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的瓶子开着花天涯名博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这一生。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071374
  • 开博时间:2005-09-12
  • 博客排名:第63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4-03

若芊我芊n

2020-03-31

mukj049

2020-02-24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房间里的终南山

在小不忍里,可以随意地嘲笑

要是在终南山,顾忌落日的人

必被诟病为乱大谋的人

 

不过,到底有几座终南山

谁也不知道。自然会有人愿意

骑着鸵鸟穿沙越海

去到世界最火热的中心探个究竟

 

做兔子跳的人,像极冰雪聪明

西风烈日,马蹄声疾

离开这场宴席去了那场宴席

惹得浑身尘土飞扬

他妙计横生,又与卿何干?

 

所谓巧妙地活着,无非笨拙到羞愧

想要从这个字眼里挽回一点面子

 

马鼻子里喷出来的热气

摸起来是凉的

把风声和鞭子拿开吧

否则就是对身怀绝技的羞辱

 

2013-9-28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西婺源行

  

  在婺源,住李坑。走了以下几个村:李坑、江湾、晓起、汪口、理坑。有几个“最”。最喜欢晓起这个村名;旅游业没做起来,所以最穷的也是晓起;东线保留最完整的村是李坑,所以最喜欢的也是李坑;西线最远的村是理坑。理坑被个人承包,不舍得花钱修整,所以最凌乱的也是理坑。修缮最新最房地产化的是江湾,所以最商品化的也是江湾。最没什么可看的是汪口。

 

 

江西婺源行

 

 

 

 

江西婺源行

 

 

 

 

江西婺源行

 

 

 

 

江西婺源行

 

 

 

 

江西婺源行

 

 

 

 

江西婺源行

 

 

 

 

江西婺源行

 

 

 

 

江西婺源行

 

 

 

 

江西婺源行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窗听雨记

  

雨声不能杀敌

徒增诸事未决

 

西山更加空洞

但听一句低吟:

 

“你住在我心里”

道出寡欢的实质

 

闪电太过华丽

凭窗其实危险

 

赶紧离开泛起幽微惆怅的窗边

去厨房把那把打蔫的空心菜

投到水池里

 

2013-9-26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岂敢之歌

  

脱袍子的秀才

闲逛出一身骚

进黄粱地里去做梦

四十八对子还没对呢

岂敢黄栌冒充漆树爬上枝头

 

藏地里的高粱

日月让它直接变美酒

有请了!苏格拉底大哥

我们都知道要什么

岂敢往里面加冰块

 

这块璞玉拿去吧

可以雕,可以不雕

皇天不负隐形人

五行一拍稍嫌长

岂敢半生说太短

 

革命是什么时候的事

尚未嗅觉你身上的气味

就开始重新洗牌

大鬼小鬼轮番坐庄

岂敢不按牌理出牌

 

花非花,雾非雾

究竟太虚弱

补一碗人参的汤

把上面的气泡耐心吹破

岂敢说它太烫嘴

 

星星洒在圆圆的石头

石磨睡着了

不要坐在一张地图上太息

来呀,诸侯列国快活呀

岂敢出了这门又折回这门

 

陨石不是用来补天

它不偏不倚落在山崖的缝隙

“叩见造物主,你叫我有啥事?”

“咱们平等赞美对方,

岂敢自个儿良辰美景更与何人说!”

 

2013-9-23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台风帖

  

  后窗榕树和合欢在狂呼乱啸

  如果不是树干参与鼓噪

  怎么可能把它们的腰身

  压得一低再低

 

  一粒骰子在风声的缝隙弹跳

  最后跌落于无边无际的瓷碗里

  没有比在这样的台风夜赌一把

  来得更容易叫人分心走神

 

  要散开的花终归散了一地

  结果子的枝头也别高兴太早

  成正果谁知道是哪一枚

  当然,靠天吃饭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有小儿在风中咳嗽

  不需要这么小就让他经历风雨

  不需要看着大树东摇西晃

  劝她早早把孩子抱回屋里去

 

  刚走到半路的暴雨笑了

  它旋转脚跟折回云层去

  青叶不识雷霆真面目

  持续的翻滚足以闷死一头牛

 

  有人一天三回碰见从未谋面的漆树

  有人在闽南沿海等了大半辈子

  也没有等来赤脚大仙指点她

  不要坐在风声里数落叶

 

  2013-9-2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实验室的玉米开花了

  

实验室的玉米开花了

 

1.

它落在怀里

跌落的落

失落的落

 

隔空喊话

隔山打牛的隔

空中楼阁的阁

 

2.

玉米在实验室开花

你不能叫它谎花

引诱它开花的是一块

飞蛾喜欢的黄板

你不能怪飞蛾

只能怪黄板

飞蛾只认光源

飞蛾扑向黄光

它完了——

献给一朵生前一无所知的

秘密的花

 

它必须重生一回

才能解决这个难题

 

2013-9-20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没有完成的去年存稿

 

——以此残篇祝贺程剑平《狗叫》不久又《问医》

 

按:这是一篇本想写大写全的文章,写了个开头,正好有事忙去,待回来,竟然断了线头,无奈之下一搁再搁,自此显然再难以为继了。前不久,剑平《狗叫》之后马上又要出新著,让我艳羡不已,“真是不叫则已,一叫急问医”(这叫什么话呀!)。他出于老友的客气,让我在他著作“双峰并峙”之际写几句话,出于老友赠予我的无上荣光,当天竭力在电脑文档里寻觅这残篇断简,试图从中摘录几句交上,不料翻箱倒柜,终于懒惰未遂,只好重写一段类似诺奖颁奖词给他,全文如下。该残篇今天突然跳出来,一起贴在下面。

 

一个人能够做到写诗三十年一以贯之无所求,他已经无需担心写作途中出现任何变故了,因为深深扎根于日常,树欲静风想动也没用。当程剑平默默蹲在生活的角落,透过各种细节观察、自省和沉思时,他的写作看起来似乎没有波澜,我们以为他什么都没做,不知道他乃最懂在诗中尊日常为大的智慧的人,这让那些浮夸和追求日日新的人惭愧。

——子梵梅

 

 

由于选稿的需要,我重读程剑平的博客。再读之前,其实我心里已有准备:我会再次吃惊于他不动声色的转变和差点被人忽略的日日掘进。

之所以说“再次”,是因为此前只要有空闲的时间,就会回头重读他的诗。在读诗难有耐性的今天,能在网上一页一页翻读下去,一口气读上一两个小时,且每次都有暗暗的惊叹,多年来所遇见凤毛麟角。

事实上是,当我读了三分之一左右时,我就无法继续读下去了,我迫切地想停下来,迫切地要说出我的感慨。

显然,我比我想象的还要吃惊。而且发觉我多年的写作,差点要受挫于他的不动声色的“挑衅”。

与2008年在鼓浪屿那次程剑平作品交流会所提供的作品相比,今天的他犹受神启,睿智、练达、洞察、放松,无所不能落笔,而又多见上品。记得当时在交流会上,我用了一个叫“寡淡”的词来说他的诗。我认为2009年之前他过于追求淡薄,以致淡而少味,一眼而过不能深记。

按我的跟读记忆,程剑平的变化应该始于2009年下半年。这个少言寡语、在人多的时候有轻度慌张的人,内心的坚定和自我省察力,其实已到了难以被旁物所影响之境。这两年,我在他的身上看见一个淡然的人暗中被诗歌赐予和加冕的幸运,也看见了什么叫水到渠成,诗来写人。

他是隐蔽的,有东西也就只放到人气冷清的天涯博客上,如果不是我开的也是天涯博客,链接了他,我可能会忘记他一直在写的事实。他并不理会自己写的有多好,这才是他一直写得心无旁骛的境地。看看他的博客分类命名就知道——“寡淡的咖啡”、“废话集注”、“糊里糊涂”、“孤芳自赏”、“琐屑事物”等等。有两三次见面时,我郑重而真心地赞美他的诗歌,他总以为我在兜逛他,只是嘿嘿一笑了然。

按我多年老友的认识,他不是一个会假装谦逊的人。恰恰这样的自我遮蔽,使他这两年的写作让人惊奇和嫉妒。那些在诗坛烽火纷争四处亮相的活动家和聊客们,他们不会知道这里隐藏着这么一个人,一个让很多人羞愧的人。

“一个不动声色的安静自足的写作者,他早已撇下大部分自以为了不起的人。”这是我下的定语,他在暗处自得其乐地写,日进斗金而自己未知,他真是一个富裕的人。

他的诗中丰富而波澜四起的内心云朵的翻滚。他的眼睛一直都落在日常的物事上面,但又不是站在生活的镜子前照镜子,而是洞若观火,钻木取火,随手化解技巧并融进生活的经验和冷眼的洞察。意象的运用圆熟自如,转承起合处冷不丁别有洞天。他的诗歌在无声无息之间有着新奇而准确的发现,读之往往不禁抚掌叹息或颔首迎合,他的诗真正称得上既好读又见写作难度。放几首程剑平的诗,以让读者分辨。

2012.2 
  

 

程剑平的诗

 


  《冬 阳》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
  那无异于自欺欺人:
  玻璃向陶瓷抛媚眼
  而怀着冰糖的白瓷罐
  在为似水柔情的玻璃杯
  宽解桔子外衣
  
  如果我在一丈开外的地砖上
  看见的不是一颗脑袋的投影
  我会真心把眼前冰冷的大理石方桌
  当作玻璃和陶瓷的世外桃源
  2011/1/16
  
  
  《作为一首诗……》
  
  作为一首诗,我读过,并浸染其中
  作为一片云,我所寄托的,不仅仅一场雨水
  屋檐下无非是瓦砾,鸡屎,茧和蛹,花花草草
  眼里只有尘埃的风儿,你要我对一只器皿说些什么?
  2011/1/18
  
  
  《偏头痛》
  
  舟船在偏载中看到风浪
  矢镞在偏离中看到柳叶
  一个患偏头痛的中年男子
  走进教堂,看到上帝的烛光
  不再对称:右边的一排
  矮了一截,就要烧到头了
  2011/1/22

 

  《耳语者》
  
  耳语者坐在我背后
  把一个下午平分给蜜蜂和空巢
  我没有转身,不知听者是谁
  
  离去的时候只有他一人
  右边腮上按着手机和巴掌
  看不出来是在语
  还是在听
  
  四周无人
  依然有耳语者
  在我后脑勺平分蜜蜂和空巢
  2011/1/1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子再大,只需一棵漆树

林子再大,只需一棵漆树

                     图:漆树苗

 

 

    漆树,有毒植物,其毒性在树的汁液,对生漆过敏者皮肤接触即引起红肿、痒痛,误食引起强烈刺激反应。

 

    漆树咬人啦——

    咕噜噜流出乳汁来

    呼啦啦浑身噬啮你

    让你在地上滚来滚去

    磕头如捣蒜地咬你

    狂喜中不消停地咬你

 

    漆树会咬人但不随便咬人

    漆树会出奶但不随便出奶

    有看见开花没看见结果的

    有看见结果没看见开花的

    九月果熟了还得再来个花

    谁叫闯进园子里的那个人

    是800年8杆子打不着的人

 

    2013-9-15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崖之歌

 

石崖之歌

 

石崖之歌

 

       ——我想去挪威

 

石头里秘密开花的南瓜

石头上坐着南瓜

 

峡谷里毛茸茸的锦绣山花

峡谷里开着山花

 

夹缝里的际遇碰巧给了你

你坐在南瓜上唱着歌:

 

“世间有十八般惊变啊

十八般掌中只握着这一宝。”

 

山谷里的野花铺满地

都是为你备的好眠床

 

睡着了,宝贝

石头里藏着一对好儿女

 

有人跳崖为了海誓山盟

有人跳崖为了那枝迷迭香

 

2013-9-1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3年春天在雁荡山(四首)

  

风景

 

农民把油菜花种在山上

为着收油菜籽

他们放羊,为着挤羊奶

也种茶,一丛丛修剪齐整

为着来春吐新芽,能卖个好价钱

油菜花羊群茶田关你什么事?

你拉着羊绳装成牧羊拍了张照

挤进油菜花丛拍了张照

和一畦茶树拍了张照

还跟路上的破屋子和山顶的迷雾合了影

最后对着远处插入云端的巨峰赞叹一番

方才兴冲冲地离开。剩下农民

埋头自顾自除他的草

 

 

一颗瓜子在能仁寺回响

 

“和尚也嗑瓜子?”

“不要有分别心。”

是瓜子在响嘛

群山也在沸腾

寺门高敞,大殿紧闭

嗑瓜子的和尚站在茶花下

瓜子爆破的声音从左殿滚到右殿

一颗瓜子的喧响

足够吞下整条山脉的寂静

到底是他没有压住唇齿间的声音

还是空门还原了它本来的面目?

 

 

看见大缸种在土里

 

山上路旁一间小砖房里

奇怪地种着一个大缸

从外面看进去

像是一个正在长大的缸

盛着缄默的大山全部的秘密

它是农民的储物器吗?

当我后来知道它是一个厕所

也就是一个粪缸时

膀胱本能地收缩了一下

并对斯蒂文斯埋在田纳西的瓮表示歉意

当我想象着把臀部放到缸沿的情形

突然有向后仰的错觉

 

 

叫墙

 

躺在床上,墙壁四面楚歌

墙在叫,虫在叫?

窄窄的嗓子眼挤出扁薄的声音

外面,万籁之下

百万大军在伺机营救

但是墙太厚了,茅草太深了

加上缺少赌一把的勇气

那些虫儿在墙缝呆了一万年

每天用同一副嗓子

诉说着前生今世的遭遇

今天说,明天说

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2013-3-1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单纯的人坐在南瓜上傻笑

一整天都在追溯

那发生的。折叠后拆开

拆开后再折叠。

那些不明所以的好处

都是从各种遗憾中得来

日进斗金有其必然

随回馈也可能带走所赠

但是,听凭运气君安排吧

不计来源

不计去向

极为丰富,直至单纯。

 

2013-9-8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它像一只800公斤的大南瓜那么呆

它在银杏树下追着光

追着追着,光就被它捉住了

树荫就合拢了

熙来攘往的世界成了一间密闭的屋子

它捕捉到压在墙上的影子

在影子里碰到坚果既硬又白的牙齿

它打了个寒噤:正对了!

光打在银杏叶上

光让它花枝乱颤

光烧出来的云彩

快要让它变形了

 

2013-9-8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承德行

  

承德行

  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承德行

  外八庙之一:须弥福寿之庙

 

 

承德行

           

 

 

 

承德行

 暮色河北

 

 

承德行

 

 

 

承德行

          槐花槐花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谣曲:牵牛和茑萝

旋花科有两个面

一面羞羞答答点星星

一面锣鼓喇叭唱大戏

你要的哪一面?

 

一张石磨跟着豆子逃出了磨心

一记桃花心木顺着风声敲过了头顶

你恨的哪一个?

 

天上蜜瓜掉下来

两个全砸在一窟窿里

有人连打三个喷嚏

蜜死人啦……

 

葫芦里装的

什么

心眼儿?

2013-9-2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圆形的,回旋的,就这样。

  

我看见天在我面前

一点一点地亮

直到大亮,透亮

  

天边有一小块晨霞

像拇指和食指圈起来

一小块云霞

它在我的肚子里

暖暖的一小块

  

我不问为什么

等来了这样的天色

不问怎么会看着天

渐渐地亮起来

我觉察到肚子里

那团热气

圆形的,安慰的……

2013.9.2改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98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