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伊的天空 名博

锈迹斑斑。
博主:语茶小筑

载酒买花年少事,常常少年游

载酒买花年少事,常常少年游

 

花间一壶酒, 独酌无相亲。

最初喝酒时便是这份光景。“独酌无相亲”,那时总觉得酒原本就该是很私人的东西,喝酒自然是要独酌的,微醺也好,酩酊也罢,不扰人,亦不被人扰。

通常日落之后,街灯渐次亮起,就容易想到酒,且就认为这时分就该是有酒的。大红漆的窗,玻璃被泛黄的灯光耀出一种不寻常,窗外是一小片竹,那时不爱花,清一色的绿。

 

就这样,

分类:蓝。信箱浏览:346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少年啊,别怕前路茫茫无可期

少年啊,别怕前路茫茫无可期

 

喜欢“少年”两个字。

一笔一画写下来,就像是写了个不老的咒语,自己就想当然的是少年了。

我的少年,该是亮烈飞扬的。有着浪的疯,有着不畏的狂。

少年大抵都是这样吧,疯狂着。

疯狂的笑,疯狂的哭,疯狂的为了一个念头去做一件很多年后会让自己嗤之以鼻的事情。但就是想做呀,豁了命要做,天崩地裂要做,世界末日也要做。

当然,会受伤,也会满血复活。会莫名沮丧,也会傻傻笑。那样的年纪,仿佛连灌进袖筒里的风都是昂扬的。因为年少啊,因为好时光望不尽,可以大把大把地拿来赌注叫嚣。

 

于是常和弟弟说,年少,真好啊。

分类:南国的孩子浏览:194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十点 ▏你有好梦入眠

前些时间倒图片,登录几年未去的云盘。名为『见囍』的文件夹赫然眼前,P3里遗失的歌就以这样的方式失而复得了。

我是笨人,只晓得歌好听,从来记不住歌名。前几年常常念叨着让暖阳帮我找从前的P3机,心知是找不到了,只是留一种念想罢了,却还总挂在嘴边上。

每每旁人问到喜欢什么歌,只答从前是喜欢过的。再问,便没下文了。那些曾反复听过的歌,连个名字都念不出,这喜欢二字也总觉得有些薄了,但它们确实是见证自己那些年流窜的晚安陪伴,从四面八方搜集而来的。如此想,也是用过心用过情,迢迢路远的寻见呢。

所以看见『见囍』时,“呀”字也跟着喊了出来,就像是一场久别的重逢,就像是一次山高路长的寻觅相见,就那么满满欢喜了。 

 

分类:蓝。信箱浏览:191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岁月静好,烟火寻常。

岁月静好,烟火寻常。

 

天空的颜色是蓝色。云朵的颜色是白色。

心情是晴蓝。笑的时候是橙。

最近少言,时而有些呆板,思维不听话,总在放鸽子,庆幸并不影响心情。

 

每天可以看到鸽子在头顶旋回,有时两只,有时一群,围着一棵枝干绵长的老树,往复来去。

光秃秃的枝干间,总有细碎的光,抬起头就能看见一片花儿似的影。青白色的墙上常有光影,冬日的树映在上面,像是稚童涂鸦的画,简单又温暖。

我时常把影子放在枝下,假装自己没有长大。

 

绕远一点的路走,能看到晨练的老人和学校里朗朗笑声的少年。

街边的树冠交错

分类:淡若清风浏览:280评论:7收藏查看全文>>

我很坏,就想假装不知道

想了几天,沉默着,没有表达的意愿,并不刻意,一些想法就那么自然的跑进脑子里,盘踞不去。

一年又过去了,输入生日时自动跳出的数字有些刺眼。心里念叨着:过的可真快,什么都未察觉,就这么老了。

熄了灯,电话在黑色里闪着幽蓝色的光。平躺在床上,很长的时间眼睛是睁着的,脑袋里似有无数人拉扯。没有拉严的窗帘缝隙里有青色的光进来。猫咪在脚下呼呼大睡,像从前的我那般没心没肺。我听自己的呼吸是静的,心跳很安稳。

 

十五那天聚,天气晴蓝,阳光好到令人蠢蠢欲动,想要跑,想长出一双翅膀飞。

一朵说:走吧,你带着我,我们流蹿。

这是她说了很多年的话,每次我都点头,看她美美的模样。这次没有,欲言又止地说不能。

洛恩说,不知为什么,习惯了你自由的样子,就不愿看到你被束缚。她说,那不像你。

曾经,我也这样飞扬跋扈地认为,我可以诚实做自己,不委屈。趾高气扬着,不管不顾着,那样的日子也过了很多很多年。

 

几杯咖啡,几杯酒,八个人慢慢散

分类:蓝。信箱浏览:437评论:5收藏查看全文>>

曾经,想做个木匠

曾经,想做个木匠

老家的杂物间里,放着许多老旧的家具,天长日久,木头变了色,尘埃一层盖着一层。

父亲母亲很少会想起它们,好像只有我在回去的时候,会推开那扇门进去看看,就像去看儿时的时光。

 

分类:南伊的天空浏览:258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知物』总有些欢喜不忍辜负

『知物』总有些欢喜不忍辜负

鲁迅先生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这种清福,我自认是有的。

只是,这里的会喝好茶,我窃以为是“享受”,享受和这杯茶的遇见,享受观赏品味时所给予的所有感官呈现,享受那个喝茶的当下衍生出的心情以及境味。

老舍先生也爱茶,在《多鼠斋杂谈》中他如是言:“我是地道中国人,咖啡、可可、啤酒皆非所喜,而独喜茶。有一杯好茶,我便能万物静观皆自得。”

分类:淡若清风浏览:1221评论:11收藏查看全文>>

且到寒斋吃苦茶

且到寒斋吃苦茶

着迷周作人。非常。

彼时读他,羡煞了他士大夫的悠游闲适,读书、写作、吃茶、会友,人生有此四事,给个神仙也不换。至于他争议颇大的身份,于我则是不关心的。

书架最底层纸箱里的,是他四十本之多的全套文集。说起这套文集,还有个十分有趣的小插曲。

 

是前年还是去年的冬天,日子记不得了,反正是个冬夜。

那时正在青禾处喝茶,同在的还有圆空师父和通贤师父。当时喝的是老六堡,好茶好水好茶话,很自然地就聊到了文人爱茶的故事,而这文人里面周先生的茶故事不可谓不多。聊兴正隆,佳佳发来短信,说亚马逊图书有活动,优惠很大,具体的细则还没问便迫不及待地委托佳佳帮忙收一套周先生的文集。

一分钟后

分类:淡若清风浏览:201评论:5收藏查看全文>>

偷一把“闲情”养

偷一把“闲情”养

说到雅趣和雅致,古人似乎远远比我们更深谙此道。陆绍珩在《小窗幽记》中写道:结庐松竹之间,闲云封户;徙倚青林之下,花瓣沾衣。芳草盈阶,茶烟几缕;春光满眼,黄鸟一声。此时可以诗,可以画……

 

简短的几行小字,人世间最美好的意境全都有了。这样的生活,是我渴慕的,心向往之的。在松竹间搭建一所茅庐,几朵闲云轻悠悠地荡在门外,身在青林之下,有被风摇下的落英点缀着青素衣衫。几丛矮草在青石阶上铺一层浅绿,一缕煮茶的青烟飘摇着向空中淡去;任你望向任何一个地方,目光及处,便是一片

分类:淡若清风浏览:337评论:8收藏查看全文>>

春暖了,我们说说话

春暖了,我们说说话

 

跟老头老太打电话,两个老顽童正在老院子里晒太阳。

顺手推开右手边的窗,太阳确实好,暖暖的,风也不凉。

 

老头说:丫头,回来看看,老院子修整的很漂亮,保准你喜欢。

分类:秋千·影子浏览:407评论:6收藏查看全文>>

见一面吧,就现在

 

2016来了许久,到现在才正式在问候,可见,最近是有多懒惰。

上个月的时候,暖阳问:你是不是很久很久不写字了。

是很久了。久到打字都有些生疏了。最近,准确的说应该是很长时间来,我对文字极度冷落。

 

记得飘雪的那天,躲在阳台上喝茶。茶没喝几口,望着雪花的眼睛就热了起来。我丝毫没有招惹眼泪的情绪,可是,她却来了。来得那么不及防备。

除了看些电影或者电视的片段,我其实已经很久不哭了。在这个雾霾多于晴日的城市,眼泪似乎也变得无比珍贵。我要借着她的盈透,把晴空拉近。

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的时候,收到了青禾的信息:身体好点了么?今天要过来么?

然后嘴角就那么扬了起来,红热的眼睛跟着弯成一条曲线,睫毛湿湿的。我得承认,我是个幸运的人,很多坏情绪照访的时刻,总会有那样亲密的人心有灵犀的惦记着,这是我的福缘。

 

嗯,好多了,有点想你了。

这是我的回话。青禾总说我这两年长进了很多。会说好听的

分类:蓝。信箱浏览:511评论:12收藏查看全文>>

一个人总归太孤独——寄《两个两个人》

 漫漫长路,我们《两个两个人》一起走

 

这本书的存在很偶然,零零散散写下的片段,一个无意的组合后,她们成了一本小书。小书里有很多人,真实的、虚幻的,身边的、遥远的,有我爱的朋友的影子,亦有自己的情绪。小书的名字很简单——只是我们,只是《两个两个人》。

我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只是,看过一些人,走过一些路,记录着、温习着、想象着,回头去梳理时,才发现她们竟然成了一个个那么清晰的故事。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以前常说,在别人的身上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哪怕这个人不相熟,更甚至陌生。所以,与其是说写故事,倒不如说是讲一件被延展的事实。就像这里面也有暖阳、洛恩、千祺、青禾、一朵的影子一样。

 

《七月和凉生》这个故事最初写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这么长,只是孟和七月,艾玛和简是后面才有的。七月的原型是我在“素年锦时”酒吧认识的一个女孩。她长得很美,至少在我眼里是,她很瘦,齐耳短发,戴木手镯,穿麻布衣,斜挎一个米白色的大布包,脚上是一双绣着艳色牡丹的布鞋。她是个卖画的姑娘,

分类:南国的孩子浏览:811评论:14收藏查看全文>>

关于《两个两个人》的故事

《两个两个人》的十一个故事中,最早写成的是<我煮好茶,你来喝>

那应该是2005年的事情了,想想,竟有十年之久了。

 

那时候正在做茶室,常常是我坐在窗前写字喝茶,暖阳坐在茶桌旁吃水果。两人常常几日无语,她悉悉索索地吃东西,间或看些很是养眼的韩剧,兴奋处会大笑,动情处会大哭

分类:蓝。信箱浏览:458评论:20收藏查看全文>>

絮絮语

青禾说,明明是你妹妹有了宝贝,为什么我觉得做妈妈的倒成了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特别逗,好像突然闹情绪的小孩子。也难怪,每次她电话或者信息说:来吧,你都好久没来了。我的回答一定是:哎呀,看宝贝呢。

所以,她约五次,也只有二次成行。

她说:跟从前不一样了,以前一念叨,你就会不忍,那是你的软肋,见不得别人抱个小委屈。如今,念叨再多,就算嘴嘟起来一天,你也能视而不见了。到底是小人儿来得重要。

 

这么说的还真不止她一个。洛恩、暖阳、一朵皆是如此。

她们笑:多么没心没肺的一个人啊,如今成了这个样子,真是不习惯得很。

唯有做了妈妈的千祺尚算表示理解。小人儿就是有那么大的魔力,看见了就哪儿都不想去。

 

前些日子妹妹还说,下半年没计划啊,不往外跑了。

瞥她一眼,故作思量的样子,然后说:没想好去哪儿呢。

她急:不会吧,你真不管大宝自己去疯玩啊。

一个没忍住,开始笑。见我笑,她也笑。边笑

分类:旁观。记录浏览:657评论:7收藏查看全文>>

己悦而悦人

很久不写文字,原本就不算灵活的手指更加笨拙了。好多人说,天涯的院落长草了,再不清理就把人给淹没了。

哈哈,这样也并无不好啊,一眼望去,无边的绿,多有生机。

 

前些日子一介微信说看能不能写几篇文字,然后说明了她的初衷,心里是感动的。

说起来,与一介文字互动到现在已近五年了,说是老友也是妥切的。就写字而言,于她,我是望尘莫及。这么说一点儿都不夸张,我写字全由着情绪,无法无章,想到哪儿,便说到哪儿,真真作文的话,自己应该最是文不对题,跑题没边儿的人。她不一样,她做事写文虽也都是随着心性为之,但她对自己有要求,对文字也亦严格。

 

分类:陌上花开浏览:632评论:18收藏查看全文>>
共39页/58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