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博

本博客文字,未经许可,请勿在网上以及纸媒体上转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10934
  • 开博时间:2005-08-25
  • 博客排名:第14644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临死才能说的秘密

  

临死才能说的秘密

 

第一次来美国旅行的人,转过东西海岸几大城市后,发现美国很让人失望,是非常自然的事。美国的城市除了博物馆以外,历史,人文,或是建筑,都远远比不上亚洲和欧洲。

 

事实上,人类的感官对时间是及其敏感的,在欧洲和亚洲那些古老的城市里,你从各种细节里嗅到微妙复杂的气味,你看见的是建筑,但嗅到的是历史,是人们生活过的蛛丝马迹。所有那些色彩,光线,表情,气氛,与建筑和人们一起,构成了完美的旅行记忆。每个人都透过表面的风景看见更深的东西,它给你的旅行镀上一层金色的边。这才是旅行的精华所在。

 

所以当我们看过美国的城市和郊区以后,会不约而同说,美国的平淡,是因为

分类:书/影 | 评论:0 | 浏览:5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赐邻居

  

我家台湾邻居敬一姐,是基督徒,教会的积极分子。

 

敬一姐一度想让我们关系更密切,我挺感激。远亲不如近邻嘛。但是我们不太合拍。比如她会为了我提过想吃包子,专门去她认识的包子店买来,敲门送给我。有什么超市打折的消息,她总是不忘了提醒我。我很惶恐,不知如何报答。但真正的问题是,我不是那种在社交和吃上花那么多时间的人。一天大部分的时间,我和发财都在各自忙自己的事,看书,看电影,写作,锻炼。敬一姐一会一个电话,一会一上门,搞得我疲于应付,发财也很不自在。

 

敬一姐另一个邻居工程是建议我们互相送对方去机场。美国出租车贵,自己开车去机场停车费又贵。我觉得挺合理,但发财不乐意,在美国人眼里,能用钱解决的事,就比占用别人的宝贵时间值得。我两下为难,跟敬一姐说,我们出门就不用她来送了,但她们出门的话,我有时间可以去送她。后来有一天早上,我应邀送他们去机场,她问我不上班又不去教会在家做什么,我说我上课,她说“你这么大年纪了上课能上出什么名堂来?”我又说我写书,她问我写什么书,我说,没啥,就是些日常生活的观察,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句顶一万句

  

 

 

      我喜欢刘震云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在穷尽一生,找那个"说得着"的人。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在现实里,有多少人也在找那个"说得着"的人呢?我怀疑比小说里少多了。又有多少人找到了呢?恐怕更少。

 

      今天下午从805号公路开车回来,我突然意识到,我的那个一句顶一万句的人,是我的心理医生。

 

      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用英语表达那些曲曲折折的感受还都不流利,一晃两年多了。我就那么固执的从第一眼看见她的照片,认定了非她不可,即使她条件那么苛刻,还不接受

分类:现在 | 评论:1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霍乱时期的爱情

今天看罢《霍乱时期的爱情》,觉得好,意犹未尽,便去网上找书评,竟没什么看得下去的,除了大家都觉得好以外,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验证了我以前的想法,真正好的艺术,都没办法解释,要是解释的清楚,要艺术作品干什么?

 

书看到最后,突然想不起来马尔克斯是哪国人了,人们总是以南美著名作家来称呼他。闭上眼使劲想了半天,大概确认他是哥伦比亚人。马尔克斯被人们叫做魔幻现实主义,可是真去过南美,只觉得他就是在写南美洲的现实,根本不魔幻。

 

眼睛睁开,就想起两个我认识的南美人。

 

一个是我的印第安史同学一凡,常坐我边上,爱提问的厉害,几乎每一轮的提问都有他。有西班牙口音,喜欢在句子前面加上"昂"这样的辅音。一凡说话不简介,我经常半天没明白他的意思,老师也要来回跟他确认。因为我 邮箱总是收不到老师邮件,我跟他套辞,想让他每次转发我一份。他答应的很痛快,我们就聊上了。他在酒店上班,从哥伦比亚来,人们都叫他艾文,其实他叫一凡。一凡跟其他的美国同学

分类:过去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La Jolla Half Marathron

La Jolla Half MarathronLa Jolla Half Marathron

 

 

昨天跑完半程马拉松,傻乎乎不知道成绩在大屏幕上。今天得到发财同学的帮助才在网上找到我的成绩。感想嘛,一个人跑有劲的时候觉得自己像羚羊,没劲的时候像狗熊。跟几千人跑像沙丁鱼,能理解为什么海里小鱼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德森教授

  

   

      安德森教授从走廊尽头走来,手里是一大串钥匙,偏分短发斜垂在额头,棉衬衣西装裤。喧闹的走廊上,人头攒动。坐在地板上的学生,蜷起腿来给他让路。安德森教授左躲右闪经过人群,一脸羞涩,像第一次玩跳格子游戏的孩子。没有人特别的留意他的出现,到教室门前,他抬眼看四周,也许会有一两个熟悉的面孔与他点头,那是他班上的学生。他开门,开灯,学生们鱼贯而入,悄无声息的,毫不在乎的,在各个角落落座。

 

      美国文学课开始了。

 

      每周两个早上,目睹安德森教授出场,我都迷惑不已。从未见过如此害羞,谦卑,不强势的大学教授。毫不夸张的说,中国的小学老师都比他派头大。再内向的人,只要站在讲台上,就神奇的变成了权威。

 

分类:人物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邻居

      上周聚会上一个纽约搬来的女作家,这样比较纽约与加州的不同:“搬到纽约以后,你会很快认识5000个陌生人,等你需要帮助,却发现你有5000个朋友。而搬到加州,你马上就认识了5000个朋友,等你真需要帮助,发现他们只不过是5000个陌生人。”

 

      纽约我没有住过,但美国人对谈论各地文化差异的热情,并不逊于中国。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我刚从波士顿搬到加州的时候,文化差异太大了,不适应了好几年";"我在俄克拉荷马州长大,后来去布朗大学读书,简直是去火星";"你知道我是个南方人,我小的时候从来不知道北方人跟我们那么不一样。";"怀俄明倒是有好空气,可谁愿意去那儿生活?荒郊野岭的"。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基本上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我花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窍门

      上礼拜读书会,有个美国女人跟我打听,针灸的时候很疼是不是正常。我很作难,我在国内时,虽然爱试中医按摩,拔罐这些手段,但针灸还真没怎么试过。只好老实回答,我不知道,但听说不会很疼。由此聊开,才知道很多美国人都知道针灸,不少还试过按摩。但总体说,美国人对中医的态度是很谨慎的,我丈夫张发财每次看我贴膏药,都好像我是个跳大神的。后来好多次他腰腿疼,我试图让他擦跌打损伤的油或是膏药,都被他百般抵赖的婉拒了。

 

      昨天,赵宇同学听说我生理期头痛,推荐给我一个时下著名的中医针灸医师叫张宝旬,有很多治小病的小窍门。我去张医生的微博上看,发现他有个可以下载的小软件,里面是所有的小窍门。对于痛经,他的治疗方法是把酒精棉球放在耳朵里。

 

      今天下午我们喝印度茶,吃一种印度千层饼,我给学中文的发财同学传授小窍门。他听说

分类:现在 | 评论:2 | 浏览: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招安记

    早在村上春树大叔那本《当我们谈跑步时我们谈什么》畅销以前, 我已经是个跑步爱好者了。

 

    只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我叫跑步爱好者,跑步只是我诸多非正常症状的一种。我没事老瞎琢磨,对大家习以为常的事大惊小怪,不能忍受一份安稳的工作和生活,堪称问题青年。十几年前,我的高中闺蜜,现在上海文广集团著名财经主持人叶柳同学,专门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张抗抗出了本新小说,像我这样喜欢从精神到身体全方位的跟自己对着干的姑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作女"。

 

      然而,让我安然度过那些作女岁月的,正是我的非正常爱好,我爱所有一个人通过长时间独自在自然环境里折磨自己的的运动。这些运动有共同的特点,要自己一个人能够完成,与别人无关,与竞争无关。要累,是那种需要时刻感觉到的累,你得持续得跟你得身体协商,能不能再坚持一会?最重要的是,还要有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律师叫林肯

 

      其实他的名字与当过律师的总统林肯不一样,那个林肯是Lincoln,这个林肯是Linkon。但他的样子和到林肯总统有几分神似。白人,精瘦,络腮胡,有些神经质,只是林肯总统1米9,我的林肯律师短小的很。而且我的律师60多岁,林肯总统60来岁的时候已经去了天堂。

 

      林肯律师是我到美国最早接触的专业人士,他帮我申请绿卡。开始,我根本不想请律师,我知道的大部分人,都是自己申请绿卡的。是我的美国丈夫张发财,坚持要请个律师,我一听帮忙填个表格,就要几千美金的律师费,就打心眼里不愿意。我跟他说,网上能查到所有的信息,而且美国政府的声明里不是说,可以自己申请吗?实在不行,我是学法律的,自己找些案例研究研究,我们的情况一点也不特殊,不会有什么问题。

 

      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

分类:人物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1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