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843892
  • 开博时间:2005-08-31
  • 博客排名:第1830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日剧]被敢动生命伤害的心灵必须用白塔强力治愈

  惊心动魄的好看。
  前提是必须认真看,否则沉闷且无聊。
  
  财前这个人,刚觉得这人真不怎么样,下一刻就会觉得其实他还不错。刚觉得他其实还不错,下一刻就又觉得这人怎么这样……
  
  其实里见让我生气的时候大概也不比财前少多少。。。
  
  柳原让我看不起的原因,不是他没主意没见识,而是他转变立场的契
分类:读书看戏 | 评论:3 | 浏览: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剧]2011年秋季剧备忘(发现真忘了所以慌忙备起来)

  我觉得我真有必要做个备忘,刚刚看到人说11秋的时候我都已经完全想不起自己看了什么了OTZ……
  
  《南极大陆》
  TBS60周年台庆剧,狗狗很虐人,歌儿很好听,主题很国营台,木村和雅人叔很腐。
  
  《我和明星的99日》
  上面那部的对打。因为是串种儿,预计就不好看结果果然不好看……不过因为对打没有想象的那么
分类:读书看戏 | 评论:8 | 浏览:5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圣斗士星矢一零年代小段子

星矢:1972年12月1日生,目前39岁。
紫龙:1971年10月4日生,目前40岁。
冰河:1971年1月23日生,目前41岁。
瞬:1972年9月9日生,目前39岁。
一辉:1970年8月15日生,目前41岁。


  冰河在横滨国立大学里当图书管理员,头发剪短了,脸上有了点儿皱纹,但还是很帅。很多学生叫他老师
分类:动漫乱谈 | 评论:0 | 浏览:6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谈貔貅

  当下的人们,对貔貅这种东西是不陌生的。不管感兴趣与否,出门旅游也总听得到导游滔滔不绝的介绍,最大的特点便是“以财为食,纳四方之财”,作为一种招财的神兽,在当今社会收到人们的追捧丝毫不足为奇。逛一趟潘家园,满摊满地是各种材质制作的貔貅,玉、石、水晶、木、陶瓷……不一而足,乱花渐欲迷人眼,而样子大多威猛而不失憨厚,颇为可爱。
  实话实说,某风本人一直对貔貅不甚喜爱。倒不是不喜欢它的样子,而是人们附会给它的各种解释令人心存疑虑。首先说,貔貅有口无肛门,以金银财宝为食,只进不出。一下子就让人联想到贪婪、吝啬等等贬义词语。然后,貔貅招财,而且不分正财偏财,从哪里得来的财,一律都招,可谓
分类:杂物阁楼 | 评论:3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纯粹HC]《染血将军的传说》本本热腾腾地出炉啦!^3^

  记得刚刚看完《染血将军的凯旋》电视剧,翻滚着发出“速水sensei大杀器”的围脖那一天是3月11日。(呃,日子不太好,上午发出来下午的就地震了,所以记得很清楚><)
  
  推荐给笑笑,一起沦陷。
  现在已经10月份,刚好半年。鸡血了半年的结果有两个,一个是虽然有自学日语但至今基本啥都看不懂的同学竟然凭借着爱翻译了没能汉化的3个番外篇;一个是
分类:纯粹花痴 | 评论:7 | 浏览: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剧]阿里阿德涅的子弹——苦逼男集结号

  这个夏天只追了两部剧。牛医就不评论它了,桥部桑的幻灭作,稻先生的短剧男扩大版。另一部《白色荣光3》也就是《阿里阿德涅的子弹》可是让我超HIGH地追完了整个夏天。
  
  
  原作没看过,但就了解的细枝末节,基本上可以认为,荣光系列里,1基本上是按照亲爹原作展开,2在保留亲爹原作精神的基础上亲妈做了相当的自我发挥,3大概已经是亲妈说了算了。。。原来白色荣光3部是女权主义逐渐抬头的过程?喷笑~~~~(<--泥滚)
  
  后藤法子编剧,外号亲妈。这个亲妈之称如何来的我是不知道,不过看看他手下这些集天下苦逼之大成的各位苦逼男
分类:读书看戏 | 评论:0 | 浏览:6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夢みたい でも夢じゃない

  今天26号了。十天过去之后我终于来码REPO了……(打飞)
  
   失忆
  一直没有写,迟迟没有写的理由是我失忆了。那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怎么发生的,怎么结束的,统统想不起来。没有太多见了生人的实感,只是在之后一周的慢慢回味中,不断提醒自己:啊,我确实见到他们了,真的看到他们本人了。那两个多小时,我们真真切切地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一样的空气,淋着一样的细雨,互相给予着爱与力量,最小距离不足20米(好远……扶额= =)。
  夢みたい でも夢じゃない
  
   鸡血
  事实上当时身体状况不是太好,15号在街上执勤的时候还晕掉一下,有点担心那天是不是能精神饱满站足全场。笑笑说没事的,激素会起作用的。
  ——事实如此。两个多小时,不但一直站着,一半以上的时间都站在椅子上(我在A3左后把角位置,站椅子不会挡住别人,不站就啥也看不到了= =),一半以上时间双手高举灯牌,腰不酸,脚不疼,胳膊也不累。
  如果是
分类:纯粹花痴 | 评论:4 | 浏览:7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译]白鸟圭辅特别篇(2010.04.23)

  

白鸟圭辅特别篇——从台词解读怪兽的生存状态
  
  厚生劳动省出身的逻辑怪兽白鸟圭辅,我们想知道他的生存状态!
  为了回应如此多的呼声,根据仲村彻桑本人的分析,“除了仲村桑没人知道的白鸟的生存状态”被曝光。以白鸟的台词为线索,窥视隐藏在其中的种种心情。真的会有如此深入的背景吗?
  我们震惊于仲村桑这种彻底投入角色的姿态。(看,他震惊了)
  
  ——首先无论如何都想知道的是与绰号gucchi的田口公平之间的信赖关系。(官配就是官配,上来就问这个)真的有那种“爱情表现”一样的地方啊(说吧,你们到底是被谁授意这么问的?)。用“一丁点儿大”这种关键词来作弄gucchi已经是老套路了吧?

分类:瞎翻乱译 | 评论:2 | 浏览:6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千宠爱说田黄

  跟身边的人提起寿山石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会做出同样的反应——“寿山石,田黄是吧?知道知道,可贵了!”
  也许寿山石的名气确实还没有大到尽人皆知,然而大家却都因为一个“贵”字而认识了田黄。
  圣埃克苏佩里在《小王子》里说:“跟一位成年人描述一栋房子,说它有红色的屋顶,白色的围栏,明净的窗子,门前还有修剪得很整齐的草坪。他会很不耐烦。但如果告诉他,这栋房子值200万英镑
分类:诗书画印 | 评论:0 | 浏览: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话剧]《喜剧的忧伤》让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7月29日和朋友一起看了人艺的话剧《喜剧的忧伤》。
  不是明叔的饭,不是何冰的饭,单纯地是因为喜欢这个故事,才想一遍一遍地看由不同国家、不同的人演绎出来的同一种心情。
  
  原作是三谷大BT的本子,叫《笑的大学》,演员是役所广司和稻垣吾郎,讲的是二战期间日本文化审查制度下发生的故事。而人艺的版本则改成了抗战期间重庆国民党的文化审查。
  
  两个多小时的话剧,演员只有两个人——两个小人物。当然,受审查的编剧是小人物,身为审查员的底层公务员又何尝不是。
  
  编剧代表了一种对艺术创作的态度。何冰有台词说:“其实我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大不了我不干了,不写剧本干点别的,也不见得就能饿死。二是我不理审查结果坚持上演,大不了你们把我抓起来。”——是啊,遇到困难的时候,逃避是一个法子,硬碰硬碰到头破血流也是一个法子,还有一个法子他没说,那就是成为真的奴才,你要什么,我写什么。然而他选择的是第四种,在这样那样的重重阻碍当中,迂回曲折地继续走着自己的路——不一定是妥协,不需要违背良心,只要真的愿意去想办法
分类:读书看戏 | 评论:0 | 浏览:5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三年前红花会的接龙文

  三年前跟红花会的兄弟玩的“看头像玩编剧”接龙文,刚刚翻出来,浏览了一下,没料到被自己笑翻。
  想想,挺怀念那一阵子的。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乐趣,不同的人生,就算无法回头,也都是不可代替的宝贵回忆。
  于是存档。
  
  
  
  
  
  大漠,西风,塞北。
  地平线处,一骑绝尘而来。
  
  马上的是红眼娃,目标,正是掩在茫茫沙海中的龙门客栈。
  望到客栈已愈见清晰的轮廓,红眼娃面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几分温暖的神情。
  ——到家了。再机警不过的人,也会自然而然地放松下来。
  
  但俗话讲得好:关公大意失荆州,兔子轻敌输乌龟,袁朗一不留神,也免不了要被许三多抓个活的。正当红眼娃每一根神经都懈怠下来的时候,一团黑糊糊的不知什么物事忽然从天而降,挟风带响,直奔红眼娃面门而来。瞧这动势,要是真砸在脸上,轻则开了染坊,重的话,保不准就交待了小命。
分类:原创小说 | 评论:0 | 浏览: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译]《染血将军的凯旋》番外篇 之 疾风

  

从美国归来的原厚劳省官僚三船作为事务长赴任的半年。目标是压缩大学医院赤字的他,眼前横亘的障碍就是速水将军。《染血将军的凯旋》的另一个故事。
  

  
  01
  
  
2006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本馆四楼˙院长室
  

  堆积如山的处方单前,三船叹了口气。今天必须得把橘馆耗费的不良债权事务整理出来了。
  下了决心之后事务处理速度就会加快,未处理的处方山很快下去了一半。只不过,稍微放松警惕个两三天,那些文件就会不知不觉地在眼前重新堆成山。
  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这样的事务。
  作为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的事务长,三船是在半年前满怀希望地赴任的。希望原本犹如勋章般在胸前熠熠生辉,而如今已经像

分类:瞎翻乱译 | 评论:14 | 浏览:8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译]《染血将军的凯旋》番外篇 之 传说09end

  

09
  
  1991年10月22日 星期四 上午10:00
  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
  
  巡诊的速水在喉部包着绷带的年轻女子枕边做着病情说明。
  “由于吸入烟气,声带受到了损伤,不能保证可以恢复原来的音色,但是没有生命危险,不用担心。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速水转身而去,背后的女子嘶哑的声音响起来。
  “把我的声音还回来。”
  速水站住,回头。女子目不转睛地盯着速水。
  “没有生命危险,你是说?开什么玩笑?我最喜欢的就是唱歌。现在声音变成这样,全都是你的错!把我原本的声音还给我!”
  病床旁边,身穿黑色夹克的高个儿男子劝住了她。
  “冴子,别这么不讲理。”
  制止了男子的话,速水朝冴子走过去,在她耳

分类:瞎翻乱译 | 评论:4 | 浏览: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译]《染血将军的凯旋》番外篇 之 传说08

  

08
  
  1991年10月21日 星期三 下午4:00
  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
  
  下午四点。速水晃一正躺在医院楼顶的贮水器上俯瞰樱宫市街道。这些日子,喜欢待在高处的速水总是在这个地方偷懒。受医生们集体出差的影响,连院内手术团队也组不起来的总合外科处于开店休业状态,研修医的杂务也变少了,速水处理工作的速度又很快,虽然是病房唯一的值班医生,工作量却只有平时的五分之一,工作完成的时间提早了很多。
  跟昨天不一样,楼顶上没有风。速水眺望着远处山脚下的市民会馆。现在,东城大的工作人员大半都很热心,或者装作很热心地关注着那个无聊的演讲。从三点持续到五点的特别演讲,是身处次期学长之位,并且一直在跟佐伯院长明争暗斗的第二内科江尻教授的特别演讲,因此现在的市民会馆里,医生在人群中占的比例应该是

分类:瞎翻乱译 | 评论:0 | 浏览:5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译]《染血将军的凯旋》番外篇 之 传说06-07

  

06
  
  1991年10月21日 星期三 上午8:00
  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
  
  速水打着呵欠,一大早在ICU巡诊,帮忙的是刚值完夜班的花房。捧着银色的托盘,把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注射器一样一样递到患者病床边的速水手里。速水看起来有点无聊地用一支中等大小的针筒向患者身体里注入药剂,然后抽出活栓,玻璃针筒里就充满了患者的血液。
  这样药剂注射和采血就同时完成了。花房质问速水:
  “昨天夜里您到哪儿去了?给您打传呼机和值班室的电话都没人接,值班的时候联络不上您我们很困扰的。”
  速水回过头,淡淡地回答道:
  “但是衬垫不是很快就弄好了吗?”
  花房困惑地点了点头。
  “的确如您所说……但是,速水医生,您怎么知道渡边先生的衬

分类:瞎翻乱译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3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