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心天涯名博

幸福就像风中的花蕊,即使是在最低微处,也能够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0
  • 总访问量:162839
  • 开博时间:2009-07-19
  • 博客排名:第897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回家真好

回家真好

家乡的夕阳

家乡的路

家乡的麦子

家乡的田野

一切

都是亲切的味道

回家真好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5月花香

过了翻过年以来最充实的半天,做了张思维导图,以把所有人的眼睛晃晕为最高宗旨,竟然不知不觉就过了半天。果然,忙碌是治疗一切的良药。

 

5月花香

 

地铁口,买了向日葵和百合,共22元,卖花姑娘说,百合明天就开了,我才不介意它明天开不开呢,先养起来再说,慢慢等。向日葵是我喜欢的,卖花姑娘说,要每天换水每天剪一点,我频频点头:那是不是剪完了,它就没有了。她说,我最近都在。向日葵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买它其实是买的心情。

分类:心情 | 评论:6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夜》

 

夜,来临

萤火虫降落在头顶

我站在梧桐树下倾听

几颗流星划破了天际

伸出手去

任它们光芒的碎片

落在指尖

那一刻

银河在梦里笑出了声音

 

 

《麦子熟了》

 

风,吹过蓝天

麦子,一片金黄

轻轻捻起一穗

放进嘴里

阳光的味道溢满了血液

它们,熟了

布谷鸟相互转告

整个乡村

走进了沸腾的夏天

分类:自由 | 评论:4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与城市

此刻,我关了灯,坐在电脑前,本想打个电话回家,和父母聊聊天,却怕父亲在休息。但我止不住想,我的母亲,她在干什么?邻居家的菜籽都割完了,父母前天回了家,此刻,母亲是在割菜籽吗?

 

我终于清醒地意识到,我身在城市,我一半的心,却留在故园,但我不能够为她做些什么。有时,我想,老人对于土地的不舍,一定像我对家的留念,那样的留念,一半因为父母的存在,一半因为留下了我成长的足迹。

 

今天的城市,炎热异常,可是再热,也热不过那田间地头,一想到母亲仍然在劳作,我的心就隐隐地痛起来,也就觉得什么苦都不算做苦了。上周的一天晚上,弟弟打电话给我,我说:干什么,有事吗?他说:没什么事。我说:没事,你现在打电话给我,肯定有事。那么晚了,我突然觉得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害怕他说父亲怎么了。结果,他说:妈说还要种南边的二亩地,我说她不听。我松了口气:就这个事情呀,我明天来打电话。

 

第二天,我打电话回家,母亲说:不种地,去拿你小爷家的,他种地也不容易;去你大婶家买,你小爷不气吗?自己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8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苦瓜

记得儿时,父亲总爱泡茶叶喝。然后有一次,父亲又泡了一杯浓浓的绿茶,我一直以为父亲那么爱喝茶,那么它的味道一定是极好的。于是,有一天父亲又泡了一杯茶后,偷偷端过他的茶杯尝了一下,结果发现那味道实在是苦到了心里。从此,我一直认定茶叶是苦的,也没有想明白父亲是如何喝得下去的。上班后,身边陆续有人喝茶,她们说,喝绿茶是好的,我却从未心动,更别说行动了。

 

上次来南京之前,母亲说:“等一下”。我说:“干什么 ,妈?”她说:“把苦瓜干给你带着”。我说:“不要,我不想喝,都要苦死人了”。母亲说:“我都晒干包扎好好的,喝了对身体好”。听到母亲这样说,忽然不忍,说:“妈,你去找,我等着。”过了一会,她果真拿了一大袋苦瓜干出来,那个袋子看上去那么干净。提在手里,我说,“妈,这么多我要喝到什么时候呀?”母亲看着我,满意地笑着:“你带去喝,慢慢喝。”

 

五一时打扫卫生,忽然发现苦瓜干安静地躺在柜子的角落里,心中犯起惆怅,我实在不觉得自己想要喝它。尽管我已经连续从家里带了两年,也喝了两个夏天了,可并没有爱上这样的味道。

分类:月是故乡明 | 评论:12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花

杨花

你是雪花的来生吗

前世

你来自天空的怀抱

今春

你长于绿色的树梢

这一路

从洁白、纯净

到迷离、轻盈

茫茫尘世

你要携着雪花的心

去向哪里

 

看你小小的身体

像蒲公英一般漫无目的

五月的阳光下

飘飘荡荡的你

在城市的空气里

寻找前世的印记

 

但是那寒冬

早抹去了你走过的痕迹

于是你扎进初夏的怀里

用尽全身的力

就像下一秒

便没有了呼吸

就像你知道

所有的寻觅

都只是为了永恒的休息

 

至于前世

至于今生

你是棉花的孩子

分类:自由 | 评论:5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船上人家

船上人家

 

 

采了多少次他山的石

涉了多少回长江的水

日里,夜里

风里,浪里

在生活的大海里

你们把家安在了船上

盆里的青葱

正迎着阳光生长

织补着的渔网

曾遇见怎样的波浪

看长江里熙熙攘攘

看你们一脸的安详

南来北往中

你们是否也在一次次地

追逐着简单的梦想

分类:自由 | 评论:2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5.12——用心去爱每一天

今天,汶川地震9周年。

 

仍然记得那一天,那一阵子,成天以泪洗面,那一声来自大地深处的怒吼,多少鲜活的生命被瞬间定格,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那一天,举国伤悲。一直没有忘记,没有忘记那些奔赴一线的军人、医生、许多的志愿者,没有忘记那些在灾难中把温暖和希望带给别人的人。

 

9年,时间过得真快。回忆仿佛就在昨天,但是9年,一切已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就像震区的乡亲们,他们都走出了过去的伤痛了吧。我和他们素昧平生,可我仍然觉得他们也是我的乡亲,就像村子里那些许多看着我长大,我却可能再也见不了的乡亲一样。

 

早晨,还下着雨,听着雨滴在伞上,觉得爱极了这样的感觉,9年前,我不是这样的吧,我喜欢阳光,喜欢明媚,喜欢所有温暖的气息。9年后,我却喜欢一切没有阳光的日子,有时候,只呆呆地听着雨,从天空落,一声、两声,一直落,那种感觉像是遥远的呼唤,唤醒心里的某个角落,凉凉地、静静地,却没有觉得冷冰。原来,人也是会改变的,这种改变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明显。

&n

分类:心情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阳光,自天际跌落

阳光,自天际跌落

小蝌蚪接住了她

干净透明的水中

它们全都找到了妈妈

 

阳光,自天际跌落

桃花,杏花接住了她

看姐妹俩立在枝头

笑得嘻嘻哈哈

 

阳光,自天际跌落

顽童接住了她

看他们纯真的眼眸

全是七彩的童话

 

阳光,自天际跌落

大地,接住了她

从此,这人间便

四季如画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农家小院

细雨落花,才别三春,又迎孟夏。

窗外喜鹊,叽叽喳喳;

红了榴树,黄了枇杷。

心遥望处,草木扶疏,乡邻已将稻谷洒。

 

归去。醒来一枕芳香,斜倚木篱笆。

看庭前阿猫,梦中捉蝶;

阶下小犬,轻摇尾巴;

又谁家小儿,正桑爬。

 

待夏更浓,有谁懵懂;

葡萄架下,听牛郎织女闲话。

 

 

分类:自由 | 评论:2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给妈妈打个电话

窗外的青蛙

在唤着初夏

忽然想给妈妈打个电话

不知道稻谷有没有落下

我想看着种子发芽

我想看着嫩芽长大

我想轻轻地告诉她

等到河水绕了绿田

记得喊我回家

我要把秧苗儿插

 

那片土地呀

始终是父母放不下的牵挂

和他们说别种啦

他们却割舍不下

于是我的心里

添了份长长的牵挂

 

也许那土地,那乡村

无论去到哪里

我永远也走不出它的视野

喊一声爸爸、妈妈

一颗心便回到了家

 

分类:自由 | 评论:4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的汗水

洗亮了犁铧

褐色的土地

变成了绵延的浪花

 

一块大石头

压着

长方形的耙

它用铁做的牙齿

一遍遍梳理着土坷垃

 

父亲不说话

孩子们慢慢地长大

在他一年年地耕耘里

那片土地一直

生长着美丽的庄稼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朵和大树

记忆中,提到花时,我能想到的就是月季花,玫瑰花,蝴蝶花,兰花,等等这些常见的、比较低矮的花。小时,父亲在院子里栽的,像美人蕉,会比十来岁的我长得高一些。

 

去年冬天,发现公司楼下开了一树黄色的腊梅花时,每天都觉得欢欣鼓舞,因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小小的腊梅花,我几乎天天去闻闻它的味道,细细端详它们小小的面孔,我为它们在寒冬的怒放感动并觉得它的绽放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美。等到春天来临时,那些细碎娇小的梅花都落尽了,树变得光秃秃起来,我免不了怀疑去岁的梅花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花开花落影无踪。可是又过了一阵子,那褐色的枝干开始发芽了,像当初含苞的花骨朵一样,那绿也来得小心翼翼,我才明白,原来腊梅是先开花、后长叶的。

 

于是,我一天天地注视着那些叶子,看它们由翠绿到葱绿,直到现在的浓绿,每一片叶子都宽大肥硕,那一树的绿几乎要遮盖了枝干。这个春天,在梅树的旁边又有几树花儿盛开,同事说,那是垂丝海棠。

分类:希望的田野 | 评论:6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铁锅与补丁

那口黑色的铁锅

总是被一次又一次地缝补

在铁匠敲敲打打的声音中

锅里又多了一、两个补丁

尽管它们看上去那么突兀

母亲却露出了快乐的笑容

 

付了两角、三角钱之后

拿着长得像天一样的锅

转身对着年幼的我

母亲总是耐心地说

儿呀

从此以后小心生火

那补丁别用锅铲去碰

也不能再把它给捅破

 

而我却继续我行我素

于是那些年的时光里

铁锅总是被一补再补

 

 

看那圆的,方的

多么像伤

又像磕磕绊绊的成长

 

曾经懵懵懂懂

今天忽然明白

分类:自由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读写写

“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早晨看到诗经中这一首,感觉读起来朗朗上口,让人甚是喜欢的感觉。喜欢“微”与“归”的押韵,但是却不能理解整首诗的含义,于是百度了一下,它的翻译有许多版本,但是我最喜欢百度的这个版本:

 

“天黑了,天黑了,为什么还不回家?如果不是为君主,何以还在露水中!

天黑了,天黑了,为什么还不回家?如果不是为君主,何以还在泥浆中!”

 

式,语助词;前一个“微”,昏暗;后一个“微”,非,若不是;露,露水,也通“路”。

 

我看到翻译时似乎看到一位女子倚着门楣,翘首以待亲人的归来,有点怨念,有点可爱,那种表情和心情似乎在说,如若再不回来,就别回了的感慨。事实上,它借普通百姓的口吻反映了劳动人民的疾苦,或者古时男子出门在外服役的辛苦。既然有人出门在外,自然就会有人在家中等待,这也许是妻子或者母亲发明的诗歌。

分类:边走边读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6页/113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