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俊的咖啡屋

其实,在这之前/我只是一朵漫不经心的野花/在上一个花期里,从容地/含苞,开放,枯萎......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2956
  • 开博时间:2009-06-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爸爸




爸爸

1
真令人惆怅。土地里怎么不生长
蓝色的蔬菜。爸爸说,
吃蔬菜的孩子才长得帅
尽管我知道,我已经很帅了,
可是如果能再帅一点,哪怕
就像吞药的白糖那么点,说不定
就会超过蓝精灵

2
或许,辣椒和长相
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可是
说这话的时候,
爸爸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我想,这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应该属于科学的范畴
如果能当上科学家,
我就会知道
爸爸是不是在哄我。当然,
前提是我必须能顺利地背出
分类:柔软的句子 | 评论:4 | 浏览:16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无题
  
  
  我愿意相信,
  
  午后那些跋扈张扬的阳光
  
  是与你有关的。至少
  
  也曾覆盖着你。而此时,
  
  覆盖着我的
  
  还有你存留的体温。轻轻
  
  漫了过来。
  
  漫过发梢。颈项。漫过
  
  左耳。正好传来
  
  你微微的鼻息,和我
  
  惊惶失措的声音。
  
  
  
  2011年9月6日午后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3 | 浏览:6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父亲母亲
  
  
  
  老早就知道昨天是父亲节。商场、网络、短信铺天盖地的信息强迫式地进入大脑,但我依然固执地忽略了这个原本不属于东方人的节日。因为我骨子里认为我的父亲是不会懂得这种节日的。
  
  就在昨天接近尾声的时候,准确的说是在我的第二个晚餐时分,我开始为自己愚蠢的固执感到隐隐的自责。
  
  晚餐丰盛,其乐融融。我静坐一隅,执着地对付着满满一盆价格不菲的河鱼鳅,任凭鲜美的油汁和滑嫩的鱼鳅肉在口腔里游走来回,细细咀味至寡淡方才罢了,才让美食回归它最本真的使命。就在我大快朵颐之时,邻座朋友的手机响起,打断了我一时之酣畅。原来是他小儿子打来的,其目的是问候爸爸节日快乐,但由于表达欠佳,总共打了两次电话,且几经启发才得以完整表达。偶尔听得电话里隐隐传来稚嫩而断续的声音,看朋友的脸早已开成一朵幸福的向日葵。朋友脸上的笑容尚未敛尽之时,女儿的短信又至,他始终没能忍住,向我进行了炫耀式的展示,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现将原话摘录如下:所以有儿女还是好!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5 | 浏览:6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依然流水

  依然流水
  
  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很糟糕,完全不像正常人。这几天,一心想让自己静下来,却总因人情世故所累而不得已。最近,有朋友说我是个酒鬼,这话有点刺痛我,但也无力反驳。对于酒这个东西,我不懂也不会品,更不喜欢。可有时,我却又是那么的需要它。朋友相聚可融洽关系,接待应酬可接近距离,有时它还可以增大你的胆量,又或可以麻醉自己。今年家里特别冷清,四人围座吃年饭,隐隐看到父母的心酸失望,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便主动陪父亲喝酒,也借着酒性陪父母说了很多平时从来没说过的话。回想一下,也只有这一次的醉是值得的。
  我是个奇怪的人,表相开朗,但骨子里又会把自己藏匿起来。甚至想与世隔绝。世间纷扰无法回避,繁花盛景之后,就想把时间和空间留给自己。很喜欢家里一个人也没有的感觉,尤其是这几天,这种想法特别强烈,一点也不想呆在富顺,即使再晚,也不顾家人朋友的挽留,固执地要回家,然后挂上QQ。隐身。听音乐。我不太懂音乐,好好的《春天》,硬让我听得想哭。上网查了一下介绍,说是后人根据音乐欢快的意境而命的名,可谁又知道贝多芬创作的愿意呢。我让同事听《春天》,他说听着想出家。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11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




    
两个
  
  一
  这不是北方。流水还是流水。
  我还是我。
  你是更大的冬天。寒冷,
  就在周围。
  
  二
  第五章。MANGO。红色睡袍。
  夜色已经关闭。我看见柔软的
  光线。温暖的小尘埃。
  蝴蝶飞过来。
  我看见桃花和桃花。我和你。
  2011年2月7日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6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夜

  这 夜
  
  1
  依然寒冷。这夜。
  怀抱一些凌乱的词语,我比这夜
  更深沉。
  
  2
  没有风的时候,我就把自己悬在
  空中。听你咳嗽
  让自己在你的声音里
  摇摆。
  
  3
  第五章。还剩下一些忧郁的
  词语。轻轻的疼痛。
  禅意的花蕾。和另一些
  绝望的香气。
  
  4
  我决定离开,这多汁的夜晚。
  我要为一张白纸
  多留一些空白。我决定
  让嗓子发炎,用我的咳嗽
  戒掉你的咳嗽。
  
  2011年2月3日

分类:柔软的句子 | 评论:3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无 题
  
  说是雨停了。可风声还是很紧
  我的嗓音依旧潮湿
  不能利落地喊出
  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我身体里最敏感的
  部位。像午夜的咳嗽。
  你每咳一声,我就会
  把夜色收得更紧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3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花飘飘年来到

  雪花飘飘年来到



  
  早上出门,看到天上飘着细细的雪,隐隐地夹在雨中,轻轻柔柔,翩然而落。心觉雪意不浓,便生出些遗憾之情来。就似今夏富顺涨洪水,尽管已漫至城角(滨江路及家和超市已停止营业,损失不小),可很鲜见稀奇的富顺人居然表现出欣喜之状,大家奔走相告看热闹。大水平稳退去后,竟有许多的人因未见到洪水的壮观而遗憾不已。
  我生活的城市地处川南,甚少下雪。去过一些地方,千里冰封倒也见过,却从未见识过万里雪飘。看过许多文学作品大多描写“鹅毛大雪”,心想再小的鹅,其毛也应如指般大小吧,所以我们这里的雪顶多只能算为“鹅绒”了。“鹅绒”也罢了,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评判,它终还是雪。难得一见的雪。
  朋友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7 | 浏览: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尴尬的34岁

  尴尬的34岁
  
  今天,我就34岁了。数字证明我已不再年青,但年龄这东西就像咳嗽一样,你越是想隐瞒,却欲盖弥彰。34岁于我是个尴尬的年龄。就工作而言,是上下不能,进退维谷。生活上更是造成了被动,曾设想在35岁以前若条件具备,还有作母亲的打算,但从目前看来却是十二分的渺茫。当然,我也不能为了这个虚构的设想而打理论上的时间差,特别是像我这种已经失败过的人,我总在努力地与失败保持着距离,人必须对自己负责。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身高是我的弱项,你想能在一个优秀的人身上发现她的劣势,这种比较优势被自我放大后,必定会极大地激发出他们的创造力,以至得意忘形。贴上两例以求证。
  例一:
  友:最近某某新交了个女朋友。
  我:是不是哦?长得乖不乖?
  友:可以。啥子都好,就是矮了点。
  我:好矮嘛?
  友:比你都高不到好多。
  我:……
  例二:
  请科里同事帮一朋友介绍个男朋友,看了照片后,大家热烈讨论。天一独自沉默一阵后,突然冒一句:你们想哈看,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16 | 浏览: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一年

  
  
   下雨了。从商场出来的时候,雨已经下密了,寒潮就随着新年鞭炮声、短信息,铺天盖地地来了。如期而至,毫无悬念。
  又一年过去了,33岁的日历也翻过了。我蜷在床上,抱着笔记本写工作总结,横竖是下不了笔。我还是这样,一到冬天就状态不佳,头脑四肢都动不了,情绪低沉,无喜无悲,只是浑浑噩噩度日。像那些冬眠的动物,因寒冷生命活动处于极低的状态。曾看过一个新名词:冬季抑郁,于我是十二分的贴切。电热毯是个好东西,我冬天赖以生存的工具。只有躺在床上的时候,被温暖包裹,身体和思维才会被一点点的激活。工作总结是不想写了,整理下个人得失倒是应该的。
  一、工作如故,时急时缓,心态倒是平和得很可怕,长期和短期目标都没有,反正把分内的工作,领导交办的任务完成好就行了,随“遇”而安。关于迟到的问题,常自省,但改观不甚明显,明年定要注意。秘书科氛围不错,正气,友好,和谐,虽工作枯燥乏味,但仍然觉得开心,而且天天都开心。研究室的都是好兄弟,但凡好事都挂记我,特别感谢,希望继续发扬。
  在这一年里,支部(秘书科加研究室)是喜事连连,8人买房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17 | 浏览: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至

  冬 至
  
  一直念叨着的冬至已经走过了。之所以念叨,那是因为今年的冬至正值外婆的生日。冬月十七。
   外婆离开我们已有十六个年头了。那年夏日正浓,外婆突发奇病离开了我们。说奇其实不奇,只是当时我们生活的小镇医生技艺太差,面对外婆那昏迷不省、手足乱舞之状,竟不知所措,便叫我们抬回家里,待清醒后再作诊疗。结果殆误了时机,外婆再也没醒来。后来,稍具备点知识后,便知道外婆那病叫“癫痫”,只要医治及时,断不会草草划上生命的句号。
  外婆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
  我记忆里的外婆虽已年逾花甲,牙齿也缺了几颗,但也依稀能睹当年风采,即使在如今有了一定的审美情趣的我,也依旧认为外婆是美丽的。但我一直无法想通的是如外婆一般的美丽人儿,又如何能看上家境既不富有,又是驼背的外公。后来听母亲讲才知道,外公原本是不驼的,且高大帅气,又有一门手艺——补鞋,只是人到中年风湿致残,无暇梳洗,又摊上补鞋这职业,人也就邋里邋遢了。外婆自然是见不惯的,便和外公分房且整天地念叨他。 婚后的外公外婆没有子嗣,便收养了被有疯病的母亲带出来讨饭的仅几个月大的孩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9 | 浏览: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二月

◎十二月

我记得这是南方。十二月。
还有那么多的雨都还没到来,可我
已分明感觉到了寒冷
一些词语被冻僵
我两手空空
我不知道我还能用什么
来和自己较量

2010年12月12日晚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8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便说几句



  
随便说几句
  
  很多天来,我都不去想什么,也想不出个什么。人与人的想法总有差异,人的思维方式也各有不同,一个简单的事情,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和揣测。把简单的事弄复杂,又或把复杂的事简单化。
  我是这样理解的,人都是自信的,习惯于靠主观的直觉行事。我,以及每一个人。当彼此之间的揣测相背时,误会就会越来越深,他们的心也就越走越远。
  误会是可怕的,可以令朋友反目,亲人相离。我有一朋友,和单位一同事相交甚好,无话不谈。包括请客送礼之私密。此君有一癖,喜好日记,所记之事不论巨细,一一罗列存于U盘之中。一日,该君将U盘忘于电脑之上,有好事之人得以窥其隐私,不久,单位上下左右便人人皆知了,也令领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18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气

  天气

与省略无关。这一首
是给你的。我打开了十指。
在这个善良的夜色里,我企图
保持一张纸的平静

最初是音乐,接着
灯光落了下来,咖啡的香气和忧伤
也纷纷落了下来
我感到了不安,我不知
如何开始。我只能说天气。
杯子里的水
续了又续

2010年9月19日




分类:柔软的句子 | 评论:21 | 浏览:7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周年

   一周年了。我调到市政府办公室整整一周年了。
去年的今天,我怀揣着敬畏与憧憬,忐忑地走进市政府,开始我的新工作和新生活。
到市政府工作是个非常偶然,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机会。但仅仅是机会而已,因为我知道我并不比别人优秀多少。我之所以愿意调来工作,主要是领导、同事和朋友们的鼓励,因为他们和我一样都认为能调往市上就约等于你已经是领导了,哪怕就是打扫厕所。事实证明,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的工作不是打扫厕所,而是在秘书科,专门与文件打交道,而不是大家以为的给领导做秘书。因为领导的秘书不是我这等无名无知的小辈能做好的,这点我是深知的了。秘书科主要工作是办文和办会。办会相对简单些,我们只负责政府常务会议。办文分为办代拟稿和请示,也就是凡是以市政府或市政府办公室的名义出的文件都是由相关单位草拟个稿子(稿子也是良莠不齐的,有的就像我一样差得不得了),然后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它放到高倍显微镜下去找问题,吹毛求疵,确保文件内容万无一失。当然,万无一失是种理想,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的。还有请示就是各单位给市政府报来的各种请示,我们要像侦探一样地把真像还原给领导,并提出拟办意见供领
分类:琐碎文字 | 评论:11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4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