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寓空言

真理唉声又叹气:“我是世界的光,我是世界的盐,我是世界的本源,可人类为什么相信你而不相信我?”谬论笑嘻嘻:“因为你总是藏在地核里,而我要么露于地表,要么浮于水面,要么飘在空中;你总是设法躲起来让人类寻找,而我却时时想着怎样接近人类!”本博客凡本人原创作品,如网络转载请标明出自《白寓空言》和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系邮箱:zkz2008@126.comQQ:313578314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2518
  • 开博时间:2005-08-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美妙生命(外一篇)

1、美妙生命
  
  生命不容许单调,谢绝重复。
  生命应该是丰富的,应该是一个个七光流彩的瞬间。
  生命是曲面的,犹如月之盈亏,潮之涨落。
  生命不能静止如死水,不能没有狂风骤雨,不能没有乌云阵阵雷鸣轰轰。
  人的一生,不能用整个生命应付一场胜负难分的赌博,持久的拉锯是对生命的一种浪费。
  成功是一种状态,失败也是一种状态。每种状态都有它的美妙,每种状态都有它独立的意义。
  人生,应该体验多种生命状态的美妙,演奏各种状态的生命华章。
  
  
  
  2、娱乐人生
  
  娱乐年代。
  媒体娱乐大众,演员娱乐观众,领导娱乐下属,官员娱乐百姓,老板娱乐员工,作家娱乐读者;
  宗教娱乐信徒,谬误娱乐真理,迷信娱乐科学。
  真娱乐假,卑鄙娱乐崇高。
  所有的一切,都被钱娱
分类:心灵散文 | 评论:0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木匠和两个徒弟

老木匠和两个徒弟
  
  文/白日星空
  
  两个徒弟拜师老木匠门下。
  老木匠从来没想过教徒弟,也没打算教徒弟。但在两个徒弟的一再请求下,才极不情愿地收下了他们。
  第一天,老木匠把两个徒弟叫来,指着屋前那个大坑说:“从今天起,你们俩挑上木桶,到东村担水,直到把这个坑添满为止!”
  挑了半个月,两徒弟累得肩膀蜕了几层皮,终于把大坑填满了。
  老木匠领着两个徒弟上了山,指着一大片野草丛生的土地说:“从今天起,你们俩把这块土地开垦出来!”
  等老木匠下了山,两个徒弟开始对话了。
  二徒弟:“这个是什么师傅?是教挑水的还是教垦荒种地的?”
  大徒弟:“师弟,师傅叫做的事,我们照办就是了。”
  二徒弟:“关键是我们做了这些事,对我们学木工到底有什么用?”
  大徒弟:“到有用的时候总是有用的。”
  两个徒弟没有再说话,埋头苦干了起来。
分类:寓言原创 | 评论:3 | 浏览:9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篇闪小说的产生过程“认贼作父”

1.认贼作父

一张煤黑的脸,背上一个油污的尼龙袋,手里拿个铁夹,眼睛迅速地游走在古丰街的各个角落。
“贼呀,偷我的东西!” 他刚夹着一个矿泉水瓶,摊点的那个胖女人就叫了起来。
“如果你还要,就还给你!”他惶恐地看了一眼那个凶悍的胖女人,放下了铁夹上那个矿泉水瓶。
“给你都夹过了,喝了可是要死人的,你负得了责吗?”胖女人吼着。
“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哼!”说着,胖女人夺过他的尼龙袋,把袋口倒翻,可乐瓶、矿泉水瓶、旧书报等“哐哐当当”地散了一地。
他木木地站在那里,没有抗争,一脸无奈。
胖女人和拾荒者间突然围了一圈人,一个个叉腰背手地站着看热闹。
“就是这些乡巴佬,家门口的放个脸盆都偷走!”
“垃圾堆里都到处翻,满城的臭味都是他们给弄出来的。”
“也该好好治治这些人了!”
胖女人喘着气,推着他说:“走,到城管局去!”
他一动不动,胖女人又接连推了他几下。
分类:小说习作 | 评论:3 | 浏览:8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只被饿死的老鼠

  一只被饿死的老鼠
  
  文/白日星空
  
  一只老鼠不经意闯进了一个富裕的人家,水果、饼干、蔬菜和肉类,真是应有尽有,真像一个美丽、富足的老鼠天堂呀!主人家有一只温顺的宠物猫,但是猫见了这个不速之客,居然表现了友好之情。主人出门之后,老鼠可以肆无忌惮的吃东西,肚子鼓起来之后就找个隐蔽的地方呼呼大睡。唯一感觉遗憾的是,整个一大屋子,居然找不到可以藏身的鼠洞。
  主人是个异常敏感的人,一有风吹草动,就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老鼠自有老鼠的天性,深更半夜它开始无休止的磨牙,“咯吱咯吱”不停地啃木柜。
  主人被老鼠骚扰的彻夜不眠,第二天精神萎靡不振。他决定要除去这只无法无天的老鼠。他买回了几张粘鼠板和几包老鼠药。出乎意料的是,老鼠药居然把宠物猫给毒死了。这只老鼠不愧为是只见过世面的老鼠,它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屋里所有的食物和一切新变化开始谨慎了起来。它在粘鼠板上看见努力挣扎的壁虎,马上破译了粘鼠板是怎么回事。它不敢吃地上撒的玉米和碎红薯片,不敢吃桌子上的剩饭剩菜,甚至走路也是小心翼翼,它多么帕被老鼠夹夹住和粘鼠板粘住呀!这只精明的老鼠开始吃垃圾娄里的食物,它觉得那些食物才是最安全的。对于这只老鼠来说,每天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晚上无忧无虑地磨牙和啃木柜。
  主人实在不堪老鼠的骚扰,终于向老鼠示好了,说,咱们过和谐的日子吧,我养着你,就算养着一只宠物,你保证晚上不再磨牙和啃木柜就行了;你想吃什么,我都愿意给你提供。但是老鼠那懂得人这一套呀,它一夜之间突然发现房子了多了这么多美味食品,反而更加惊慌起来,什么也不敢吃了,甚至连垃圾娄里主人扔下的食物。
  老鼠就这样不吃不喝了,晚上唯有磨牙和啃木柜度日。没过几天,晚上听不到老鼠的动静了,主人以为老鼠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但是让他惊奇的是,在柜子底下的角落里,他发现了一只瘦骨伶仃的死老鼠。
  
分类:寓言原创 | 评论:0 | 浏览:42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一只鸡引起的故事

一只鸡引起的故事

 婆婆给弟媳送了一只鸡的消息传到旺儿媳妇的耳朵里,旺儿媳妇不干了。她挽起衣袖,气呼呼往婆婆家里走去。
 此刻,婆婆打理好刘铁汉去田间,正坐在门槛上慢悠悠地吃午饭。听到儿媳鼻子呼呼地喘气,婆婆想到了被人激怒的眼镜蛇和电视里上足子弹即将开火的机关枪。婆婆知道来者不善,但还不了解是怎么回事,就依然吃她的饭。
旺儿媳妇一句话也不说,抢过婆婆手里的碗,只听“咣当”一声响,碗就在门槛上成了碎片。
  婆婆站起来了,指着媳妇吼着:“我挑了你家的粪,还是捡了你家的帚子?动不动就砸我的碗,疯狗也不能乱咬人的!”
  旺儿媳妇抓着婆婆的肩膀一推,说:“让你个老婆子骂,让你骂!”
  婆婆站不住,要是没有墙撑着,颤巍巍地就跌倒了。婆婆就骂:“好你个旺儿媳妇,翅膀硬了,敢打婆婆了。你个不孝子,比疯子还疯!”
  “我不孝!我疯!”旺儿媳妇大声嚷着,径直走进了厨房。
  婆婆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厨房里传来了“哐哐”的砸碗声,一阵紧接一阵。婆婆
分类:小说习作 | 评论:1 | 浏览: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头发风波(短小说之6)

 头发风波

 兰与妈妈又闹起来了。
 兰抓着自己的头发,冲着妈妈嚷道:“看看我一窝乌黑的鸟窝,没脸出门了!”
 妈妈压着声音,说:“孩子,自然美最美。”
 兰坚毅地说:“不行,我一定要把头发作了。”
 “那样会损伤头发影响健康的!”
 兰突然跳了起来,指着妈妈道:“这是一个需要美不需要健康的年代,你懂吗,妈妈?”
 “你的话让妈妈很心痛!”
 兰哭了,流着泪说:“我就弄不懂了,为了我的美丽和健康,当初你为什么不找一个黄头发的老公?”

分类:小说习作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灾(短小说5)

 火灾

 公园。两只宠物狗。
 公狗:昨天发了大火灾了?
 母狗:是的!
 公狗:昨夜三更,主人莫名的笑声传进了我的耳朵,接着就喊“救火”。屋外是浓浓的烟雾,气味呛人。
 母狗:我的主人挨个拍着邻居的大铁门,喊着“起火了,起来逃命!” 敲了大半天,没一人起来。早上,邻居骂着昨夜是不是有人发神经了。
 公狗:这么大的事,报纸怎么没登呀?
 我笑眯眯地走过去,说:新搬来的吧,没见世面!那些烟雾是化工厂排放的,引起笑声的那种气体叫笑气。

分类:小说习作 | 评论:0 | 浏览: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绿皮西瓜和哈密瓜

                绿皮西瓜和哈密瓜

  熙熙攘攘的水果市场,人们正在抢购一批新来的哈密瓜,旁边一大堆绿皮西瓜却无人问津。
  一个绿皮西瓜睁着一双羡慕的眼睛,自言自语:“要是我们也生在吐鲁番,一样畅销!”
  一个哈密瓜听到了,对绿皮西瓜说:“兄弟呀,可别那样想,我们可是遭了罪过来的。”
  绿皮西瓜很惊讶,问:“此话怎讲?”
  哈密瓜回答道:“几千年前,吐鲁番盆地草原广阔,河水潺潺,绿洲闪耀,牛羊遍野。那时,我们哈密瓜和你们一样,并不像现在这样甜。”
  “后来发生了什么?”绿皮西瓜问。
  “后来,因为天灾人祸,大片大片的草原变成沙漠,清澈的河水渐渐干涸。没有草原和河水的调节,气候变幻莫测,昼夜温差极大。我们正午接受着炎炎太阳的焦烤,晚上迎着彻骨冷风的历练。这样我们储存的糖类比你们多得多,因而也就比你们甜!其实,我们还是喜欢几千年前的生活。”
  绿皮西瓜接上哈密瓜的话,说:“我知道了,歌谣 “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说的就是你们吐鲁番呀。如果真像你说得那样痛苦,即使畅销,我也不愿成为哈密瓜!”
分类:寓言原创 | 评论:0 | 浏览:10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钱与纸屑(短小说之4)

钱与纸屑

我踩着街市的纸屑走着。
风卷着纸屑灰土劈头而来,阵阵尖叫声在我耳边轰鸣。
我拿着餐巾纸擦着脸,斜看了城警一眼,自语:“罚我,没门!”
“同志!”一人拍着我的背。
我回头,是个城警。
“钱,你的?”
我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准备弯腰去拣钱。
“慢着!”城警手一横。
我迷惑了。
“钱没收,罚款十元!”城警严肃地说。
“我没丢纸屑呀!”
“所有人都扔钱,你叫我们城警怎么管理?”
我极不情愿地交了十元钱。
“管好自己的钱!”城警一本正经地说。

分类:小说习作 | 评论:0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农民和他的儿子(短小说之3)

农民和他的儿子

农民和儿子走在乡间小道上,父亲扛着犁,儿子牵着牛。
农民:“读书争点气,要不一辈子和牛和田打交道。”
儿子不耐烦地问:“谁说我不争起了?”
农民:“老师说你上课不认真?”
儿子:“老师说的我都懂!”
农民:“老师说你考试不及格?”
儿子:“考试的题目太偏!”
农民:“你应该认真看看书,多多学习!”
儿子:“书上所有的字我都认识!”
农民:“你不要骄傲,要虚心……”
儿子奴奴嘴,打断农民的话:“我骄傲,你出个题,看我能做出来不?”

分类:小说习作 | 评论:0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8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