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花开

我在圣马可广场,看到天使飞翔的特技,摩尔人跳舞,但没有你,亲爱的,我孤独难耐。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74579
  • 开博时间:2005-08-28
  • 博客排名:第434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秋风辞

每天都有人死去
大门上留下剥落的
红漆纸
而庭院里的落叶
并不比去年的多。

月亮穿过云层
汞柱上还立着受惊的
孩子
哦,我们现在是一样的了
寒凉又孤单。

亲爱的
我终于把你造了出来
这庞大而虚无的帝国
这日落之前无比斑驳的大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毕业,论文

这几日,一老一实在家写毕业论文。
安庆徐荣来,犹豫半天,还是没敢去。幸亏没去,听说有人喝高了往地上掼啤酒瓶。这个我是怕的。
阿翔携女友羊羊来肥。利用中午时间,在老九饭店一见。羊羊劈头告我,啊牛出家了。我吃一大惊,不是说去清修么,还真的剃度了?想起那日画展上见的画僧史国良,竟跟唐僧一般帅。现在,这个“长得像萨特”(C老语)一样的小兄弟,也伴青灯古佛去了。这人世间事啊,实在难说。
某人很配合地做起家庭妇男来。饭烧毕了,还系着我的花围裙晃来晃去。那个样子,非常地温馨和搞笑。这个人做事比较有天赋,他整出来的东西,叫做:好就一个字。我和丫头两个都是极有眼色的家伙,一个唱,一个帮腔,结果某人头脑发热,说:行。明天搞点菜谱来,我练几手绝的给你们看。
与导师电话。临了,他说:你就跟他们讲,你论文交过了。我愣了愣,心里有点小感动。其实,就冲这句话,我也要赶在31号前把论文给交了。做人要自觉,是不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0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剥柚子

最近有些煎熬。这个熬,不是熬稀饭,熬白菜,而是熬——论文。
我以前有点小觑它,以为没啥大不了的,现在晓得滋味了,尤其是在秋凉颈椎病多发时期,不好过的。

诗人世中人从北京来,落实修缮海子墓一事。于同庆楼设宴招待。席间他重唱了在海子墓前唱的黑豹的《放心走吧》,全场静默。我忍住了将倾的泪水。
记得初读海子,是一本《太阳日记》。那时,他离世未久。

前晚去系里开班会。站在讲台边跟阮征闲话。小阮突然抬头对我说:何姐,你好漂亮。
呵呵。能感觉到122教室的灯光也明亮地怔了怔。
我老了。已经到了需要赞美的年纪。

我已经不爱你了。
这是秀秀博客日志的一个标题。在某个饭局上被反复提起。
再没有比这更令人胆颤心惊的话了。

想起师太语录:
我一日不爱他,一日不需要怕他!
我不爱他,怕他做甚?不爱,我尽可以自尊自信自立自强自爱自满自得。

又说:
爱上有妇之夫,一律没有前途。
到曲终人散,脂残粉污,一塌糊涂的时候才放手,又有什么好处?


张爱玲亦说: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教书很难 ———又要做戏,又要做人。

这些女人!所以人们都说伊是聪明过了分的,她,她,怎么可能幸福呢?

剥柚子的感觉很奇特。
突然有做一首诗的念头。太忙了,还是算了吧。
倘若你没有动手剥过柚子,倒可以一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0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是你的生日

在乡下的清晨,听鸟鸣啁啾,身心若洗。我家筑在小河堤上,对岸竹林中住一群早朝的麻雀。晚间,蝌蚪静静地偎着我,在后院看北方的天,繁星点点,我们是欢喜的。流星下坠的时候,我们都大睁着眼,不肯错过那明亮的一瞬。是啊,我已来过。我不遗憾。
无量回乡,去桐城见他。他多好多细致的一个人。那一杯茶的情谊,叫人难忘。见过了,便不遗憾。
小青姑娘回肥,与阿黄三人磨叽了一个下午,也不遗憾。
昨天晚上,见不挂。真是一个妙人儿。妙语解颐。自得自在。岂有此理。袈裟。小品画。后赤壁赋。凤凰米兰香。他言我是从《京华烟云》里走出来。我笑,我总不像现世中人。
宋朝啊,宋朝。倘若回到彼时,我只愿做王弗那样早夭的妻子,我喜欢那样生前身后都是体面的人生。
杨总送我回来的路上,说:生命的长度都是差不多的,我们可以增加它的宽度。我对这个生意人陡生敬意。
今天是蝌蚪十周岁的生日。我爱她。不由分说。

转贴小妮珍珍语录。怎么说,咱蝌蚪也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啦。

《咱娘俩私奔去吧》
无意进了冰凌姐的天涯博客,听到小蝌蚪的一段视频黄梅戏,竟然听得痴了,反反复复好多遍。
那发宇,那眉眼,那种恳切,和一丝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活泼,把我看得呆了。
我还从未发现呢,我竟也有母性的一面。我对儿童,用张爱玲的话说,向来是怀抱着“敬畏”之心的。太精明的儿童让人害怕,太懂事的儿童又让人心疼。我远远在他们的世界之外。
而这一次,我竟然抛却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想亲近这些小东西了。
倘若今后我有这样一位女儿,该多好。不过可以预见的是,那将要辜负所有人的心了,包括刘先生。对这点,我们探讨过,我表示深刻理解和支持。但是,假若我真有这样让人怜的小女儿,那怎么办才能最爱她呢?

咱娘俩私奔去吧。哈哈。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9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小菜

吃饭时,他说:你似乎有很长时间,不做小菜了。
头伏的小萝卜,白生生,水嫩嫩,先片后丝;姜切末蒜拍碎;花椒热锅里焙香;盐少许,齐搁在瓷碗里码匀,捺实。上保鲜膜冷藏。第天早上,沥掉水,滚油里“刺啦”一下,舀乡下磨的辣椒酱一拌,可佐两碗白饭。
还有炝黄瓜,泡豇豆角、灯笼椒、甘蓝菜-----

她:我会的已经很多了。你不能那么高要求我。
他:你是我老婆,我只要你做小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晚的月亮

据说,是十年来最圆满的月。
我们在明珠酒店的露台上,仰头看它。那么大,那么迷惘的白。
他吟: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
她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唱:清风明月做见证,分开一对玉麒麟。

现场表演的情景剧里有几句经典台词。
怀旧男深情地:小芳,还记得故乡的那条河吗?
迟到男解释说:对不起,我还在倒时差呢。
花心男扬手扔掉鲜花:让亚群见鬼去吧!

皎洁千年玉做色,素心一片夜生凉。
记着陈老师的短信:当别人都在关注你飞得高不高时,我,只担心你飞得累不累。
再抬头看那转腾冰轮,心里渐生出一些宁静和喜悦来。

客亦知夫水与月乎?

千年万年,不过一瞬。
唯一记得住的,是迷路那一刻的张皇。
天上,那一大枚“杀无赦”的月亮还在。子时已过,长安尚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9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煽情了一把

下午去区里参加师德演讲比赛,强手如林中,竟夺得一等奖的第一名。开心,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开心了。当然,上台前的那个紧张劲啊,也没得说。我始终是一个胆怯的人。
偌大的报告厅里纤尘不动,只有你,十六号选手的声音在回响,几百名听众刹那间被打动,把眼睛里的闪电投向你,那种感觉,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奇妙。
我演讲的题目是《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我喜欢这支略带悲情的歌。
好孩子还要继续当下去。
教师节的晚宴上,导师说:别看我散淡,世事我还是要争一争的。
我记下了这句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9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段话,彼岸花

8月22日,参加所巨先生文集首发式,悲欣交集。
一个人走了,那么多人怀念他。一个人走了,那么多文字留下来。世皆扼腕唏嘘,然而斯人已去,永远地去了。
对先生的小说,我也想了几句话,因为时间关系,没有来得及说。白梦姐说,你不妨把它写出来。我说,好吧。

所巨先生以诗名,以散文传世。特别是他的散文,诸多论者都认为其得桐城派之家法,雅洁洗炼,陈言务去,冲淡醇和,蕴藉深厚。深以之为然。但是,对先生的小说,少有提及。盖棺而不得定论,也是一桩憾事。我近日才有机缘得览先生的长篇小说《黑洞幽幽》,读后颇为震撼。这是一部长篇自传体小说,我以为,打开作家生命奥秘的一切符码都纠结在这里。在这之前,我曾听到过不同层次的读者对这部小说的误读,甚至非议。可能是文中为数不少的性描写,遮蔽着人们,也困扰着人们,致使人们不能或不敢去挖掘皮相后面深藏的乡村深度模式,底层苦难主题,人性和宿命主题。小说中始终贯穿了作家对世情、人情、亲情、爱情的思考,充满了浓烈的忏悔和救赎意识。比如小说写五八年大饥馑,既有对人的罪孽的控诉,对人性恶的反思,也有人性光华的一面的发现,对人的善良、美好和大自然馈赠的感恩。而性,在这里成为作家窥见人性的镜子,作家真诚而勇敢地为人们剖析展示了人性之丰富、复杂和多变。论者李季农先生在读完《黑洞幽幽》后做如是评点:“生不可知,死不可测,爱不可释,恨不可解。”但我以为,在小说中,作家已参透了人的内宇宙的一切奥妙,他解除了一切束缚,完全超脱,已经达到了生可知、死可测、爱可释、恨可解的至高境界。人生至此,已无他念。故先生飘然辞世。



《彼岸花》
——致白梦

秋分,秋分
秋天分开了什么?
彼岸花,谁的塔

开在去年你去墓地的路上。
啊,这粘稠的情缘
化也化不开
你也曾代替他生病。

彼岸花,废弃的歌喉
不可用于哭泣。
如果,你的泪水跌落花丛
将唤起死者对生者永久的回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家

妈妈身体里的石头和疼,都卸下了。
回肥车上,看见田野里庄稼渐趋熟黄,八月的大地是隐忍而知恩的。

下午在新浪建了一个“安徽省写作学会”博客圈,请朋友们去支持一下:
http://q.sina.com.cn/ahsxzxh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白露为霜

上课回来,看到一个短信:@#¥%!@#¥%!这几天心情好些了吗!
我笑了,为惊叹号的奇特用法。

《小西天》
蔷薇就开到这里。
你好吗?我轻微厌世。
却没有一个湖,
能够让我抱着去死。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6页/26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