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没落陈皓的博客天涯名博

陈皓,停水了,我要唱花脸……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1199706
  • 开博时间:2005-09-20
  • 博客排名:第1102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无法触摸

  押司的底杆走的诡谲,走了三库,心有余悸贴上绿球,,,押司每一次出球,都让我撕心裂肺,,,无人知晓那天为什么押司会从图书馆路经过,他住五里湖另一端,没理由绕上一大圈,还隔着斑马线的铁栅栏,把身体晃的风和日丽,,,司徒雷登和乌鸦沮丧的坐后排看台窃窃私语。唾沫把脚底的井盖刮出一道凹槽,,,我曾经给他们拍过私房菜谱,押司一身胡萝卜短衫,怀里端着一堆玩具熊站江尖大桥,投光灯把二个斑驳投影穿越桥面,像二捆扭曲的绳结。
  “有些鸟是不能关在笼子里的。”
  图书馆路大雨涕泣,能见度只能看到NY第五大道,,,押司和那捆白萝卜穿过镜头,桥面沥青路全是过滤嘴粘粘滞滞开过口的血丝。
  我走不到位,每只彩球都控制不了。
  我二十岁曾经抱有一千个幻想。过了二十多年,只剩了一个念想,“大哥,行行好,把那根细木杆变成喷水手枪吧,,,”二十年前我临摹老上海月份牌画的漂亮山羊胡,身边总会添上一排浓油赤酱的摩登女生,中间的山羊胡举着歪把子盒子枪,霸气十足,,, 押司那几年风调雨顺,常常没安好意捣腾歪把子枪柄,一弹,塑料粒子像炸开的猪排,四处飞泻,,,让子弹飞一会
分类:日记第二页 | 评论:0 | 浏览:1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方泉有个葡萄园,,,

  

分类:犬马声色 | 评论:0 | 浏览:1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繁花似景

  唐人巨济有一段,“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一千多年后被南方二个花人暗暗收拾了去,探梅访柳,悠然南山。一个姓张名岷,一个姓鲍为金荣,这是隔年秘密。一个傲岸,无可救药。一个坚韧,淡水清粥——方寸之间却同时把娇纵,艳羡,媚惑,含羞,弄成一团妖气。
  终于,南城头繁花似锦。
  我当然不会认帐是吸墨宝典。便是满城繁花似锦,已经很了不得,再一吸墨,还让别人活不活……一段媚眼,一簇绣球花,一截花窗,一个从空中俯瞰的花园,一株橡树——画里画外渗透诡异水气,淋漓尽致在进入观看的任何东西内,演练满目锦绣,你一旦进入,便深陷之中,无法自拨——这是个圈套。“繁花”并不意味让你所看到的东西更解风情,亦不意味可以让其勾兑出纠缠,无奈,似水流年。
  比如这株橡树或花墙,能含蓄所有演绎出的春光,还意味着,让表现出的事物成其为自身的一瓣花颜。让“那个从空中俯瞰的花园”独一无二,极为妖娆——这么想令人愉悦,我察觉到了,二个花人从内部所做的改变,给其他事物带来更为广阔的想像,和快乐。
  一段媚眼,一截花窗,一簇绣球花,其实都在说服一个主题,春天来了,万
分类:茶馆是一种传说 | 评论:0 | 浏览:14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法触摸,,,

  
分类:犬马声色 | 评论:0 | 浏览:2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葵花宝典

  肉松侧着身擦木杆,腰截露出一段粉彩花花,影子留在墙上,粉彩花花跳过纱帘,,,一个枯燥个老男人把身段保持如此曼妙,像他的细木杆擦阿擦阿擦阿擦阿擦出葵花宝典,已经让人惊讶,,,居然还可能会有一万只锯齿,一万个不受约束的VV塔镜头盖,或者一万张糜烂的擦镜纸和烂得不能再烂的手感,,,那就是,惊鸿一瞥。
  十八号一早开始下雨,绵密不绝,我暗暗许了个愿,像乌鸦上次的许愿一样,鼻尖朝上,,,过了十点,果然神经衰弱的放晴,一大群鱼游上甲板,一坨唱山歌的宝典,也游上岸,,,阿唐站上红地毯,语无伦次讲着些神经质的官司语言,,,哦,气血太旺,太冲,还沾了一点点蛾血。
  他不入地狱,谁
分类:日记第二页 | 评论:0 | 浏览:18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陆永基——无锡,庸俗的别一种解读

无锡——庸俗的别一种解读 作者:陆永基
   
    1
    无锡很庸俗。
    看到这个断论,即使不是无锡人,大概也会感到讶异而又惊愕,而生息于太湖之滨惠泉山下的百万子民,几乎个个都会义愤填膺。
    是的,对家乡的挚爱是人类以至兽类的天性,所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更何况,“挖掘家乡积淀,炫示家乡历史,昭彰家乡人文,打造家乡名片”早已成为殊为难得的政民同心朝野一致的共识。由而,连恶贯满盈的西门庆为非作歹的狮子楼也因为有着所谓《金瓶梅》之文化内涵而异彩熠熠,以至故里名号还引发了阳谷、临清、黄山的二省三地之争。
    此类“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的毛病,我本人也很难幸免:前不久外出旅游,途中闻人笑言无锡话难听,顿时拍案而起,愤而强词无锡话之种种美妙,一时令四座讶然侧目;十多年前,省里一次分组讨论会上,因昆山某君借苏州贬抑无锡即怒发冲冠,以至不顾召集人身份严加驳斥差点引发事端,一些与会者或许还有记忆。
    其实,说无锡很优雅、很文化甚至很高蹈、很清凌都是极容易的事
分类:日记第二页 | 评论:0 | 浏览:15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然后

  十分钟里,我一直听见她的呻吟。我已经记不起那间带阁楼的房子。站了一会,刚想转身往回走,乌鸦就在后面抖哧哧叫出来,老爷,格么您不想看看半夜梳妆的水荷?
  我说你叫魂啊。她回转身,定洋洋瞪着楼梯铁栏杆,好一会才说,夜叔,师父,夜叔公,押老爷……嘟嘟嚷嚷,像蛇一样缚上来,“老爷,格么然后啥叫画上位,”
  “记记牢,就是宋押司骑赤兔马单刀赴会千里走单车。”我口轻瓢飘说。——然后,春天雪会覆化,万物苏醒,开往灵山的云杉林荫道也会打通。“哎呀呀,讲的格么好,押司阿是和老爷一样都晓得个。” 乌鸦笑嘻嘻把手插到我牛仔裤后袋,还抖了抖,身体裹着瘦马尾巴,一脸烂漫。
  “押司不玩这个,押司喜欢和瘦马,蛇,东风搞一起。”
  押司每走一步都不连贯,小碎步,细纹,甚至弱不禁风。走了一条街,碎的花开花落。然后慢吞吞串出来,却异常花红柳绿。四季藏的暖气片来得有点慢,烤熟的秋刀鱼搁在蝶盘讲述了说不出的媚惑,和清酒的口感一般从容。押司才是异曲同工的料理。那一年,水泊粱山凿了个滚大的打谷场,旁边还弄上云杉林荫道,酿酒坊,金店,当铺,情侣驿站,成人用品店,温泉什么的……从四季藏出来,天将黑,押司的漂移成了幻灯片,凿了几条短促声线,软绵绵,身体浮在水面,与后面山体连成一片。乌鸦夸张的叹口气,喉咙发出很响的滚轮声,像楼上灌满GIVENCHY的弹子——《然后》是个性感的动词,我天天在青石路上走,却总是想不着。
  那天晚上,我表现的很耐心——我画了一房子水荷,叶茎和池塘被画得空旷,剔透,重重叠加。腰也画得很细,像格个经常呻吟的铁家伙——却无孔不入。乌鸦说,是不是每一次弗吉尼亚上空的那只蝴蝶抖动一下翅膀,押司的城市都会打雷?——隔着大画桌,我告诉乌鸦,“反了,反了,当年水泊梁山打了无数次雷也没有任何一只蝴蝶围观孙二娘顾大嫂什么的都是蜘蛛所以押司后来卸甲归田不再过问俗事不是不是书里写的那样子。”
  她含糊的笑笑说早猜出来,蜘蛛,押司,老爷,夜叔,乌鸦,蝴蝶……那么,然后呢?我只好说,然后是无穷无尽,可以造一条很大的海盗船,或者一座城堡,温泉,停车场,私人工作室,摄影间,水磨坊,或者瑜伽馆,美术馆,还可以造游艇,造私家园林,造人,造玉米、毛豆、兰花,然后造一本盗版画册。——然后,还有感谢张岷,卫东,建平,新峰,瑞农,满生,董博,夏辉,浩昌,阿符,谢松,师兄,元兴,耀兴,黄涛,加良,正明,我先生,家人和一群无孔不入的师兄弟妹。
  乌鸦夸张的叹口气,乖乖,格么要啥个辰光。我说快个快个,比如半夜的木梳子涂上淡墨,添了银朱,酞青蓝,石绿,然后,把慌作一团画成欢喜一团。
   2011-12-5
 



分类:画,颜色,女人 | 评论:0 | 浏览:1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雁荡“穷”学

  雁荡中学掩藏在一批洗绿的料理堆,大巴车居高临下的碾过,清洗过的颜料就眼睁睁滑到跟前,,,长草茫茫,在水一方,,,
乌鸦惊讶的说不清,口吃的说成“淫荡穷学”,,,我拘束的对前排的云师兄拱拱手,见笑见笑,乌鸦闭关十几年只差锻成烂糊糊个乌龙面,智商还停留豆腐年华,,,云师兄表示理解,这没什么,你家老师当年雁过拨毛,荡来荡去,世界不照样荡成早泄模样。
  有些不一样,乌同学是听到象形词也可能甲状腺亢奋。云师兄乃仙风道骨之人,“早泄”二字用的不妥。
  二天后,和乌鸦盘脚坐上雁荡“穷”学的石阶,看满山遍野洗成菜花白皮,不免帐然,,,雁荡“穷”学不过是个拨毛的场所
分类:犬马声色 | 评论:0 | 浏览:1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粘稠成印。

  墙上的颜色很白,白的像刮过几晚的床单,留着隔夜缠绵,飘乎乎,有点粘人,,,空气里湿度很高,卫子和乌鸦被门前的水库隔成一半一半,人一晃,晃成二股半夜雾蒙蒙升出的渡船,,,雾里看花,,,这是小顺,,,我吸出一口气,再吸出一堆翠绿色的象牙,后来,连水库的堰塞湖虾米蜘蛛蝴蝶乌鸦都吸出来。
  卫子羞答答说乌鸦才是浸渍几百年河床底的小顺红花冻,痒痒的,一碰就透,“那样子,会媚死你。”
  田黄华贵,封门清雅,小顺妩媚,,,那个是潘大师说的。后来大师远足,卫子就猜测小顺床单留不下隔夜温存,,,不然,今天你会做了吗,,,我没有设计过卫子的将来,总不能骑上透明的小顺石满山飞奔。几天
分类:画,颜色,女人 | 评论:0 | 浏览:14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暗语

  一串落寞到踉踉跄跄的字,写成莫迪里阿尼笔下颀长消瘦的小女子,外表不很温柔,内心却柔软似水。阴滋滋,带着说不出的空旷。这样的说法有点别扭。应该说,——被自己内心踩得光溜溜的女人暗语,七月的太阳一烤,坚硬得像块南方老宅耐磨的青砖。
  老宅是浸着湿气,含糊不清的湿,开出“长长绿茸毛,是烟灰家具上如牛皮癣斑斑点点的白霉”,——我加了一句,“斑斑点点的白霉”独自骄恣。看的久,那些踉跄的字,攥带清汤寡水的杂碎扑面而至。你来不及闪躲,身体挤进隐隐约约的碎金属响,“咣里,咣里”,旁若无人,一点也不省心。老宅遗漏的废铜烂铁是砸在青砖地,嗡,嗡,嗡,嗡,嗡,嗡,嗡,嗡……拖出一条长的街,细嚼慢咽,不绝于耳。
  莫迪里阿尼画里的女人如谜一般让人困惑,暗语重重,不加一点防备。对于顾柯红,暗语只是打开一半的苦艾。——事实上那不是花开季节。走在惠山直街,容易被烂醉的情绪化纠缠成蛹。我闪烁其词做了几个跳舞动作,岔岔地看着她脸上绷带越收越紧,连同她的留白,——仿佛六十年前惠山寺钟楼前翻录的钢丝录音,音质简陋,生涩,执迷不悟。
  她的字,挥发得烂铁废铜生长状的烂熟——那种苦
分类:茶馆是一种传说 | 评论:0 | 浏览:2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南私园

 霜降了,窗沿口结出一层薄的眉睫,晃阿晃。像维姐脸上气势磅礴的皱褶。维姐说我取笑她了,“别以为你青石路有啥稀奇,坑妹的,不厚道。”咬了一会牙,终于说百合路的黑厮原有一处私园密林,端的才眉清目秀,风华绝伦,“比大叔的不知拂晓几千几万倍。”我问他说的是东西还是人,维姐支支唔唔说,都一样一样个。
宋押司旁边敲了敲木鱼,“阿弥陀佛,若要真相,施主何不自己走上一回。”哼,那个,这个,什么个。谁怕谁。
十分钟后车子驶入百合路,至半腰,那层薄的眉睫突然灰溜扑面。一团肉呼呼的粉条,贴着车窗掷过来——停妥一看,居然是黑厮家传说中的十三姨。蟠桃脸,鹗嘴,眉梢腰。“没上心的叔叔唉,”女人唉哟哟叫唤,“我家黑爷相公可是吩咐奴家横刀立马足足等三个时辰,奴家可是等到花也谢了。”押司说早年黑厮呼她一丈青。言下之意,一丈之内,全部碾碎。下车唱个诺,把押司、维姐绍介一番,女人又唉哟哟道喜欢,“贵人呀,今天可是好日子,好风好日把天杀星全招来了。”入得洞门,草树郁然,朱阑画楣,几分汩声,却收秋分无尽。四五人沿长廊穿行于修竹画石之间,妖姬艳竖,邪气袭人,眉睫间朱砂欲滴。转朱亭,有雀音入耳,
分类:装修那点破事 | 评论:0 | 浏览:2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菊花台

  黑厮说宜家灯具好使,如按摩棒自慰杯那般中用,好使,,,几乎说尽一大堆心跳理由,我没法拒绝,,,再跳便要心肝疼,只好胡说一通上海包子没馅,太瘦,没有肉,会弄痛骨盆,,,自被小桃从梅园后山撵走,对上海的路况几近白痴,,,黑厮声泪俱下劝我再试试,好吧好吧,大叔抱个卫星导航仪放沟股间缠绵再挥师南上如何,,,说的好像在理,,,第二天,从东亭府太湖石前开始俯冲,一路毫毛无损至宜家,那厮,跳大神似的电话另一头夸口,大叔实在了得下回不如挥师第黎波里班加西玩耍玩耍。
  我抚慰了我的老心脏,跳的和谐,凹凸有致,一点不需要维稳,,,跳了半晌,小心翼翼问黑厮,除了挥师第黎波里班加西,大叔还有啥个地方可以玩耍,,,那厮嘴一咧,开罗大马士革钓鱼岛三峡大坝啥啥啥都可摆弄。
  “那去红基会如何,”我说。黑厮惊吓,说那是敏感词与维基解密艳照门沉船红十字UFO阎凤娇啥啥啥都属敏感地带,大叔万万不可造次,,,说的好像真的似,,,张柏芝阿娇还算个人物,阎凤娇嘛,太瘦,又平胸,烂屁股,一点也没小桃绝情风骚,,,罢了,还是自个儿上下求索,,,想谁,就是谁谁谁,,,一个人熬在宜家缠绵三小时,有些体力
分类:装修那点破事 | 评论:0 | 浏览:2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窑变,,,

  




分类:画,颜色,女人 | 评论:0 | 浏览:3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花瓷

  

它算准了我的念想,扮的青花瓷一般,走了一步,就到了。团长把悍马挂上爬坡挡。瓷片和天色交织着擦黑下去。“是的,我们终究出不了城。”团长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他一直说他缺水缺钙,最后会慢慢渴死。整条青石路全是扑开的朱砂,云杉林荫道和川流不息的乌鸦淹在水洼,只露出半片烂泥坯。还有那张翻出的瓷牌。找不到了——焰炮、短讯,闪烁其词从枯竭的河道,区政府大楼、停车场,裂开口的青边碗,地下车道背后掩杀出来。

还有别的,比如念想,嫉恨,花花肠子。

青花瓷瓶仅仅是泥坯,涂的颜料厚了,乌黑一团,团长断定是七十毫米迫击炮,或者双响炮——是乌鸦掐着上游的拦河坝埋的伏兵。他警告我,这样制出来的瓷片,不渴死才怪。还气鼓鼓冲我发火,“是不是要拉闸停电才肯放水。”水是护城河倒灌进来的泔脚水,洗了一遍一遍,洗成二股岔道,指向朱砂城池——乌鸦不知道我一直是团长铁杆护卫。她瘪瘪嘴,表示轻蔑的朝我吐口痰——呀呀

分类:茶馆是一种传说 | 评论:0 | 浏览:2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一场私奔的若干,,,

  
分类:犬马声色 | 评论:0 | 浏览:17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3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