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谷

李清泉,湖南邵东人,现居四川乐山。诗歌兼公文写作者,理想兼虚无主义者。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74554
  • 开博时间:2005-09-06
  • 博客排名:第439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此在》

  像一个幽灵,抵达我
  又背叛我,又抵达我
  拿什么来形容
  这样的来去,和此刻的生活
  
  时间开始的时候,我们还小
  还有很多的小梦想
  盯着钟摆,盯着窗外
  静悄悄地很多年
  没有说话,也没有说话
  张开口的那一刻,才知道
  黑暗和黑暗的误会
  
  不能轻易被看见,也不能
  在光明到来的梦境里
  对念想的一切避而不见
  但更难的事情
  
  是醒来,是看着被黑暗注视的年轮
  一点点地延展
  像枯黄的枝干,被天空呵斥
  落在故乡的森林里
  深深的青草,没过膝盖
  
  你弯下腰,寂静的瞬间
  没有说话,也没有说话
  再起身,森林已经不在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夜的肖邦》

  只听一首曲子,只用一整个夜晚
  来代替黑暗质问生活的虚无
  看不见你的手指,青苔
  长满不会说话的器官。有风
  也是北风,也不被听见
  
  幻想即兴曲。灯早已经熄了
  上一个黎明我还没有爱上你
  此刻生活被漏洞填满,我残缺
  我在失明的夜里梦见彩色的你
  
  只听一首曲子,只用一生的聆听
  来代替光明拥抱寂寞的孩子
  看不见你的颤栗,雾气
  蒸腾在我们生锈的心上。有罪
  也是甜蜜的罪,也不被惩罚
  
  幻想即兴曲。我早已经老了
  上一个春天我还没有遇见你
  此刻现实被残酷屠杀,我重生
  我在失聪的夜里听见最美的肖邦
  
  只听一首曲子,听一整夜
  只爱一个孩子,爱一光年
  然后我就成为一个残缺的音符
  躲进无人聆听的黑胶唱片里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在他最好的年纪》

  寂寞在他最好的年纪
  占领了你。从器官到思想
  从破晓的轻寒,到黄昏的
  羞愧。时间有用不完的说教
  喋喋不休的爱和恨
  
  独自撰写起居录,对镜
  研究花期与气候的关联
  这春天,盛开的器物都带着冷
  春寒恍如故乡的草药
  回忆饥饿,无法解救隆起的小腹
  
  寂寞在他最好的年纪
  爱上了你。从胡须到眼神
  从冷淡的性欲,到无休止的
  贪婪。现实有无法抵达的彼岸
  泥沙俱下的真和假
  
  在人群中背诵语录,观天象
  和解伟大与宿命的世仇
  这季节,人民的机构都带着杀气
  赋税展开想象的飞翔
  投奔主义,才能占领鸟族的天空
  
  寂寞在他最好的年纪
  背叛了你。从信仰到取向
  从唇膏的颜色,到有违祖训的
  体位。竹子在鞭打中开花
  独裁追逐高潮,服下前朝的药丸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左脸》

  时间疼痛又疼痛,分娩又分娩
  却只生下一点零钱,月亮还是那么
  圆。在情人走失的街道中央
  城市清理出一个衣柜的位置,让你
  照镜子,让雨躲进你温暖的乳沟
  
  即使他们都变成了野兽。没有
  也没有一个昨天可以代替我们怀念
  灾难的慢动作,不被你们看见
  你们换女人,季节推开避孕的窗户
  疼痛以及随之而来的呻吟就落满了
  
  春天。我挣开你沸腾的巢穴
  让泪慢慢清洗被修改过的左脸
  我抑制不住自己,嗅着自己
  越看你越像清秀的远山
  满山的树木兀然起立,都呐喊
  都被老虎亲吻,都被飞鸟否定
  我们的命运正悄悄地改变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岸》

  你是我永远的七月的海滩
  是载风的船,是泊船的岸
  
  那只被孩子们捡起的贝壳
  还有余热。被风干的心脏
  里面藏着一条游鱼的温柔
  
  你是我寂寞的锦瑟的和弦
  是华年的柱,是蝴蝶的天
  
  那些被闪电击中过的云朵
  还有光芒。被封锁的暗室
  地下流着一条星辉的河流
  
  你是我遥远的南国的枝桠
  是倦鸟的巢,是果实的肩
  
  那条我们一起走过的长街
  还有人流,但落花已不见
  西风多少恨,教人忆春山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爱》

  不能想象旧爱沉睡时的样子
  影子追随着影子,叹息模仿着
  叹息。他们争吵,并亲吻
  只有你默默地坐在枕前
  看着世界被分裂成封建的小国家
  
  都没有君王,但和谐而优雅
  他的呼吸升腾而起,温暖又伤感
  像初见的你遇上和风
  一颗流星被柳条画成钻石
  注视了很久,月亮渐渐失去敌人
  黎明从一朵花瓣上开始调色
  红澄黄绿青蓝紫,黑白互见
  那个孩子的眼睛却在仰望中伤了
  
  他决定留下来治病,守着城
  用黑暗去剩下漫长的一生
  旧地图被很多支笔同时改写着
  他开始慌乱,喊你的名字
  握着门的把手门很快夺门而出
  他却还在屋内,窗户敞开深渊
  电话那头是不肯说话的你
  
  可你被剥夺了语言。新欢已死
  你在背叛的路上算错了方程
  数学给你的答案,是流血的字母
  红色他看不见,他只能握住你的手
  只能反复地安慰你说:才一年不见
  怎么这么多的泪,这么黏的水
  
  你那时还在沉睡,在别的城市
  黑暗代替他拥抱并强暴了沉默的你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

  这座小城一无是处。行人过桥
  不识繁体字的孩子在桥头卖药
  
  左手边是水,芦苇丛里藏着
  几朵石头如花,一堆旧兵器
  右手边是山,寂静的古战场
  约会的孩子等一个人到天明
  
  这座小城一无是处。土著离乡
  信用社站柜台的姑娘穿金戴银
  
  夜里听见水声,像一个人正在
  寻找离开他身体里的一个器官
  白日里山悄悄地走动,你不见
  就像你不曾见我在此后的多年
  
  我揣着一个旧匣子,几片树叶
  来到此地。找一个坑直到天明
  
  坑里埋着我的魂。它离开了我
  所以这座小城一无是处,所以
  那些街上的姑娘
  她们没有一个人看起来像你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小的》

  我的爱是我的尘埃
  七月出海,八月出海
  九月九是吉日
  不如,就一生都睡在你的背影里
  
  无人来时,我的爱是小小的尘埃
  白天沉睡,夜里沉睡
  黎明的那一刻是煎熬
  不要,一整夜都想你到无法入睡
  
  有人去时,海风吹乱你的发
  他们出海,他们出海
  他们将你带向对岸
  不知,哪一世我才能再揽你入怀?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

  躲进夜里找针,铁的浪击打我
  在岷江的寂寞中上岸
  
  只带着一柄剑,走在这陌生的犍为
  谁来帮我挖井
  谁来吻我入睡
  让我杀死你,杀死那些渴中的尘埃
  那些在渴中饮酒的人们
  
  变成另一个人,却依然忘不了你
  这是命运
  命运胁迫我整年写一个字
  那些笔画写不出多年前的你
  
  躲进犍为打铁,剑的锋利欺骗我
  在岷江的浪声中入睡
  
  只过了一条街,我就老了
  谁来帮我医治
  这尘世的痛,这沧海的咸
  我远离故乡又远离了你
  这个浪子
  这个多情又昂贵的时代啊
  
  这是坚硬的一年,很多剑断了
  很多人躲着
  我咬着牙,扛着一块铁来找你
  你不要开门,不要来迎我
  我还有很多年都将在路上
  
  我还有很多年都将在寻你的路上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裁衣》

  谎言如梅雨甫一降临,水手的母亲
  便披上红头巾走过桥头
  那个背影在药方中持续了数月
  不日后花开,带回好消息
  唢呐对唢呐说:对岸是贫穷的乡下
  小镇住满病人。一片红色的落梅
  选在黄昏飘进了天井
  
  媒人自三更开始咳嗽。姑娘
  阁楼上的小乳房有一些胀痛
  点亮灯,下腹的凉意一闪一闪
  有人在梦中模仿郎中
  的口气:畏寒则中虚,宜进补
  两颗红枣服用了沸水和母鸡
  母亲在镜中照见了小姨
  
  终于裁衣,窗棂一天比一天湿润
  红色的光比喻流血或者经期
  她闭上眼睛,开始在天空画画
  寥寥几笔就生出一个陌生的男人
  太阳开始长毛,有时也微笑
  
  直到下腹微涨,她才开始哭
  媒人在三更夜溜进了小屋
  一把扫帚开始训斥钻进鞋中的小鸡
  母亲离得很远,窗外有人窃窃私语
  
  裁缝一改再改,那匹布终于用完
  不日后花开,唢呐点亮了梅雨
  说谎的人是个孩子站在桥头
  病人们走出门来,看见一个红色的
  姑娘。桥的那头飘来一朵咳嗽的云
  姑娘的背后跟着一个姑娘
  
  梅雨下了很多年。背影还在桥头
  药方不被改写,畏寒的人
  围着天井烤火。一朵花掉进了水中
  那个说谎的孩子长大后写下药典
  用诗的语言,讲述母亲的童年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材》

  中心思想潜伏于黄昏
  的段落。我们老去
  一出生就刻满主义的皱纹
  
  翻开第最初的章节,吃人的兽
  有一个出色的成绩
  背诵生词,默写背叛的教条
  孩子们被脱得精光
  被注射,穿上异族的衣裳
  
  写满谎言的背影,是泪眼的
  自流地。我们一出生就学会矫情
  崇拜革命的冷血
  步伐整齐的课间操,和小纸条
  你的四周长满了自己
  
  不用照镜子,我们有同样的脸孔
  体制的毛衣散发着独裁的热量
  你脱的精光,也无法自见
  他们都不忍心告诉你你是个病人
  
  我们不冷,也不挣扎着苏醒
  直到合上这本书
  转身会见那个叫做马克思的故人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暗示》

  你像我雾中的情人,雾中
  列车抛了锚。过河的人栽下树
  树下的小虫子饿了,苹果
  还没有成熟
  我过不了桥,马达下起了小雨
  
  没有带伞,你的头发长满了露珠
  很多个清晨我想看清你
  擦擦镜子,带上眼镜
  雾越来越来浓,路灯很艰难地照亮着
  你唇边的一颗小痣
  
  遥远而又遥远,只有起雾的时候
  我才敢躺在苹果树下想你
  眺望远方的城市,两颗着火的星辰
  不肯落下来,就像灯笼忘记了黎明
  就像黎明,只肯照亮睡梦中的路人
  
  我们都有梦,所以在雾中亮着
  两颗遥远的星辰啊
  栽树的人慢慢老了,桥还断着
  沿河而上,漂浮着的苹果
  还在挣扎,修船的老人拉着二胡
  把一首陌生的曲子送给你
  
  音乐被马达声覆盖,工业的时代
  我只能用默默想你
  从雾中伸出手去,点亮纸中之火
  目送另一个人围坐你温暖的余生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的曲子——悼马雁》

  死亡不是自由唯一的曲子,孤独
  有时候是,更多的时候是
  叶子找不到树。树只藏在空气里
  
  空气却那么稀薄,煤一直在烧
  我们呼吸,用血吐出刀,将苹果切开
  那个饥饿的孩子一直到白头老去
  胃被挡在门外,被腐烂死死记住
  栽苹果树的人病了,疯了,死了烂了
  
  甚至变成了女人,或者弱智的老帮凶
  乳房因沉甸甸的狗奶而坍陷
  在发言席歌唱独裁,用暴力撬开
  祖宗的坟墓,用有毒的思想反哺母亲
  快来一艘船啊,快来一个岸
  
  却只有一个小小的岛屿。死亡
  远不是自由最美的曲子,孤独
  是我们渐渐枯萎秋天却还很远很远
  一只苹果不肯抬起头来,你不肯吃
  
  你很饿,却不哭喊,却不反抗
  谁还肯栽树?谁还肯栽树?
  空气这么稀薄,自由这么稀薄
  我们用吐血的致敬锻造了刀的钝
  他们杀人,死去的人们不流血
  
  我们的刀还在路上,自由很冷
  我们不可以,没有谁可以
  裹着棉被,这么年轻就悄悄地死去
  梦着天亮,这么黑暗就傻傻地死去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铁中之铁——悼史铁生》

  一
  铁跪在铁的中央,坚硬不被和解
  荒草将远方的磁场悄然覆盖
  
  胡同腾出阴影的位置,黄土
  堆成一个高原,埋下
  却又放逐,作为种子漂泊的你
  
  二
  独自在地坛,荒芜廓开城墙
  野草排着队替你阻挡喧嚣
  宿命在风声中被昆虫听见
  
  把母亲举上高高的枝桠
  没有果实,但可以庆祝
  那个人对着背影独自揣摩生活
  
  你坐在中央,万物生长而不死
  坛子里装着一个古老的世纪
  
  三
  你有一个伟大的职业。疾病
  代替你缝合灵魂的缺口
  来,用力,一扇门推开门外的手
  
  在病中,抽丝剥茧只剩下器官
  你看清了梦境的真相
  琴弦颤抖,你微笑着走回到镜中
  
  一支笔在镜中颤抖着奔跑
  
  四
  铁中之铁被命运敲打,围观
  却并不代替我们的内心解释生活
  
  你不枯萎,万物代替你质问天空
  不仰望天空的人被判定有罪
  
  但你看到的天空,要比别人高一些
  你压迫着大地,要比肉体更重一些
  
  五
  你在低处打铁,铁敲打天空
  没有回声,没有回声
  我们在寂静中越走越远
  
  只有你留在原地,只有你
  能拉响琴弦,琴弦一断再断
  完整被不完整运送到对岸
  
  铁中之铁开花,饥饿有罪
  铁中之铁结果,枯萎有罪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专列》

  不能解释的痕迹,通往重物
  你提起砝码时间就被放下
  
  手臂里面的铁轨,锈敲打锈
  醉酒的司机在追赶邻居的妻子
  修路工人卧倒。垂直于扳手的
  一颗螺丝喊——
  开炮,距离却不被安眠剂释放
  
  来来往往,每个乘客都持有票据
  故乡的乌有之乡。朝代无人统帅
  监狱的围墙将天空碾碎。阴影
  渐渐失去解释的耐心。权力
  坐在帐中,排着队的妃子被训斥
  蟋蟀写成药引,治:左乳偏大
  
  建立档案,真相用挤奶的信仰
  生下洪水去淹没乘客着火的心脏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3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