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心天涯名博

幸福就像风中的花蕊,即使是在最低微处,也能够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63347
  • 开博时间:2009-07-19
  • 博客排名:第8879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花仙子

六月来临的时候,栀子花就悄悄绽放了。

 

起初是同事在出地铁站时会买,两块钱一把,五块钱三把,她常常买了三把,然后给我一束。可我会养兰花,却不怎么会养栀子花,插在瓶子里,她的花第二天就一朵一朵竟相开成洁白的一片,我的却不见任何着势要开的痕迹,不过几天,她的就在水里傲娇着,我的却已呈枯败之态,那叶该蔫的蔫,那花该黄的黄,完全失却了初来时的小家碧玉模样。

 

后来,我和同事说,以后别代我买了,纯属浪费,我只要到你办公室看看就行了。

 

但是有一天到公司,前台说,这边有许多栀子花,你拿点上楼,我说,不用。然后,她到我办公室时,和我说:我摘了许多栀子花在小王那,你拿一些。我谢绝了。她以为我客气,第二天依旧和我说,后来我想,也许办公室养不好,带回去可以养好呢。我不想告诉她,我会把花养死,也不想告诉她我对花味过敏。于是,每次她带来,我就带点回去。

 

有一天,祝小林同学来南京,约我到公司附近的地铁站见面,许久没有见她,心里有些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4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8周年

忽然发现,今天是天涯八周年,就是说,我的天涯已经八岁了,天涯十八岁,我的天涯比它年轻十岁,而且是永远年轻十岁。

 

这些年,那个爱哭的人,依旧爱哭,只不过哭完了就哭完了,不会再总想着有事没事逃到深山老林,梦想着偶遇想像中的神仙。

 

那个爱笑的人,笑得有些少了,有时候会觉得这尘世里渗杂了一些苍凉的味道在里面。

 

这些年,那个成天不管眼前只顾想像着美好的人也不见了,例如现在,知道自己活生生站着的,永远是现在,不是过去,也不是未来。

 

天涯送我500积分,要是送我一个小本子或者一支好写的笔,那才让人开心,积分能够干什么呢,我还要去查呢,好麻烦的。天涯要是送我一个想看的电子书也不错的。

 

似乎,我总提不起精神来打字,不知道是不是鸡汤喝少了。那就收尾吧,不牵强不附会。

 

分类:叙事 | 评论:2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医者仁心

父亲最近吃饭有些困难,所以昨天下午瞒着他去了医院,想问问医生为什么CT没有问题,还是出现这样的症状。到医院时,当时主刀的主任医师和副主任医师都给病人动手术去了。想着总要问出个结果才可以回南京,于是去了放疗科。

 

背着包踩着木质楼梯上了三楼,经过父亲当时住的加2床病房多看了一眼,房门关着,整个楼层都静悄悄地,大多数病人应该在休息,护士们也难得地坐在里面笑着说话或玩着手机,从护士站向右拐过去就是医生办公室了。走到门前,敲了下门,有病人家属帮忙开了,我进去,王主任不在,仝医生在,父亲一直对仝医生印象很好。

 

他正在给一个病人看病。我走到靠近窗口的位置看着他们。他右手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位穿浅蓝色衬衫的老人,老人的两旁站着两个男人——他的两个儿子。我看着他们三个人的背影,忽然觉得悲伤又感动:老人的满头白发在日光灯下闪着光,身形很高但是非常单薄,他的双手工整地放在腿上,像是聆听老师教诲的学生;两个儿子正当壮年,高大而结实,小儿子面带笑容听医生说着话。那时我想:原来这就是人生,父亲倒下去了,儿子站起来了;原来

分类:我的父亲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年,他们白手起家

(一)大爹和他的家

 

小时,张伟军大叔家的麦场上,靠近小河边,有一个高高的、上小下大的圆柱形土窑,那是我们村惟一的窑,它是用来烧制砖头的。

 

村子里有一位大爹,不但农活做得快而好,农闲时节,他也从来不曾歇着, 有一年夏天,他就在东边二大爷家的麦场上做了许多的砖坯。那时做砖坯,先要用独轮小推车将土一车车推到麦场上,一趟又一趟,推的土足够多后,用铁锨或者铁锹将它们放成一个圆形,再用水桶担水,担了许多趟水倒入土中后再从中间搅拌泥土,拌成连疙疙瘩瘩都没有的糊状就可以做砖坯了。拌好后,他会拿来许多长方形的木制工具,它们是用五块木板钉成的,两边立起来的木板一般是一整块长条,两头分别加上挡板,底部再加一块木板封住,里面用小木板隔开,那个叫做砖模。

 

将它们摆在身旁,拿来铲刀挖起和好的泥土,将一个个格子全都填满,然后用泥抹子从上面干脆利落地一带而过,确保砖模的表面整齐平滑,待定型之后,将砖模倒扣在地上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4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获

昨晚八点钟左右打电话回家,我问父亲:吃过饭了吗?他:没有,你妈正在做。我:怎么到现在没吃饭呢?他:卖小麦的。我:哦,小麦多少钱一斤?他:一块一角三。我:这个价格不算贵吧?他:不贵,每年都卖给左扬进的,也没有和他谈。我:那总共卖了多少斤呀?他:7800斤,你小爷称了960斤,留了五口袋。我:是不是今年收成还不错呀?他:比每年好,要是留在手里等等价钱会高点,有人家在等(父亲说的是"吭吭" ,我打不出来)。我:那是不是我们家一季稻子一季小麦,一年2万块钱的样子。他:稻子少,才三亩多。

 

然后我问:豆子、苞谷都种下去了呀?他:种了,苞谷已经出了。我:那菜园里那个是早苞谷吧?他:是的,那个已经绣锤子了。“绣锤子”三字,让我仿佛看到了苞谷亭亭玉立的样子。我:今年屋子后面种的也是豆子吗?他:种了花生,没出好,你妈正用自来水一行行弄,点豆子,明天要是太阳好,就种完了。

 

后来,父亲说,过几天可能要上街,我说:去,去,街上方便的。他说:是你妈要去的。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6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的路

小小的乡村

有许多条路

它们连接着家家户户

它们连接着田野与乡亲的脚步

孩子们在上面奔跑欢呼

祖辈们在上面辛苦忙碌

一茬一茬

收获了多少季的庄稼

岁岁年年

远去了多少代的容颜

 

孩子早已经长大

祖辈的血液

融入了蓝天下的庄稼

岁月不曾停留

生活仍在继续

 

又一个收获的季节里

父辈们正

带着所有的庄稼回家

 

回家

风中传来妈妈的呼唤

路在远方交错

遥望处

纵然生命老去

也会有一条路

将你默默地守护

 

那条路

是起点

亦是归宿

&nb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色彩

年少时,总相信生活的色彩当是美丽的,总相信未来定是美好的,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有时候,生命里会有许多灰色的色彩。

 

                                                                                (一)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明

从黑暗中来

到黑暗中去

生命

终不过

云飘飘

烟袅袅

 

你走着的路

就是光明的全部

 

喜与悲

笑与泪

都是叩响生命的音符

 

一切都会散去

所以爱花香

也爱鸟语

 

因为爱

我才在

 

因为爱

才想要拥抱遥远的未来

 

 

 

 

 

分类:自由 | 评论:3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掠过高楼大厦

飞向青砖黛瓦

她眸里的人间

如星星般晶莹

 

摇醒沉睡的树枝

亲亲小鸟的眼睛

任田野上的暖阳

悄悄地将她融化

 

待草在风里摇

花在蓝天下笑 

她生命的底色

不再见

洁白的一片

却多了

斑斓的春天

分类:自由 | 评论:5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子乘舟

诗经中有首诗《二子乘舟》:

 

二子乘舟,汎汎其景。

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汎汎其逝。

愿言思子,不暇有害?

 

 

记得当我第一次看到它时,不能理解这首诗的含义,然后百度百科了,也是云里雾里的感觉,就像其他我理解不了的诗歌一样,我翻过了那页。但是最近,我突然彻底地明白了它的含义。

 

鲁桓公九年,卫宣公派世子伋出使齐国。此时的世子伋刚刚死了母亲,本该是自己妻子的人却被父亲中途劫走,这样的情境之下,他片刻也不愿在国内再待下去,拿着父亲的白旄领命上船。即将开船之际,一人飞奔而来,来者乃父亲与宣姜的儿子,即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公子寿。

 

分类:边走边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节

很想回到小时候

你虽严肃有加

却更健康挺拔

你用自己的肩膀

扛起了一个家

我们在你的庇护下

安然无恙地长大

 

很想回到小时候

感受你温暖的怀抱

你是否曾在劳累之余

亲过我们的脸颊

 

不曾懂你

直到每次离家之时

看你执意相送的身影

在视线里越来越远

不曾懂你

直到你生出了许多白发

 

打电话给你

爸,今天是父亲节

我知道你并不在意

可我却很是开心

第一次觉得

原来这个日子

很温暖并充满了意义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

哈哈,我想先笑一下。因为我发现真应该给自己起个名字:超级全无敌好哭包。

 

怎么这么爱哭呢,我也不知道,大约是小时候父母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他们吵多了,我天天哭出来了。这不,今晚打电话回家,父亲接的电话,一听他的声音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因为他说话没有什么力气。其实端午节回家,我就觉得他瘦了,看到他瘦,挺担心的,但是现在是不可能胖起来了,因为吃东西,再不会像从前那样了。今晚,我问他,吃了没,他说吃了粽子。我说,那你刚刚在睡觉吗?他说,没有,在看电视听天气预报。其实我想说的是,说话为什么这么没有力气呀?就这两句话,我忽然觉得自己问不下去了,想哭,他说话声音一低,我就觉得难受。

 

问他,妈呢?他,在堆小麦。我说,那我不和妈说话了,先这样吧。匆忙挂了电话,最后一句话,我就哭起来了。电话挂了之后,心中狠狠地想,鬼才相信什么岁月静好呢。岁月静好,一定是全家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想到妈妈一个人在忙着,觉得特别难受,这是父亲病后我们家的第一个农忙时分。不再想去回忆从前的农忙时父亲那健壮有力的身影。只是更深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

六月,轻轻走,浅浅笑,风来时听风,雨落时听雨,城市依旧那样吵闹与喧嚣,这才是城市本来的模样,但也有蛙鸣,也有虫吟,还有那轮白月光时缺时圆,有时候,变的不是风景,是看风景时的心情。

 

六月,栀子花开,它纯白的脸,一如往昔,用心去看吧,看阳光怎样将它从暗夜里唤醒,看它如何在城市的街头巷尾笑意盈盈,采一支悄悄地放入水中,那叶那瓣,似乎都有了生命,凑近闻了闻,香味浓郁,一直觉得淡淡的香才配得上它的白,可是否,它想的是,一次的绽放定要倾尽所有,这,才是生命吧。

 

夏风,从遥远的地方吹过,麦子的清香在肺腑里流蹿,告别所有的阴郁,看嫩绿的秧苗已长了一寸来高,看各种植物都在结果,这是个忙碌的季节,无论如何,一切都在向着阳光努力生长着。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4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要问

不要问太阳

那些露珠去了哪里

它洗净了花朵的脸

又投入了江河湖海

 

不要问妈妈

蒲公英飞到了哪里

它拥抱了他乡的土地

又奔向了蔚蓝的天空

 

不要问岁月

时间都去了哪里

它拔掉了茅草屋上的青草

正在一个又一个脚印里

探索明天

 

不要问我

写下这些有什么意义

人生本是矛盾的载体

钢筋水泥的城市

一颗心更要自由呼吸

 

不要问

假使你遇见了我的灵魂

让她笑着

俯仰天地

分类:自由 | 评论:2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希望的田野

希望的田野

 

第一张图,留给石榴树。这次回家,母亲说,菜园里的那棵大石榴树死了,但是从那棵树分出来移到菜园南边的这一棵活着。对于石榴树,我的感情是很深的。从记事时起,水缸边就有一棵石榴树,第一年,父亲将它移植过来时,应该没有结果,但是第二年结了。那年,有一个石榴一直长,我感觉有河蚌那么大,一直长到都裂开了,可以看到里面红宝石一样的颗粒,当时,不知道是谁说的,要等到中秋节才能够摘下来吃,所以父母没摘,我们也没有摘,就那样一直等着。后来,有天早晨,我们家院子里来了一个卖豆腐的,她走了之后,那个大石榴也跟着不见了。今天看着照片,依旧记得这件事情,想起来小时候其实是贪吃的,眼巴巴地等着,等着等着就没有了。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2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7页/11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