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园坝

自学为主,效率优先。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0045
  • 开博时间:2009-06-08
  • 博客排名:第2260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狂笑——偶的经典 (转)

  下午两点多,老公午睡。吃了早点,没吃早饭,怎一个饿字了得!于是开工煮饭吃!
  
   煮了饭,又想恶作剧,我跟囡商量好改了家里的挂钟,电脑,和他手机时间,呵呵,都往后多改两个多小时。
  
   饭熟了,真实时间三点钟,和囡叫起老公说吃晚饭了!他起床看了下挂钟说:“觉得没睡多长呢!就五点多了!唉!”
  
   我们淡定的吃了晚饭,他说咋太阳还老高高呢!哈哈我们依然淡定,话说这个老天也是一天到晚天阴着,偏巧刚刚出了下太阳!不过没事,我和囡没搭理他。因为他总是这么笨!
  
   吃了饭,他还是说:“咋我觉得今天是哪里不对?”我们还是没搭理他!他看了下他手机的时间,过了会儿,又走过来看了下电脑上的时间,自己说:“对呢嘛!”
  
   我们已经很淡定了!捂着嘴装看电视,不敢笑!
  
   昨天就计划好今天要去湖里游泳,为了不破坏计划,所以还是得陪他去,出门了,还好天阴着!没时间感觉!因为车上有时间,所以自己抢着开车!在车上我问他:“出门时
分类:历史学 | 评论:0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一堂法律课(作者: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张培鸿)

  昨天上午,应JERRY的邀请,我从费城赶往纽约,去上一堂课。
  
  纽约大学我五年前去过,出了PENN STATION,顺着第七大道,从32街走到6街,再往东走两个BLOCK,穿过第六大道是华盛顿广场,广场西南角就是法学院。
  
  JERRY刚从巴西回来,一点看不到满世界奔波后的疲倦,记得上次见他是去年6月在上海,参加他的80庆生纪念研讨会。
  
  那个研讨会后,我以为他要退休了,没想到还在给学生上课。
  
  昨天的课程内容是关于中国刑事诉讼的二审程序以及规范量刑的问题。
  
  教室是美国大学最常见的那种小型的、阶梯式的、圆弧形的教室,大约有二十来位同学,美国的、日本的,当然主要是中国学生。加上他的研究助理(顺带为我翻译),还有几位访问学者,差不多就满了。
  
  美国大学法学院的学生上课,基本上人手一台电脑(约一半是苹果),教室里都有WIFI,随时可以连在网上。课堂气氛也比较轻松活跃,由于学生不多,可以随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国初年土匪为何比县太爷更善于治理地方

  核心提示:后来,土匪们又把这个“重要经验”推广到其他“领域”,据史料记载,效果也蛮不错。土匪的“招商政策”也很快奏效,这里人口又慢慢聚集起来,农产增加,农民生活也有了些许改善。这种奇妙的格局在当地延续了很多年,据过来人说,比地方政府、县太爷治理得还有效。
  
  
  1913年到1917年这段时间,民国才刚刚建立,四川广汉这块地面很不素净。川陕大道上,几股土匪光天化日之下设置关卡,拦路抢劫。一时间子弹横飞,行旅惶然,纷纷逃命。很快,这条路上没有人敢走了,贸易凋敝下来,土匪的财源也就断了,整日里端枪对着空无一人的道路发愁:从哪里找回我的饭碗?
  
  为了克服日益严重的“财政困难”,几拨平日里很少来往的土匪竟破天荒凑在一起,开了个“经济工作联席会议”。会上,通过对各种提案进行充分的讨论协商,最后终于达成一个协议:把这条路大体平均地分成几段,在每段的入口处各设一个“收费站”,向来往行人收取保险费,收入就归占据这段道路的土匪。收费标准明文规定,一挑盐收保险费5毛,徒手或包袱客一块钱,布贩、丝帮则看货议费,多者百元,少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挣扎中找寻出路 (转载)

  张培鸿
  
    
  
    我老家在云南红河的地盘上,就是伍皓同志新近任职的那个地方。伍同志在州府上班,我家在由省城昆明去往州府蒙自的半道上,弥勒县竹元镇,一个山间盆地,俗称坝子。
  
    小时候没有见过世面,以为我们竹元坝是一个大得不得了的盆地,离家5公里的镇上,最先有喇叭裤,最先有迪斯科,最先有录像室,于是顺理成章,名之为“小香港”。
  
    多少得益于红土红水的滋养,竹元盛产甘蔗。这是一种用于制糖的经济作物,当然也是本地居民冬季的主要水果和饮料。说到甘蔗,这可跟城市居民在街头巷尾的摊贩那里看到的大为不同,不是削皮榨汁的一杯杯饮料,也不只是会嚼出甜味的一根根有节植物,而是一大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甘蔗林。
  
    甘蔗有恩于竹元人,这种可以生吃又有足够热量的植物,使竹元人挺过了那个最为荒唐而艰难的时代。尽管有各种严苛的防范和惩罚措施,但是偷食甘蔗的记忆,还是伴随着大多数当地人的一生,几乎成为一种民俗和传统。直到后来,也就是现在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存2010

   这一年,又走到了尾声,记忆里,除了时光的流逝,更多的是感悟,鼓励,还有适应。
   2010年,老师说这是很关键的一年,诚然,对于我们的人生,这一年至关重要,我们面临着重要的选择,离开或留下。大学并不是我们人生唯一的选择,但是坚持了十多年,一下子就要放弃,心里总是有些许的不平衡的。如若坚持就要拿出自己的最佳状态去拼搏,遭遇高三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全力以赴迎接高考的到来了,曾经的孩子,也许会就这么长大了。
   高三的分班,我很失落,很难过,但是失落,难过又能怎样,什么都改变不了,日子依旧在一天天的走过,再也回不到过去,于是选择了接受,适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融入新的班级,适应新的学习环境,适应老师的教学,努力和大家成为一家人。把高三当作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要抛开所有的私心杂念,开辟属于自己的旅程。时光流逝,当打开心扉,接受并融入到这个班,慢慢的了解一些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东西,比如班上同学的乐观开朗大方,看到一些不同于别的老师的教学方法,像班主任的方法,让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自主的学习,从不同的方面教会我们为人处世......也许这正是验证了那句“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焦丽2010

   回忆一路走过来的日子,喜怒哀乐,我们一样都不少,我是一个差生,想当然是愁比喜多。自从进入高三以来,我的成绩是一落千丈,这让我仅有一点点想尽力去学习的信心大打折扣,更是让我不知道要怎样去学习,这让我感到害怕,我去找学习好的同学谈谈,想从她们那里找一些方法。可是我以失败而告终,这是让我最头疼的事情,为了找方法,我把我最不敢做的事情都做了。就是我把我在学校里的所有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父母,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些意见,因为他们是最了解的人,可是他们在我学习方面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我还是没有找到我想要的,反而让我更难过,因为我爸的脾气不是很好,从小我就很怕他,可是这一次他也没有骂我,反而对我很好,这又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不骂我呢?我想也许是我长大了吧!高考越来越近,有点紧张,可是,紧张又能怎么样呢?还是静下来,好好利用剩下的一点时间,这已经足够了。
   在校园生活之外,我脑海里最深刻的是高二下学期,有一次放了一个星期的假,刚好我朋友请吃饭,没有想到的是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人,他们都是社会上混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而那些人看上去让有点让我害怕。我是第一次和这样一帮人在一起,心里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余海2010

1月
年终奖:有人说每个老师得了1500块过年钱,没有,小兵们真没有。
杀猪饭:买了个猪,杀了请客,但远处的客人基本没来。去吃杀猪饭,我的东风小康刹车几乎全无,保险杆撞了一处;看到村民打拦路抢人的山贼,有惊无险,以后不敢去了。今年没钱了,加上去年的肉现在还没吃完,油也还多,所以不杀了。
创新实例:学期结束,每人准备一个信封发送成绩通知书,本县一块外县一块四的成本,一直这样做。我们班改打电话来获取成绩,结果47人中有11人最终没有电话来,这个结果是可以接受的,如果用信封寄,一不可能及时二要多花钱三拿到成绩的人会更少。
私家车:七七四十九天的等待,小P终于来了,主要不足是车小,上下车不方便,没地方放杯子,别的都挺好的。
2月
越南:越南那边山清水秀。怎么好山好水都被他们占了?梁初阳认为,越南是整不过中国清朝的,但清朝又整不过法国,后来有能力整了国际社会又不答应,所以形成这个样子。
SABA,中文叫沙巴,是个县城,离边境口岸38公里,大雾里近两个小时的盘山路才到。这里少数民族众多,是从前法国人的重要据点,也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农村的劣质自治和底层塌陷 作者:谢宝富

“东方专制下的小农是口袋里的马铃薯,虽被装在一起,彼此却并无联系。”马克思的这番论述虽然深刻,但也忽视了传统中国农村小农之间一个重要的联系纽带——宗族。在毛泽东时代,宗族作为封建的东西被彻底砸烂,但毛泽东在剪断宗族这一纽带时,不仅没有让小农彻底走向分散,反而将其空前严密地组织起来,建立了政、经、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人民公社解体后,一段时间内农村底层出现了无公共组织的状态,此时的农民才真正成为“口袋里的马铃薯”。
  
    可是,农村底层的公共事务并没有因为人民公社的解体而消失,所以在人民公社转型为乡镇政府的同时,还须重建公共组织来管理村级事务。那么中国为何选择的是自治组织而非政府组织呢?首先,十年文革使中国经济濒于崩溃,改革开放之初政府囊中羞涩,又需集中财力搞经济建设,若在村级建立一级政府机构,国家财政确有困难,实行自治,除了少量财政补助外,政府别无财政负担。其次,当时的中国刚从文革中走出,民主热情高涨,理论及实践界都弥漫着崇尚民主的新鲜空气,大家都乐于认为,村级民主可训练农民的民主素质,有利于中国未来的民主改革与政治发展,同时村级建立自治组织还有利于抗衡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堂在哪作者: 于坚

  应大学文学院邀请,去为诗歌比赛当评委。这个大学是我的母校,过去在城里,与寻常百姓、钟鸣鼎食之家毗邻,旧时王谢堂前燕,有时候都会飞到大学屋顶去的。现在搬到郊外的山上去了,很远,孤零零地独占一个山头,像是建在了一个农场里,但建筑规模浩大,看得出来,动了脑筋,追求高质量,注入了巨额资金。
  进得校门,乍一看,完全是普林斯顿或者哈佛的派头,实实在在地模仿,全新的普林斯顿,只是没有苍松古木掩映,新挖来种下的树木还瘦,缺乏掩映的效果,显得荒凉冷清。最宏伟的建筑是大礼堂,先贤寺那样的圆顶,前面是巨大的广场,空无一人。校园里缺乏老校区的人气,虽然菁菁学子已经入校,但总显得形单影只。
  后来发现,这学校里基本上只有年轻人,小孩、中老年人几乎看不见。老校区是个社会,新校区看起来就像一个年轻人的训练营地。既然学生都搬来了,为什么看不见老师呢?原来老师还住在老城那边,拖儿带女,社会关系盘根错节,一时半刻要搬过来也不容易。老师要搬来,那还得把一个社会搬过来,老师要生活呀!
  生活就是传统,就是习惯,就是文化呀。书店(不能只是新华书店,大学教师应当去“书屋”)、CD店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7班 ·《阿细跳月》



  


冬日下午,大家都带笑意。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1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