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自留地

今天,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我总算又有了一个新的家,一份新的自留地。本身我在另一个地方耕耘也有着许多收获的,但近来由于那里气候不宜,条件愈来愈差,所以我就举家迁徙,来到这海角“天涯”。还望以后有朋自远方来,让我也倍加的高兴与幸福!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082
  • 开博时间:2009-06-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季羡林与他的《牛棚杂忆》

  
  得知季老这本绝笔之作,还得感谢现代传输工具——新闻资讯,那天我在手机上收到一则消息:领略大师风骨——《牛棚杂忆》,季羡林文革回忆录,血腥现实,让人不寒而栗。
  就这么三几句话,震得你不能不拜读季老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用心血写就的《牛棚杂忆》。
  季老确实是一位非比寻常的人物。说其非比寻常,不仅因为他是一位造诣颇深的国学大师;也不是因为他心灵中蕴有异于常人的愤懑却活至98岁高龄;他的举世的不同寻常根本还在于他的惊世大作《牛棚杂忆》。
  《牛棚杂忆》写于文革结束已16年之久的1992年,而写下《自序》即出书之时又是1998年,更是又过了6个年头。那时他已经87岁了。
  【我期待着有人会把自己亲身受的灾难写出来。一些元帅、许多老将军,出生入死,戎马半生,可以说是为人民立了功。一些国家领导人,也是一生革命,是人民的“功臣”。绝大部分的高级知识分子,著名作家和演员,大都是勤奋工作,赤诚护党。所有这一些好人,都被莫名其妙地泼了一身污水,罗织罪名,无限上纲,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真不知是何居心。中国古来有“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
分类:评论 | 评论:14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儿出嫁

  我家有女,今年二八,正月初六,光荣出嫁。作为长辈,心情自然溢于言表。这女儿其实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女儿,她仅是我的侄女,我姐的女儿。但由于她父亲过早离开人世,对于她的成长,便从小学开始,就一直不曾离开过我。直到完成学业,走上工作岗位。正由于我付出了大量养育心血,我早已把她视作了自己的女儿,她也俨然以我女儿的角色出入于我的家庭。侄女的出现,好像是上苍有意安排的一样,正好填补了我没有女儿的空白。说实在的,作父亲的,如果没有女儿,那真是一件极大的憾事。幸好,我有这样一个不是女儿的女儿,慰藉了些许失意的灵魂。然而,女儿出嫁,犹如骨肉离散,多少有些让人伤感。在女儿的结婚仪式上,显然我又将获得一个特殊的角色——主婚人。面对一场平凡的婚礼,一对幸福的新人,一个美好的未来,拳拳的父爱,执子情怀。真的要感谢上苍给了我一个主婚的机会。但是,尽管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我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角色,除了向她们表示祝福,我更多的还是表达我的牵挂与期望。借用大家贾平凹的话,三层意思,摘录于后,留此存照: 第一句,是一副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做对国家有用的人
分类:记事 | 评论:14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