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胡琴的独眼乞丐

来的都是没头脑去的都是不高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31702
  • 开博时间:2005-09-05
  • 博客排名:第7096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病毒汇存

(一)

一个带菌者

身后跟着

另一个带菌者

寓意/比喻的世界里

正午的影子

与扑面而来的声响

交叉 折叠

被肢解的黄花阵南侧30度

拍摄下

三位一体的悬梁方式

如在荷叶上颤动的晨露

如掠过蜻蜓双翅的微风

在这之前最要紧的是

查寻家族谱系

一整个下午都在卡片中度过

然后写下遗书:

检点装殓衣物

安排客厅字画

备吊者来观

 

 

分类:诗歌专栏 | 评论:1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3诗存

  

《春天》

 

白色的柳絮在阳光里

翻滚,旋转

它们抱成团

让风推着

嗀咯咯翻过几个山头

它们纵身一跃

浩浩汤汤

集体奔赴大河

仿佛再一次覆盖浮冰与积雪

它们轻轻一转身

从窗口飘进来

又向着最高处的光亮升去

那极高的高处

那眩目的光亮

就在飞速抵达那一刹

世界开满

淡蓝色的无名小花

 

 

分类:诗歌专栏 | 评论:2 | 浏览:16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莫遣行人照容鬓,

 

恐惊憔悴入新年。

分类:诗歌专栏 | 评论:0 | 浏览:7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世纪末燕云领土争端

  《十世纪末燕云领土争端》
  
  燕云十六州,大致在今天北京、天津、河北北部、山西北部一带。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塘反唐自立,在契丹的支持下,建立晋国。石敬塘称辽太宗为父,当起了儿皇帝。公元938年,献燕云十六州于契丹,从此,中原王朝失去了对北方游牧部族的天然屏障。长城要隘山海关、喜峰口、古北口、雁门关都在这一带。燕云十六州一失,整个华北平原几乎无险可守。铁骑纵横,饮马黄河,成了昼夜间的事。
  
  契丹是鲜卑族的一支,活跃在西拉木仓河和老哈河一带。耶律氏族,世为遥辇氏的夷离堇。后梁开平元年正月(公元907年),耶律阿保机自立为皇帝,史称辽太祖。早在天佑二年(公元905年),阿保机即帅众万余攻云州。公元916年,收“山北八军”。“山北”又称“山后”,包括燕云十六州的新、妫、儒、武、云、应、寰、朔、蔚九州。后梁均王贞明三年三月,李存勖叛将卢文进引契丹军三十万大举南下,克新州,破晋军,趁胜进围幽州。这次围攻幽州,达二百多天。《资治通鉴》记载“日杀千计,而攻之不止。”李存勖分兵,以李嗣源七万步、骑大破辽军,俘斩以万计。五年之后,即公元922
分类:一堆杂碎 | 评论:0 | 浏览:7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鲸鱼的星空

  《鲸鱼的星空》
  
  正午时分,坐在公交车上,虽然有窗帘的遮挡,太阳光依然热辣辣地照射进来。汗液不知觉地从皮肤表面渗起,先是产生粘的感觉,接着有些痒。脖颈,肩胛处,都有一些。忍不住用手去挠,手指如同泥泞的小河浜中的船桨。隐约有一丝陌生的气息,从身体深处泛起。两眼呆滞,目光变得迷离。世界似乎短暂停顿了,只有手指,依然划动着,指尖慢慢地延伸着,身体裂开许多细微的缝隙,一片一片鳞片纷纷扬扬飘落,象凝结的痂被剥离。
  
  每个人都带着各种疾病坐上公交车,病变的细胞,溃疡的内脏,以及怪异的神经系统。对于自己所患的疾病,他们或者一无所知,或者假装掩饰。头颅微微抬起,交叉的双臂插入大腿。语言的开始是陌生的试探,词语与词语间的停顿,被不同的声调连结。自顾自的喋喋不休,伴随着各种手势。随着车子的颠簸,人们开始从各自的座位上站起来,左摇又摆,互相抓住对方伸出的手,舞蹈,跳跃。汗液从皮肤的褶皱里滴落,他们的身体可以三百六十度扭曲,象一尾鱼,跃起的时候嘴巴咬住了尾部。
  
  时间的存在是一个疑问,难以判断片刻存在究竟是幻像
分类:喑哑 | 评论:0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城市

  《行走城市》
  
  如果你走在异乡傍晚的马路上,迎面过来一个骑车人,他或许是刚刚下班。一刹那的交错,无法看清他的神情,更无从知道他的内心。同样,如果你在你的城市骑着车,迎面走过的人一样也是那么陌生。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在街头出现,在商店门口,在公园门口,或者在挑选衣服,或者拐进一个住宅小区,彼此的交错,只是短短的一瞬。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也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在那一刻,即便是在自己熟识的场景,身份也变得模糊起来。
  
  一个恒久的居住者,一个过客,彼此的行为看似并行,实则很难窥测。城市是一个巨大的容器,马路是不动的传输带,每一个无序的人在公共的空间被纳入秩序,虽然彼此不相识,不相知。其实相互的场景大多都是类似的,面容也是类似的,只是在经过空间的置换后,会产生不一样的关注。
  
  有关城市,可以寻找到许多标记,许多特征,从地图上、从照片中、从听说过的点点滴滴,对它辨认,把玩。但是你无法真正进入一个城市的人群,因为他们永久地处在一种离散的状态。他们每一个都是不确定的多面体,每一个人所包容的信息,都是那么难以捉摸
分类:一堆杂碎 | 评论:1 | 浏览:8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后的天空后》--阿拉伯人在撒玛利亚

《最后的天空后》--阿拉伯人在撒玛利亚
    
    爱德华.萨义德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的身份让我一直忽略了他是一个巴勒斯坦人,在《最后的天空后》一书中,在前言部分,萨义德引了他一位年长亲戚对他说过的话:“巴勒斯坦人是一种疾病。”读到这句话,我脑子中直接对应一部英国电影《绝恋》中的一个镜头: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将尚在襁褓中的弟弟妹妹窒息致死后,自己也上吊自尽了。这部电影改编自托马斯.哈代的小说《无名的裘德》,电影中当因为找到工作而欣喜若狂的裘德夫妇回到家,一推开门,那个孩子就那么吊在那里,刚有的一点点希望的喜悦再次被打个粉碎。那个孩子留下的最后的一句话是——“我们是负担。”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打开电视机都会听到这样一些名词,“戈兰高地”、“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等等。这些词在某个固定时段在某个固定频道固定出现,经年累月,时间跨度之长,以至时至今日,不用在记忆中搜索,自然而然,脱口就来。中东,这个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几乎天天在打仗的地方,就象一块疥癣。旧的战争疮痍还来不及平复,就又被新的战争挑破伤疤。那些无聊的名词,在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5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骨春梦

  “白骨春梦”
  
  
  “浣溪纱”一阙: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在今天的银川,承天寺塔依然高耸在塞上古城,在天气好的日子里,登上塔顶,可以眺望到远方的黄河。这座塔是西夏垂圣元年(1050 )没藏太后下令修建的,就在两年之前,她的男人李元昊刚刚死去。花雨空锁,秋千乍拆,青春年纪,正是荷尔蒙旺盛的时候,一下把乐子掐了,只好去找和尚。
  
  话说这个没藏后本来是人家老婆,她原先的男人叫野利遇乞,和另一个叫野利旺荣的是元昊的左膀右臂。两人一个号称天都大王,一个号称横山大王。不但骁勇,而且颇有谋略。西夏立国始,与宋三战三捷,这哥俩功不可没。
  
  公元1040年(夏天授礼法延祚三年,宋仁宗康定元年)正月,元昊起兵十万,战宋军于三川口。西夏方面由元昊亲自指挥,宋方的主将是延州知州范雍。三川口,在今陕西安塞县东,乃延川、宜川、洛川三条河流的汇合处。在20000余里的横山防线上,元昊之所以选择
分类:一堆杂碎 | 评论:0 | 浏览:5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年杂谈——年糕

  《过年杂谈——年糕》
  前些天去一个亲戚家里,吃到几片从老家带回来的年糕,切得薄薄的几片,包在一个袋子里。说带回来五条,四条给了人,自己只留了一条,就剩这么多了。真的有好些年没吃过这东西了,以前过年,家家户户都要蒸年糕,做团子。从小到大,这两样东西可是没少吃过。每次过年一回去,总是急急地就要揭开木桶的盖子看看,似乎少了这吃食,年的滋味便淡了许多。
  我老家是无锡,无锡人爱吃甜。这年糕便叫作糖年糕,有白糖的,有黄糖的。以前糖是配级供应的,大概过年时一个人头有一包白砂糖。黄糖相对没那没紧张,那时候管黄糖叫古巴糖,应该是进口的货色罢。据说白糖是甘蔗提炼出来的,黄糖是甜菜提炼的,这白的便比黄的要金贵些。不过我倒是更喜欢吃黄糖年糕,一方面因为黄糖年糕比白糖年糕甜(有些人家做的白糖年糕只是意思意思放点糖,几乎没甜味),另一方面黄糖颗粒粗些,做出来的年糕要疏松一点。做年糕要有大灶头,因此通常都是几十户人家请了师傅在一家做。每一家抗着一簸斗一簸斗的面粉去,要排队。簸斗上用红漆写着各家的姓名,张三李四,自家的东西有自家的记认,是不会搞错的。做年糕的师傅有三四个,有管蒸面的
分类:一堆杂碎 | 评论:0 | 浏览: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年诗歌

  [在梦中]
  
  在梦中
  与一群朋友
  一起唱歌
  
  在梦中
  黑白胶片
  沙沙作响
  
  在梦中
  沙滩上留下
  跳跃的足迹
  
  在梦中
  张开双臂的两个人
  象两只飞翔的鸟
  
  在梦中
  喝高了
  五花马,千金裘
  
  在梦中
  推开门
  空无一人
  
分类:诗歌专栏 | 评论:2 | 浏览: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8页/37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