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的瓶子开着花天涯名博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这一生。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2070599
  • 开博时间:2005-09-12
  • 博客排名:第63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mukj049

2020-02-24

小奋青滤pe

2020-02-20

若芊我芊n

2020-02-11

ty_1416079..

2019-12-04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香椿对臭椿说:“21点道晚安,是要在4点起床吗?”

  

如果今晚醒着

臭椿和香椿只隔一片叶子

如果明早醒来

香椿和臭椿就得隔一只重重的鼻子

 

一只重重的鼻子还不够

因为香跟着人家臭跑了

一夜间嘴对着脸,脸对着嘴

叫人如何不把夜晚的臭椿

在早晨嗅出香气来

2013-8-3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孤星般的安慰

  

那人卧在那儿,对着空气问:

“想我吗?”

接着是一大片芜杂爬上来

我翻身下床

正午的神在打盹。

我越过一道藩篱,差点把他吵醒

嘘!我要去远方,没有人去过的远方

那里有一个无中生有的人

正在对着寂静的山川说

你来的真是时候。

2013-8-30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卡答

  

一个傻子对另一个傻子说:

是你的巴掌,还是我的巴掌?

不待说完,头顶响声就起来了

 

一头大象缩小成针眼大小的萤火

隔空穿行,歇在魔术的黑幕上

这一夜,无患子无视欧洲人的分类

长出另一种角果。

 

不管那么多了

更不管水月凋敝或兴盛

把那只暗涌的箱子扣上。

听见了吗?小傻子

严丝合缝的声音

用以答谢那差点错过的工作中的上帝

2013-8-29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雁荡山笔记(9首)

丢了一根刺的蜜蜂

 

它在手边飞来飞去

不能惹它,要示好!

提防也不行吗?我挡了挡它。

苏羊正在向大家介绍我

我本能抬头回应了一下

“咄”

它稳稳当当在我的手腕种下一根刺

然后它离开我,去准备死

 

一根刺在肉里是什么感觉?

死刑犯被注射那一刻?

极其短暂,尖锐,来不及反应

从手腕一个肉眼看不见的红点

瞬间传递到手背并五指

只一个晚上,手背就为那只以死相逼的蜜蜂

升起一座馒头状的坟墓

里面葬着一根命根子

当我用右手捧起沉重如锤的左手

简直不认识啊

红艳,光滑,火辣

像一只肥得流油的烤乳猪

薄薄一层皮下面,是饱胀欲裂的血肉

 

这一天,那0.0000001毫升的毒汁彻底把我搞垮

我诸事无心,六神无主

只想操起菜刀把那热烘烘的一节砍下来

送给那只飞走的蜜蜂得了

可它因为孤注一掷,已经死了

不明白它如此舍命陪我

究竟为的是哪一出

 

 

马陆简介

 

这像是虫豸的名字吗?

本地人叫它罗线。

约4寸长,黑线黄节相间,百足爬虫

在地上和墙上爬,丑陋,恶心

本地人说:别这样,它过不了几天就死了。

为什么?它见光死

当它被你看见,说明它离开不该离开的地方

 

和蜈蚣不同。蜈蚣的天敌是公鸡

马陆没人理它

一辈子没有敌人,也是活不下去的。

好无聊啊,只好自生自灭

 

马陆死后,尸体是一个空壳子

原本壳子里装着的那管毒汁

(蜈蚣的嘴,马陆的水)

一生都没能派上用场

 

 

几克拉的星星

 

大山里的星星很大

默默盯着它看了有十几秒

最后大家不得不说:

天哪,是飞机吧。

但又为什么不动呢?

 

 

吩咐

 

“晚上门要关紧,不然蛇会跑进来找吃的”

 

 

溪涧上空的声音

 

孩子们的声音从溪涧传过来的时候

我正给桌子上昨天的切花注满水

一个女孩轻轻捏住一只蝴蝶

手指上满是蝴蝶的粉末

天放晴了。汽车的声音渐渐靠近

有人上山来了

带着他们的好奇来看看这里究竟在做些什么

 

孩子们继续在溪涧玩儿

他们抓着芦苇丛滑下溪水边

大人从桥上喊下去:不要拉芒杆啊,会割到手的。

他们并不理会,照旧欢声笑语

大人们也欢声笑语:“让他们割吧,

割一次就知道不能玩那刀片一样的叶子了。”

 

厨房里帮厨的人出门了

她们要到山下置办后几天要用的物品

大家分头干活去

下午还有很长时间

要是算上晚上,那就更多了

在山里,时间特别仁厚

大家都慢得像一只蜗牛

 

 

农人知道蜻蜓的气象

 

成群的蜻蜓在溪涧上空盘旋

每次都以为狂风暴雨要来了

每次都不见狂风暴雨来

大自然它不说话

直到农人说“天太闷热了,蜻蜓在上面呆不住”

这时纳闷的人方才大腿一拍,说:

对呀,难怪每次都没等来台风大雨

这样的讹传由来已久。

 

 

山中主人

 

麂,一种像牛犊的鹿

竖着机警的双耳

孤单地从山林跳到农民的园子里

 

有一天,四头野猪突然出现在门口

待有人吹响口哨

它们掉头钻进树林里再没出来

 

至于长着2700只眼睛的蜜蜂

有家蜂,有野蜂

家养的蜂刺带钩,所以蛰人必丢命根子

野蜂的刺是直的

蛰人能够顺便把武器拔走

真是小气啊

但是那用尽平生力气的一蛰

基本上要了它的命

 

有很多蛇,要是晚上门没关紧

它会跑进来找吃的

 

再说说蛇吧

楼上住人,楼下住蛇

相安无事七年

最后养的太肥了

怎么办?

不得已杀了它

 

至于白眉,松鼠,穿山甲

以及八斤重的雕呢?

有一次他们抓到一只大雕

剥了皮还拿去称,说足足八斤重

人们总是有残忍的好奇

希望大雕再也不要来这座山头

 

 

画眉小传

 

据说每个林子只能住一只画眉

所谓一山不容二鸟

 

有一次他们为了诱鸟

把画眉关进笼子里放在山脚下

让它拼命地叫

果然诱来另一只画眉

在它的地盘愤然对峙着

有人故意把笼子提到对方地界

对方立刻上来挑战

对着笼子扑腾

此时,险恶的猎人拉下罩子

画眉落网了

 

他们也会用手机把画眉的叫声录下来

代替活鸟去诱捕画眉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

也不愿把两只画眉描述成敌人

为什么不能是另一只前来寻找失散的亲人?

对着面前被关在牢笼里的伴侣营救无门

唯有绝望地嚎叫

不料这一幕

竟被好战者冠以领土之争

 

 

鸟的故事

 

一只从未被看见过的鸟

每天在树林里凄恻地叫着

谁都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儿

只知道这是一只有故事的鸟:

妻子吃了本要给丈夫享用的鸡

于是丈夫打死了妻子

妻子幻化为林中鸟

每天哀叫三组音:

酱油沾鸡

鲳鱼配酒

鸡骨卡死

我被最后一组音节噎到了

 

2013-7-25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3年第4期《特区文学》中国当代诗集评荐:羽微微

羽毛的重量

                         ——羽微微《约等于蓝》读评

 

子梵梅

 

最近看一个视频,艺术家在一根树枝的末端放上一根羽毛,从这根羽毛开始,她以内心超凡的宁静,添加第二根第三根乃至几十根羽毛,最后形成一棵树形,生长于空中。艺术家的神经末梢也许曾经有微风掠过一丝颤抖,但她凭借高超的平衡力让颤抖止于微风之末,把最后一根羽毛成功放置在空气的针尖之上。

这个视频很适合用来比喻羽微微的诗歌。一根羽毛有多轻,一根羽毛就有多重。

羽微微,有多久没有出现在诗坛上?大概六七年前,我在网上跟羽微微有过接触,当时她刚一出现,就引来很多人的关注,可以说是网络成就了她。但是,最主要还是一本小集子成就了她,这本集子叫《约等于蓝》,太白文艺出版社于2008年出版,距今7年整。自《约等于蓝》出版后,网上掀起一阵淡淡的蓝色涟漪,荡漾着女人细微的心思和神秘的期待。“约等于……”的句式也被频繁仿用,蔓延在很多女诗人的诗篇里。至于“约等于蓝”,则几乎成了专为女诗人量身定制的诗意迷离、诗情涨溢的短句,简直觉得要烂漫侧漏了,即便在今天读来,仍然觉得有着可以接受的美妙的矫情。

同题诗《约等于蓝》作为本书的主打诗,放在开篇的醒目位置,以首句“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蓝”作为前奏,缓缓拉开情绪的序幕,提示读者放松下来,消除紧张和焦虑,消除过多强加给诗歌和一本诗集的期待值,慢慢地、舒服地进入……

接着,“要若无其事地泡泡茶,想想别的/打几个电话,或者把屋子里的书收拾好/如果外面不是阴天,就站在阳光下/假装是一株蔷薇,正在微笑//”。

泡茶?哦,我好像记得羽微微是广东人。在我生活的闽南,人们的节奏也是如此慢悠悠的,因为要泡茶,得有耐心呢,在泡茶里度过了大部分人着急去创业的时间。能做到“若无其事地泡泡茶”,显然是不怕被节奏太快的生活和着急成名的心态给羁绊。这样的心态,当然给足了阅读所需要的空间和空气。

羽微微诗如其名,亦如其诗集名,透明、忧伤、细腻,能感觉到尾音的颤动,微微荡漾开来一声或轻或重的叹息。“我的心底有一些声音。长着绵羊的毛/在很大的草原上。/白色。安静。/蜷着。(《秘密》)这首短诗,道出羽微微的诗歌特征。

虽然羽微微在自己的世界里私语,却并没有漂浮的迷离感,而是清晰、简约的表达,干净而不简单,单纯而多情思,好读而有回味,相对于那些追求繁复意象和深刻隐喻的诗歌写作,羽微微的诗给出了对面的观照。当然,有人喜欢读层次复杂、晦涩多歧义的诗,有人喜欢读明晰清楚、不受累的诗。羽微微属于后者,所以她的诗能让人安静下来,有安抚情绪的作用。

虽说抚慰,像是跟世界和解,却又常常在貌似平静的内心,掀起一场又一场个人的战争,诗中表现出强烈的缺乏安全感,有的甚至有隐忍的惨烈。“午后,苍蝇在他的脸上/爬来爬去/仿佛是他的衰老/鲜美多汁”(《沉睡的老人》);“一个害怕孤独的人,把房子里的镜子都打碎了/他对着每一块碎片说:来!喝酒!”(《一个害怕孤独的人》)。羽微微的诗大多短诗,短短几行,却可以一层层剥开,给读者以惊奇、惊怔,剥到最后,用一个流行的比喻——你可以看见一颗洋葱的心,酸楚的,意外的,流泪的,呛人的,真实的。

长期以来,人们经常争执这样的问题:女诗人写诗该不该让人看出是女人写的?能被看出是女人写的诗,就不会是好诗?女诗人要写出有男性气质的大气的诗,至少要写出不被辨出是女诗人写的诗才是好诗?这些争执显示性别的焦虑和女性对自己的缺乏自信,对自我的极度轻视。好诗不存在性别的差异,关键在于是否写出性别的极致,是否准确真实地传达一个完整的自我。“我要说出我作为人和作为女人想说的话,而这些话,首先,它是我的气味。”羽微微就是那个遵照自己的愿望,把一个女子的心思自足完整地表达出来的诗人,她完成了作为一个好诗人所要做的。

从网上获取的信息看,羽微微的诗龄很短。但诗龄长又能说明什么呢?有些人,只需要一年,或者更短,就把别人花了一辈子所做的给做了。庆幸的是,正因为诗龄尚短,她还没有被老练的技术所控制,还没有被理论的痼疾所捆绑和挟持,还没有学会过度的修辞。简单说,她还没有被诗坛所污染,是一朵自然而然的花朵,开在清风拂面的清晨。虽然那样清风拂面的早晨,是属于城市的早晨。

《约等于蓝》虽是一本旧集子,于我却每读常新,是那种简单的穿透力,和神清目爽的淡淡的力量。

自诗集出版后,羽微微似乎谜一般地消失了,也或者我孤陋寡闻,这几年我没有能够再读到她的诗。其实,一边是遗憾和期待,一边是庆幸和窃赞,好像因之正好可以留住那难得的幻想和干净的情怀。

尽管心怀私欲,试图让羽微微的“蓝”止于“约等于”之处,其实还是要说,我一直在等着看羽微微的新作,等着她在“少作”之后,能带给读者什么样的奇思,哪怕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需要的。

最后,用什么理由推荐这本集子,都不及一个理由充分,那就是羽微微的诗说中了你曾经想说而没有能够说出来的心思,包括隐约的、残忍的那部分。或者说,她以多情飘逸的透明和青涩的忧伤,替我们致意那终将逝去或已经逝去的青春。“约等于蓝”是一个开始和结束都带着一抹淡蓝的光在闪烁的过程,一个轻轻滑翔的不止于幻象的概数,永远约等于,未设立止境。

2013-5-21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孩子们不一定自己懂得去了解大自然最大的秘密宝库——植物,他们需要引导。但是,亲近大自然其实是人类的本能,它是每个人最后的归依。站在草木丛里,会有一种接上生命源头的暖流从脚底涌上身来,这种暖流告诉我们去爱,去体恤和触摸。这是一本值得终生慢慢阅读的书。                                                                                                            ——子梵梅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雁荡山能仁书院植物小组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5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两天的“双城诗会”一结束,好几个朋友还呆在鼓浪屿,我已经匆匆转身踏上开往雁荡山的动车。这是事先说好的,必须赶在能仁书院第一期夏令营结束之前,去跟孩子们说一说认一认那边山上的草木。

       这是一个有趣而难忘的行程,活动为期一周(7月15日-7月21日)。孩子们稚嫩的欢声笑语天天响彻大山。在那里,时间的浪费是那样的心安理得。这里也有老师,但他们是来教孩子们怎么过得更快乐的老师。没有作业不用考试的孩子们多么开心和放松,真希望他们自此不入学,不再担忧分数,不再被老师和家长数落成绩,就在大山里自由自在地生活。

       雁荡山能仁书院位于浙江温州雁荡山北线能仁村山上。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在雁荡山能仁书院

 

 

分类:图片 | 评论:2 | 浏览: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原行简记(二)

       第三站,济源。弱弱地说,我还不知道地图上有这个地名呢,以至竟然不知道“济源”是哪两个字,实在羞惭。从字面可以知道,济源是济水的源头,在黄河北岸。济水源头滋养了中国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夏朝的首都原城。

       路上看到高大的路牌写着“邯郸”“晋城”,这么近呀河北和山西。让我吃惊的是,课本里“愚公移山”故事里所写的王屋、太行山就在济源。难怪在济源市区,有愚公路和各种愚公移山的画像。太行山脉绵延400多公里,王屋山是太行山脉的一座山。在济源思礼乡三河寨,我对着苍茫的山峦凝望了一会儿,觉得不可思议,这我在地图和文字里早已熟悉却陌生的山脉,为什么说看见就看见!

       济源是琳子的家乡。去了琳子朴实、和睦的家看望了二老,吃了午饭出来,直接到济渎庙。初听琳子说济渎庙,总听成基督庙,觉得好生奇怪,后来才知道听错了。

       济渎庙是济源的景点寺庙,门票要30元。为什么要说到门票价格呢?一般认为,市区的庙宇都是免费的,即便是景点,也就10元钱。据琳子说,出示本地身份证可以减为10元,对本地人的优惠体现管理者的人情味。

       对“渎”字好奇,百度说是河川的泛指。中国有四渎:济水、长江、黄河、淮河。济渎庙为隋朝祭祀济水水神的场所。

 

       黄河到了济源,属于中下游。我应该是第一次看到黄河,也或者我在经过四川的某一段路时,曾经见过某一段黄河?可以确定的是,我第一次看到黄色的黄河。2010年,我曾专门前往观看黄河从青海向下流经四川唐克的次源头,那是非常清澈湛蓝的河水。如此正面直击气势浑阔的黄河,真是第一次。中原行简记(二)

       本来在洛阳经当地朋友介绍就想去小浪底,后来琳子说,从她的家乡济源也可以去小浪底,所以在洛阳才按下这个蠢动的心。

       黄河小浪底,电视上听到的名称,水利枢纽工程风景区,距济源30公里。小浪底是洛阳所辖的一个村,依村命名。简单理解:小浪底水利工程是用来调沙调水的,至于发电,是它的附加功能。这是我这个外行人的理解,至于小浪底的专业功能,理解起来很复杂,就不说了。需要大说特说的是,我们恰逢其时看到了黄河小浪底每年一次于汛期的排沙壮观场面,浊浪滔天,从洞口奔腾呼啸而出,密集的泥点飞溅成黄色的浓尘,所有的人都像是从泥田里摸爬滚打出来的泥人,雨伞也不顶用,脸上、头发都结泥巴了。

中原行简记(二)

       我要说的是,我被黄河给震了!被它的黄,它的群狮咆哮出笼的不羁,它的翻滚的泥浆。它的几乎要凝固了但又奋力翻滚的泥浪,像是牛犁田时从锋利的犁耙下翻卷出来的一块块泥土。究竟有多少黄泥从黄土高原倾泻到黄河里?资料说,每年黄河流域每平方公里就有四千吨宝贵的土壤被侵蚀掉,相当于一年破坏耕地五百五十万亩!土壤如此流失进入黄河,黄河很可能成为人类文明破坏下的另一个遗址。

       对济源印象颇好,人口不太密集,街道宽敞卫生,绿化做得好,看起来蛮舒服。从洛阳到登封到济源,见到最多的植物是紫薇、木槿、月季和女贞,尤其女贞,在我生活的南方种植不多,更不会用来作为行道树。在济源,女贞遍布城市农村,乔木的形态醒目。

中原行简记(二)

       致谢文友河南日报王晓平真诚的接待和陪游,为尽“地主”之谊,她接了我们后回郑州办事,再次专程从郑州赶来陪我们,实在让我感怀。

 

       第四站,焦作。我会对一个地方建制的大小感兴趣,因为关系到对当地方民生状况的判断。焦作是个地级市,比济源建制要高一个级别,是琳子工作和立家的城市。焦作市以一寺一山著名,即圆融寺和云台山。

       先去圆融寺。我喜欢“圆融”这个词。圆融寺全称圆融无碍禅寺,在焦作市修武县,是河南省境内仅晚于白马寺的第二座古寺。殿宇宏阔,向着山顶鳞次栉比层递而上,供奉着各路神仙,财神、药王、火神、月老、土地公、灶王、龙王、鲁班、山神……俨然是人生一条龙仅此一庙即可搞定。但见诸神热闹,各拥门庭。香火兴旺,免收门票,足见其财力雄厚。这是我见过的最气派时尚、各路神仙最为“和谐共处”的寺庙。

中原行简记(二)

       在一面墙上看到70后年轻住持果建法师的简介和一些活动图片。果建法师,北大经济学院毕业,在读博士,各级政协委员各级会长各级主席主任各地主持,头衔无数,看花了眼。不过,看上去圆融寺的管理还是相当规范,显然只有智力和精力充沛的人,才能做定这样的大局。

 

       云台山,5A,世界地质公园,属岩溶地貌,也在修武县境内。以峡谷、红岩、水瀑著称。云台山是此次中原之行最想走的地方,但因为在酷热中走了有八九天,到这最后一站几近强弩之末,人疲马乏。遂只取其中两个点看,一个红石峡,一个泉瀑峡(别称小九寨沟)。

       走红石峡差点崩溃。何止人山人海,何止人头攒动,何止摩肩接踵,简直太恐怖了!一条人龙悬在峡谷峭壁边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寸一寸移动,两个小时才移动几百米。尤其困在几十米长的洞里二十分钟,才叫真正的恐惧。万一有脾气暴躁者控制不了自己,有人推搡挤拥,导致混乱踩踏的话,必大量死伤无疑,那真叫上天无门入地无缝啊,出洞口后仍是心有余悸,想来后怕至极。

中原行简记(二)

       一颗颗凝固的人头望不到尽头。既然举步维艰,闲来无事,不妨算一下云台山每天的门票收入,每人210,一天有上万人吧,算术不好,可以打开手机里的计算器。六月还不算旅游旺季尚且如此,那么黄金周大假日会是个什么状况?对旅游局为了大揽银两不顾游客生命安全,放任游客进山进洞感到愤慨,这本是相当容易解决的事情,比如控制进入峡谷的人数,或者分时间段放行,分路线行走等等。如此这般,有朝一日必大患。

中原行简记(二)

       但红石峡还是很值得走。地质资料说,红石峡之所以呈红色,是岩石含铁的缘故。红色石崖层叠垒磊,跟一块块精切的牛肉差不多。在云台山,可以不看大小瀑布,但一定要看红石峡。什么时候游人最少时去看看?说是春节正月初一初二时。

       泉瀑峡就不多说了。虽没去过黄果树瀑布,也是看了九寨沟的诺日朗,所以举凡各地瀑布就不太兴趣了。不过,在游人较少的泉瀑峡,和琳子一路漫步走走说说倒是很享受。

       7月8日,回程。感谢蜜桃人。感谢酷暑里长途陪我的亲爱的琳子,情意载途,自不消说,个中辛苦,说来更是于心不忍……唯等她来福建。

 

       2013年7月25日记毕。

分类:札记 | 评论:0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原行简记(一):洛阳、登封

  

        6月28日,抵豫。郑州的热我是有耳闻的,但没想到会是那样热浪扑上来的炽热。

       琳子还是六年前在厦门见到的样子。六年了,有那么久了吗?没办法,这就是时间。我们在机场门口轻轻拥抱了一下,接下来我们要开始十天的旅程。

       为什么会是琳子而不是别人?因为是琳子而不是别人。再有,在我的概念里,河南等于琳子,琳子等于河南。我们约了有两三年,今年才“豁出去”成行。同行者还有河南濮阳油田的安爱军。

       第一站,洛阳。在我的脑子里,一说洛阳,就会出现“纸贵”、“牡丹”,然后才是十三朝帝都,然后才是龙门石窟。

       说实话,我不是特别想看石窟,因为两年前刚看过山西的云冈石窟,当时还看得特别细,所以知道龙门石窟也就那么回事。其实我知道我在找借口,我不想说天太热了,热得人快要融掉了,看什么都没有定力,只好草草一掠,想着早点回到有空调的地方去平喘。可是整个河南就这么热,难道就此不出门吗?

       龙门石窟在洛阳南部,开凿于北魏年间,为中国四大石窟之一。规模虽不如山西大同云冈石窟,但主洞窟卢舍那大佛气势恢宏,面山水而踞,佛相慈眉惠善,环顾众生,神态十分舒张,是一尊让我心里宁静的大佛。在众多的大小佛龛里,端坐着各种佛像,奇怪的是大部分佛像的脸部都被削去,到底怎么回事?常言道“有人建,有人砍。”果真如此。我在想,这破坏大抵跟文革有关吧,破四旧时期的罪证?

       龙门山湖水碧绿,“鲤鱼跳龙门”说的就是这地方。远处高架桥上铺设的铁轨,一辆漫长的动车正横空穿行。在湖的对面山坡上,白居易墓地让我神思飞临,只恨天气太热,又是多人同行,不好单独前往,也就放下心念。白居易,唐大诗人中我最喜欢的口语诗鼻祖,在岸的这一边,我向白居士的伟大现实主义勇气遥相拜会。

 

中原行简记(一):洛阳、登封      

 

       白马寺,你是否想到《西游记》了?寺门口立着一匹年轻帅气的石马,同行的朋友据此介绍说唐玄奘就是从这个寺院动身启程前往西方取经,骑的就是这匹白马。后来才知道是讹传。史实是东汉使者及印度高僧以白马驮载佛经、佛像抵达洛阳,汉明帝敕令建院,铭记白马驮经之功。不过讹传虽好笑,却也有趣,老百姓喜欢听。

       白马寺门口横匾书曰“中国第一古刹”。号称“第一古刹”“第一洞天”“第一XX”太多了,还真难辨真伪。至于叫白马寺,全国到底有多少?

 

中原行简记(一):洛阳、登封

 

       为弥补在郑州因天热和嗜睡没去成博物馆的遗憾,我们去了洛阳博物馆,却是狠狠地吃了闭门羹,原来博物馆和图书馆一样,休的是星期一。洛阳诗友余子愚推荐去附近隋唐遗址植物园看荷花。果然不枉一进,荷花正寂静奢华地盛开。惊叹大自然慷慨的馈赠,连绵几百米的画轴般展开,果然“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荷花别样红。”它却不管游人褒和贬,只管自顾自爱怎么开怎么开。

       没去成博物馆心有不甘,至少去一下“天子驾六”吧。来时路上听琳子说“天子驾六”还不知道是哪几个字呢,惭愧于历史知识的贫乏,算了,就让我念成“天子驾到”吧。皇帝级别的六匹马拉的两辆马车,即天子驾六。

       为什么同样是博物馆,“天子驾六”不休息呢?因为它收门票,那些周一闭馆休息的博物馆都是免费的国家博物馆,休息一天也是应该的。明白了。

 

中原行简记(一):洛阳、登封

     天子驾六墓坑

 

       如果说在郑州尝到的美食是经典烩面,在洛阳则是“流水席”。初听以为是放在流水上顺水而食,类似《兰亭集序》所记古文人骚客坐在流水旁“流觞曲水”,那也太文雅了。后来才知道,“流水席”是满桌每一碗都带汤带料的菜肴。

       致谢诗友李华从郑州到洛阳一路真情热情兼豪情的招待。记下洛阳诗友朱怀金、余子愚、高野凉爽的啤酒和热烈的举杯。

       被河南话围困,常常一个人像傻子。这倒不是坏事,甚至是好事,因为听不来,就可以有理由不去介入不去知道不去动脑,你们尽管说,我尽管发愣,省心省力又能偷懒,暗中乐着呢。

 

       第二站,登封。说嵩山,没有谁不马上想到少林寺,因为那句家喻户晓的歌词“日出嵩山坳”。但说嵩山在登封,我就不知道了。记得当时电影“少林寺”热播时,好像说的是“开封少林寺”?晕啊,估计登封跟开封太像了,我听走了耳。

       琳子的诗友王剑松接车。到住处门口,横空出世的“少林功夫国际交流中心”赫然大字先把我镇住了。宾馆一邻是武术学校上千个男孩子练武的阵势和刀棍交加的棒喝声。宾馆和武术学校属同一集团的产业。

       有些不能相信,我会来少林寺观光。这是此行顺路的一站。此前道听途说一些释永信的传言,经济时代和浮躁的人心,今天很多寺庙的变迁已经今非昔比。

       寺内有一所著名的武术学校叫塔沟武术学校,照例是少年男,好像没见到女孩子。这些孩子都是父母花大钱从外面送到山里来的,看着那些跟我儿子一样大小的孩子在酷暑下的练武场满头大汗练武,想想父母有够狠心的。练武虽可强身健体,但据我所知,练武常常练出争强好胜心和虚荣心,很多孩子出了武术班回乡,就成了打手,不成打手也成了容易跟人斗架的斗鸡仔。就像不学游泳的旱鸭子不容易被淹死,学游泳反倒危险性更大一样,学武术防身,容易招人耳目,反倒不安全。也许我这是偏见,但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来这地方受苦的,好多特长可以选择,强身健体也有好多锻炼的途径。

       少林寺已是习武和旅游胜地,佛事修炼不被外人记起。在寺内,印象最深的是立雪亭,我得在这里说说它的来历。魏僧法名神光(僧可)从洛阳到少林寺拜访达摩,一心想得到祖师的真传。但达摩只自顾面壁,并不理会。神光站立祖师门外肃然不动,时值天降大雪,天明时仍未被允入室。为示求道之诚,神光将自己左臂砍下。达摩见他心诚,传以衣钵,并赐他法名“慧可”,史称二祖,后人在此立碑“立雪亭”。二祖断臂后斜穿袈裟,也成了后来袈裟的穿法。这个说法太有意思了。

       走马观花看了寺塔。

       寺内有多棵奇树,说奇也不奇,那是女贞树的种子掉在柏树身上的窟窿里,然后就直接趴柏树身上不下来了。我不明白同行的王剑松为什么把它叫“女贞宝贝”,后来细琢磨才发现,他说的是“女贞抱柏”。宝贝抱柏,这就是河南话啊。

 

中原行简记(一):洛阳、登封      

 

       嵩阳书院,嵩山之阳面,是古代的高等学府,与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湖南的岳麓书院、江西的白鹿洞书院,并称为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书院书香沉稳,幽静雅致。内有西汉活到今天的古柏三株,苍老若精若神,令人望之敬畏。适逢大雨倾盆,遂在院里细品慢坐,观雨帘里古旧烟雨,恍惚间看见古人在对面长廊踽踽而行,或捻须吟诗作赋,或遣仆带僮携书经过,不禁有了穿越感。这等了好几天的一阵大雨,终于彻底把大暑打败,像是整个大地安装了马力强大的空调,瞬间天地凉快了下来。

 

       中岳庙是道观,在嵩山太室山下,是五岳中现存规模最大、最完整的古代建筑群。中岳,取国土之“中”命名,河南地处国之正中,故有“中原”之称。巧遇庙里正做隆重的道场,一问方知是某企业集团出资的祈福活动。我就说嘛,参与的人怎么都不甚上心。也是,天太热了,在那高台上长时间曝晒,还要三跪九叩,下来后会有多少人要中暑啊。

       天热是每日最痛苦的煎熬。什么叫真热,此行算是领教了。情况是这样:你无法站定,哪怕在树荫底下。你只有不断地晃动或移动身体,才能熬过热。假如是站定一会儿,哪怕三五秒,也会有要被炙热给化了的感觉。地面气温至少有40°吧,这样的天气会死人的,至少在露天整个人直接变傻。

       看到两个男人扶着一根跟炮筒一样硕大的香往香炉里点,终于见识到什么叫烧高香。

 

中原行简记(一):洛阳、登封      

 

       观星台是我国最早的天文台,在登封的告成镇。对了,说一下登封、告成的来历。

登封县原叫嵩阳县,告成镇原叫阳城镇,说是武则天登嵩山祭祀上天,又在少室山下举行禅祭,完成了自己封禅中岳意愿,她感到自己登嵩山封中岳大功告成,就下诏改嵩阳县为登封县,改阳城县为告成县。皇帝想怎么改地名,还敢有问题吗?

       观星台由台身与石圭、表槽三部分组成。没想到“立竿见影”这个成语就出自里面的“周公测景(读ying)台”。测景台是古代祖先测量日影,验证四时的仪器。24节气正是测景台的实地观测划定的,从而使春夏秋冬四时得以明确。了不起!古人的智慧。

 

中原行简记(一):洛阳、登封       

 

        致谢诗友王剑松的倾情招待。他说他的脸就是登封的名片,果然此言不虚,打通了各个关卡,让我们享受了既得利益。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6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鼓浪屿2013’古堡复兴●双城诗会

  

l     时间:2013.7.13 12:00—7.14 14:00

l     地点:厦门鼓浪屿复兴路13号

l     主办:厦门鼓浪屿杨桃院子

l     协办:厦门《陆》诗刊、福州反克诗群

两说明:1、应邀诗人宾客,需自带一本让人意想不到的诗集到达现场。2、当天(7月13日)14:00-18:00,到会者需配合缴交手机,把安静和专注留给诗歌。届时与外界的联系,可使用院子前台座机。此消息请朋友们传递周知。

 

 

 鼓浪屿2013’古堡复兴●双城诗会

 

 

分类:图片 | 评论:1 | 浏览: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递行

  

        西递,我太喜欢了!

        暗暗感谢游客不知道要去这个地方,村民得以端着饭碗安然地在自家门口和桥边,坐在矮凳上或者溜达着吃饭。

        多次被冷不丁窜出来的一抹凌霄之艳惊怔得挪不开脚。

 

西递行

 

 

西递行

 

 

西递行

 

 

西递行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5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本意外的书——年月《年月走宝岛》读后

                                 子梵梅

 

行走台湾的旅游书琳琅满目,见的多了,不外就是谈风景名胜,谈美食小吃,谈岛屿风土,一般书里会安插很多时尚又花哨的图片,编辑还会把书编的很萝莉,针对的读者对象是小年轻,目的是给要去台湾的游客一个攻略指南。《年月走宝岛》不是这样的书,不是随意翻翻就了事的旅游书,而是一部简要的台湾生活史。

一本好书,当是要内外兼修,不但读出内秀,外在还要经得起说三道四,吹毛求疵。

首先说说开本。《年月走宝岛》既非玲珑小家子气的小32开,又非大而无当时髦的大32开,而是介乎其中相宜舒适的开本,我不清楚专业的叫法是多大,总之视觉上适中端庄而不显浮躁。然后是厚薄。好书不在厚,甚至太厚的书和太薄的书,我宁愿看薄的书。薄薄一册,拿在手上不负担,愿意从第一页好好看下去,携带起来也方便。旅行本就是一种轻松愉悦的生活态度,如果携带的是砖头般的书,当枕头太硬,当休闲阅读太累。这本书也就200页码,属于拿在手上很舒服的厚度。

封面装帧设计也很成功,台湾地域特色的火车,木站台,邮票,邮戳,信箱,街道,看起来是那样的自足、祥和、平安,有淡淡的乡愁,有静静的摩挲,有轻轻的向往……至于插图,大部分是作者所拍摄,虽谈不上摄影水平,但正因为图片和文字同出一人之手,显得那样的搭调和融洽,不装模作样,不好高骛远,朴质、踏实。试想,如果插图都是摄影家精美的艺术图片,反倒显得气息上脱节,甚至可能看起来矫揉造作。我喜欢一本书的图文均出自同一人,那样可以让读者从文字和图片中更好地去揣摩作者的心思,跟着作者漫步于旅程,有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效果。

再说目录标题。作者一共写了38个视点,每一个视点都在目录上清楚标示出来,翻开目录一目了然,想要了解哪个点,十分方便。如今图书市场充斥着所谓驴友背包族的路上见闻,书做的实在不清不楚,往往是翻了半天不知道头绪,因为编辑得太乱了,貌似丰富多彩,实际是混乱不堪读,像《年月走宝岛》这样把标题写得既准确生动又清楚明了,还真是难得。比如“台湾大学:高手总是貌不惊人”,“淡水渔人码头:该铺开时铺开,该收卷时收卷”,“槟榔西施:‘小姐,来两粒!’”,类似这样轻松简要的标题俯拾皆是。好标题预示有好文章可看,这算托作者职业的福,年月是厦门日报首席记者,在营篇布局和选材结构方面,在抓标题方面,必有过人之处。

上面说的是形式感,此书尤为突出的,该是作者从历史观和人文观的角度,以台湾对岸厦门人的情怀,对台湾岛的深情倾诉和娓娓叙来。

年月是大型海峡时事生活月刊《台海》杂志社社长和主编,对台湾时局政事以及两岸的交流往来的政策和形态十分了解,她同时还是学历史出生,所以写来自然驾轻就熟,也懂得把握分寸,不会出纰漏。所以,当她把敏锐的眼光和专业的视角用在书里,加上她的每一处走访都比别人更懂得停留和倾听,懂得去挖掘那些不为人所注意的真实细节,更追求新闻的深度和广度,这本书显示其在立意上胜人一筹的地位。这也使她在解读台湾民生、政治历史的渊源,与大陆一衣带水的感情等等,腾挪间游刃有余,把历史融会贯通到宝岛人的生活中,所以是一本生动活泼的关于生活和愉快旅行的书,读来常常叫人掩卷会意一笑,惬意间有思索,思索后有神往。

每读到一本好书,我常不吝赞美之词。为什么不呢?好书就是要奔走相告,好书就是要传递共享。《年月走宝岛》,一本品相端庄却文风活泼充满生活的各种惊喜的书,一本有别于市面上的台湾旅行书的意外的书,因为它视野的高度和宽度,它将是每个对台湾有向往和想要深度了解台湾的人所必看的书。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俗(二首)

  

小品:鸟

 

它跳过一片树叶,一片,一片,一片

树枝抖了一下,一下,两下,三下

它停在另一枝,另一枝抖了三下

周围的空气也抖了三下

它想干什么?

或者,这样的描述

我想干什么?

 

 

风俗  

 

退回到无名的沙尘

退回到自荣自枯

退回到没有商店和街道

没有鲜衣怒马一词

没有解甲归田一事

  

父亲还是有的

他通过母亲诞生我

母亲还是有的

她更早之前诞生了父亲

这个源头无须寻找

它就在那里

至于鸡雏从哪里来

没有谁会去追究

因为那时没有谁会无聊到

要去深究哲学的问题

  

这天早晨

一个人他走到河边折柳

不是为了相送

因为无须远游

折柳是要插在门楣上

因为那时

风俗已经有了

 

分类:诗歌 | 评论:5 | 浏览: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U型方案(三首)

U型方案

 

需要有人站出来公布答案。

 

他希望提供全部的26种推理。

 

结果只有一种:

“U。”

 

大家望着这个矗立体发愁,

左边看是一堵墙,右边亦然,

站在中间使劲往外撑,

纹丝不动。

 

一个毫发难损的方案,

一定有敌意。

 

最后大家采取默默放弃,

再次袖手旁观起来。

 

 

虚构之娱:关于诗人和评论家

 

一口井架在大路中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这一夜,星光与头颅在浮泛

评头论足者有的使用长篇

有的仅仅提供一粒微尘

掉头发者大有人在

可怜一口幽深的井很快就被填满了

待大家看清楚了不过是口水在上涌

而所谓星光不过是唾沫星子

大街上来了一辆闪烁的警车

它是应报警前来驱散人群的

这口井的故事你还想听么

让它不了了之吧

 

 

看老虎在笼子里打盹

 

在某个兵荒马乱的中午

我继续慢半拍或者慢一拍的生活

最后一个知道国家已经换了主席和总理。

就那么黄粱一枕,好事就过去了?

包括那个刚孕满7个月的孩子

从肚子里冲撞出来——

“急于出生,皆为不怕死。”

就在我耽搁的迷糊里

金边玫瑰又凋了一圈

 

良辰美景虽是弹指间

该眷顾的还是会来眷顾

在第二拍即将到来之际

我跟上来了

终于抓住机会向夜色递去橄榄枝:

带上我脚下迟钝的滑轮

咱们去看看老虎

还在不在笼子里打盹

 

2013-5-7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6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3年第3期《特区文学》中国当代诗集评荐:沈浩波

  

内心的就是先锋的      

——沈浩波诗集《命令我沉默》读评 

子梵梅 

沈浩波说,希望读者能从二元之外去看多面性的他。事实上,抛开由于公开出版无法收录其中的那部分,这本跨度十五年的“沈浩波诗歌总集”,谈不上有几个面,它们明显的共性是:尽力脱去修辞的外衣,使用口语和细节,直接袒陈内心(内心归于上半身还是下半身,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一旦看到这个点,对他的全部辨认、区分和辩解就可以免却了。

我说尽力,是指他还不够狠,还没有一锤到死,还没有直接见肉,还免不了技术修辞,《蝴蝶》即是隐喻和抒情的产品。但是,隐喻不是坏事,它是一首诗的基本手法,隐喻使细节的叙述得以实现其美德。颗粒太粗糙,神经太大条的直白,都不是诗歌本身的秉性。

这本集子没有按照作品写作的时间顺序排版,一路读下来,写于90年代的和写于21世纪的,基本分辨不出来。为此,我特意把最靠近现在的2012年新作重读了一遍,结果是,我看到了一个不折不扣为内心写作的人,而他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很多年了。这说明什么?一个连贯性和一致性的沈浩波。

所以,这本《命令我沉默》,将会让读者完整看待和重新对待沈浩波。

我不想说沈浩波现在的写作是改邪归正,因为“一把好乳”和“淋病”那一类写作怎么就叫邪呢?从《心藏大恶》到《文楼村纪事》,再到《蝴蝶》和此时的《命令我沉默》,其实是一声再一声越来越具体的向内心交代的喝令,是一条互为交合和渗透、心迹一致的轨道。

一定要区分的话,他的形象分水岭确实是在纪实诗《文楼村纪事》推出之际,接着是《蝴蝶》效应,最后以《命令我沉默》和盘托出一个时代洪荒里对现场、细节和真相汲汲追求的人。

“命令我沉默”,我愿意理解为沈浩波对自己的喝令。这里面迸发的力量,没有挣扎,也没有伺机求解脱,而是收集、释放,再收集,再释放,是一个畅快的过程,是多声部(生命的、技艺的、内心的、现实的、历史的)归于一声:内心的。

然后我想说的是,他其实有很强的免脱不了的“文人气”,这“文人气”是用来区别于那种“人渣式”的叫嚣和“群氓式”的鲁莽,毕竟他师出有门,来处清晰。尤其在读了《我在你和神之间》这首诗,以及2012年度作品之后,我的脑子里有了鲜明的论断:多年来以诗歌江湖下半身形象出现的沈浩波,掩藏着他的周正和柔软,包括作为人子承担各种身份时的各种柔软。这很意外。

“回到我的庸常的,鲜血流尽的生活,回到对自我的逼视。”(沈浩波语)这个被指带来“诗歌之死”的人,在自己的诗里活得生鲜、真实,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人们必会通过这本集子,颠覆之前对他的认识,修改他在他们那里的形象。

2013-3-22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6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98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