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哥的菜园子天涯名博

曾因醉酒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zhouchunwen2005@163.com.有用稿的请说一声。QQ:2920368431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2
  • 总访问量:299395
  • 开博时间:2009-06-16
  • 博客排名:第4214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7-06

费尔奇圆

2020-06-29

冷自知胺

2020-06-10

若芊我芊n

2020-06-02

雨落川

2020-04-06

mukj049

2020-02-24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时间的皱褶

时间的皱褶

 

□周春文

 

无法展开

像一双手臂无法抚平眼前的

一潭静水

 

桥在桥的延伸处坍塌

世间的往事一并聚合

一只水鸟应声飞起

 

回头岸边 所有的目光

相互照应

流水悄悄的飘过头顶

 

心绪已沉沦于暮色

山雨欲来 或来

呼吸片刻的安宁

 

市上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比鸟鸣更加响亮

雨滴在夕阳里低声细语

受伤的四肢擦肩而过

不再抒情

或驻足聆听

 

 

附记

心情是容易受到影响的,也说不清来龙去脉,说不清任何理由,工作的,生活的,可能都有。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旷世的路上寻找远方

在旷世的路上寻找远方

 

□周春文

 

每一次落座都是一种奢望

望着窗外的阴晴圆缺

想象你的天空是否变了模样

走失的牛羊和马队

不停地回到内心

无处安放

 

雨声随着风声席卷而来

然后是日落和太阳

路途在延伸

双脚吃力地行走

一串长长的影子穿越河流

不断地漂荡

在一个漆黑的空旷世界

找寻无限的向往

 

昨天的事物大部分已经丢失

留下一副空空的行囊

那些生动的诗词与意象

常常围困在自己的双手

一只手伸出去

很快就被夜幕吞噬掉了

又一只手的瞩望

就是一次生命的哀伤

 

想到我的天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的影子

时间的影子

 

周春文

 

荒漠在河水里漂浮

走不动的树木呲牙着嘴唇

一回转身就看见了远处的光亮

小鸟的哭泣

柔声里满含着委屈

 

泥泞的小路上有数不完的星星点点

我无意间俯下身子

沿着星星们的足迹努力寻找

红衣衫过来了  白手绢过来了

每一双手还来不及抚摸一下自己的脸

眼前的风便卷走了迷幻的世界

 

让我迷失

无边的旷野

 

河床改道了

山路变窄了

夜幕拉伸了我的双腿

弯弯曲曲的走在遥远的记忆里

一张平展的额头

翻动着巨大的波涛

 

海是会来的

会淹没掉我们的烦恼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的房间照进一片月光

孤独的房间照进一片月光

 

 

□周春文

 

 

城市的呼吸

在房间变得急促起来

鸟声站上窗台  打探

暮然的思绪

泪流满面

 

我的梦是在月光中一层层展开的

闭上双眼

夜的呼唤像响尾草

摇曳在空旷的河流

窗外的水声与色彩

一转眼

便被遥远的风景遮蔽了

 

窗户仍旧静谧

燥热的空间和疼痛

交织在燥热的内心

血液的流速不见起色

喧嚣的马蹄

正从微言细语中出走

焦虑  在一页页糟朽

回忆  在等待夜幕

一壶老酒

繁华虚无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时候

有时候

 

 

□周春文

 

 

有时候 血液会骤然加速

涌在血管 一滴滴

坠落和沉浮

一遍怵目惊心

 

有时候 雨会不期而遇

阳光开始远离 一缕风

便尾随而至

水边的心思 忽冷忽热

 

想回避什么 回归什么

攥得更紧的双手 真正的睡熟了

惧怕留在了异乡 一片繁忙

凄凉正渐渐靠近

 

已经忘却的 有时候

会爱上这漫长的世间

风的声音变得沉重了 森林仍在缄默

疼痛 正沿着你的方向

无限延伸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佛 缘

佛 缘

 

 

□周春文

 

 

你的眼神和身影 像祥云

飘忽在高天 烟岚

不经意的思绪

找不出任何答案

坐着 是一种难

站着 是一种怀念

 

你是在一次寺院的门前背叛自己的

一次虔诚的祷告

把白天的语言换作了夜晚

无数个月圆之夜 我都会来

放马南山之后你却又转过身去

一袭袈裟在手 在心

上苍的月与白

唤不住汤汤流水

寺院的禅声

从无间隙

 

你还说 你的方向与情场变了

向东的风是从西边吹来的

向上的情绪缘自内心的底层

紧紧握住手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了果村

了果村

 

 

□沉 石

 

 

对于了果村的记忆,并不因时间的推移而淡化,恰恰,时间越久,思念越深,一湾河水总是从遥远的脑海中流来,又从瞬间的恍惚中向远方流去,惬意与诗意便在这一来一去的过程中不停的舒缓,不停的摇撼,闭目养神也罢,轻呷淡茶也罢,翻转精典,便会有自然的源头一一显现。

这条河,极像沈从文笔下的沱江,不停的在《边城》流淌,我的眼睛也就一直不曾停顿。

深处川南腹地的了果是非常偏僻的,从村头去往周边的场镇都得有二三十里的路程。当时,村里唯一的购物点就只有一个商店,店里的货物全是由一位姓陈的脚夫承包,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深一脚浅一脚从几十里外挑回来,收入仅仅几毛钱,所以在我的记忆中了果村她朴素得极其陈旧,村民的生活极其的清苦,也甘于清苦,一日三餐,粗茶淡饭,自耕自足,不见忧愁,那是没有办法的年代留给村民的唯一选择,所以这里民风淳朴,环境怡然,鸡鸣狗盗全无,柴门昼夜不闭。今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韵千载龙华镇

风韵千载龙华镇

 

 

■周春文

 

 

想去龙华是多年前的事了,而每每提起又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被一次次推掉,为什么去?没有一个实实在在目的明确的缘由,只知道是一个古镇,但冥冥中总有一种向往一种期待,一直不曾放弃。在几位好友的一再催促下,今年终于成行。

几位朋友,两个车子,一大早从家里出发,经板桥,过宜宾,再到屏山新县城。大家兴致勃勃,两个车子一前一后紧紧相随,你追我赶,没想到的是,翻了一山又一山,过了一坳又一坳,却仍然在蜿蜒的山道上爬行。倒是到了老屏山县城路段,我们把车子静静的停靠在对面的山坳上,回眸过去,眼前是一幕感伤的情景。因为向家坝库区蓄水,老屏山县城全被淹没,现在的老屏山县城,再也没有了高楼林立,而有的,也仅是一个符号,一种回忆,一番过往,映在眼前的,是一汪碧蓝碧蓝的宽阔的水域,它旧有的一切全部被炸毁,都沉在了金沙江底。我们的车子也不再从山顶下到县城再从县城回到另一个山顶,而是直接从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母亲的诉说中默默颔首

在母亲的诉说中默默颔首

——庚子年母亲节低语

 

 

□沉 石

 

 

母亲节前我专程回了趟老家

想看看天干年里母亲的庄稼长势如何

过去的水稻从田里走进了旱地

豆荚正在竹杆上打探着娇羞的缘由

田野的风表现出格外的热情

阳光照在屋檐的翘角

我认真的端详母亲

在母亲的衣角叠上了不少的皱纹

 

从里屋到外屋

从坎下到坎上

垒土的石料全部整齐划一

水池修好了

一条宽敞的水泥路从山下

蹭上了山腰的晒坝

晒坝尾端 一辆小车

乖乖 听话

母亲默不作声

我理解了 奢华与勤俭持家

一部永远的辩证法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月村的眼睛

明月村的眼睛

——成都明月村有感

 

 

□沉 石

 

 

明月村的眼睛 很亮

宽窄不一的道路伸向篱笆墙的影子

一同走进竹树茶畦的心思

不停的问候

阳光背后的青影 时间与整齐

 

明月村的眼睛 生长在村前屋后的藤蔓

水在湛蓝的天空下繁花似锦

脚下的泥土 在远处的枝头踯躅前行

庭院的清香围绕竹林

悠然起身

悄悄的诉说旧时的昧问

 

风上空间与无名简舍对话

邂逅别舍与鹿熙民宿互诉桑麻

想见古蜀道上的车马喧笑

瓷窑在路旁髯髯直立 拐杖

膝下的感叹 浑圆 深远

 

一阵风从眼前过去了 在水里漂洗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春风的尾翼打开内心的笔记

在春风的尾翼打开内心的笔记

 

 

■周春文

 

 

春风在那一枝树丫上发出浅笑

看不见阳光 思绪已入眠

还会有什么从眼前消失?

坐在山坳 目光扶遍

 

驻足于自己的体内

有山泉涌动 遥远的挂念

山茶花留在了那本薄薄的笔记本

不停的翻动 一页页浏览

撕掉的是深刻的疼痛

归来的田园

 

你会在春风里走向森林

树木的矗立 直指苍穹

生动的小草 双脚的涅槃

春风的尾翼用轻轻的湖水映照我们

我将会回到湖边 回到岸线

湖水也走完了一生庄严的仪式

 

此刻 一阵风再一次开启天幕

所有的归途

树梢上那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来苦吟念酒经

闲来苦吟念酒经

 

 

□周春文

 

 

在我平常的生活工作中,撰写对联,在我的意识中我始终觉得不是我能干的事,那里面的什么平舌、卷舌,什么边音、鼻音,什么仄仄平,什么平平仄,确实是件挠人的事,不像看小说品诗歌读散文,有一个简单而愉悦的过程,简单是因为一读可懂,愉悦是因为在读的过程中一直有一种余音缭绕于你的耳际,沉浸其中,一波过去,一波又起,时时给你幸福的享受。

但前不久我却无意之中走入了这平平仄仄的轨迹漩涡之中,本身就不懂这行,却被一个朋友硬拉着来整这东西,真有些难为情的感觉。碍于朋友脸面,碍于一厢友情,我也就不懂装懂了一回。

事情是这样的,我朋友的朋友是做生意的,这生意与我的爱好很有些相同之处,就是喜酒,而他的喜却与我又截然不一,他是喜欢酿酒,当老板开酒厂,小作坊生产白花花的且极其淳厚香味的白酒,高粱酒。我问他,酒厂开在什么地方,他说,开在紧临隆纳高速、且高粱生产能力也比较强劲的古佛镇。算得上是一个有头脑的商人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风中

在风中

 

 

□周春文

 

 

一滴喜雨从春风中飞过

群山之上 没有一丝凉意

树是一种精灵 摇动着所有的灵性

鸦雀们吐露出细碎的语言

从两翼的边缘滑进了树林深处

 

树林深处 拾级而上

每一棵树都会表达一种诚意

站立的是风的风度

弯腰的是风的祖训

用手轻拂

不够言笑的情感 攀援在树干

寻找归期与挂念

 

杜鹃开了 远处的朋友说

但我没有看见杜鹃 鸣叫的声音

依附在内心的歌唱里

天空中的祥云 像树叶的影子

在翻飞的律动中存活了下来

 

你还会询问些什么呢 树木在说

你还会摘走些什么呢 森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一种力量从空中风化而来

有一种力量从空中风化而来

 

 

□周春文

 

 

什么也看不见

阴冷的天空中雨意纷飞

或是风声在流动

林中的小鸟们忽然热闹无比

枝丫开始摇晃不定

像你的思绪 生命的意义

一直不曾有过真正的舍弃

 

独自孤苦 在一条人迹罕至的路口

想象那些走失的友人

想见的时候他在远方

不见的时候他在心上

暮春的景色罩在每一个行人的背影

不允许回忆

一次痛心疾首的探访

留下的 是饮鸠止渴的哀怜

黯然神伤

 

还会有风声鹤唳的颤动

还会有翻山越岭的期盼

空空如也的光阴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珙县的云顶寻找海的波浪(组诗)

在珙县的云顶寻找海的波浪(组诗)

 

 

□周春文

 

龙茶花海

 

 

这里没有水

水的颜色从高山流来

从阳光的照射中倾泻而下

茶花 杜鹃 牡丹

每一片薄羽的翅膀

安然的接受阳光

河床 就成了身外之物

 

海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涛中变得无边无际

行走在海浪之上是需要勇气的

陡峭的崖壁总会在不经意间探出一枝俊俏的头来

挽住你的手 衣兜

弥足珍贵的仰望

是一次生命的穿行

从远方回到远方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