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心天涯名博

幸福就像风中的花蕊,即使是在最低微处,也能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66711
  • 开博时间:2009-07-19
  • 博客排名:第863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铁血挽歌

2018-02-18

qqwweeasd

2018-02-18

若芊我芊n

2018-02-17

ying0520

2018-02-17

周末来

2018-02-16

妃妃妃菲徘

2018-02-12

悠果幽幽

2018-02-0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长大后,我就成了他们

记得小时候,不吃玉米面稀饭,如果非要让我吃,里面必须得放一点糖,那样勉强可以喝一些。所以,更多的时候,家里的稀饭,都是用米粉出来的面粉冲的稀饭。米粉冲的稀饭,对我们来说,是真的好吃,但是父母并不喜欢吃。他们喜欢的永远是玉米面稀饭。那时候,实在不懂,玉米面稀饭到底有什么好吃的,米面稀饭那么香,那么稠。

 

记得小时候,不吃家里磨出来的豆腐,不吃街上卖的千张,不吃各种干子,不吃豆芽,也不吃那刚刚从田里拔回来的嫩嫩的毛豆,几乎所有的豆制品,都是我天生讨厌的。而这些,恰恰是父亲喜欢的。他喜欢用酱油拌豆腐吃,他特别喜欢让妈妈将豆腐削成薄薄的一小片,然后用葱、生姜油盐在锅里煎一下吃;他喜欢在中午让妈妈炒一盘毛豆,那个就是最好的下酒菜。他喜欢用千张炒辣椒,他喜欢用干子烧大白菜。

 

记忆特别清晰的一次,好像是中秋节,他拿出吊蓝中的月饼,那个月饼在当时算是很好的了,但我好像看了看,告诉他,不喜欢吃。我两个字:不吃,把他惹火了,他发火了:什么都不吃,到底要吃什么。呵呵,不记得那时候,我到底多大,但是他发火的这一次,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路,从这里开始

路,从这里开始

父母在

不远游

但是我们的父母

已悄悄白头

家,是他们的家

每一副春联

都掩映着他们对新一年的期盼

 

 

路,从这里开始

 

二叔的大棚

正在种植西瓜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星空泪

曾以为回家

就是看望爸爸妈妈

曾以为回家

就是住住越来越老的房子

 

夜色下

数着走过的路

一步、两步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

到田野里去走一走

荠菜开着白色的小花

野草莓在草丛间扬起微笑的脸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

给妈妈穿上好看的新衣

给她讲讲世界的繁华

看她的脸庞舒展成梦里的云朵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

脱下鞋子

挽起裤脚

趟过温暖的小溪

你听

这天地之间

正传来万物的呼吸

 

 

分类:自由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树将根扎入地下

春天里它长出嫩嫩的芽

日月星辰伴着它们长大

根一丝丝融入大地的血脉

 

那些嫩芽曾极力地想要触摸蓝天

却在成熟后义无反顾地奔向大地

我看见母亲的眼睛

起初装着太多的疼爱

后来变成长久的期待

 

当你长大

总有人添了白发

这片土地

我永远的家

每一次向你走近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语言

雨淋淋

敲打着灰色的瓦片

似出门前母亲的叮咛

庭院里汇聚的小溪

迫不及待地想要远行

 

绿色的青苔

在窗外蔓延

数声蛙鸣

响起在路边的稻田

 

屋前的土上

种着几株丝瓜

看它们顺着篱笆往上爬

开着小小的黄花

在风里雨里

无忧无虑地长大

 

时光漫过童年

黯淡了容颜

走过的路太遥远

只有星星的语言

一如从前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故事梗概

 

 

在散文以外的文字世界里,最雅致的就属短篇小说。——A.J费克里

 

岛上书店,这四个字,至少和内容是吻合的,我想。因为故事围绕着书店展开,而书店座落在一个小岛上。小岛是怎样的与世隔绝呢:奈特利出版社的销售代表——本书的女主人公阿米莉娅,首次到小岛书店推销冬季书目,先开车2小时,然后再坐八十分钟的轮船,这轮船的班次并不定期。

 

但就是这样的地方,店主A.J费克里和妻子妮可却用爱、也用心经营着以文学类书籍为主的小书店

分类:边走边读 | 评论:7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连绵起伏

雪,莽莽苍苍

风,来自四方

缆车,缓缓向上

悄悄地,闭上眼睛

感受那一刻的安静

 

每一次远离城市

都能听见心的呼吸

当流水与石头撞击

那欢快的声音

是流水的筋脉

还是石头的语言

 

朋友说

诗不是断句

可我要用怎样的文字

才能描摹那一刻

山的静穆

水的柔软

雪的纯洁

石的灵性

 

大自然面前

好想隐为那水中的睡莲

虽寒冷至极

却依然可以在一弯池塘里

去触摸大地

等到又一个春天

用温暖的笑脸去迎接所有的日子

 

 

分类:自由 | 评论:8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天的雪

雪落下

扬扬洒洒

 

我在尘世里

你在尘世里

 

行人,野草

马路,江河

 

它亲吻着一切

用与生俱来的洁白

 

雪落下

是冬天的童话

 

我爱上了它

你爱上了它

 

天与地

变成银色的一片

 

任它落进我的眼睛

任它躲进你的衣领

 

草房子披上了温暖的外衣

泥土路铺起了白色的地毯

 

小狗的睫毛在雪中扑闪

小猫在雪地上打了个滚

 

 张开双手

仿如回到了童年

&nbs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给2018

醒来,睡意全无。对于时间的流逝,我过敏无比。

 

迅速地穿衣,在这2017年的最后一天。

 

似乎今年之前,我计算时间一直以农历年来计算,可这是错误的,等到农历年来到时,时间已经流逝了许多许多。

 

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尽管也是我生命里最平凡的一个日子。可是过了今天,2017年就不复存在了。

 

这一年,亲戚的离世,让我怀疑生命,父亲的身体,让我常常忧郁,我是那样的惧怕死亡。

 

这一年,如果一定要用个词语来总结一下,那么只有四个字:一言难尽。

 

走过的路,做过的事,最终都成为你人生路上的风景,它们或丰富了你的阅历,或使你迅速地成长,所以,每一种人生经历,都是你惟一的拥有。

 

站在2017年的边缘展望2018年,也许它仍将普通,但是请记得拿出足够明媚温暖的笑容去对待自己,对待明天的日子。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2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住他们,在记忆消失之前

大卫伊格曼在《生命的清单》里写过: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第三次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的死去,整个宇宙都不再和你有关。

 

这段话,在看了《寻梦环游记》之后,我才有了真正的体会。

 

看这部影片源于它的一个预告镜头:小男孩米格依偎着满脸皱纹不知道多少岁的似乎已经与椅子融为一体的老奶奶COCO,他唱歌给她听:请记住我,在记忆消失之前.......。老人笑着看着小男孩,她的脸庞那样慈祥,慈祥到让我相信老去本身也是一件可亲的事情。她的眉、她的眼、她看着孩子的表情,温暖了我的心,那一瞬间,我只想到了一个词:悲悯。那是一种明知生命将逝依然祥和的画面,也是这位老人让我想到了奶奶和外婆。

 

影片从小男孩为了在亡灵节上展示自己的才华而需要觅得一把吉他开始,为了那把吉他,他穿越到亡灵世界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晴朗

阳光,在正前方

大地,蒙着白白的霜

车子,摇摇晃晃

今天,是这样的晴朗

 

小小的木筏

在河里漂荡

三俩个人,拿着长竿

打捞生活的希望

几只鸟儿

扑闪着翅膀

向着天空翱翔

 

那一方池塘

映着太阳

我想写几行字

留在走过的路上

只为这一刻的世界

如此地

晶晶亮亮

分类:自由 | 评论:4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尘世恋歌

夜晚的乡村,黑漆漆的一片。冬天的风,冻疼了手指,冻冰了脚底。

 

然而那些星星,它们还是如约而至,一颗、两颗、三颗……,数了杨树的左边,右边却又多出来几颗,数了榆树的南边,北边却又钻出来许多,许多,要怎么数才能数得清楚?此刻的天空,是它们温暖的床,当夜来临,它们都想要在天空许一个纯真的心愿,还自己一个晶莹的梦。

 

你看它们,用诗一样的眼睛看着尘世,在它们的守望中,摇曳的芦苇隐了身姿,连绵的屋顶不见了踪影,只有风,在轻轻地呼,只有白杨树在默默地舞。夜,着黑色的披风,笼罩着大地,覆盖着田野,小鱼儿沉入水藻之间一动不动,小河水于冷风中悄然凝固。

 

房子,鸡舍,鸭笼,猪圈,羊栏,一切都进入了梦中;田野,小路,那些落光了叶子的树,它们都融入了夜色之中。还记得傍晚时分的夕阳,那一片柔软的红,醉了眼眸,唤起了心底的感动,目送着它们一点点褪去,褪去,浮浮沉沉之间,留给尘世最后的念想。

 

 常常想,是在哪一个点,黑与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3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那炊烟升起的地方

清晨,霞光万丈,乡间的小路旁,草儿挂着露珠,睡醒的大白鹅,伸展开洁白肥大的翅膀,左边拍拍,右边拍拍,慢腾腾地走向那尚升着薄雾的小河,一边走,一边不忘张开喉咙向清晨的风儿问好。风儿拂动河边的柳,那柳叶尖晶晶亮的露珠未及化为蒸气融入空中,便轻轻地落入了长满绿萍的水中。鹅儿入了水,先将身子埋入水中,浮出水面时,它们便顶着那星星点点的绿萍在小河里嬉戏。

 

红霞散去,时光流淌,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地向上飘荡。它温暖柔和的光芒唤醒了梦里的鸟儿,睡眼腥松间,它们梳理着稍稍有些凌乱的羽毛,着别温暖的小窝,开始新一天的飞行,从一棵树向另一棵树,从树林到田野,从田野到蓝天,它们飞过的地方,树叶在风里轻歌漫舞,田野在蓝天下笑意盈盈,它们用小小的翅膀去触碰天空的云,累了时,会落在那细细的电线上,和同伴们交流着昨天或今天的故事,乡亲们说,每一次,它们的叽叽喳喳,都是它们在开会呢。

 

此时,那些被白杨树包围着的乡村,升起了袅袅的炊烟。一缕炊烟,一户人家,每户人家,都有一个妈妈。早起做饭的是她,那灶膛的火光映红了她的脸庞,锅上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4 | 浏览:1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阳光之下

阳光之下

 

一号,在乡村,拍了这张照片,看着眼前的景象,心底有一份无言的感动,觉得自己不愿意离开了。头顶的天空瓦蓝瓦蓝的,像一片无际的大海,脚旁边的菜园和我一样享受着温暖宁静的阳光,看着它们,看着它们在地上的影子,我想,因为阳光,这个世界才如此美丽并让人喜爱,也因为阳光,所有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打理这片菜园的是一位快70岁的阿姨,但是她看上去很年轻,至多也就60岁的感觉。那天,我拍照片,阿姨在浇水,我从房子的前面转到房子的后面,贪婪地看着一切,感觉心中是那样地不舍。后来,我去摘了几个桔子吃了,桔子并没有想像中的甜,但我还是站在大桔子树下先吃了两个,发现墙角有小桔子树,又尝了小桔子,然后去拔了一个萝卜,萝卜好辣好辣,我也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0页/12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