二首

  

1/送别

 

短曲二首

 

 

列车,晃头的那一瞬

开始一个老人的咳喘,早晨

淹没在一片没有洗净的深夜里

她提着包走进车里,没有回头

他的脖子上那个小鸡吊坠开始了长鸣

 

杂乱的脚步,楼群踩响晨练的广场舞

分类:往日 | 评论:1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康定,那条淌过童年沟坎的河

  

康定,那条淌过童年沟坎的河

 

我经常强迫自已,朝记忆的最深处走去,沿着那条从清晰到模糊的时光之河。

我想走到最初的源头。我看见的是一片黑暗,却听见了一种让人兴奋和激动的声音。

呼呼——霍霍霍……

我一直以为那是风的声音,康定本是风之城,狂风本就是栽种在耳旁的草,晃动和抽打都会震荡我的耳鼓。可我尝不出风的味道,那种青草与牛皮混和的味道。我能感觉到绸缎的飘动,水

分类:往日 | 评论: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小诗

1、心跳

 

五月小诗

 

夜,白天的影子

脚印追赶脚印

分类:往日 | 评论:1 | 浏览: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百年孤独》

我们的《百年孤独》

 

(我收藏的《百年孤独》竟然全是盗版)

 

那时,我们还是浪荡在川西高原小城康定街头的小青年,刚从学校出来不久,就像刚出笼的馒头,浑身蒸腾着新鲜的热气。我难以忘怀那年冬天那个大雪纷飞的周日,在一个窄小的阁楼内,我和我的那群文学朋友们同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不期而遇。那个小阁楼是我的一个藏族诗人朋友的书房。我们都相信,在中国我们最早握住马尔克斯那双粗糙的擅使魔法的大手。

分类:往日 | 评论:0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浪人浪到阆中城

  

lz1.jpg

 

阆中,一直以为那是猛张飞的城。三国时期,蜀汉大将张翼德任巴西太守,驻守那里也死在那里。那时还暗中在嘲笑,一个没文化有血性的鲁莽汉子,因为桃园结成的那个义字,因为嗜血蛮勇,因为《三国演义》里挑逗起多少人的热血翻涌,就给这座城市留下了光灿灿的张飞文化,从包浆厚重油亮的古建筑,到锦锈描花的书籍文字,到吃的张飞牛肉,喝的翼德酒,恒侯醋,都在谈张飞文化。

其实,阆中文化并不在某个古代名人,而是老天爷爷的眷顾,赐给蜀山蜀水这样一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要说名人,《路史》注:“所都国有华胥之渊,盖因华胥居之而得名,

分类:往日 | 评论:3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走了,我还活着

  


  
  姐姐的突然去世,快把我活在世上的勇气摧垮了。
  很突然,至今我也不愿相信那个半夜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从那天夜里起,我魂就跟着她走了,我的亲姐姐呀,我一直像依恋母亲似的依靠着的姐姐,你怎么在晨光将要降临的那一刻,丢掉了留在世上的一切,化为一溜轻灰的烟朝世人看不见的地方飘去……
  奔丧的那几天,我一直踩着梦的声音狂奔和行进。冬日高原的风一刻也不停地掀动帐篷脆弱的门帘,我看着静静卧在冰冷门板上的姐姐,生怕风的呜咽会把平静的她吵醒。灯盏里的油渐渐干涸,一支接一支的焚香,在冷风里飘散浓烈的气味。我懂得了,人辛苦的一生追求的不就是这样的平静,世上没有任何声响与杂乱能吵醒的
分类:往日 | 评论:2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群搞雕塑的妖精妖怪们

  


  

昨天,突然接到久不见面的雕塑家朋友的电话,叫我快去美院看他组织的雕塑展。
  一个很有影响的展览,北京展后就很轰动,又在全国流动,一路轰轰烈烈影响过来。
  那是一群以八零后新新雕塑家为主的作品展,旗帜一展就很响亮:中国雕塑学会青年推介计划系列展。我的这位很有诗人与哲学家气质的雕塑家朋友把它分为“质、灵、身、戏、构”五个部分。
  一进展厅,我就像走进了一群古灵精怪的小精灵们乐园,这群新生代雕塑家们用他们特有的思维与创造,把这间五层楼高的宽敞的展览厅变成了一个喧哗与宁静,骚动与默想共存的世界。就像走入了另一维空间或外星陌生的世界。说实话,从头走完,我都是激动的,因为陌生而激动,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和尚的自述

  (春节,我在一个寺院里和一个和尚过了几天清淡的日子,有一天他给我讲了他的身世,我的心一下沉重起来……一切都是真实的,正因为真实我才隐去了和尚的法名和他的俗家名字。)
  
  我们认识不久吧?你算什么算,还扳手指头,你不是SB弱智吧。我们去年秋天认识的,时间八月二十五号,离中秋很近。你叫我玩CS,我说杀人的游戏我都不玩。你就笑我像个和尚。我说,我本来就是和尚,你还不信,说一定是个勾引无数尼姑的花花和尚。我就生气得想揍你,黑了头像和表情。
  好多好多天,你都在找我。我知道,因为我们寺院里只有这一台电脑上着网,常常让一个八零后师弟霸着。我故意从电脑旁过,就是想感觉一下你的存在。
  你太像我从前的一个兄弟,头发像,眼睛特别像。你戴着眼镜我也能认出是他的那双机灵的眼睛。还有你的嘴巴,圆润的紧抿的,不爱说话却把很深奥的东西死死藏着的嘴巴,简直就是一张图纸一个模具冲压再造出来的。你怀疑你与他一定有啥血缘,可你说你远在康藏高原。
  你说你春节要来成都,我可高兴了,马上打电话给在成都的战友,说有个酷似我们班长的人要来成都了。好多人都
分类:往日 | 评论:4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大渡河垂钓

  最痛恨康定无鱼的是白胖子他爸。

白胖子家住折多河边,大大的一面窗悬在河上,涨水时水浪会从窗缝隙里打进屋里来。每天听着哗啦哗啦的水响,白胖子他爸就骂,闹什么闹,有本事把你河底的石头全闹成鱼吧。哪有河水不生鱼!然后掀开窗,把很大一团脓痰吐进河里,又砰地关上窗子。

白胖子他爸从小生长在东边一个有湖水的小村子里,那个在中国地图上称作鱼米之乡的地方,人人都会打鱼钓鱼。因此,他跟着进藏的军队到了这里,看到这里有那么好的河,就留下了。白天民贸公司的干活,夜里就拿着自制的钓鱼竿沿河寻找能下钓的地方,从早到晚,连鱼影子都没有。有一次,他好像钓上了什么,兴奋地大叫,钓着啦,钓着啦!拉起来的却是一只破皮靴,惹得围观的人哈哈大笑。过了好久好久,这县里的人都在讲他钓到破皮靴的笑话。

说是小城无鱼,可那天有个姓王的卖猪肉的汉子,却钓到了鱼。王麻子我是熟悉的,他又矮又丑,却把秀气漂亮的理发徐小姐讨到了手。他结婚时,我们一群小孩挤破了他家的门,又为讨一把弹子糖吃。王麻子是一早去寻河钓鱼的,他钓到鱼的地方就在州医院
分类:往日 | 评论:0 | 浏览:8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